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25章 分歧(6)——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十二个村,二十四个村干部陆续来到了中会议室,侯卫东准备得极为充分,每一位村干部进会议室,社事办的工作人员就将一个大信封递了过去,信封里面是县里文件地复印件、镇里相关文件。

绝大数村干部将信封放在一边,少数村干部就打开信封,抽出文件认真地看了起来。

侯卫东是分管领导,他就拿着一包红搭山,挨个地发烟,在等特赵永胜和粟明的时候,侯卫东就坐在村干部的位置上,一起抽烟,聊天。

九点钟赵永胜、粟明和刘坤陆续来到了中会议室,九点十分,会议正式开始。

会议由粟明主持,第一个议题,就由侯卫东来宣读县、镇两级文件。

第二个议题,就由刘坤来布置殡葬改革的宣传工作。

侯卫东最初制定的会议议程中,原本没有刘坤讲话这一项,早上开会之前,粟明发现

了这个问题,临时决定加上这么一项议程,并给刘坤打了一个电话:“刘书记,今天上午的会,你还是讲一讲,布置宣传面的工作。”

刘坤在星期四借口有事没有来上班,他是参加组织部柳部长的生日晚宴,柳部长倒很

低调,只请了三桌客人,由于柳、刘两家的特珠关系,刘家全部参加了宴会,刘坤是晚辈,就帮着忙上忙下,又陪着客人喝酒,客人多是领导,他多喝了几杯,自然是醉了。

星期五早上起来,他舍不得坐出租车,昏头昏脑地坐早班客车,来到青林政府之时,

还差五分钟上班,刚刚把茶泡好,就接到了粟明的电话,好在他前一天和赵书记谈过这个问

题,也并不太慌张,理了理思路,拿着笔记本就上了会场。

轮到他讲话,刘坤头脑很清晰地讲了四点,一是用会议形式传达,二是写标语,三是用广播,四是散发传单,乡镇搞宣传,大多是沿用这些招数,也没有太多新鲜花样,刘坤的讲话也是中规中矩。

只是,他没有强调落实的情况,也没有明确具体的进间,赵永胜又拿出信封看了看,扭头膘了他一眼,眉毛不易察觉地弯了一下,这是他表示不满的一个方式。

粟明讲殡葬改革的具体问题,当宣布有20%的返还以后。村干部就开始交头接耳,20%的返还,对于绝大多数村干部来说,都是一种诱惑,只有上青林的秦大江和曾宪刚,由于开石场赚了大把的钱,对于这事不太感兴趣。

散了会,社事办的苏亚军就站在门口,大声地道:“中午社事办安

排了伙食,在张家馆子。”张家馆子是青林场镇最好的馆子,相当于上青林基金会旁边的馆

子。

刘坤正准备下楼,赵永胜道:“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赵永胜对于殡葬改革的宣传工作向来很重视,因此亲自让分管书记来抓宣传,可是今天早上拿到信封以后他没有发现宣传单和宣传标语,没有找到刘坤,他就将宣传干事周箐叫来询问。

周箐是95年从农校毕业的中专生,原本分到农机站,周箐不愿意在农机站工作,她的父亲在另一个镇当领导,与赵永胜也熟悉,元旦之时两家人聚了聚,赵永胜就让周箐担任宣传干事。

“刘书记让我写宣传单,我还没有写出来。”周箐文字功底一般,拿到两份文件,咬了半天笔杆,也没有写完。

“那宣传标语写出来没有?”

周箐不好意思地道:“我给民政局办公室打了电话,他们说今天下午给我们传过来。

两件事情都没有落实,赵永胜心里就不太舒服,等到周箐走后,说了一句:“嘴上无毛,办

事不牢。”

赵永胜见刘坤走了进来,也没跟他客气,直接问道:“刘书记,我看到大信封里只是装着几份文件,你的宣传标语发给村干部没有?”

刘坤只是将这事交待给宣传干事,具体操办情况他还不太清楚,就舍糊地道:“现在只有几条标语,等找全了,冉发下去。”

赵永胜又问:“你会上说的宣传单,内容拟出来没有,等一会拿给我看一下,然后多去印刷一些,尽快在赶场天散发出去。”

刘坤就道:“侯镇没有把资料交给我,我等一会去找他,尽快让周箐将宣传单写出来。”

赵永胜也没有再多说,语重心长地道:“刘书记,你一直在机关工作,不熟悉乡镇的情况,乡镇工作,就是干具体工作,一定要脚踏实地,这样才能有好地效果,今天这事,你应该趁着这次会议,将宣传标语发给村里面,村里面就可以马上布置下去。”

他顿了顿,又道:“五月一日就要正式实行新的殡葬方式,留给我们宣传的时间也不多了,你要抓紧一点。”

刘坤急忙点头,道:“赵书记,我马上去办,争取明天将宣传单和标语拿出来。”离开了赵永胜办公室,他就将周箐通知到办公室,批评道:“前天给你说了,要将宣传单和宣传标语写出来,昨天一天,怎么还没有完成?”

