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20章 分歧(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县委常委会原则同意了赵书记的意见。

会后,柳部长找到了一把手祝焱书记,汇报道:“祝书记,党管干部是我党的重要原则,可是我心里很不安啊。”

“为什么不安?”

“这一段时间乡镇流行着这样一句话,叫做党也党不住,团也团不拢,说明了有的基层组织比较涣散,没有战斗力,青林镇换届选举事件,就是一个典型事例,这反映了基层组织在商品经济热潮之下,出现了异化。”

祝焱不动声色又问道:“柳部长的意见是什么?”

柳部长身材高大,在祝焱面都坐得笔直,道:“如果不严肃处理青林换届选举事件,就是助长这股歪风,下一次换届,就难以收拾,说不定还要出些怪象。”

祝焱用手轻轻敲了敲桌子,道:“你对青林镇问题的处置方案有意见,常委会上就应该提出来。”

柳部长解释道:“赵书记分管组织人事,我必须尊重他的意见,但是个人想法还是要给您汇报。“又道:“刘坤在青林镇落选,继续将他放在青林镇,恐怕以后不好开展工作。”

祝焱沉吟了一会,道:“这事我同意赵林同志的意见,我还征求过马县长的意见,马县长对侯卫东印象还不错,我觉得要给他一个机会,放在青林镇,在工作中锻炼,是驴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至于刘坤的使用,原则上是异地使用,只是各地刚刚选举完,班子刚刚配

齐,不宜再行调整,他到局行工作,经验还不够,把他放在青林镇,算是一种考验。”

县委书记一锤定音,侯卫东和刘坤分别成为益杨县最年轻的副镇长和党委副书记。

在刘坤家里,得知自己被任命为青林镇党委副书记,刘坤这才从床上爬了起来。度日如年,这成语从小就熟悉,而这几天的日子,极好的诠释了这个成语的意义,连胡子都长了老长,他起床以后,就用电动刮胡刀“突、突”地刮着胡子。

黑白双煞和段英就坐在客厅里,白煞一边理菜,一边气呼呼地道:“以前居然没有看出侯卫东是一条白眼狼,他居然会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刘军,亏你还是县委常委,怎么不站出来说句话。”

黑煞刘军*在沙发上看电视,道:“我早就知道赵书记的安排,还去啰嗦什么。”

白煞气愤地道:“侯卫东这种人,一定要给他教训,他不是在办企业吗,机关干部办企业就是违纪,怎么不敢去查。”她又对段英道:“段英,你也认识侯卫东吧,听说他的女朋友和你是室友,你马上写一封信给他女朋友,去揭发侯卫东,让他身败名裂。”

段英将理好的菜放进盆子里,道:“理得差不多了,我去洗。”

刘坤换了一件干净衫衣出来,道:“侯卫东开石场发了财,还被检察院抓了一回,这一次他绝对是用钱将村干部买通了,宁勇和蒋有才笨蛋,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查不出来。”

换届的风波,将刘坤体验了什么叫高潮,什么叫低谷,对于始作蛹者侯卫东,他自然是满腔仇恨。

“在镇里的时候,我还经常帮着侯卫东说话,没有料到他翻脸不认人,关键时候在背后捅刀子。”

段英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就在厨房理菜,听着他们谈话。

黑煞刘军一脸黑疲.他眯着眼.弹了弹烟灰.道:“侯卫东这小子是个人才,手段也历害,刘坤,以后你们两人在一起工作,千万要和他搞好关系,更不能成为他的敌人,你要大度一点,不要听你妈妈的,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

刘坤不服,道:“我跟他一起睡了四年,知根知底,谁怕谁啊”这话有些语病,段英就在屋里“吃、吃”地笑。白煞不满地道:“大家说正事,你笑什么笑。”

段英脸就阴下来,刘坤抡白了白煞一句,道:“笑一笑有什么。”说完就转到了厨房。

等到刘坤走进厨房,白煞气愤地道:“结个媳妇丢个儿,还没有结婚就是这样,哼,看以后怎么办。”

刘军眯着眼睛看电视,任烟雾撩绕,在客厅中盘旋,他严肃地对白煞道:“刘坤和侯卫东现在都是一个班子的成员,合则两利,斗则两败,在政府机关工作,不能轻易树敌,你不要挑着小坤与侯卫东相斗。”

