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92章 佳兰偶遇——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法真主持法空寺多年,见过的不乏省部级干部,是见过世面的,很有眼色,见两位领导都在故作矜持,也就收了卖弄佛学的心思,客气道,不打扰了。

客套一番也就退了出去,祝炎无声一笑口气一如过往犀利,道,这个法空寺里有这个法真大师来主持,这法空的空是假大空的空吧,却又有个真字在当家,搞得很有辩证的味道啊。

侯卫东觉得话里有话,虽一点也不好笑,还是呵呵道,老领导见识精辟,想来法空寺的由来,应该法旨是四大皆空,法真也是洗去铅华去伪存真之意。不过现在,大多的寺院也和时代接轨了,世俗繁华不甘寂寞,也就酒肉穿肠过,名利心中留了。

祝炎笑了笑,隐晦道,是啊,出家之人也入俗了,时代变迁,人心不古啊,现在的人,坚守信仰的越来越少,口号旗号却越来越高调,一些人过了一两年,也就看不透了。

侯卫东隐隐感觉是影射自己,心就发紧,有些不服气,小心应付着,含蓄道,老领导,看不透的何止是人,还有些事,比如我到茂云怎么想不到市长位子还没有坐热,这么快就戴了书记的帽子,工作局面十分诡秘,幕后有人使绊子,很多事情也是骑虎难下,不得不勉强为之,省委理解还可,不理解我在茂云也难过啊,还靠老领导关照呢。

周昌全卸任去了北京,省委常委里真正渊源的就是祝炎了,祝炎相信这一点,祝炎眼光一亮,诱导说道,卫东,我很想听听你在茂云的章程。侯卫东沉吟酝酿着一二三,祝炎却不等侯卫东回答,自己缓缓说道,卫东啊,你做过我的秘书,我们两个关系在岭西不是什么秘密,我这省委组织部长,怎么说也要自己提拔几个干部的,在提拔你做茂云书记上,我也是说了话的,最初之所以把你放在茂云,我还是不放心矿山啊。
侯卫东想不到祝炎单刀直入,有些措手不及,道,老领导,我在茂云工作没有做好,对矿山治理重视不够,想不到打黑铺开来,真有些力不从心了。

祝炎很严肃摇了摇手,道,治矿和打黑紧密关联,我不是不知道,可打黑我想的事要讲个什么时机,你不管不顾的铺开,在这点我是有看法的,当然我们俩只是工作侧重不一样,虎狼之药猛是猛了点,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是你做的更好些,之所以我在意矿山资源开发,主要我在茂云矿山资源开发上也是有自己的一点看法的,我认为当前政府还没有打造好法治社会的环境,没有形成真正的市场道德文化,任何矿产资源的放开,只会引来最大限度的掠取开发。

侯卫东疑惑的凝视着这个以有手段有思想著称的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原茂云市委书记。

说到这里祝炎冷笑几声,喝了口茶继续道,我知道你疑惑什么,小矿是要砍掉的,但也别指望国有矿产企业能做得更好,有政府做后盾做靠山,在矿山破坏性开采和矿山安全责任上,他们不比民企更是一塌糊涂,只怕追起责来也更难些,更不要说国企矿产企业的蛀虫们,肆意挥霍贪腐了,那简直是一窝一窝的,别说国有矿业,包括央企例如中石油中石化,那都是一样的,国家的钱财糟蹋起来谁心疼啊,所以我在茂云更注重引进私营矿山企业进驻,我贱卖探矿权也比白送给国企的那帮子蛀虫好,财政收些钱上来还可以修路坐坐基建,没有真正的法制社会建设,没有真正的体制改革,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发展都谈不上。

侯卫东沉默着,心道,自己的书记乌纱是两个周昌全、秦路背后的政治力量妥协的结果,不可否认祝炎在省委干部使用上是有建议权的。祝炎早晚是做省委副书记的,不但有这个年龄优势,还有这个能力优势,“朝中无人莫做官”,如果从升官晋爵的要件分析,背景是充分条件,有了背景等于有了全部;能力只是必要条件,是可高可低甚至可有可无的。
官场背景就是通天梯啊,因为官帽与博士帽不同,一个傻瓜戴顶博士帽,仍然是傻瓜,但是如果傻瓜头上顶的是一顶官帽,他绝对是领导了。因之,官场的裙带、宗亲风可以不绝如缕。侯卫东作为市委书记也可以只听命省委书记,可在通往省部级的道路上,祝炎确实是不可逾越的关口。

如今祝炎把这些场合上无论如何也说不得的话说给自己,看来自己在祝炎那里,还有心腹的位置,这样对自己仕途是有利的,可放松自己全部说开了去,也是万万不能的。

在侯卫东看来,长期发展结果,他深信国家还是会把重点矿产资源掌控起来的,民企始终会被排斥在垄断之外,比如通信、铁路、石油、煤炭等等,西山省以煤炭闻名,造就亿万富翁者众,但已经逐步国进民退了。祝炎在东阳做书记的时候,就以改革开拓而知名,主张发展私营经济,政府卖掉国企包袱,只注意监管和服务,说白了对市场对民企,就是你投资我欢迎,你违法我查处,你发财我高兴,你破产我同情。

