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88章 鸡飞狗跳——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见挂了电话的侯卫东心神不宁,郭兰就心疼极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吗?我能帮到你吗?”侯卫东勉强装的自然些,说道“秦省长陪同钱书记到茂云调研,我要对省委的行程负责,看来今晚是不能留下来了。”侯卫东的样子是很愧疚的,慌里慌张的那个完了就走,好像自己特特解决什么需要似的,那样的话显得整个品味太过于浅薄了。只是秦路提到岳父母收受画的事,已经有人提到省委常委会了,就不能大意了。

侯卫东从接到恐吓电话。一直隐隐认为提及八百万的礼品纯属无稽之谈,到双规闻天强时,笔录口供捅破是一幅名家字画时,他终于有些相信了,闻天强给自己预埋个地雷,求个同归于尽是很有可能的,而岳父母的性情行径他太了解了,平日端着工人阶级老大哥的架子,矜持以城里人自诩,市侩虚荣,肤浅短视,惹下麻烦也不足为怪了。

侯卫东拧着眉头穿衣束带,郭兰太了解侯卫东了,用那句不恰当的俗语说今夜巴山夜雨,正是“久别胜新婚”之时,没有天大的事情,他不会舍得如此草率就离开自己的,掩饰着哀怨道,“卫东,我送你吧,我车里还有在展览会上带给小佳的衣服,还有在外出差专门给你买的旅行功夫茶具,给慧慧的学习机。”

郭兰细致入微,不求索取的爱屋及乌,侯卫东很无语,在车里细细玩味看了那套茶具,很精美,每件用具都带有真皮外套,均是仿古青花瓷,茶桶茶杯茶碗俱全,煮茶加热壶是可以和车载点烟器插孔连接的,水就是用的瓶装矿泉水了,整体打包起来就是一个小手提箱了。“呵呵,现在的人太会享受了,开着车就是到旷野不毛之地,有了闲情野致,也可以照样煮茶品茗喽,我这样整个就是个爱显摆的小老板。”

郭兰看出侯卫东喜欢,“知道你爱茶,三个茶桶里给你备好的大红袍、铁观音、信阳毛尖,你自己喜欢什么再换出来,干到你这个地步,整日做不完的工作,压力别太大,注意身体,我看你越发的成熟了。”

侯卫东把车上的遮阳板拉下来,对着梳妆镜看了看,自己脸色越发刚毅了,带出和年龄不相称的沧桑感觉,通俗说是老了些,还好身材没有怎么发福,不然自己也要感觉自己四十多岁了。

郭兰见侯卫东审视的很认真,捂着小嘴一笑,“再看也看不出一个帅哥喽。”新改造加宽的大道空阔。夜雨缠绵,刚亮起来的路灯,更衬出细雨如雾,在风中成片摇摆。

侯卫东嘿嘿道:“帅不帅的,总归有人喜欢就行。”郭兰脸色红晕,更娇媚如兰了,眼神水灵灵的,侯卫东凑上去在郭兰耳旁轻嗅了几下,果然暗香如兰,发丝相触,弄着郭兰娇嗔,“老实点,正开车呢。”

车也不敢送的太近,在紫云苑小区后街,侯卫东下了车,手里提着茶具和两包手提袋,淋着细雨,执意不要郭兰的雨伞,那是江南风韵遮阳伞,太女人味儿了,这样回去真有些说不清楚了。

赵利敏望着张新民往后退了两步,小佳机关枪一样,扫射的没有回口之力,软软靠着卧室门,张新民这几日被折磨的也不成样子,叹气低头道,“那个画你妈出手了,二百万的存单在卧室,交给卫东拿走吧,真有什么事情我担着,画卖出去能追回来吗?玄啊?

” 侯卫东惊呆了,口张的大大的,二百万不可怕,可怕的是赵利敏怎么不跟自己小佳打个招呼,竟然这么敢。画没有踪迹就不是一场误会那么简单了,闻天强肯定有后手,不是随便找幅画就能糊弄过去的。

佳佳已经在惊呼了,“什么,爸,你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吗?”张新民无可奈何失神落魄,又一五一十把检察院来的经过说了,佳佳惊得已是一愣一愣的,“为什么不告诉我,是哪个检察院的?”