周箐委屈地道:“我又没有搞过殡葬改革,不知道怎么写,昨天你又不在,所以没有写出来。”周箐刚从农校毕业,刚刚满十九岁,加上个子小,就是一个小女孩的样子,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对于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刘坤也就不能太过严厉,他道:“这事就算了,以后遇到这种事情,你可以给我打传呼,侯镇在具体抓殉葬改革,你也可以问问他。”周箐道:“我也不知道事情这么急,再说,侯镇也没有在镇上。”

两人正说着,社事办苏亚军走了进来,道:“刘书记,大家都在等你了。”刘坤最怕这种场合,二十四个村干部,一人喝一杯,都是二十四杯,他就笑着道:“苏主任,我还有事,你们先吃了。”苏亚军道:“赵书记和粟镇长都去了,村干部都等着你接见。”

刘坤听说两位主要领导都去了,只得道:“苏主任要保护我,我酒量小,喝了两杯就要趴下。”

到了张家馆子,赵永胜和粟明都没有到,除了领导的这一桌,其他村干部已经开始喝酒划拳了。

侯卫东已被上青林的村干部拉住了,秦大江带头鼓噪,村干部轮番敬酒,转眼间功夫,他就喝了接近三十杯,这一轮急酒喝下去,侯卫东已经是酒意上诵。赵永胜和粟明来到张家馆子以后,侯卫东这才脱身,坐到了领导这一桌。

赵永胜如今是真正的核心,他很有一把手的风度,举着酒杯,对村干部道:“殡葬改革是一项困难很大地工作,也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工作,大家一起举杯,从明天起,就要在全镇轰轰烈烈地宣传工作。”

“这杯酒,大家干了。”

喝了这杯酒,赵永胜坐了下来,就对侯卫东道:“侯镇,听说你是诲量,今天我可来验证。”他笑着发动村干部道:“侯镇是殡葬工作的分管领导,你们要做好这项工作,就要敬他的酒。”

酒桌上,秦大江等村干部是唯恐天下不乱,见赵永胜发起战争,纷纷端着酒杯、就过来敬酒。

侯卫东酒量虽好,可是架不住人多,他愁眉苦脸地对村干部道:“赵书记和粟镇长都在这里,怎么能先敬我。”

粟镇长就在一旁推波助澜,道:“侯镇,你是殡葬改革工作分管领导,今天开动员会,你要和书记、主任们好好喝一杯,喝醉了,准许你下午不上班。”

刘绅酒量浅,他就缩在角落里,看着侯卫东与村干部大宣传标语之事.更了书记赵永胜委婉的扒评.这让他颇为郁见侯卫东成为圭角.心里就哨淡淡的酸味。

侯卫东处于旋涡的中心,是有苦难言,一杯接一杯.没有时间停下来,终于,有一杯酒达到了极限,侯卫东一捂嘴,就朝着门外的厕所跑去,刚到门口,一道瀑布,就如黄河之水一样,从嘴里喷涌而出。

社事办主任苏亚军站在厕所门口,见到侯卫东出来,就伸手扶住他,道:“侯镇,别进去了,我扶你回办公室。”侯卫东强压住酒劲,道:“我不能再喝了,你帮我顶着。”苏亚军将侯卫东扶回了办公室,又买了一版乐百氏,放在桌上,然后再回张家馆子。

“侯镇怎么样?”

“在厕所里吐了,我将他扶回办公室了。”

赵永胜笑道:“侯卫东酒量是可以,但是从今天的表现看,估计喝不过秦大江。”

苏亚军目睹了侯卫东喝醉的全过程,道:“赵书记和粟镇没有来的时候,侯镇就至少喝了三十杯,加上后来的。今天中午侯镇至少喝了这么多,而且基本上没有吃菜。“苏亚军伸出二根手指,表示喝了二斤。

赵永胜这才相信侯卫东的海量,他对刘坤道:“刘书记。在喝酒这方面,你要好好跑侯镇学习,敢不敢去走一圈。”这种场合刘坤根本不敢上场,连忙摇头道:“赵书记,我最多喝五杯就要醉倒,实在是不敢上。”

