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88章 无心之柳(8)——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自从赵永胜和秦飞跃撕破了脸面以后,在会上的公开争执也就越越多了,但是如此直接而激烈,却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副书记蒋兴财低着头,在纸上随手画着圈,一句话也不说,格守沉默是金的信条。

见两位领导都失了风度,粟明实在看不下去了,道:“我建议改时间再开会,大家都先冷静冷静。”

赵永胜闷着头喝了一杯水,拿着茶杯就离开了会议室,他回到办公室,犹自愤恨难平,关上房间门,就在屋里转来转去,如一只困兽。

青林镇,是一山难容二虎,赵永胜是土生土长的干部,是由老县书记一手提拔起来的,如个老书记调到沙州去了,他在县里就夫去了*山。而秦飞跃是县委赵副书记的嫡系,从乡企局调到青林镇,走得是曲线救国的路子。有赵副书记的背景,秦飞跃并不怵地头蛇赵永胜。

“侯卫东,原本想给你一点机会,你却自作孽不可活,不给你教训,不晓得马王爷三只眼。”赵永胜就开始筹划着如何收拾侯卫东,可是侯卫东工作组副组长被撒掉以后,就是无职无权的普通白兵,而且已被发配到青林镇,根本就没有可以剥夺的东西。

堂堂的一个大学生,落到如此境地,稍稍冷静下来的赵永胜,回想起侯卫东的言行,心里也觉得对他过于严厉和苛责了。可是,侯卫东最后所说的几句话深深地伤害了他,他心又变得如上青林的石头一样硬。

这一次党政联席会的事很快就在上青林传遍了。村干部最讲究现实,侯卫东为了修路,左奔右跑,做了大量扎实有效的工作,秦大江、江上山、曾宪刚、贺合全、唐桂元等村干部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在暗地里都为侯卫东鸣不平,便不声不响地轮流请他喝酒,工地上有什么事情也仍然找他商量。

轻历了这个风波,侯卫东对任途进步就有些灰心了,以前他大部分时间都扑在公路上,如今,公路毛坯完成了大半,他就只花一半的时旬在公路上,另一半的时间就花在了新开的石场上。

开办石场需要的手续颇多,侯卫东说服了曾宪刚。开业之前就开始办主要手续。

秦飞跃在担任镇长前,曾是乡企局副局长,对企业这一套把戏极为熟悉,他一看侯小英的身份证,就知道这是侯卫东打的擦边球,秦飞已把侯卫东看成自己的人,不点破他,还给几个部门打了招呼。

有了秦飞跃的帮忙,侯卫东石场的主要手续办得极顺利,费用基本上减半。只是春节之前,派出所为了安全,冻结了雷管炸药,要等过春节才开禁。

在春节前,公路毛坯终于拉到了望日村,望日村的村民就在村头放了半个小时的鞭炮,好好的庆祝了一番。

侯卫东,又大醉一场。

放假以后,侯卫东带着深深的失意回到了吴海县,他掩藏了真实情况,在父母面前强颜欢笑。

初四,侯卫东前往沙州,由于金玲俐的哥哥回到了沙州,侯卫东和张小佳就没有了窝点,他就花了二百八十元,在沙州宾馆订了一个标间,有空调的房间温暖如春,两人尽情的享受着对方的身体,一解相思之苦。

晚上九点,小佳回到家,早有警惕的陈庆蓉和张远征夫妻俩,声色俱历,对小佳进行了轮番训问,小佳忍无可忍,和父母大吵了一架,原本欢乐祥和的春节就蒙上了一层阴影。

小佳如愿借调到了沙州建委,她在陈庆蓉眼里身价又高了不少,更加坚定了陈庆蓉棒打鸳鸯的决心和信心,眼见着女儿痛不欲生,她还是坚守着她的信念:“这一次都是为了小佳好,等到以后,她就能明白当父母的一片良苦用心。”

初六,在哥哥侯卫国的指点下,侯卫东来到了益杨县,买了两条红塔山和两瓶五粮液,给镇长秦飞跃拜了个年,由于侯卫东和赵永胜正式成为敌人,秦飞跃更是把侯卫东视为心腹,留他吃了一顿午饭,然后在家中打起了麻将。

初八,正式上班。

过了大年,益杨县交通建设年就正式启动,县政府最终明确了94的两个重点项目,一是沙益公路益州段,二是益吴公路益州段,这两条路预算达到了二个亿,益杨县当然没有这个财力,新到的祝书记创新思维,引进了岭西省的高速路建设投资公司,由建投公司对这两条路进部分投资,建设完成以后,建投公司享受十五年的收费权。

至于上青林公路,就采用了马县长当时的意见,由县财政出资一百万元,进行泥结石路面的辅设,不过,相对原来方案又有小小的改变,县财政将这一百万元交给了交通局,由交通局来负责为上青林公路辅设泥结石路面。

