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108章 变局(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七月初,益杨县委对青林镇嫖妓事件做出最终决定:青林镇政府秦飞跃同志由青林镇调至开发区工作;青林镇晃杰同志党内记大过。随后,青林镇人大主席团召开代表会议,免去秦飞跃镇长职务,免去晃杰副镇长职务。

至于农经站黄站长,则被免去农经站站长和基金会主任一职。guanchangbiji.info

这个事件中,最惨的就是算是晃杰晃胖子,因为石场安全生产事故,他被记了大过,时间不长,又因为嫖妓事件,被免去了副镇长职务,要想东山再起,只怕难上加难。

关于嫖妓一事,晃胖子被捉了现行,只得自认倒霉,秦飞跃最喜欢到望城山庄,和女人睡觉也是常事,但恰恰就是在出事当天,他突然对女人没有了兴趣,非要跑去打麻将,结果只有他一个人被公安民警当场捉获。

他至今仍然记得很清楚,一位嘴唇还长着细细绒毛的年轻公安民警,最多不过二十出头,毫不客气用警棍抽打了他的光屁股,虽然只打了二棍,也并不重,但是痛楚却永远留在了晃杰心中,很多天以后,耳边都时常回响着警棍打在屁股上的“啪、啪”声音,他作为副镇长的尊严,被这二棍击得粉碎。

在这一次嫖妓事件中,公安民警在中午时间突查望城山庄,厉害得就如神兵天降一般。晃胖子就怀疑有人从中使坏,目标可能是秦飞跃,而他本人不过远气太差,成了替罪羔羊,至于谁串通公安,用屁股猜都清楚,赵永胜是秦飞跃最大的敌人,也只是书记才有能力调劝公安。

当然,晃杰的所有猜测都拿不上台面。只得老老实实呆在家中,尽量不与镇上人见面。他抽空到益杨县城去了一趟,找到秦飞跃,请他出面做做工作,最好能换一个工作环境。

秦飞跃和晃胖子是难兄难弟,就拍着胸膛道:“我们两人都被赵永胜害了,这个忙我一定帮,等到开发区成立。争取把你弄到开发区来。”

得到了这个承诺,晃杰就到县医院开了病假条,他原本就有比较严重的脂肪肝,就称治疗肝病,在单位请了长假。

这一次事件也有三个受益者。赵永胜自不必说,成了上青林的绝对权威,粟明原本是镇党委委员,副镇长,如今就暂时主持政府工作,而上青林代办点白春城,被任命为农经站站长,正式下山任职。

七月十日,又一个爱益者浮出水面。

十日一大早。肖部长拾赵永胜打了一个电话,说是经过县委研究,准备给青林镇任命一个镇长助理,此人是县政府综合科副科长,李县长的秘书刘坤。

肖部长在电话里说得很郑重:“文件和人,由我一起送来。”赵永胜和肯部长是老熟人,在电话里打着哈哈,道:“刘坤是什么来头啊,竞然劳你大驾。”肯部长就笑道:“明人面前不说假话,这样安排的意思就不言而嘛,刘坤准备换届时出任副镇长,他是宣传部刘部长的公子,也是组织部柳部长儿媳妇刘莉的弟弟。”

这种干部子弟到乡镇工作,对于一部手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就看如何操作了,赵永胜意味深长地道:“感谢县委领寻对青林镇地重视,将这样的人才放在我这里。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处理。”

肯兵部长刚刚放下电话。赵永胜办公室电话又响起。

“喂、我是刘杨。”赵永胜连忙道:“刘部长,你好。”刘杨亲切地道:“赵书记,最近要给你添麻烦,县委定了,犬子刘坤要到青林镇来,你是益杨的老书记了,刘坤来了,你一定要严格要求。”

刘坤毕业时23岁,今年也刚满25岁,他现在是青林镇镇长助理,等到换届以后,他就是最年轻的副镇长,他父亲刘杨再三跟他交持,这半年一定要低调,必须要过换届选举这一关,交持了儿子,刘杨又亲自给赵永胜打了电话,让他关照刘坤。