可在矿产资源上,不信任国企矿产企业,执意采矿业私营为主,很容易产生诟病的,矿上都是暴富神话的发源地,任谁都怀疑有幕后交易的,之所以现在没有祝炎太多的闲话,是因为祝炎升任了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如果祝炎平调出去,侯卫东敢说,举报祝炎以权谋私、把握矿权的举报信早就满天飞了。

侯卫东谨慎道,老领导在茂云的时候,矿区像样的路也没有,茂云资源企业招商引资工作也很困难,您在矿产资源开发上的做法,省里一直也是肯定的。

祝炎从情绪流露中收敛过来,呵呵道,当时省委罗书记还是开明的,不过总是有审批环节把关不严的,疏忽之处也是为发展做的牺牲,我特别不安的是矿山尾矿库,还顾虑开采活动引发地质灾害,其中最明显的会因矿山开采引发地面塌陷、地裂缝、崩塌。那我就罪莫大焉了,你把主要精力都放在揭盖子打黑上,这不是叫我睡不好觉吗?

侯卫东脸色刷的红了,自己去茂云做市长,是祝炎一手促成,周昌全协同运作的,在赴任茂云前,祝炎是千交代万嘱咐过矿山安全事宜,一个打黑治乱的课题,让自己偏离了最初承诺的工作主线。煤矿出点事情政府那边分管领导担点责任就过去了,如果巨大的人祸自己视而不见,那就说不过去了。

“茂云现在是你当家,我的顾虑交待了,就留给时间来验证吧。”
侯卫东有些坐不住了,忙道:“老领导,我在市长任上特意盯过尾矿库,除非天灾出现大地震,应该问题不大,矿区下游的居民已经搬迁,全部安置茂云南部新区,反而是矿山小企业涉黑严重,目前单单幕后的矿主闻天强一案,就事关西路两位公职人员的命案,很耸人听闻了。”

祝炎品了口茶,不再接这个话题,淡淡的语气道,李建山外逃的消息已经内部通报了,闻天强毕竟是茂云市委管的干部,牵连面不会太大吧。川东省委汪书记要进北京了,钱书记刚主持岭西,对汪书记在岭西带起来的人,你还是点到为止的,何况还有郑少良在岭西任政法委书记呢。

祝炎这些话是有些告诫了,这些人事渊源秦路常务副省长也交待过自己,本来侯卫东心热炭一样等着钱永年到茂云的深谈,现在看来,汪书记这个背景比他想的还复杂。

他有些拿不准自己这个茂云市委书记今后是不是能够当得自在了。如果钱永年和祝炎、郑少良都要他息事宁人,那么他再怎么努力都是枉然的。看这个局面,处置一个厅级处级干部也要束手束脚了,他一向自信的权力关系是多么无奈,可他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人,整治不了闻天强这个恶徒,他就敢动用胡铭南这张王牌了。

侯卫东很明白,任何凌驾法律之上的特权都是以牺牲规则为代价的,而且任何特权都会服从于更高的特权。由于历史的、现实的、政治的、文化的诸多方面的原因,特权还会在中国长期存在。侯卫东并不是单纯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在茂云树立自己的权威,他愿意做点实事,对于闻天强天怒人怨的官场的毒瘤,从道义上来讲,他没有其他的选择。
祝炎和侯卫东又聊些私人话题,祝炎一句“卫东你太年轻,一个人在茂云不是办法,佳佳在岭西过于交际权力圈子也不是个事,你们夫妻商量通了,我出面把佳佳调到茂云任职吧,叫她放心,不会委屈她的。

省委组织部长过问一个建设厅处级干部,是没有先例的,而且祝炎口气还有提拔佳佳的味道,考虑到佳佳今非昔比,侯卫东很难自信做妻子的住,侯卫东不由又红了脸,嗫嗫不语,表现的很难为情,祝炎就哈哈缓冲气氛道,走,我们也上山顶看看去。

侯卫东被祝炎无形压抑了好久,长出口气,解脱似的陪祝炎出了茶室,去登临山顶,山顶在寺庙后,只有通过寺庙后门才能上下,除了祝侯两家和茂云市委的人,因为寺庙暂时不进人,山顶看风景的没有多少人。

侯卫东远远见佳佳和一个风姿卓越的女子在聊天,有些质疑,近些,就更忐忑了,不巧不成书,和佳佳亲密聊天的女子,正是刚分开不久的郭兰,身旁侃侃而谈的,就是宁波忆江南服饰集团的老总林羽凡了。陪同他的是茂云招商局的同志。侯卫东就猜测出些什么。

可招商投资怎么跑到法空寺来了,这个一天之内,佳佳遇上李晶,又连遇上郭兰,对自己不是什么好兆头啊,祝炎要自己把佳佳呆在身边,抑或不是怕佳佳收受礼物,未必不是担心男女私情毁了自己,自己就这点隐私,暧昧多年,毫无破绽,突然连连跌宕相见,侯卫东有些惊讶,进而有些惊诧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