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96章 半隐半现——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果然不出侯卫东所料,省委书记钱永年的西路调研只是茂云之行的一个概念性提纲,在茂云公☆安局打黑汇总汇报后,尤其是小会议室展示隐私机密部分,证据确凿,劣迹斑斑,钱永年温文尔雅的脸庞就没有再展开过。

茂云越发感到事态的严峻复杂,从大的视角来看,只怕茂云不是一个个例,深层次挖掘,只怕基层如此般般不在少数,只是侯卫东少年气盛,敢为天下先了。“卫东同志,下午西路我就不去了,就由秦路同志代表省委去一下。”

侯卫东感到钱永年的沉重,“钱书记,茂云市委办下发通知,再西路知名的企业家张木山先生和李晶女士,都做好迎接视察的准备,这个—-”“是东晶、飞达两家企业吧,是茂云矿山经济这辆马车的两匹好马啊,做大了都快上市了,企业家的面子不能不给,这样吧,秦路同志回来后,这些企业界人士也一起过来吃个饭吧。”

这也是钱永年给茂云侯卫东面子,其实侯卫东这里刀光剑影,场面应酬钱永年有些无心顾及,考虑的中央那位首长含蓄的招呼,钱永年需要时间权衡一番了。就是侯卫东自己何尝不是掂量了个三番五次呢。

现在的侯卫东,抱定周昌全给自己的那个主意,今天谁是一把手,就听谁的,只要茂云经济软环境改善了,处理人这些问题淡然些何妨,当然他还坚持着自己的底线,那就是,要他放过闻天强是万万不能的。别说闻天强死有余辜,就是想起自己身边人屡陷绝境,他也要快意恩仇的。

现在所有的案子已经明朗,西路命案从凶手到幕后操纵,都形成证据链条,邓铁军熬尽心血,收网功成,已经是要见血的时候了。不见血一线干警那里也说不过去。即使省委不来调研表态,侯卫东也要找过去汇报的,省委是必要定个基调的,当然这个调子不同于公开化的宣传口径,也只是让茂云市委书记侯卫东心领意会到就可。

当然钱永年在茂云打黑案子上的这个调子,不是一拍脑袋就定出来的,钱永年考虑的比侯卫东更深远,虑及的层次更高,茂云一番剖析案情后,完全印证了他的隐忧,以西路矿业整合为主的茂云资源课题,他也没有心情前去调研了。

侯卫东和赵东都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人,两人一直守在钱永年午休对门的房间,这个下午应该是钱永年留给侯卫东的,赵东做为省委书记专职秘书,位居省委中枢,有这个眼色。

赵东和侯卫东寒暄一番,赵东摇头低语道:“卫东,钱书记考虑成熟会叫你谈话,茂云复杂水深啊,我看你搞的名为打黑,实为反腐,这样搞下去负面影响太大,从另外一个角度对茂云对岭西,未必是什么好事,能拔掉一个闻天强,吓逃一个李建山,打掉那些黑道人的嚣张气焰也就够了,哪有斩尽杀绝的。”

官场关系不到一定程度,这些话不能说的,就现状来讲,省委省政府领导们谁都不愿意看到,茂云狠力往深处追溯的,谁知道查着查着会碰到哪个。
譬如原副省长、公☆安厅长陈雨录案子,最终也只搞了贪污腐化部分定了案,牵扯官场关系部分也就隐晦过去了。究其原因不过是投鼠忌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床锦绣遮掩了,大不了身处灰色地带的一些人,该不重用的不予重用,或者改为闲职任用也就罢了。

如今闻天强一案掀起惊天巨浪,不知要涉及省里哪个,何况省委组织部长祝炎是原茂云市委书记,还在岭西任职,刚起身屁股后面就冒烟起火,这本身就很耐人寻味了。

侯卫东双臂交叉抱胸,皱眉往皮圈座椅上面一靠,道:“赵主任,我也不愿这样,在茂云为做这么点工作,我是拼上了身家性命。既然省委让我做了市委书记,我就不能见整个茂云乌烟瘴气的,那个作为原公☆安局长的闻天强,枉法敛财,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罪大恶极,市委不下决心,民愤难平啊。”