刘坤到青林镇之前在县政府综合科担任副科长一职,按照国务院、省、县、乡的四级体制,县为正处级,县下面的机构为正科级,也就是说,县政府办公室是一个正科级单位,府办下面一般还设有秘书科,综合科等部门,这些部门的头头只是名义上的科长,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科级干部。出任青林镇副镇长,刘坤也就算得上正儿八经的副科级干部,踏入了领导序列。

乡镇的政治格局,分为本土派和空降兵两种。

所谓本土派,多是招聘干部出身,从最基层一步一步干起,战胜了一个又一个竞争对手,费尽了千辛万苦才坐到书记的位置之上,本土派多数都具有丰富的工作经验,洞察人情世故,算是本乡本土涌现出来的杰出政治人物,缺点就是长期在一个地方工作,思维容易局限,开创精神不强。

所谓空降兵,多数是在上级机关工作,担任科室职务,然后调到乡镇任职,空降兵多数都有较好的人缘或背景,文化程度较高,缺点就是资历不足,工作经验不够。

秦飞跃和刘坤,就是空降兵的两个典型。

就在青林镇人事发生剧烈变化的时候,益吴路全面施工,需要大量碎石和片石,因此,上青林山上又开始热闹起来,车如流水,喇叭声、爆炸声此起彼伏。

侯卫东所有的心思都在狗背弯、英刚和大弯石场之下,每天忙得昏头转向,对于青林政坛的变动很是漠然,刘坤到青林镇报到四天以后,他才知道青林镇多了一个镇长助理刘坤。

刘坤虽然是镇长助理,却接任了晃胖子的全部工作,分管企业、计生,和副镇长没有任何区别。

刘坤任职的消息就如从酒厂打回的原度酒一样,听进耳朵,辣在心头,百般滋味,无从消解。

十四日晚上,当夕阳挂在树梢的时候,侯卫东一个人来到狗背弯石场,此时石场仍然运转,他站在最高的采石台上,享受着山风,俯视着忙碌的人群。

月亮斜拄在半空时,何红富在山下大吼“疯子,下来,今天累了一天,请我喝酒。”侯卫东在山上大吼道“别惹我,我烦。”何红富摇着头,约上林中川找秦大江喝酒去了。

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侯卫东头上蒙着些石粉,对着月亮伤感着,最后,被蚊子咬得实在受不了,他才在此起彼伏的狗叫声中回到了上青林小院子。

这一路上,他也想明白了,“刘坤当官,走阳关道、我赚大钱,过独木轿,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侯卫东和刘坤同寝室四年,作为当年学院的风云人物,他确实没有将平凡的刘坤瞧在眼里,但是毕业以后,一脚踏入社会,他顿时发现社会和学校的情况迥然不同,刘坤在任林渡等人眼中,是益杨政坛新星,是一位值得刻意结交的人物,如今摇身一变,成为了侯卫东的直接领导者。

官场以成败论英雄,当不了官,就算是天才,也一样是狗熊,从官场的角度来说,侯卫东是暂时的失败者。

幸好,侯卫东还拥有狗背弯石场和长长的存款,这两样硬硬的东西,给了他深刻的安慰,否则,他的骄傲就要如废纸屑一样被踩在地上,不值一分钱。

由于自尊心作怪,侯卫东就不愿下山,连七月中旬领工资的时候,就让杨新春代领,又由于自尊心作怪,刘坤到青林镇任职的事情,他没有给小佳说,毕竞他想起这事心中就酸溜溜的。

七月十五日晚,小佳打来电话。

“听说刘坤到青林镇任副镇长了?”小佳和段英在十四日通了电话,知道了刘坤任职的事情,凭着对侯卫东的了解,准确地意识到侯卫东一定受到打击,就特意打电话来安慰自己心爱的男人。

侯卫东认其地解释道,“刘坤不是副镇长,是镇长助理。”副镇长是副科级,而镇长助理从本质上来说,还算不了一级班子。

为了照顾侯卫东的自尊心,小佳小心翼翼地劝导道:“刘坤能当上青林镇副镇长,完全是*父亲的关系,如果没有这一层关系,他凭什么进党政机关,更别说当副镇长了。”

