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9章 风云突变(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对于这次青林镇的换届选举,赵永胜原本是胸有成竹:秦飞跃走,放眼青林镇,谁人堪为对手。

当人大副主席肖卫国紧张地出现在他面前之时,他还开了一句玩笑:“肖主席,什么事让你如此着急,每临大事有静气,这可是你的座右铭啊。”

肖卫国不理会赵永胜的玩笑,面带急色道:“赵书记,这事不好办,中途杀出个程咬金,第三代表小组推出了新的副镇长候选人。”

赵永胜脸色立刻严肃起来,道:“是谁提出来的,提的是谁?”

“是由独石村的严国歌提出来的,他提议将侯卫东列为副镇长候选人,曾宪刚、秦大江等十二人附议,挨选举法规定,他们的提议是有效的。”

听说候选人是侯卫东,赵永胜立刻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站了起来,道:“这严国歌是什么人,我不熟悉?”

“他是独石村的人,以前曾当过村长,从去年开始就长期住在沙州女儿家里面”

侯卫东虽然没有一官半职,但是在青林镇名声却不小,特别是在上青林有着极强的号召力,这一次被检察院请了进去,上青林村民就搞了一个万人签字,由此可见一斑,赵永胜千算万算,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远在上青林一心办企业的侯卫东会突然冒了出来,他忍不住抚了抚头,道:“能不能撤销提议?”

肖卫国苦笑道:“这白纸黑宇写了上来的提议,撒销是违法的。”

赵永胜想了想.道:“把十二人名单给我。”

肖卫国早远准备,就把签字名单递给了赵永胜。

赵永胜看了一眼,这十二人都是上青林的村干部,他迅速理清思路。道:“这样,我找曾宪刚和秦大江谈话,你去找严国歌和杨柄刚谈话,其他的人,由蒋书记和纪委副书记宁勇找人去谈。如果撤不掉,务必让这些人以大局为重,以青林镇的发展为重,将组织内定的候选人选上去。”

秦大江被叫到了书记办公室,关上门以后。赵永胜满脸寒霜,道:“秦大江,你搞什么名堂,三个候选人是组织上定下来的,难道你想跟益杨县委、县政府唱对台戏,真是乱来,那个严国歌。这种不听招呼的人,你作为党支部书记,是怎么将他推荐上来的?”

秦大江一脸苦相,“严国歌是老社长。以前选代表的时候,你们是审查过的,现在他来这一出,我怎么知道,他征求我的意见,我就顺便签了一个名字。”

“哼,好一个顺便,这个字签下去。如果选举出了意外,我唯你是问。”

“赵书记,我们小组都是上青林的人,如果我不签字,传了出去,让我如何与侯卫东相处,他可是镇政府派到我们村里来的,专门管我们的钦差大臣。”

这个你放心,开完会,我就将侯卫东调到下青林去了,你是老支书了。一定要有组织原则。”

秦大江拍着胸脯道:“你放心,我虽然签了字,但是投票的时候,我一定能贯彻组织意图,受党教育这么多年,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

送走了秦大江,赵永胜反而更没有底了,这些支部书记多是老奸巨滑之辈,当面说得好,投票之时就不知搞什么鬼。

曾宪刚进来之时,就空洞着一只眼睛坐在赵永胜对面,赵永胜扔了一支烟,道:“曾主任,你的身体没有问题吧。”曾宪刚把烟还给赵永胜,道:“赵书记,自从出事以后,烟和酒我都戒了。”

赵永胜深深她吸了一口烟、道:“侯卫东作为候选人、这是怎么回事情?“曾宪刚闷声道:“严国歌提出建议后,就问哪些人愿意签,我和他坐在一起,如果不签,就太对不起侯卫东了,我是说真心话。”

赵永胜在心中狠狠地骂道:“这个严国歌,真他妈的多事。”