赵东见侯卫东有些理想化的英雄本色,这是官场不多见的,不由有些恍然如梦,就换话题和侯卫东聊聊岭西组织人事。“你一心做事,别人却是一心做官。”

侯卫东嘿嘿一笑,“你赵老兄还泛酸,是谁又飞黄腾达了。”赵东笑了笑,有几分快意“沙州宁月书记要调任岭西市任市长了。估计是要进省委常委的,宁书记从省委宣传部下去的时候,就是中央宣传部看上的人,估计省委让她这么过渡一下,是要去中宣部任职的。”

侯卫东有段时间没有联系宁月,两人肌肤之亲后,关系超然,想不到沙州人事有变动,再加上沙州官场是他发迹之地,难免更为上心,“任命下发了吗?我还真没有听说。”“没有呢,中组部、中央党校给岭西省省部级培训班两个学习名额,一个是铁州万峰书记,一个就是沙州宁月书记。”这不用说就很明显是进入省部级干部的队列了啊。

赵东有些飞扬,侯卫东不用揣测,赵东要去沙州任职的心已久,终于等到机会了,也心有灵犀的神采飞扬了。赵东手机响了响,看过号,赵东指了指对面,道:“我先进去。”不用说是钱永年叫了。一会儿就见赵东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叫侯卫东进去。

“坐吧。”钱永年应该是刚泡了很长时间的热水澡,脸色红通通的,整个人惬意的靠在圈椅里,望着侯卫东微笑。等赵东倒好了茶,钱永年让他把门掩上。侯卫东看出钱永年是要谈什么重要事情。

“卫东同志,省委很信任你,也很满意茂云的打黑成果,现在几宗刑事案件都明朗了,你们茂云市委下一步有何打算。”

这是题中应有之意,侯卫东端了端坐姿,“钱书记,我会召集市委常委们,一起专题研究,出方案后,再向省委汇报。岭大法学院许秀儒教授有个建议,学界有意做打黑的课题研究,还可以在将来公诉审判环节,为司法系统提供些必要学术支持,我想可行,减少市委市政府将来面对一些不必要的诟病。”

钱永年很满意的样子,点头而笑,“好好。卫东是用了心啊,确实法律是很严肃很专业的,程序上要经得起对敲,我们不能想过去那样搞行政干预那一套了,好心办坏事的事情还少吗?很多案子拖得太久了,刑事命案既然告破,就不要久拖了,尽早结案吧。”

侯卫东很专注“是是”,“还有,齐必达的案子后,闻天强一案会是全省发生的最大的案子了,影响很大啊。茂云的群众都在议论、猜测,也流传着很多谣言,省委收到很多举报,说明你对一些人触动很大啊,尤其是茂云很多本地的干部更是人心惶恐,这样很不利于茂云大局工作啊!我想,你们市委要把中心工作尽快转移到经济发展上,高速、乙烯项目、南部新区都很有搞头吗。”

侯卫东一怔,已经从钱永年的语词上明白,省委确实有心尽快结束自己一手掀起的打黑了。该来的谈话终于来了,关于自己举报省委压下来这个知道,那副张大千的画也是该交代的时候,忙应道:“您知道,我刚担起您交付的担子,深恐辜负省委的托付。我会认真对待省委的指示精神,尽快办结,将市委中心工作回到经济发展上来,钱书记。另外关于我个人一些事情,我要向省委检讨。”

钱永年似乎什么都明白,摇手止住了侯卫东,打个哈哈道,“有人告状的领导不一定不是好领导,没有人告状的领导绝对不是好领导,做些事,难免会所有人都称意,纪委高书记汇报过,你需要交的找他谈谈就行。省委关注的还是再总结打黑上的做法啊。”

地市的一把手没有省委主要领导点头,省纪委是不能随意查的,看来自己忧心忡忡的事情,早在省委掌握之中,背后不由汗津津的,祝炎让自己把佳佳带在身边,竟是另有深意啊。那么自己男女私情呢,会不会也有人搞到省委领导那里,不过经济上没有问题,那些也只是格无伤大雅的花边,总之口碑不利,要慎之又慎啊。