“不知道,就知道有个曹处长,几个人盯着当时没有办法打电话,就叫配合做笔录,事后你妈不让说啊,已经那样了,说了检察院的说了,这事卫东知道了,给政法委打个招呼,宽待一下这个闻局长,也就不追究了。”

侯卫东听了倒冷静下来,落实问题是纪检委的事情,检察院的人出马一般是要收审的,联想到茂云人大主任李建山的人间蒸发,就感觉在省里幕后是有人运作啊,一切是有备而来,针对的就是自己啊。

那边的佳佳已经厉声了,“爸妈,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以前在沙州收人家三万,我们就好没有面子了,怎么到岭西还这样,现在倒好,你们叫我哪里再买回来那幅画啊。”赵利敏见佳佳厉声厉色,又是在侯卫东面前,骄傲被针刺了一样,也不大声,道:“我还不是为慧慧的学费着想吗,再说人家同志说了,只要侯卫东招呼一下?这事也就没了。家里一直不安生,还不是茂云动静太大给闹的,人家做官做的一家人体面舒服,偏偏我们家就鸡飞狗跳的。”

佳佳气正没有地方撒,杏眼圆瞪道:“还学费,压岁钱你还惦记少给她一千呢,侯卫东有那么大本事,那是圈套,我看透了,合着都是我的不对啊,叫你们跟着受苦了。”

“张小佳,你翅膀硬了,会和妈算账了是吧,你小时候吃我的奶,我什么时候给你算过账吗?”

佳佳见母亲不讲道理了,气的说不出话,捂着口小声哽咽道:“你算吧,我该给你多少吧。”

侯卫东一看不是办法,作势吵妻子道;“小佳,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爸妈,大家都消消气,事情总要有办法解决的。”

佳佳越想越委屈,嗯嗯耸着肩膀哭出声来,“老天啊,我到了岭西,命怎么怎么就越发不好呢,老公是有本事了,做了市委书记,会和其他女人打高尔夫合影了,女儿呢,上个学被差点被恶人害了命,爸妈搬岭西来不知足,背后惹出天大的事,我人前笑着是张处长是侯书记的夫人,其实我没有个普通家庭妇女过的舒心,场面应酬还不是维系维系关系吗?我张小佳是不是前世欠你们啊,啊。”

一番话把侯卫东也扫进去了,也没有办法劝解了,说到底,自己和朱晓琳有过一夜风流,就是和郭兰,何尝不是对小佳感情的亵渎呢,要是张小佳知道穿身上的新衣是郭兰送的,以张小佳个性,杀人的心都是有的。

知道前因后果侯卫东心里就有了数,回家解劝张小佳道,“你别太难过了,我咨询过岭西大法学院的许秀儒教授,单凭收个字画很难入刑的,幸好在检察院的人那里,爸妈没有把画和二百万扯上关系,明天就把二百万钱款找个着落,画呢能追就追一下,大不了多出点钱。”

佳佳却咬着银牙,狠狠道,“我就不信邪,我和大哥打电话,叫公☆安局的人摸摸底,先找找画,包括岭西的关系都用用,我张小佳找不出那幅画,就白在岭西市圈子里呆了,只要画递上去,谁能打我们的主意,卫东,你听出些什么意思没有,检察院的人也没有留下具体哪个检察院的联系方式,说白了还不是进一步的恐吓,敲山震虎吗?以后家里可不能再出这样的乱子了。”

侯卫东很赞赏妻子的观察力,和自己想的不谋而合,“哎,搞不好闻天强是要毙掉的,我们两个很少谈我的工作,也是怕你担心,茂云打黑的事情可能也就到闻天强为止了,往上的线已经断了,就是我要查,未必上面允许深查下去,你放心吧,很快就风平浪静。”

“卫东,就怕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前一段时间慧慧的事我心情不好,你别在意,我也知道你责任大,可你想过吗?家里事情不都要我方方面面打理吗?我人前又想要强,人后老公又不在身旁,没有圈子的关系,也很难啊。”

侯卫东叹了口气,不知道怎么回事,到了茂云千头万绪,和佳佳的感觉不如以往了,岭西市是他的客栈吗?郭兰水木清华是他的家吗?这种错位,他自己也不能解释,出了这场风波,不管结果如何?张小佳还是过去那个为了自己上什么也不顾的张小佳,轻轻的抚了抚张小佳的长发,张小佳乖乖的靠了靠。

“我明天跟你回茂云,我想到云池的法空寺烧烧香,总感觉过了年我的运气不顺,你要陪我,好吗?”

侯卫东不以为然,佳佳从不搞这个神乎其神的东西,自己不到一年由市长到书记,够顺了。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应承了。“钱书记视察过,我们带慧慧一起去吧,就算女儿去北京前,带她散散心,现在孩子的话少多了。”
整整一个通宵,侯卫东张小佳两人都没合眼。侯卫东反复思量,怎么和钱书记汇报的具体细节。后半夜天下的雨越发大了,西路的尾矿库会怎么样啊?自己把晏子平放在西路,凡事不会叫自己失望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