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18章 风云突变(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为了不让小佳担心,侯卫东对事实经过做了小小的处理,诸如“检察院的疲劳战术、唐小伟背后的黑拳”这些情节都省略了,尽管听到的是简化版的经过,小佳还是担心得紧,在电话另一头千叮泞万嘱咐。

挂断电话,侯卫东坐在沙发上,闷头想着这一段时间的事情,石场建起之后,他一门心思赚钱,根本或者很少考虑仕途上的事情,可是,最近发生的“曾宪刚被抡劫、自己收检察院找麻烦”这两件事情,让他渐渐认识到:在当前的社会背景下,如果没有当官,或者说没有当大官的背景,就算是有些小钱,也很容易受到各种势力的骚扰,这种势力,

可能是黑社会,也有可能是政府各个部门。

想来想去,侯卫东下定决心,今后要两条腿走路,一条要借用母亲的名义开石场赚钱,另一条就是要渐渐向官场*拢,寻求政治上的庇护,增加自己的社会地位。

如何能在官场上取得进步,成为摆在侯卫东面前的新课题。

第二天,侯卫东就坐上了出租车,回到了上青林,中午,就在基金会旁边的无包馆子摆了一桌,将秦大江、高乡长以及习昭勇等相关人员请来。

侯卫东举着酒杯,道:“俗话说,患难见真情,这一次我能毫发无损地出来,如果没有各位帮忙,我现在可能还在检察院,为了表示感谢,我先饮为敬。”

万人签字,是朱兵给秦大江出的点子,由秦大江亲自送到了沙州高志远家里,因此,秦大江也就自认有些功劳,高兴地道:“高志远书记听到疯子被检察院抓了。问请楚情况以后,当场就给县委祝书记打了电话,高书记这位老领导真不错,以后每年过年过节,我们作为家乡人,还是要多去走动走动。”

高乡长立刻道:“秦大江这个提议好,有领导为家乡说话,当然是一件好事,今年底,我们好好筹划。”

习昭勇与侯卫东情况相似。既是公务人员,也开有石场,他就想知道此事的来龙去脉,问道:“这一次检察院到底找你干什么?”

“纯粹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交通局财务科科长高建犯了事,检察院查帐,看到上青林石场进出的钱不少,就想来诈我。高建看来问题不少。已经被刑事拘留了,听说贪污受赌的数额巨大,恐怕要掉脑壳。”

习昭勇为了石场的材料钱。也曾找高建勾兑过,他托的是公安局二科的熟人,吃了一顿饭,送了二千元钱,唱了歌,耍了小姐,花了接近五千块,而随后到帐的材料款,仍是时断时续,因此,习昭勇特别恨高建,听到高建这个下场,不禁拍手称快,道:“高建心子太黑,我以前就说过他迟早要翻船,没有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

众人就一阵唏嘘。

酒过三巡,桌子上就剩下了酒量最大的侯卫东、秦大江,最后,秦大江也喝高了,舌头在嘴里不听使唤,他神神秘秘地道:“疯子,马上就要换届选举了,你想不想当官,只要你愿意,我们哥们几个就有办法把你弄上去。”

秦大江这个想法与侯卫东不谋而合。

侯卫东光顾了一次检察院,领教了人民专政的力量,就不想再惹麻烦,办事特别小心,四处环顾,看到确实无人,才道:“这事违背选举法,不能乱说,另外找时间说这事。”

泰大江喝多了,气势很足,唾液四射地道:“鸡巴个选举法,你不必出面,就让我去给你招呼,老哥在清林镇还是有面子的。”

“但是我怎样才能当上候选人,我还不太明白。”侯卫东确实不知此事,他到了青林镇以后,从来没有参加过乡镇的换届选举,也没有看过相关资料。

秦大江满不在乎地道:“乡镇人大换届选举开大会的时候,只要代表一人提议十人附议,就可以提入正式侯选人,到时由我来提议,保证让你成为正式候选人。

侯卫东知道这正是并军突起的好机会,点头道:“明天我们细谈,大江,此事一定要保密。”

晚上,侯卫东思来想去,最后下定了决心,要趁着这次选举之机,争取当上副镇长,有了这个台阶,以后的事情就好办了。第二天一早,侯卫东来到秦大江家,道:“选举方面的书,有没有,我看一看,心中还不踏实在。”

秦大江东找西翻,找了一本普法手册,正好有换届选举的细则在里面,他仔细看了看,道:“大江还记得昨天所提的事情没有?”

