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86章 烟雨林荫——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岭西大是国家重点大学,民国时期迫于抗战需要,内地高校纷纷转移而来,在岭西重组联合,一时间国内知名精英教授云集,成就了有百年沧桑历史的岭西大,声名鹊起,学界闻名,老校区绿荫如染,古木崔嵬,古典风格的亭台楼榭和欧美风情的哥特式教堂建筑互相交错,显示着岭西大文化的厚重和包容。

许秀儒教授住的是老式民国时期的教授院子,在校区里位置有些偏,警车跟着侯卫东和郭兰的车进了烟雨蒙蒙的校园,在大门口的停车场就停下了,楚飞跟到教师宿舍区也止步守候车旁,楚飞是第一次见郭兰,郭兰打着雨伞,一身雅致飘逸的裙装,精致的美貌带出书香的味道来,那是一种清丽脱俗的美,心下不竟大为感叹,哦,这就是侯书记手机谈话得故交老同事了,侯书记是一等一优秀男子,也要这样一等一的女子才配得上。艳羡之余,又想自己想偏了,这不是侯书记的夫人,这可是秘书大忌,其实自己应该这样想,侯书记日理万机,还托故人来此求学孜孜不倦,自己做为专职秘书,要紧着学习上进了。

郭兰和侯卫东彼此言谈举止都矜持,握手也是蜻蜓点水,雨丝凉凉的,可心里却熔岩般沸腾,两人几月不见,眼神之间带出心有灵犀渴望的风情,便都有些颤抖不已,如果不是在大学的雨滴唰唰作响的林荫小道,早就要死要活的登仙了,“卫东,慧慧还好吧?这次你怎么带着警车出来了,是不是——” 侯卫东神定气闲一笑“嗯,还好,孩子也要转学北京了,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谢谢你记挂着,郭伯母还好吧,我很应该去上海探望的。”

“我妈康复的很好,好了就想回家,想东阳沙州学院的房子,总说住那里,能陪着我爸似的,对了,你还没有说警车怎么回事?”

“那个茂云司法局长闻天强被双规了,黑道几个出名的也打下去了,我们在青津治矿的时候你也知道,总不乏亡命徒,打黑吗?呵呵我明敌暗的,我不是怕什么,谨慎不为过吧。”

那时郭兰在青津组织部,侯卫东现在能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成熟稳重多了,不像以前意气风发猛着冲杀了,郭兰长出口气,欣赏着看了一眼侯卫东,就笑意嫣然,小嘴角一吊,两个酒窝调皮浮现。其实侯卫东不想叫郭兰无谓的担心,自己那次险情就从没有讲过。

郭兰身材修长打伞还是估计不到侯卫东,侯卫东就接过雨伞,尽量多罩着郭兰,小径幽深,郭兰就有些偎依的感觉了,两人一起在雨中走林荫小道,真的浪漫,都很想这样走下去,这样走了十多分钟才到。

许教授满头白发,脸很瘦,身上的是老式布纽扣的短褂。若是不知他岭西大法学院长的身份,这外相真有几分潦倒老秀才的感觉。微笑对郭兰道:“哎呦,下着雨,兰兰来了,你妈还好吧?上次去上海开研讨会,我见她气色已经很好了。”许秀儒对侯卫东到来却很淡然,弄得侯卫东遭受了从未有过的冷落,一个人讪讪的。
许秀儒老伴和郭兰很熟悉,从里屋出来,满面春风,同郭兰拉了手,“兰兰,出落的越来越漂亮了,你许伯伯上午还说让我准备些菜,今天留你吃饭呢。”回过脸又招呼一声侯卫东,就分外留意打量着侯卫东,说:”你是兰兰的朋友,是吗?”郭兰家的亲朋好友无一不为郭兰的终身大事着急,三十一岁的女人正常也就嫁了再婚男,可郭兰偏偏是品貌才干上上的未婚女人,愁煞了众多亲朋好友。

侯卫东怕误会,忙笑着递上两件老年滋补礼品,道:”我是郭兰的老同事,侯卫东,在茂云工作。”许教授显然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起了身逼视着目光道:”是茂云的市委书记侯卫东吗?”侯卫东就谦虚呵呵道:”就是我,麻烦郭兰引荐,专门来请教许教授,要读个博士来了。”

