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87章 祸起萧墙——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几天之前,侯卫东的岳父岳母张新民和赵利敏紫云苑的家里突然来了几个人,赵利敏很有底气的笑问是建设厅还是茂云过来的同志呢。又发现来的几个人眼光都很冷漠犀利,不同以往。

果然来的人手中除了公文包,空无一物,亮了工作证说是省检察院的,张新民和赵利敏感觉双腿有些发虚,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内心思前想后,收受的高档烟酒处理补贴家用也就那么回事了,倒是出手的那幅画却是横财惊人的,女婿侯卫东女儿佳佳也不知道,一个兜不住怎么得了,进而两人有些恐惧了。

因为两人看过不少报道,不少领导干部家属就是因为平时狐假虎威,收受钱财、古玩字画被检察院收审的,而且紫云苑这边家里一旦被搜查,储藏室的礼品可观不提,更恐惧的是出手那副春节送来的画,两百万储蓄单还留在抽屉里。张新民和赵利敏敏越想越害怕,便想难道是侯卫东出了什么事情,侯卫东是省委委员,站在那里,没有省委常委会研究后的招呼,谁敢上门找麻烦呢。

没来得及想清楚,一个年龄大的检察官说话了。”两位老同志,坐下说吧。”几个年轻检察人员拉开笔录架势,对刚才开口的年龄大的人说道“曹处长可以开始了吧。”

那个曹处长点了头也就坐下了,拍了拍手头的档案资料袋”张新民赵利敏同志,你们是沙州机床厂的老工人了,也受党教育多年,觉悟应该是有的,找你们来,有些事情想了解一下。请你们配合组织。”

听说配合组织,张新民赵利敏心里不免又紧张起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合,脸也有些发热了,头点的鸡啄米似地。”好好,曹处长,要不我叫我女儿来,好吧。”

曹处长望着他们,脸色和蔼,目光里却透着严肃,毋容置疑的口气:”你们的问题是你们的问题,叫其他人来就不必了,你们的事搞不清楚后果很严重,在这里我就不多说政策了,我们只了解一些具体问题。”

赵利敏在家里平时还桀骜不驯、河东狮吼,天不怕地不怕的,在这场合就萎靡老实起来了。张新民感觉出有些什么不对劲,可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是不是和那幅画有关呢。

果然,曹处长很讲究措词地发问了:”两位,我们想核实一个具体细节。据茂云司法局局长闻天强的反映交待,说在春节的时候,曾送来一副张大千真迹字画,是吗?”张新民和赵利敏面面相觑,支支吾吾后,良久沉默不语。

曹处长眼光辛辣老到,逼问:”闻天强已经被茂云市委双规了,当时就在这个客厅送的画,他本人刑侦出身,送你们那么珍贵的东西,可是留有视频记录的?”一个工作人员打开了笔记本电脑,正是春节家里送画的那一幕,音容笑貌反馈在屏幕上,味道就不一样。赵利敏市侩之气栩栩如生,不过当时颇有风度的闻天强,现在看上去也是龌龊不堪,甚至有些卑鄙下流。

张新民和赵利敏相视了一眼,又是良久,才无可奈何的点了头。”曹处长如获至宝直起了身,“那画现在哪里?”张新民瞧一眼赵利敏怏怏的,就叹口气道,“画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很值钱,随手转送人了。”

曹处长哈哈道,“送人—–这个—不至于吧,两位的银行账户可是凭空多出二百万啊,不过你们不知道是不是值钱倒是真的,那幅画五年前荣宝斋起价就是八百万,你们竟然二百万就出手了。”说着一脸的鄙夷看着张新民和赵利敏。
赵利敏嘴里就小声咕哝骂起来,那幅画外面是精美雕刻红木镶金的礼品盒,烫的她睡不着觉,过了年她还是忍不住跑了书画市场几次,最后找个合适的门店,找了合适的机会才出了手,从一百万的开价谈到二百万出手,她还以为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呢。

曹处长停顿了会,斟酌再三,才问:”侯书记事先知道这事吗?”现在张新民便明白曹处长的真实意图了,果然目标指向的是女婿侯卫东,收受字画、接着又出手变现要往侯卫东身上联系,事情就大了。

侯新民稳住心神回答道:”侯卫东当然不知道了,他一向对家里要求很严厉。春节各方面的同志们礼尚往来,跑到家里来,串门的礼物外面向来不收的。”

曹处长察言观色,呵呵道:“侯书记是年轻的高级领导干部,进步空间大,要求严格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侯书记要是知道这件事情,能给省政法委领导打个招呼,方便的话再对闻天强局长宽待些,这个案子也就消了,在岭西没有人愿意和侯书记过不去的,一个招呼这事也就了结了,其实画也好钱也好,也没进一步调查的必要,退不退出来也无所谓的事情,但如果你们两位硬是要兜揽着,恐怕要判刑的。”