赵、粟两人是一犯手、他们中午不敢多喝,喝了几杯后,就挑起群众斗群众。将好几个村干部当场喝翻。

散场之时,赵、粟就沿着街道朝镇政府大院走,一辆小车从镇外进来,经过他们之时,带起了浓雾一样的灰尘。

粟明气恼地道:“谁地车,进了镇里还开这么快?”他对赵永胜道:“这灰尘也多得不象话了,我建议要好好治理场镇,最起码要将这灰尘降下来。”

此话一出,赵永胜就明白了。粟明心里还在想着搬迁新镇的事,搬迁新镇是一项巨大的工程。事情太复杂。而他这一届最多能再干三年,所以他对这事并不热心,不希望在这一届任期内稿这种麻烦事情。

只是,粟明是一镇之长,他也不好太驳其面子,以前与秦飞跃搞得水火不容,若再与粟明出现大的矛盾,他作为镇委书记,也实在不太好向组织上交待。

他就开始玩太极,道:“是啊。灰尘太多,居委会也太不像话了。我明天找老陈来谈谈。”

粟明道:“唐镇长管地事情太多,我建议场镇管理这一块,干脆就交给侯卫东来管,他人年轻,精力旺盛,女朋友又是大城市的,应该能管好这个场镇。”

赵永胜心如明镜:“这个粟明,对侯卫东倒是蛮信任,让侯卫东来管场镇,看来是拐着弯想开发新场镇。”不过,粟明没有明说开发新场镇,他就不点破,道:“就按你说的办,让侯卫东来管场镇,我要看看他的方法。”

刚才经过地小车,是李晶的车,她有事情要与侯卫东谈,进了机关大院以后,就找到党政办杨凤。

侯卫东酒喝得太急太多,倒在沙发上就人事不醒,根本听不到李晶的敲门声,李晶敲了好几遍里面没有人答应,她试着推开了门,屋内酒气熏天,侯卫东仰面趟在床上,姿势极为不雅。

李晶捂着嘴、对身后的杨凤笑道:“你们的侯镇长是烂醉如泥了。”

杨凤身材不高,长得又胖,和李晶相比,差距就更加明显,不过,杨凤向来自我感觉很好,她在美女面前也没有自卑,道:“侯镇喝酒太耿直了,没有办法。”

李晶关心地道:“这样睡要生病的,他家住哪里,最好找人将他扶回去。”

“他的家在上青林,如果开车,恐怕也要一个小时,在下青林,这

就是他的家。”

“镇里没有单身宿舍吗?”

杨凤人胖,嘴巴利索,很快就将镇里的情况讲了一遍。李晶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道:“这下没法子,看他这子,恐怕到晚上都醒不过来,我要先出去一趟,回来他说不定就醒了。”

杨凤热情地道:“我把党政办电话留给你,你可以先打电话,我帮你看看再说。”

李晶与杨凤有说有笑就离开了侯卫东办公室,下了楼,杨凤将李晶送上了车,然后挥手告别。

当小车离开大院的时候,李晶脸上的笑容就迅速消失了,她对司机道:“我们到上青林山上去看看。”

“怎么走,我没有去过。”

李晶一改平时的温柔,不耐烦地道:“反正上山只有一条路、我们边走边找。”

很轻松就找到了上山的道口,公路虽然是泥结石路面,但是路形很好,上山坡度、弯度都很标谁,路面虽然被重车压出了水凼,总体也还不错。

到了英刚石场,她就站在观察了一会,独石村杨柄刚是英刚石场的安全员,他见到一部小车停在路面,道:“你们找谁,老板不在。”李晶笑着问:“你们老板是谁?我来谈生意的。”

杨柄刚被李晶的狐媚地笑容晃了一晃,脑袋糊糊的,他道:“老板在镇里开会了,明天来,行不?”www.guanchangbiji.info

“是侯卫东.还有一人是谁?”

“曾宪刚。”杨柄刚就老老实实回答。

李晶离开了英刚石场,又继续向山上走,她随后到了秦大东石场,与管理人员交谈了几句,又往上,到了大弯石场,朱富贵没有在石场,她就随处转了转。

来到狗背弯石场之时,林中川正在指挥放炮,李晶站得远远的,与何红富也谈了一会。

随后,又前往曾宪刚石场、田大刀石场。

这样一来,她基本掌握了上青林石场情况。

要下山的时候.她拾杨凤扛了一个电秸,杨凤放下电话,就朝楼上跑去,侯卫东仍然睡在沙发上,不过,眼睛己经睁开了。“侯镇,刚才有一位叫李晶的找你。”

侯卫东费力地站起来,揉着额头,道:”以后再也不这样喝了,醉惨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