许秀儒教授哈哈一笑,让了侯卫东座,道:”侯书记好年轻啊,我的学生也不乏大官,市场也来我这坐坐,我在学校不出门也听了不少关于你的传闻啊,很多事情你做的并不妥当啊。”

侯卫东一听这话脸色尴尬起来,知道许教授还是了解自己在茂云所作所为的,自从处级级别以上,直言自己对错的就没有了,就是省委书记的批评,也是温和婉转的。许秀儒直斥自己不妥,侯卫东脸色白转红又转白了一番,才笑道:”许教授对茂云有什么看法,敬请不吝指教啊。”许教授夫人像是看出了侯卫东的窘态,就在一边说“老许,你的嘴巴就是不上路,怎么尽说些不中听的话呢。”

侯卫东更放低姿态作轻松状,很佩服的样子,说:”哪里啊,许教授要说的都是金玉良言呢,我本来就是来做许教授的学生,聆听指教的吗?。”

许秀儒也不谦虚一句,只望着侯卫东说:”侯书记,现在大家都在赶时髦,攻硕士、攻博士,抛开兰兰的关系不说,你正厅实职市委书记能有学习之心,我很高兴啊,说句实在话,我很难收到你这样的学生啊!当然对你主导的打黑,我有我的态度的。”

听了这话,侯卫东脸涨红了。许教授不太顾及别人感受,手在沙发沿上悠然敲着思忖一番,道:”你在茂云打黑,出发点是好的,可是以国家党政权力主导司法行动,难免有司法运动的嫌疑,有悖法治精神啊,听说不少涉黑人员被秘密关押,家属找的律师见不到当事人。即使律师会见当事人要被监控录像,必须要专案组成员在场才可以会见。检察官可以准备多达几十万字的公诉预案、几大叠的证据材料,而律师却不被允许复印审讯笔录等证据,也有不少小道消息说案件未审先定、审判走过场。如果的确如此,那么茂云的司法系统就是市委的打手而已了。无论是打黑、打红还是打白,都不能成为茂云市委市政府破坏法治的理由啊。”

侯卫东心道,不这样就串供成风了,不是知根知底的,是不会主导茂云黑恶势力的本领和威力的,不适量的上些手段,市公☆安局要付出更多的心血和牺牲。侯卫东肃然道:“许教授,在学术上,当然无法和您比拟,我也听有人说茂云打黑和八十年代初的大逮捕一样,没有什么司法程序可言,可具体到打黑,黑恶势力所作所为无法无天,违法事实令人发指,市委发动茂云司法系统、广大群众,打黑也是不得已为之,目前来看人民群众十分拥护的,如果一切过于拘泥司法细节,效果也就大打折扣了,当然从重从快从严,市委也是有前提的,就是要尊重基本事实,罪行即不夸大也不缩小。”

许秀儒沉默过了良久,才哈哈一笑道:“好,侯书记有主见,不拘泥于条条框框,你这学生我收了,回去找出几篇论文,你就直接跟我读博士,在目前博士中间的假货毕竟还是少些。我这次带的四个学生,一个副省长两个厅长一个市委书记,说来,还就你有值得聊聊的样子。那几位到毕业也难登门几次的。侯书记,作为法律学者有些话我不能说,目前茂云打黑既然符合群众利益,完全可以请法学界人士进行打黑的课题研究,我相信正义是有市场的,学界的研究可以在将来公诉审判环节,少些诟病啊?”侯卫东眼睛一亮,心道,这个许教授不是读死书的人,是真正的学界高人啊。”

侯卫东就直言道:“许教授,这个课题还要拜托您,毕竟您是岭西的法学泰斗,我还要请教涉案的古玩字画,在贪污情节上面,是怎么认定的呢?”