张新民低头不语,手脚不自觉的轻抖着,赵利敏一直有大便尿急的感觉,听有话锋有转机,偷偷戳了张新民一下,张新民还是摇头不语,赵利敏就堆集起笑脸,可怜巴巴道:“几位领导,侯卫东是知道的,当时好像是说,钱财礼品家里是绝对不能收的,一副画留下也无关紧要,这个这个画送了人,我们可以再找找。”嘴里也不敢应承出手换成钱的事情。

曹处长已经达到预期目标,担心侯卫东知晓了果断插手,难保有什么变化,在侯卫东那里世事实在难料,就忍住惊喜,哈哈道:“还是老太太是明白人啊,画追究与否是领导们研究的事情,我们只是代表组织来落实落实,毕竟反映出来问题,组织不能不管不问,你们签字吧,回头呢,侯书记得空招呼一声,应该就没有事情了。”

笔录签字张新民是怎么也不签的,而且瞪着赵利敏,赵利敏从没有见丈夫这么可怕的眼神,胆怯一下,犹豫再三“曹领导,这就是天大的事,也要女儿女婿知道才好吧,要不我给他们打个电话。”说什么也不签字。

曹处长担心时间长有什么变故,思忖着呵呵“这样吧,我也通融下,老太太摁个手印我们好交差了事。“

这件事后的几天,张新民赵利敏两人都萎靡不振,吃饭也吃不出个滋味,欢天喜地得来的二百万的存款,从心肝宝贝变成了心腹之患。赵利敏心惊胆战之余还懊悔画出手价格亏大了,本来和老伴打算养老的钱,如今恐怕没有着落了,还要担心张小佳的质问和捅破天的疯劲儿,整天躺在床上短哎长叹。
这边侯卫东和郭兰罩在烟雨蒙蒙中离开许秀儒的小院,两人故意迂回绕了竹林,细雨如丝,沙沙啦啦,如同两个有情人的心声,道不尽别后的千转百回,说不完相思的男女情长,久别重逢别有一番澎湃的滋味。

郭兰声音低的似乎在喃喃,“你什么时间能过来?”“我安排一下同志们,就赶过去吧,我要去新华书店买些书,这些年不读书,理论素养是跟不上去了,办公室有的那些都是装点门面用的,没有什么可读性,有了灵感,列出提纲来,看看楚玉修能帮我出个论文不能,直接读博士,不发表一些高水准的论文,那就叫许教授太为难了。”

“那好吧,我去超市准备些东西,出来就去书店接你好吧,有本《细节成败》的书现在特别火,你帮我带一本。”侯卫东听说过这本书,和商业有很大关联,笑着点了点头,“你在上海还不如读MBA,没有发现你在商业上这么有天赋,谁能想到我们当年的美女部长做起生意业绩骄人,有板有眼的呢。”

郭兰就有些羞涩,妩媚瞟了一眼侯卫东,“我出发点只是解决燃眉之急,也并不是要走这个商业道路?女装事业让我找到了些慰籍,我也喜欢奔波在路上的感觉,真的挺好,现在我什么也不多想,譬如下去考察看加盟店,在高速上定120的巡航车速,听着喜欢的歌曲,回味着你我的过往,就是我莫大的幸福。”

侯卫东心里很感动,误了佳人还罢了,关键是自己贪欢连连,对郭兰的一往情深很值得拷问,真的是爱的难分难舍,还是男人占有欲左右着呢?亵渎郭兰的纯洁就是罪莫大焉,想要握住郭兰的芊芊玉手,可影影绰绰已经看见自己的座车。

秘书楚飞根据指示,送侯卫东到花园路省直新华书店后,就开车和市公☆安局内卫的同志就近住了岭西大酒店,“侯书记,韩明来电话说,要过来接车,您看—-。”“嗯,你通知他过来吧,身体痊愈就上班,他是歇不住的,对了,如果市委没有紧急的事情,就不要打我电话了。’”好,侯书记,我明白了。”

在书店侯卫东挑好自己的书,又给郭兰挑了《细节成败》的书,一个书籍很精美,打开是一本情感诗集。扉页这样写道“如果错过在爱情的天堂里 我们还有什么资格 奢望拥有 注定放手 却彼此执着 无非是一场伤痕累累 哪怕一生困扰纠结 独白 我已经陷的太深 尽管感情难以启齿 为你等待 已经成为习惯不要承诺 世界所有情爱与我无关 为你独守那份悲伤。”侯卫东沉湎其中,翻看的不可自拔了。

手机响了,郭兰已在外面等着了。侯卫东才从容结了账出了门,身后收银的几个女孩,在嘀嘀咕咕,似乎品头论足侯卫东的英俊挺拔和气度不凡来着,侯卫东不失少年情怀,下意识整理了一下头发走出大楼,见郭兰银灰色的车就停不远处的停车位。