马县长原来的意思是给一百万给青林镇,由青林镇具体操作,只是这一段时间,县委县府都收到了好几封匿名信,将青林镇赵永胜和秦飞跃的矛盾捅了出来,还特地说到了两人最激烈的一次争执,收到这封信以后,马县长念头一转,就将这一百万批给交通局,由他们具体执行县政府的决定。

秦飞跃原本指望着从这一百万中扣下三十万来补发教师工资,这一下愿望落空,还被马县长在电话里批了一顿,对赵永胜的不满就更上一层楼。

对于侯卫东来说,由交通局来辅路面,反而是一件好事。交通局拿了县财政的钱,三个村按照协议要免费出劳力帮助辅路。至于片石和碎石等材料,则须由交通局按市价购买。

对于刚刚开业的英刚石场,这是一个大利好。

英刚石场,英来自侯小英,刚来自曾宪刚。合起来就是英刚石场,这是一个极为响亮的名字哦,而且不仅名字好,其位置也很好,英刚石场以下,石头一般埋在土里数米深,光是挖开泥土就要花一笔大数目,再往上,石头上面的盖山虽然薄,可是运距比英刚石场要远一些。

英刚石场,可以很方便为近六公里的公路提供片石和碎石。

交通局工程科刘维科长是侯卫东的好朋友,早己将所有信息传了过来,侯卫东还通过他牵线,花了四千多元钱,买了两台旧的碎石机。不等交通局进场,就加班加点地打起碎石。

三月六日,刘维陪同着交通局分管副局长朱兵来考察英刚石场,侯卫东早就得到了消息,和曾宪刚一起,早早的来到了英刚石场等着,还准备了一些风干的野鸡作为见面礼。

朱兵是西南交通大学的毕业生,长期在工地里泡着,脸色黑黝黝,剪了一个梭角分明的平头,很是精神。他刚满三十岁,就当上了益杨县交通局副局长,年少有成,更是显得意气风发。

“这石场位置不错,石头硬度如何?”他看到侯卫东,也没有废话,便直奔主题

侯卫东通过刘维这条内线,早就准备得极为充分,他背了一个帆布包,里面装着各式资料。

“这是石头硬度的检验报告,请朱局长过目。”

侯卫东到了青林镇有九个月了,当了一个工作组副组长.都被赵永胜撤掉了,深感官场升迁的不易,朱兵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交通局副长,他是发自内心的佩服。

朱兵仔细看了看文件,是货真价实的检验报告,其实他知道上青林的石头绝对符合公路建设的要求,刚才地发问不过是例行公事,见到了盖着鲜红章的正规检验报告,他不禁对眼前这位英俊的小伙子发生了兴趣。

“难得,我修了这么多年的路,还从来没有哪一家石场主动去进行硬度检验。”

侯卫东笑道:“做生意,肯定要以诚信为本,骗得了一时,骗不不了一世,朱局长,你们以后用英刚石场的石头,就放一百个心。”

这个石场老板根本不象个纯粹的小老板,朱兵问道:“侯卫东,你不是本地人吧?”

刘维就在一旁介绍道:“侯卫东是沙州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学法律的,分在镇政府,上青林公路就是他带头修起来的。”

“怪不得,原来是学法律的大学生。”

朱局长对英刚石场很满意,又问道:“工程队进场后,需要的量就很大,石场能不能跟得上进度?”

侯卫东为了显示他的诚信,就把工商的、国土资源的、税务的所有证照都拿了出来,道:“英刚石场的宗旨就是诚信为本,应该办的所有手读我都办齐了,目前已经提前打了一千多方碎石,等到工程队进场的时候,我们应该可以备料六千方。”他指着前面的空地,道:“场地我也平出来,专门用来堆料,绝对误不了事。”

朱局长有些奇怪.“你怎么知道我们要进场。”侯卫东实话实话说,道:“关于上青林公路,秦镇长在年前,带着我向马县长,李县长作过一次专门汇报,方案就是那一次定下来地。”

朱兵不禁对侯卫东刮目相看。

考察完英刚石场,一行人又沿着上青林公路往上走,查看着公路毛坯,虽然这一次没有带仪器,可是光凭肉眼,朱兵从专业角度来说,也能感觉到公路质量着实不错,坡度、弯度合乎标谁,泥结石路面最重要的水沟、涵洞也很齐全。www.guanchangbiji.info

他再一次惊讶:“侯卫东,你是学法律专业的,怎么懂工程?”侯卫东笑道:“其实这很简单,照图施工就行了。”

朱兵感慨地道:“照图施工,说起容易,做起就难,好多施工单位,为了节约成本,都想尽办法的偷工减料,这就是豆腐渣工程数不胜数的原因之一。

走上了上青林场镇,已经是接近一点钟,一行人又累又渴,侯卫东赶紧在基金会旁边的馆子里安排了一桌。坐上席后,朱兵捂着酒杯道:“我下午还要赶回去开一个会,只和侯卫东喝一杯。”

和侯卫东碰了一杯酒,朱兵痛快的表态道:“工程队进场以后,就从英刚石场进材料,刘维,这件事就定下来,从今天起,石场就要多打碎石,多备料,确保工程进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