沙州学院,小住进了房间以后,禁不住高兴地大叫起来,抱着侯卫东就不放。

今天一大早,就在县委常委会正在研宪青林镇选举的时候,她来到了益杨,侯卫东此时还是自由身,早就在车站等着,两人见了面,就到菜市场买了菜,这才回到了沙州学院的住房。

小佳着实喜欢这个新房间,两人激情之后,她站在阳台上,捧着一杯热咖啡,肩*着侯卫东,享受着净日湖边萧瑟的景致。

“卫东,我总担心以后会有麻烦,这个副镇长不好当。”

“宁愿战斗而死,不愿窝囊而活,以后即使有麻烦,也强于被人遗忘在上青林。”

小佳在建委工作久了,见识了许多官场人物,这些人物级别可比侯卫东高得多,大多老奸巨猾,办事总要留着一手,侯卫东这样不顾一切向前冲的做法,实是官场异类。

视线所及之处,几只南飞的白鹤站在湖边浅水处,悠闲的在寻找着食物,在它们的故乡,现在已是天寒地冻,如果不经历干难万险的长途飞行,又怎能有此时的安宁与富足。

两人正在享受着大自然的美景,低声说着废活,另一侧阳台,走出来一位短发女子,正是刚刚从海南岛渡假回来的郭兰。

组织部近期举办了一个企业党务干部培训班,培训班结束以后,就到海南岛考察,名为考察,实际是旅行,昨天回到部里,就听说了换届选举之事,她实在没有料到,看来并不热衷仕途的侯卫东,居然有这般惊人之举。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侯卫东居然能导演一场好戏,不愧为沙州学院的风云人物。”郭兰凭直觉就认定此事必然是侯卫东一手策划的。

想着侯卫东,她就朝对面阳台看了一眼,正好和侯卫东目光相对,侯卫东正和一位年轻漂亮气质颇佳的女孩亲热地站在一起。

“这是我老婆张小佳。”

郭兰隔着阳台,飞快地看了一眼小佳,笑道:“张小佳肯定不是在益杨工作?”小佳惊奇地道:“你怎么知道?”

郭兰指了指小佳漂亮的小卷发以及身上的衣服,道:“益杨女孩子可穿不出这样的味道?”小佳笑道:“我在沙州建委工作,沙州学院毕业的,也算是益杨人。”

两人隔着阳台的薄栏杆,亲热地聊着,倒把侯卫东晾在了一边。侯卫东道:“你们两人慢慢聊,我去炒菜去了。”

侯卫东在上青抹二年,有空的时候自己也做饭吃,他向高乡长的爱人学了一样炒回锅肉的本事。

这回锅肉是川菜的传统菜,会做川菜的人,几乎人人都会做此菜,可是,真正能做到高乡长爱人水平的,就为数不多。

回锅肉,关键在精细二字,越简单的,就要越用心,侯卫东为了在小佳面前显一手,就特意在菜市买了新鲜的后腿肉,还买齐了所需佐料。

趁着小佳在阳台上与郭兰聊天的时间,他就将后腿肉切成肥四瘦六宽三指,太肥则腻,太瘦则焦,太宽太窄都难成型。肉切好,水刚好滚开,放入用刀拍开的生姜、大葱节、大蒜、花椒吊汤,不一会,汤气的香味就出来了。

小佳从阳台走了进来,她用双手使劲抱着侯卫东的腰,道:“你以前怎么不跟我说,隔壁住了一位美女,她有男朋友没有?”

侯卫东手里拿着菜刀,道:“她有没有男朋友,我怎么知道,搬来这么久,就见过两次面。哎,你别使劲,我在辛勤劳动。”

小佳威胁道:“隔壁住着大美女,你一定要洁身自好,如果和郭兰勾搭,我可饶不了你。”

侯卫东就道:“给话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十几天不见小佳,怎么就变成了蜡坛子了。”

小佳贴着侯卫东的后背,道:“防患于未然,保卫家庭就是一场战争,永远也不能放松警惕。”

小佳撒完娇,就在一旁看着侯卫东炒菜。

侯卫东围着围裙,倒有几分大厨的风范,他将正宗的郸县豆辫用刀剁细,待锅热后,又用漏瓢将肉在汤中汆散,然后“哗”地一声音倒入锅中,过了一会,肉片就被熬制成一个一个的卷窝形状,俗称“灯盏窝”。

见肉片成窝,立即放入甜面瞥、普油少许,又放了几滴料酒和一点鸡精,随后,又加入香蒜苗,大火猛炒。

当一大盆色、香、味俱全的回锅肉炒出来以后,小佳眼睛早就鼓圆了,口水在嘴里泛滥,她接连吃了好几块,这才如小孩子一般“哇”地叫道:“老公,你好厉害,以后要天天给我炒回锅肉。”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这是自然规律。