侯卫东一手拿着包一手提着书,郭兰就从里面开了车门。他一低头就见了笑吟吟的郭兰,刚才在雨中一起步行早情热不堪,如今不禁浑身发热了。他偏头望着郭兰,比刚才雨中的脸色更加红润。侯卫东笑了笑,伸手摸摸郭兰的玉手。郭兰也不说什么,只是含羞瞥了一眼,抽出手开了车。
车上了北环,侯卫东呵呵道:”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吃些东西吧。每次做饭做菜的,你太辛苦,也浪费时间。”郭兰忘了车后一眼,买的东西很齐全,暗道,好久不见,侯卫东在时间上是不是急了些——-这样想着,脸就更加红润乐。

两人在北环一个汽配大市场附近,随便吃了些东西。侯卫东显然吃得快些,吃完了就望着郭兰。等到来到水木清华,侯卫东上楼的呼吸也带出急促味道来,侯卫东想来从北京和宁月回来,他还没有过男女之事呢,

郭兰冰美人也快被点燃了,也不得不顺着爱人,侯卫东勇武冲杀。她忍不住想出声了,又担心张卫东笑话,就咬住了侯卫东的肩头。张卫东疼了,就更紧紧抱着她,奋力之下郭兰眼睛楚着峨眉,哀怨瞪了一眼,又慢慢闭上,深深沉入了如仙如幻的梦境了。

侯卫东去浴室洗了澡,刚回到床上,手机响起来,两人都很庆幸,电话要早一会,没来由破坏了情趣。侯卫东看了号码,不由一惊,竟然是常务副省长秦路,两人是交往性格不合,私交渊源颇深,不提妻子们好比姐妹,侯卫东是秦路首当其冲极力推荐才上位茂云市委书记的,秦路的提前上位常务副省长,却是侯卫东的老领导周昌全拱手相让的,总之周昌全牺牲两年的政治生命,成全了秦路和侯卫东,所以两个人心不近事近,性格不合利益合。可千万别小看了这个周昌全为两人加速省出的两年,有些人在面临进退去留的关键时刻,不要说两年,就是两个月甚至两天,也许一辈子就卡在那里了。

侯卫东和秦路不是一个派系,却是交叉的一个利益共同点,派系和派别在目前情况下是不可能根本杜绝的。在大的原则下,具体问题必须做出一些妥协和让步,只要不超出一定的限度就行。在当前人治为主的环境下,任人唯亲也是不可避免的,党政机关中实际存在着有形和无形的派别派系。自古以来政权内部的政治斗争就从未停止过,当然合作也没有停止过,侯卫东和秦路就是这样一个特例。

“卫东书记吗?你在干什么?”侯卫东道:”秦省长您好,我正回岭西,您有什么指示?”秦路哈哈:”不敢啊。我告诉你两个事,你那里不方便,就只听着,不要说话。一个是好事,后天呢,由我陪钱书记去茂云调研,调研打黑和西路矿区后,钱书记有兴趣要到青龙山风景区走走,你准备一下吧。”

侯卫东忙道:”茂云感谢秦省长的关照啊,青龙山风景区硬件软件都升了级,很值得一看,几个景点命名还要劳钱书记和秦省长,还有茂云企业界也要迎一下钱书记,看要不要安排随行游览啊。”

眼下流行领导视察留名之风,或题字或命名,都是变相给领导戴高帽子,都是双赢皆大欢喜得局面,秦路也不客套说“好好”,沉默了两三秒秦路说道:”还有一个事,就不是什么好事了。这个你岳父母那里是不是收了闻天强的一个什么画,今天省委常委会研究经济工作,散会前有人提了出来。”侯卫东惊愕地啊叫了一声。青萍之末,大风起焉啊。
“秦省长,我还不清楚是不是真有此事,我马上就到家问问,茂云双规闻天强,专案组也给我汇报过,说闻天强送过一个什么张大千的画,我真的不知道情况。”

“卫东书记,周省长托付过我一些事情,省委之前收到过一些关于你的举报材料,常委们都没有提过,现在有人提出来,事情就不好了,我只问你一句,你说实话。你过得硬吗?”

侯卫东立刻一字一顿道:“请秦省长放心,我肯定经得起调查的。”

秦路思忖侯卫东说的磊落,大有问心无愧之风,道:“行!卫东,我有你这句话就放心了。我会在钱书记面前提一提的,你记住落实清楚,一定找机会向钱书记汇报一下,有那个什么画呢,就上缴省委得了,省委是相信你的,模糊处理了就那么一回事,凡事不可大意,也别刻意了。”

放了秦路的电话,侯卫东心神不定,各级党委谁不收到干部的举报材料,一般只要不是天怒人怨的,举报都搁置了,随意调查干部也就没有敢于干工作的人了,现在省委里有人提自己的事情,会是谁呢?还有省委常委会有涉及自己如此重要的事情,第一个告诉自己的,应该是自己跟随的老领导祝炎,可偏偏这次沉默了,其中个味,不由不让人深思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