看出侯卫东是失落的,又是一直顺着自己在说是,钱永年仰头沉默良久,还是对年轻的侯卫东于心不忍,就省委书记而言,钱永年是绝对的实干类型,可是进步的速度始终是中距中规。就不乏过来人心态。

思前想后,一些很隐私的原因还是不能从一个省委书记口中说出来,就半隐半现道,卫东同志,一些事情不见得一竿子查到底就算最圆满的结局,李建山放在全国外逃的官员只是沧海一粟,你见抓回来的又有多少,你就记住,该杀的你一个也不要见就是了。”

这已经点的很透了,不是侯卫东冒着生死一心扑在打黑上,作为省委书记是不会点到这种地步的。谈到这里以后,就是钱永年在谈论或者感慨了。大多学者型的官员领导,都是有抱负有思想的,而这些思想又想灌输给赏识的部下,政治信念的延续,是作为政治家们最美好的一种享受。

“平安茂云,说到底就是建设真正的和谐社会,我觉的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实现普遍的正义。茂云黑恶势力的背后,都不乏有特殊权力利益集团,或者**局或者纪委检察院,这些也就是通常说的保护伞,他们以特权加暴力的方式,获得了巨大利益,等这些问题显现出来,严重危害社会秩序,我们可以来打黑除恶、深挖保护伞。可是一些特权加软暴力来掠取利益的特殊利益集团,恶劣的地步并不亚于那些黑恶团伙,只是手段更隐蔽也被合法化。譬如人们通常提及的垄断性国有企业、房地产开发商、医院、学校等,既有垄断权又是商业化经营的机构、甚至还有部分官员。对于这些特殊利益集团,群众不满又能怎么样,在这上面,我们的政府又是多么的无能为力。”
侯卫东还从来没有想象到这个层次,看来社会上的一些问题省委书记都解决不了,他更是想不出个所以然,这就是整个国家的体制使然。

一个社会良好的社会政治秩序,并不意味着不存在利益集团,侯卫东也有心得,道:“钱书记,我记得一个外国政治家这样讲过,要消除各种各样、又互不相容的利益集团,就是给予每个公民、每个利益集团有同样的自由来主张自己的权利和利益。为此,需要一整套的制度安排,不同的利益集团在法律上居于平等地位,并均有能力在同一个平台上能够进行公平的讨价还价。”

钱永年点了头,又摇了摇头,点头是欣赏侯卫东,摇头是无奈了。侯卫东还是被赞赏的目光搞得很兴奋。可两人的这些探讨,在现阶段的政治体制下,是遥不可及的,钱永年聊的兴趣盎然,大有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情怀。

毕竟岁月不饶人,钱永年品茶的时候有些倦态,侯卫东忙说我看看秦省长回来了没有,“钱书记您稍事休息一下,我出去看看准备怎么样”,就要告辞。可钱永年谈兴仍浓,说:“我并不困啊,再扯扯吧。平时,也难得有这么多时间同你说说话。”

但侯卫东硬说要让钱书记休息一会了,说他已经很不安了。钱永年这才站起来,同侯卫东紧紧握手,还在他肩头重重拍了几板,很是殷切道“放手好好干吧,晚宴上我要和你碰一杯。”

出了门,自己的秘书楚飞谨手谨脚过来道,侯书记,秦省长进房间洗漱了。侯卫东迟疑半晌,还是按了秦路的房间门铃。秦路开了门,见是侯卫东,忙请他进去坐。侯卫东进去了,却不坐下,只道:“我还要看看晚宴准备的怎么样,我就不坐了。钱书记找我谈话,谈到这个时候。本想早些过来看看您的,西路路途不好,辛苦了。”

秦路笑道:“我们之间就不要客气了,是不是小佳也在茂云啊,你嫂子刚给我电话,让我见了小佳替她打个招呼呢,我们两家有的是时间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