这几句话说得侯卫东心坎里去了,他对着话筒狠狠地点了点头,道:“朝中有人好做官,这是至理明言。”

小佳又劝道:“刘坤在青林镇当了领导也有好处。有些事情好通融,你可以趁他初来,多多沟通,以后也多了一个为你说话的人。”

侯卫东硬绑绑地道:“他屁股下面吊几砣屎,未必我不清楚。我现在又不求他,何必舔他的屁股肥。“说到这里,他听见电话另一头没有声音,也觉得自己太小家子气了,就补充道:“小佳,谢谢你关心,如今狗背弯石场太好了,我旱路不通就走水路,当不了官就当从商。“

小佳就道:“你也不用急,工作两年就当领导的只是极个别,说不定那一天就时来运转,还有一件事,前几天我和双树街道办事处的柳书记在一起吃饭,给他说了你的事,他口头上表示同意接收,我再去做做工作。”

任何事情都随着形势的发展而发生着变化。侯卫东初到青林镇的时候,是一心想在仕途上发展,而仕途遥不可期,婚姻又受挫的时候,他就向陈庆蓉作出了“三年调回沙州“的承诺。

而二年时间过去,狗背弯石场渐入佳境,由于帮着曾昭强、朱兵经营石场,侯卫东和交通局就形成了实质性的战略合作关系,益吴路益杨段的货款,交通局总是按时拨付拾侯卫东,当然这是瞒着上青林众石场的暗中操作。如今侯卫东帐户上已经有了五十多万的现金,这还不包括狗背弯石场和英刚石场已经形成的固定资产。

上青林的石场就是一只会生金蛋的鸡,如果侯卫东调到沙州工作,势必会大大减缓石场的发展,狗背弯石场凝聚着侯卫东的心血,也给他带来了荣耀和实际的利益,对侯卫东来说,离开石场就失去了根基,实在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他也是这两个月,随着赚钱越来越多,才突然意识到这一点。

而远在沙州的小佳没有意识到这一变化,一直在琢磨着调动的事情,侯卫东就陷入两难之境,如果拒绝了小佳的好意,一定会深深刺伤深爱着自己的小佳,可是如果轻易离开了上青林,辛苦创立的事业就会面临着中断或是退步的危险。

他就打算先施一施再说,道:“小佳,沙州户口控制得严,调动更是不容易,我们也急不得,你不要太操心了,操心多了,小心变老。”

小佳有些着急地道:“当初答应三年调回沙州。母亲一直记着这话,如果调不回来,他们肯定要催着我嫁人,虽然他们左右不了我的意志,但他们毕竟是我的父母,也是一心为了我的幸辐,太伤他们也不好。”

侯卫东就道:“今天益吴路到款情况很好,我手头现金也有五十来万,沙州房价也就八百到一千,我想买一套房子,先把小家建起。”

听说买房子建小家,她心中亦高兴,不过仍然劝道:“石场刚刚起步,需要不断投入,到时候用钱的时候还多。”

侯卫东很有底气地道:“没有关系,一套房子不过十来万,我还付得起。”

小佳就在电话里道:“你现在是有钱人了,我先把话说清楚,不准在外面乱来。”

“是,我一定听话。”

小佳又幽幽地道:“我们两地分距,你来乱来我也管不了,只有一个要求,在外面有了女人,千万不要让我知道。”

石场进入正规,场合上的应酬也就免不了,侯卫东有时也难免湿脚,面对着小佳的温柔与善良,他就有些气短,连忙转变话题,道:“蒋大力在广东也混得不错,当上了地区经理。”

两人聊了十多分钟,这才结束通话,放下电话,侯卫东心道:“有钱真好,再也不用看着时间通话了。”

这时,门口传来高乡长地声音,道:“侯大学,明天上午十点,赵永胜和新来的刘助理要到独石村开会,这是刘助理第一次跟独石村班子见面,你和李勇要早点去,把生活安排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