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99章 人事更替——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最近茂云官场、民间最热门的舆论莫过于省委调研视察后的组织人事任命和关于闻天强为首几大首犯下场如何的传闻,熟人见面寒暄之余都会隐秘的试探道,“怎么样,有什么新消息吗?”

市司法系统尤为忙碌,市委授意下法律程序已经启动,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参加打黑案件侦破、公诉、审判的工作人员,集体噤声,

更使民间的猜测臆断甚嚣尘上,“听说了吗?单单闻天强的案卷,都有两大柜子撒,罪行可谓罄竹难书哦。”

“闻天强应承的只有一宗强奸女大学生的事,听他招呼的黑帮不下五个嘞,这么多年刑事积压案件多数都和他有关。”“这个龟儿子,祸害了不知多少人,搂了上亿的家产,不吃枪子天理难容。”

“嘿,这个王八蛋艳福不浅,在北京、岭西、茂云不少下套子玩女明星,他那蛤蟆一样的德行,除了利用权势强压,靠的还不是他娘的大把烧钱。什么鸟明星给钱多了腰带比谁都松。”

风流绯闻历来是最有交头接耳的市场的,这些街头巷议也就在所难免,只有市委、公☆安局几个领导真真实实在视频记录上看到那些星光璀璨的女星们,床技精熟、恶心龌龊的一面,这些道貌岸然的娱乐人物在人前人后反差如此之大,出乎意料又是情理之中。

在当时,侯卫东为首的市委领导们研究、观演案情,每个人仪态都很严肃,实际上不可否认都被极大的感官刺激惹得情热不已。就连各自的呼吸也是刻意控制着,唯恐失了态,显示出自己定力不够,有失官体。

侯卫东正当三十五岁壮年,下面的坚硬也只有用二郎腿掩饰,可侯卫东架起二郎腿,其他领导就不能一样比拟,就老老实实双手交叉自然放在腹下。

其实大家谁也没有留意各自的细微动作,心里感慨的是这些名星真还和官场某些领导干部有共同点呢,当面是灿烂的一套背后总是那么出人意料。

另有一场论战是政法学术界和律师界,岭西本地的大律师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政治顾虑,没有人为闻天强之流保护伞一样的贪官污吏、黑帮头目辩护,但是辩护团队清一色的大牌,都是来自首都知名的刑事律师,尚未开庭庭外已经论战不休。

岭西法律界姑且称之为“北派”和“岭派”的论战,还亏了侯卫东拜访了岭大法学院的许秀儒教授,首都团队学术腔调是相当有火力的,媒体也推波助澜,论调就是什么“任何一个领导干部下台,真正的原因基本上都是政治”,其潜台词直指市委书记侯卫东整人政治。
岭西政法学术界以许秀儒为首,扛起正义论战的大旗,从刑事犯罪角度为茂云司法界叫好助威。本土干部也不讲什么法律程序、什么法律量刑的,茂云素有江湖传统,江湖义气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国家,没有人民,没有法律,只有乡党只有团伙。

所谓江湖义气,是一套凝聚和代表本地团体利益的精神。江湖义气讲究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本土干部明明知道闻天强是个十足败类人渣,可还难免兔死狐悲,统一一个论调就是外地干部整本土干部,杀鸡给猴看吧。

曾经有这样一个笑话:一个人和他的美国女朋友在纽约街是闲逛,看到红灯就闯了过去,女朋友说,你连红灯都敢闯,什么违法的事情不敢干?就与他拜拜了。

他回到北京,和中国女友逛街,见了红灯就老老实实地等着,女友不高兴地说,连红灯都不敢闯,还能干什么事情。也与他拜拜了。这个笑话说明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中国社会对法律、规则的漠视根深蒂固。在国人眼里,善于规避规则是一种“能力”。超越规则的行为归纳为一种规则,叫做“潜规则”。于是乎涉案的家属进行用钱卖命的地下活动也是有的,他们相信这个可以有,岂不知,隐在幕后的高层利益集团已经约定了得,买命这种事情,现在是真的没有。

尽管喧闹一片,一点不影响干部任用、加官晋级。临近九月份的前一周,省委组织部下来一个副部长,宣布了省委常委会的决定,原茂云政法委书记、打黑指挥长杜东出任了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市公☆安局长邓铁军补上政法委书记的空缺,进了市委常委,仍兼任市公☆安局长。

这在官场早是没有悬念的,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两位的成功升级,也标榜了省委对侯卫东最大的支持,也表明云州的打黑阶段性落幕告一段落,只有侯卫东明白省委和自己约定的尺度,什么拿钱买闻天强一命的论调侯卫东嗤之以鼻。