星期五下午,送走了小佳,侯卫东转身也就上了前往上青林的客车。

第二天一大早,他早早起了床,来到了姚豆花馆子,豆花馆子的姚馆长就热情的招呼道:

“侯镇长,这么早啊。”侯卫东坐在老位置,道:“姚馆长,一碗豆花,二两核挑肉。”姚馆长是侯卫东给姚瘦子取的绰号,这时巳在上青林场镇被叫响了,他坐在侯卫东旁边,道:“疯子,我还是叫疯子习惯,叫镇长不爽口,瞧得起老哥,以后上山还要到我这来吃豆花。”

二年来,侯卫东有一半的早餐是消磨在这里,对姚豆花很有些感情,道:“我又没有搬走,说得这么深沉。”

下山速度极快.侯卫东到达青林镇政府,刚好八点.他在镇政府还没有办公室,就只能在院子里站着,陆续有机关干部来上班,他们看到侯卫东,脸色就有些古怪,虽然县里的批复已经到了镇里,侯卫东已经是货真价实的副镇长,可是,大家总觉得怪怪的,还没有把这个石场最大老板和副镇长重合在一起。

侯卫东也感到了这种尴尬,等到杨凤一来,他就立刻跟着她到了党政办,杨凤笑道:“侯镇长,恭喜你了,你什么时候还是办个招待。”

侯卫东问道:“赵书记今天来不来?”

“按照常规,星期一上午都要召开二级班子以上会议,赵书记一会就到。”

黄公安提着黑色人造革手提包走了进来,他见到侯卫东,大声道:“侯大学,你硬是了得,二年时间就混成了副镇长,前途无量。”

大家正在说话时,就听见外面响起了小车的刹车声,杨凤凑到窗子前看了一眼,回头对侯卫东道:“侯镇,赵书记来了。”侯卫东就出了办公室,快步来到了赵永胜面前,道:“赵书记,我想给你汇报工作。”

赵永股脸上没有表情,道:“好,到办公室来吧。”

来到办公室,赵永股放下手包,把开水器开关打开,又取出茶盒,将茶叶放进了杯里,这才抬起头,道:“县里批复你看到没有?”

“什么批复,没有看到。”

“根据青林人代会选举结果,新一届镇政府镇长由粟明担任,副镇长分别是钟瑞华、唐树刚和你,等一会就要召开工作会,你也参加,作会结束,接着召开党政联席会,明确镇政府班子的分工。”

九点钟,召开青林镇二级班乎以上会议。

会议在二楼中会议室召开,中间是一张椭圆形的会议桌子,外围还安了二排椅子。党政领导就坐在会议桌前,书记赵永胜、镇长粟明、副书记刘坤、副镇长钟瑞华、唐树刚和侯卫东,另外还有人大副主席肖卫国。

侯卫东是第一次坐上这个椭圆形会议桌,他把腰坐着笔直,表情尽量弄得庄重些,又把笔和笔记本打开,随时一幅准备记录的样子,眼睛余光却膘来膘去,观察着来开会的众人。

刘坤和粟明分坐在赵永胜的两旁,赵永胜满脸笑容,和几位二级班子说了几句笑话,又扔了几枝烟给桌上的几个人,很是从容。

“开会之前,先由我来宣读县里的两份文件。”

这是关于镇政府领导任职和刘坤任职的相关文件,赵永胜宣读文件以后,道:“镇政府几位领导的具体分工,以文件为准。”

随后,就开始由二级班子们汇报工作,主要是这个星期的工作打算以及上个星期工作中遇到的困难,侯卫东虽然到青林镇工作二年多了,可是由于驻在上青林山上,许多工作都不熟悉,他就飞快地记着。

各科室主任汇报了工作以后。赵永胜答复了几个问题。扭头问粟明,“粟镇长,你讲不讲。”粟明摇头道:“暂时不讲。”

赵永胜就宣布道:“今天一级班子就不讲了,各位科室主任可以离开了,新的一年开始了,事情多,你们要抓紧,不要松懈。”

等到各科室主任离开以后,赵永胜就道:“昨天我和粟镇长碰了头,现在就由粟镇长将镇政府班子的分工明确一下。”

粟明清了清嗓子,道:“新一届政府班子,包括我在内,全部都是新手,我作为行政一把手,感到压力很大,希望我们在镇党委的领导下,完成人代会上提出的各项任务,保持住财政收入增长第一的桂冠,脚踏实地干几件实事,为青林镇老百姓谋辐利。”

“现在,根据我和赵书记的商议,对班子成员进行分工。”

侯卫东记得律仔细,他的主要工作有三项,一是分管社会事业,二是分管交通建设,三是分管政法及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