素大江将胸口拍得“咚、咚”响,道:“这事你不用出面,交给我,上青林三个村不用做工作,只要我提议,他们一定会投支持票,下青林几个村,我也有好哥们,打声招呼,就搁平了。”

侯卫东已经想得很成熟了,道:“大江,这样不行,如果上面查起来,很快就要露陷,即使查无实据,对我以后发展也不利,方法一定要巧妙,你可以趁着镇里开会的时候,专门讲讲上青林发展轻过,特意提起修路、办石场的事情,不动声色替我作宣传。但是。千万不能将意图说出来,免得被人抓住把柄,更不能有赌选行为。这样才经得起组织调查。”

秦大江笑道:“疯子,怎么变得这样小心,你放心,老哥有办法保征不让你受牵连。”

秦大江是话动能力很强的支部书记,又以耿直出名,他说的话,很多村干部都要买帐,交持完任务,侯卫东便静观事态发展。

十二月初,曾宪刚也出了院,出院之时,侯卫东特意下山,从沙州学院取过存折和剩下的现金,一齐带到了医院,曾宪刚爆了一只眼睛,就做了一个假眼,为了掩饰假眼,戴了一幅平光眼镜,粗大的汉子初次戴上眼镜,看上去很不协调。

侯卫东扛量了好几眼,最后忍住没有笑,将存折和现金交给了他。

曾宪刚接过存折,打开看了一眼,就将存折和现金放到贴身处,道:“疯子,这次我遭了难,你帮了大忙。”

侯卫东打断道:“兄弟之间,说这些干什么,这一个月石场运行正常,又有不错地收入,回到山上我把帐目拿给你。”

曾宪刚回到家,三个村的干部以及亲朋好友都闻讯而来,支书唐桂元特意杀了一条猪,买了几挂大鞭炮,轰轰烈烈地在曾宪刚院子里放一场。

喝完酒,村里妇女主任又带人把屋里打扫了一遍,大家这才离开。重回自己的家,却恍如隔世,妻子张兰的身影似乎还在屋里晃来荡去,厨房里似乎还飘来了火锅鱼的香味。

曾宪刚在院子里蹲了许久。

晚上,侯卫东又来到了曾家,曾宪刚正在指挥众人加高围墙。

曾宪刚身体还没有彻底复原,就没有参加劳动,在一旁指点着,见到了侯卫东,便道:“原来地围墙只有一米多高,轻轻一撑能过来,我准备把围墙修到三米五,上面再插了一些玻璃,棒儿客想要翻进来,就没有这么容易。”

院子里还挂着一只狗,已经被剥了皮。

曾宪刚恨恨地道:“这条拘没有用,如果那天它叫了两声,我也就有了防备,狗日的,白养了它,晚上我们吃狗肉。”

除了修围墙的,还有几个人在收拾偏房。

曾宪刚又道:“石场每天都要有人值班,我收拾一间房子,值班人员就可以睡在里面。”侯卫东理解他的做法,曾家院子是单家独院,多住几个人,相对就安全许多。

晚上,来帮忙的人都围在一起吃狗肉,按照上青林规矩,第一杯酒要大家一起喝,随后才互相敬酒。

曾宪刚把酒杯捂着,道:“我戒酒了,从今往后,我再也不喝酒了。”他满脸懊悔地道:“那一天晚上如果不喝酒,也不至于睡这样沉死,只要我当时醒着,这几个小子根本进不了屋,只要我沾半滴酒,就是乌龟王八蛋。”

他这种情况,大家不好硬劝,而曾宪刚是主人,他不喝酒,席间话也少,这顿酒也就没有多少兴致,狗肉被吃光以后,大家也就散去。

侯卫东有事,便留了下来,见曾宪刚情绪还算正常,侯卫东就讲了讲这一段时间英刚石场和曾家石场的帐目,帐目简单,半个小时就谈完了,曾宪刚兴致也不大,只是不断点头。

讲完之后,曾宪刚突然问道:“疯子,帐目问题先不说,问你一个事,听说检察院找了你的麻烦。你被关了两天?”

“有这事,前一段时间你一直在住院,就没有给你说。”

曾宪刚带着《官场笔记全集》从医院出来以后,就从来没有笑过,脸色一直阴沉沉的,听了事情经过,他想了想,又问道:“马上要换届选举了,你有没有想法?”

侯卫东正想说这事,见他主动提起。反而试探了一下。“我不是候选人,有什么办法?”