茂云官场起码公认了一点,市委书记侯卫东是不吝啬官帽子的。紧随其后,政法系统开始了大换血,干的踏实的干部都在各个时机被提拔任用。

茂云经济建设进入快车道,环云高速指挥部、茂云旧城改造指挥部也组建完毕。仿佛侯卫东在蓝图上画上那么一笔,随后几天茂云市区就能推出一条路来。

其他任命当属市政府秘书长李云,虽仍挂着市政府的秘书长,却兼起了茂云南部新区主任职务,下面配备四个分工明确的副主任。其实市政府秘书长的工作,都有副秘书长楚玉修做的滴水不漏,毕竟是原省政府常务副省长周昌全的专职秘书,省政府历练出来的。

另外一个茂云市委常委会研究的人事任命却很少有人怎么拿起来炒作,据说主持会议的市委书记侯卫东当时申请了回避,毕竟研究的干部是他的妻子。茂云市委和建设厅做了充分的沟通,建设厅长董立很遗憾,“卫东书记,张处长调走是我们厅的损失啊。”这一句话倒不是董立打哈哈,有张小佳和省政府常务副省长夫人姐妹一样的关系,建设厅还没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呢。
市长鲁夫清了清嗓子,很郑重提名省建设厅佳佳处长平调到茂云,出任茂云财政局党组书记,这是个很微妙的职务,市直局委是局长负责制,一般是局长将党组书记一肩挑,党组书记没有具体的政务,财政局长贺广全和侯卫东贴得很紧,也不介意什么,佳佳来茂云不就是为方便照顾侯卫东起居生活吗,自己还能更好联系了市委书记了呢。

过个一年半载,省委支持侯卫东,立威般地提拔两个副厅,灯再过一年半载,立稳脚跟后,再有提拔贺广全进位副市长还是很有把握的。

秦路夫人、祝炎夫人都是视野开阔的官太太,还是为侯卫东说了话,佳佳思来想去也务实起来,有这样的背景水到渠成会兑现她副厅的待遇,不是什么难事。可说来在地市好得部门没有多少个。所以佳佳要求不高,就这么个去市财政局任职的意向。

侯卫东就和贺广全点了点。财政局长贺广全就跑到鲁市长那里,道“市财政工作要加强,党务这一块建议再来个同志分担一下。”

近段时间佳佳住在茂云,听老婆闲话书记夫人是做财务工作的,市委市政府领导的夫人都是跟着领导的,独独侯卫东夫人够得上这个格,这就很显然了,市长鲁夫也权衡一番,佳佳完全是为了侯卫东做个人的政治牺牲,如果给佳佳一个彻底的闲置,那也说不过去,毕竟建设厅都有了推她副厅后备的态度了,这样的顺水人情要做。

同样的心理,所有与会常委都连连赞同这个提议。副书记吴北京分管组织,又是老资格,涉及一把手夫人的任命,当仁不让,就毫不客气呵呵道,“那就这样定下来吧,朱部长安排发文吧。”据说这是茂云市委常委会研究干部意见最统一、发文效率最快的一次了。

佳佳很满意夫唱妇随的日子,尽管见惯了这段时间侯卫东疲惫的脸色。这天下班侯卫东一进门,佳佳就道,“侯书记,小慧上学的事情不能在拖了,说的是开学前一周和人家校长照面的,你去去北京吧。”侯卫东恍然大悟的吸一口气,“罪过罪过,马上落实侯书记的指示。”

联系上沙州宁月是第二天的事情,“宁书记,您好啊。”“手机里宁月的声音有点柔,想来宁月是方便的场合,“侯卫东,你还记得给我打电话啊,有什么事情说。”

场合合适,侯卫东就有些从容自在,言语放肆些,“宁书记,我可是听说您要去北京进省部级学习班了,这个拎包殷勤的机会,您可不能给了别人,我侯某人鞍马劳顿送您进京。”宁月笑的格格的,“在岭西谁不知道你茂云侯书记忙的放屁的空都没有,还送我,你要是真的有空,今晚跑到岭西来吧,我这有岭西博物院古乐团的演奏表演,还有些事情见面说吧。”

涉及人事或者机密一些的事情,大家都是不在手机里提起的,侯卫东想,不是跟胡铭南的高速工程有关,就是和沙州安排人员有关,或者省里有什么变动,不管怎么讲,宁月的消息渠道总比侯卫东快半拍,尽管侯卫东在省委钱永年身边有好友,省委常委里交好的有秦路、祝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