许秀儒当然没有联系到侯卫东自身上,整个岭西在传闻天强的古玩珍品可以开博览会了。许秀儒就摆出讲课的架势,滔滔不绝起来。

“这个官员收受古玩字画自古就有的,又称雅贿,在明代书画还可以充当俸银的,既然可以充当俸银,自然也可以充当礼金。于是,书画成为交际上官的利器,雅贿蔚然成风。嘉靖时,严嵩官居首辅,位极人臣,权倾朝野。他和儿子严世藩都雅好书画,于是下级官吏便穷搜宇内,投其所好。后来,严家被籍没,共抄出墨刻法帖三百五十八轴,古今名画手卷册页三千二百零一轴。到了清朝,大贪官和珅家中的古董珍玩、名人字画竟然比皇宫还多。嘉庆皇帝抄和珅家时,所获财产相当于乾隆盛世十八年的全国赋税收入,当时大街上到处流传儿歌:“和珅跌倒,嘉庆吃饱。”

“现在送古玩字画手段翻新,有的是关系官员先把假古董假字画放在古玩店代售,送礼者再以真品价格买下。其实送礼人和收礼人早就心知肚明,都知道是赝品,送礼人也会告诉收礼人,什么时候、到哪家店去把这个东西卖出去,价格大概多少。这个流程三方都清清楚楚,在这里假古董、假字画已经变成了一种道具,是一种变相送钱的方式。不过是古玩店多赚了几次手续费而已。”

“还有的是行贿者将一件古玩真品或一幅名人字画真迹放在古玩店,由店主以赝品的价格低价卖给某位官员。官员再抽时机将真东西倒手卖出套现,整个过程就完成了。不少收受贵重古玩的官员,之所以敢收价值几百万元的古玩,而不敢收几百万元的现金,原因就在于古玩真假难辨,一旦东窗事发,还可狡辩“以为是赝品”。”

“目前法律对这一块是个盲区,确应古玩字画价值本身很难界定,司法机关如果有足够的证据,就都能归到“以其他交易形式非法收受请托人财物的”这一条里,但事实上这在检方办案中是相当有难度的。”
侯卫东慢慢的放下心来,自己家里真有收受闻天强字画的事,私下找省委省纪委说明了,上交组织也就算了,目前还上升不到法律层面,可要是组织中有人推波助澜,借此说事,事情也在可与不可之间啊。

侯卫东和郭兰都推说身有要事,告别出来走出院子,侯卫东依旧为郭兰打了伞,道:”你这许伯伯真是高人,他虽说是大学者可也精通世故人情,独守法治精神又能与时俱进,如果自命清高、愤世嫉俗的话,他就不会带什么副省长厅长读博士了,谁不知这几个学生都是希图个博士的帽子而已。不过,他建议茂云请法界人士研讨茂云打黑,是顾虑茂云在法律层面能站的住脚,看问题很有高度啊。”

郭兰和许教授夫人在内室说了很多私房话,谈及了过世的父亲和自己的婚姻,很有感触,道:”是啊,许伯伯有诊治社会的心,依法治国就是他的理想,逆境之下,却能世事练达,私下也感叹法治建设不是朝夕之事,国情如此,国民在权大于法现实之下,在受到不公面前,无不走上**的道路,说这本身就是法治的悲哀,说明现实中法律脸面已经扫地,这几句私下说说,真的很难得了。”

郭兰又道:”卫东,你和许伯伯完全是两种不同性格的人,你们怎么能聊的那么投机,许伯伯很少和人讲难免多话的。”侯卫东笑道:”还不是你的面子吗?人生在世,有很多事是偶然的,许教授是研究花草树木者,我是修剪花草树木者,就说你我,我们是性格相近的人吗?走到一起,你说为什么?是偶然还是命运呢?”

郭兰侧过脸痴痴望他一眼,梳理一下湿漉漉的长发,道:”说到我们俩啊,有时我也真愿意相信我俩的爱情,是冥冥中的天意,这样呢,我的心里才会踏实些,我的性格决定了心里不能同时接受两个男人,所以我认了命,也不想那么多,姑且做好我的事业,还有——。”

侯卫东正在有滋有味听着,不解看着郭兰羞红的样子,“怎么不说了。”

郭兰不敢看侯卫东的眼睛,明眸盈盈道,有时间,你帮我看看房子吧,我想在岭西买个大房子,然后领养个女孩,我喜欢有个小女孩做伴,每天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

郭兰早已经是该做母亲的年龄,侯卫东张了张口,想打趣说,我们俩自己生一个不好吗?可心里沉甸甸的,怎么也说不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