“那不一定,上一次选举。晃胖子只比黄主任多七票,当时如果黄主任做做工作,就完全可能当选,我去暗中联络一下其他村。选举的时候突然将你提出来,应该没有问题。”

侯卫东就说实话道:“这一次被检察院弄进去。我才明过来,在青林镇,或者说是在益杨县。光有钱是不行的,还得有政治地位,否则棒儿客可以来枪,公安、检察等部门也随时可以来找麻烦。”

曾宪刚道:“就这样说定了,我给你作工作,到时由代表小组提议,将你选上去。”

侯卫东强调到,“做工作可以,但不能花钱,否则性质就变了。”

分手之时,侯卫东握了握曾宪刚的手,道:“节哀顺便,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还有你儿子的事情,要多找点时间陪他,如果实在不行,到沙州或是岭西省的大医院去看。”

曾宪刚也不说话,只是点头,使劲握着侯卫东的手。

转眼间,就到了换届选举的日子,秦大江肩负着侯卫东的使命,不声不响地做着工作,他当了多年的支部书记,很有些工作方法,并不直接拉票,只是逮着机会就讲侯卫东在上青林公路中所作的贡献,以及如何带动上青林企业发展。

而曾宪刚则是守抹待兔,这一段时间,陆续有关系好的村干部来看他,他就实事求是讲侯卫东的好处,从修公路开始,一直讲到受伤住院期间,种种小事,讲得细致入微。

由于所说全部是事实,也不需要秦大江和曾宪刚编造,讲者不费力,听者也不觉得唐突。

书记赵永胜和镇长秦飞跃斗得不可开交之时,双方都在暗中拉拢各村干部,秦飞跃走了以后,赵永胜一人独大,在青林政府成了绝对权威,这就让赵永胜的警惕开始下降,他认为选举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当宣传部刘部长打电话询问此事刘坤选举之事时,他也就在电话上打了包票。

十二月中旬,公布了侯选人名单:

镇长实行等额选,候选人是粟明。

副镇长实行差额选,候选人四选三。

分别是钟端华、刘绅、唐树刚和李辉,钟端华是原来的党委委员、武装部长,这次被调整为副镇长,他群众基础好,又是青林老领导,该没有多大问题;

刘坤是镇长助理,是县府办下来的,也是这次选举的重点确保对象,到了青林镇以后,他一直低调为人,工作中规中矩,赵永胜下村都要带着他,就是为了提高其知名度;

唐树刚原是党政办主任,这次能进入内定名单,纯属运气好,青林镇政府的领导职能一直是一正二副,这次选举前,由于工作需要,县委下文增加了部分乡镇的领导职数,青林镇政府的领导职能就变成了一正三副,唐树则幸运的被列入了副镇长候选人。

而计生办的李辉,只是一般工作人员,资历一般,放在这里,主要是用来做差额选举的。

十二月十九日,青林镇人代会正式召开,因为有选举任务,镇里就特别重视这一次人代会,专门租用了两个客车,一辆客车到上青林接镇人大代表,一辆客车到下青林各村接镇人大代表。

侯卫东不是人大代表,没有资格参会,他起床之后,到尖山村看了一个现场,然后来到狗背弯石场。

站在高高哨采台上,他盘算着:今天选举结果就能出来,从反馈的情况来看,自己选起的可能性比较大,也不知哪一个倒霉鬼会被选下来。

是钟端华、刘坤还是唐树刚?

到了中午一点,他在石场同工人们一起吃了午饭,这才慢地回到了上青林院子,刚进房间,手机就响了起来。

小佳在电话里道:“我今天请了假,下午到益杨县,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要参观我的新房子。”沙州学院她新房子装好以后,小佳一直没有来过,这一次,她特意请假来看望侯卫东,一是由于检察院的事情,她来荧慰心爱的老公,二是来看一看在沙州学院的新房子。”

侯卫东正在等待选举结果,这件事,有着暗箱操作的成分,他就打算彻底瞒住小佳,毕竟,让小佳知道太多阴暗的事情,也有损于自己在小佳心中的阳光形象,他就道:“你从沙州出发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我坐货车下山。”

放下电话,他干脆脱掉衣服,什么也不想,钻进厚实的铺盖,万事不想,只管睡觉。

大约在二点钟的时候,手机猛地响了起来,他按通来电,就听到秦飞跃的声音,他在电话里高兴地道:“开发区正式成立了,卫东,你有没有兴趣过来,过来以后,先安排你负责国土方面的工作,这可是一个肥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