与曾宪刚谈完话,赵永胜的不安感更加强烈了。他立刻召集了机关的十二个人大代表开会,再次重申了组织记律,要求必须实现组织意图,将组织部内定的三个候选人选上去。

下午三点钟,正式的投票就开始了。

刘坤是镇长助理,列席参加了镇人代会,在会场之时,他不停地向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大代表散烟,脸笑得如鲜花一般。当侯卫东成为黑马杀将出来,他脸色的花朵立刻被大雪凝固住了。

开始公布票数的时候,这唱票声是典型的青林口音,即土又尖,可是此时却显得格外威严,唱票声让他提到了嗓子眼,念着刘坤名字之时,又显得格外的亲切,念到侯卫东的名字之时,他眼皮就跳一下。

五个候选人,只能选三副镇长,也就意味着将要淘汰两人,李辉的票数明显低于前四人,肯定要被淘汰,而钟端华、刘坤、唐树刚和侯卫东四人的票数咬得极紧、名次轮番上升。

唱票停止时,实到九十八名镇人大代表,最后一名是李辉,他得票十九,倒数第二名是刘坤,他得票四十八,倒数第三名是侯卫东,他得票五十七。

刘坤脑袋轰响了一声,空白了半天,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落选了。“他微张着嘴,用目光寻找着赵永胜。

台下的秦大江一脸平静,他低着头,将镇里的人大工作报告翻来翻去地阅读。

赵永胜脸色极为难看,紧紧盯着选举结果,随后就沉着脸走出了会场,蒋意财和肖天国亦悄悄溜出了会场。

两人一个是分管组织的领导,一个是人大副主席,都没有预料到本次选举会出现这种情况。

三人来到了书记办公室,赵永胜铁青着脸,看着蒋有财,蒋有财性

格本来就软,此时慌了神,结结巴巴地道:“赵书记,这事一点征兆都

没有,肯定是上青林几个村干部搞的鬼。”

赵永胜打断道:“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赶快想补救措施,老蒋,你赶紧把纪委的同志带上,去暗查有没有赌选的情况。”又对肖天国道:“老肖,你把今天选举的情况,完整地形成了一个书面材料,然后到人大去汇报选举情况。”

两人领命而去,赵永脸咬了咬牙,拨通了组织部柳部长的办公室电话。

柳部长正在生气,他已接到了一个电话,南部的阳河镇传来了不好的消息,有一位组织上内定的候选人被选掉了,听到赵永胜的汇报,他顿时火冒三丈,道:“赵书记,这次选举你是怎么组织的,出了这种事,说明你的驾驭全局能力有问题,青林镇党委的战斗力有问题。”

训斥了一顿以后,柳部长缓和了一下口气,道:“有没有代表或者

群众反映异常情况,如果有,就要立刻采取措施。”

赵永胜小心地回答道:“我已经以蒋有财副书记为组长,成立了一个调查组小组,就选举中出现的问题进行彻底调查。”

柳部长不容置疑地道:“此事宜快,调查要扎实,如果有问题,材料要做扎实,还有,就由你来亲自当组长,我随时都要听取调查结果。”

放下了电话。赵永胜*在骑子后背,思考着对应之策,从结果来看,这次选举肯定存在异常,若说侯卫东没有做工作,打死他也不相信,可是要抓住其尾巴,则很不容易,他走到门口,看到蒋有财的背影。又道:“老蒋,将严国歌请到我办公室来。”

严国歌到了赵永股办公室,赵永股尽量露出笑脸,扔了一支烟,道:“老严,现在享福了,住在沙州女儿家。”严国歌憨厚地笑道:“女儿在沙州做批发生意。没有人带小孩,我就和孩子妈一起帮他们带孩子。”

聊了几句,赵永胜冷不丁地道:“是谁让你选侯卫东?”

严国歌道:“是我女儿,以前她每次回家,都要先坐车到下青林,然后走路上山,现在客车可以坐到家门口,所以她对我说,侯卫东这样的干部,一心为老百姓办实事,就要选起来当领导。”

严国歌是说的实话。按照秦大江的的计划,他是安排望日村的一个好朋友来提议,岂知正准备提议的时候,本村的代表严国歌却抡先一步发出了提议,秦大江、曾宪刚等人立刻响应了他的提议,严国歌无意中成了急先锋。

赵永胜拐着弯问了好几个问题,严园歌一板一眼答得清楚明白。

青林镇选举轰轰烈烈之际,侯卫东则在青林山上喝着茶,看着又臭又长的电视连续剧,他在心里已有两手打算。如果没有选上,就直接奔秦飞跃,在开发区谋个职位。如果选上副镇长,也算是踏上了领导层,先干上一段时间,再谋其他出路。

下午四点过,办公室快嘴杨凤打了一个电话到家里来,“侯卫东,不,应该是侯镇长了,祝贺你,以后可要多多关照我。”杨凤是党政办的内勒,她有一个私人电话本,上面密密麻麻记着电话号码,上青林程控电话本来就不多,她全部都记了下来,得知侯卫东当选为副镇长,她见办公室没有人,就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表示祝贺。

“为了选举的事情,赵书记很生气,估计很快就要找你谈话,你可要小心一点。”侯卫东每次到青林党政办,总要给她买一包瓜子或者其它小零食,两人关系处得还不错,侯卫东没有开口,她就将山下的情况通知给侯卫东。

调查组的行动很迅速,镇人代会刚刚结束,纪委副书记宁勇就带着三个人,坐车直奔上青林,他们从独石村入手,从妇女主任、民兵连长和各社社长入手,一个一个找起来谈话,寻找着侯卫东操纵选举的蛛丝马迹。

蒋有财则带着另一个组,挨个找上青林各村的村支书和村主任们谈话。

第二天,县组织部、人大和民政局相关同志组成的调查组也来到了青林镇,他们将侯卫东通知到了镇里,对其单独谈话。

侯卫东接到通知以后,心里微微有些打鼓。这一次换届选举,他给泰大江和曾宪刚都密授了机宜,这才有了今天的局面,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算是暗中操纵了选举。

但是,他只是面授了机宜,从来没有直接出面,也没有出钱赌选,更加有利的是严国歌突然跳出来,无意间掩盖了所有的痕迹,因而这件事情不论如何调查,也不会有结果,从这个角度来说,他根本无须担心。

走进了镇纪委办公室,五个表情严肃的人都盯着他,蒋有财为了缓和气氛,就笑着对侯卫东道:“今天请你到镇里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些情况,你要把知道的事,实事求是地向组织汇报。”

说完,就将在座之人的身份一一介绍给侯卫东。

县纪委副书记李德超是调查组组长,他先与侯卫东寒喧了几句,问了问从哪里毕业,在青林镇工作几年等问题,然后话锋一转,道:“下面,我代表组织跟你作一次谈话,谈话是要作记录的,你是共产党员,要对组织忠诚,希望你老老实实回答问题。”

“我对党是忠诚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

“这一次换届选举,你在选举前有什么想法?”

侯卫东笑了笑,道:“这是组积部门的事,我能有什么想法,服从组织决定。”

“你跟严国歌谈起过选举的事情没有?”

“没有,我只和他见过一次面,是在去年修公路的时候,然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跟其他人谈过选举的事情没有?”

“没有。”

“你确定从来没有跟人谈起过选举的事情?”

“没有。”

又问了十几个问题,侯卫东回答得简单干脆,决不拖泥带水,李德超知道,这样问下去也没有结果,但是他还是依据着传统方法,把所有可能性全部都问了一遍,然后将这一问一答全部记了下来,最后,让侯卫东对谈话记录签字认可,并盖上红手印。

完成所有手续以后,李德超露出笑脸,道:“这是例行询问,希望你能理解。”

调查工作持续了三天,一无所获。

青林镇的换届选举出现的问题,益杨县委高度重视,第四天,赵永胜来到县委,向分管组织的赵书记汇报此事。

赵书记听了汇报,沉默了一会,道:“这么说,这一次换届选举没有实现组织意图,纯粹是意外原因造成的。”

赵永胜对侯卫东一肚子鬼火,现在却只能客观汇报:“侯卫东是93年益杨县委县政府向社会公招的十名干部之一,他到了青林镇政府以后,担任青林政府驻上青林工作组副组长职务,后来又担任上青林公路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职务,上青林公路建设,他是有功劳的,所以在上青林很有些威信。”

赵书记灵光一闪。突然想起93年在人事局办公室遇到的年轻人,就问:“侯卫东是不是一米七五左右,身材很结实。”

“对,他也是沙州学院的,学法律专业。”

赵书记翻了翻纪委地调查结论。道:“既然选举是符合程序,没有人为操纵,就是合法的,我们必须承认这个结果,在以后的工作中,你要妥善安排好侯卫东的工作。”

他顿了顿,声音很轻。语意很重地道:“青林镇党委在换届选举中存在两个问题,一是没有做好调查工作,没有预见性,这才会出现这种局面。说明青林党委驾驭能力还有待提高,赵书记,你也是老领导了,发生这种事,实在不应该:二是侯卫东既然在群众中享有威信,又是正牌子的大学生,这种人才为什么不向组织部门推荐,这里存在一个识人不明的问题。”

赵永胜被说得面红耳赤。他承认错误道:“这是一次深刻教训,我要向县委作检查,刘坤同志是组织派下来的,现在落选了,下一步应该如何安排。”

“刘坤在青林镇表现如何?”

“刘坤同志虽然年轻,到了青林镇以后,工作努力,已经渐渐进入了角色,他是一个优秀的年轻干部。只是到青林镇的时间还不长,村里面的同志不熟悉他。所以落选了。”

赵书记道:“刘坤同志地安置问题,我还要向祝书记汇报,你回去以后,吸取教训,和粟明同志一道,将全镇工作抓起来,95年青林镇财政收入大幅度提高,增幅是全县第一名,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回去好好工作,不要背思想包袱,争取今年再上一个新台阶。”

等赵永胜走后,赵书记又打了一个电话,“飞跃,开发区工作如何?”秦飞跃和赵书记关系不错,他笑道:“进展比较顺利,赵书记什么时候来视察开发区?”

赵书记和秦飞跃谈了几句开发区的事情,他问道:“你在青林镇工作了一段时间,你觉得侯卫东这个同志如何?”

“侯卫东学历高,工作踏实,主持修建了上青林公路,这是上青林乡政府几届的愿望,也是七千老百姓的共同愿望,侯卫东初生牛犊不怕虎,扭着这事不放,居然把事办成了,开发区现在正缺这种干实事的干部,我准备把他调过来当帮手。”

赵书记很敏锐,道:“既然侯卫东是人才,那以前为什么没有使

用?连二级班子都不是。”

“这句话说来话长,我几次想使用侯卫东,镇党委都没有同意。”

赵书记知道赵永胜和秦飞跃有矛盾,也就没有深问,通过与青林镇原党政一把手的谈话,他对侯卫东地印象加深了。当天的县委常委会,就专门提出了两个镇的选举问题,另一个镇查出了赌选和操纵选举的问题,而青林镇则是一次意外事件。

赵书记在会上提出了自己地看法:“青林镇这一次选举,没有实现组织意图,镇党委要承担相应责任,赵永胜在这两年工作中,很有成绩,青林镇去年财政收入增幅居全县第一,乡镇企业发展也进入了快车道,我建议,赵永胜继续担任青林镇党委书记,蒋有财副书记工作能力一般,党建工作没有抓出什么实绩,建议调离青林镇,到李山镇担任人大副主席,由刘坤同志接任青林镇党委副书记职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