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85章 问道解惑——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接郭兰电话的时候表情很从容,处大事尚且不惊,表情练就的出神入化,可苦于众星捧月的场合,就独自向窗边踱了两步,随行的就心领神会拉开距离,为书记留出足够空间,侯卫东语速缓慢说道:“哦,好,好,很好,”

郭兰从大学毕业就职于党政机关,体制中人出来的,在那头调皮的扑哧一笑“我还没有说话,你好什么好啊,知道你有事了,记得一会儿方便了,给我回过来,我在岭西呢,关于你考研究生的事情。学位不学位的张卫东不在意,一听佳人在岭西,一心渴望两人的聚会起来。

两人几月来的联系,都是偶尔短信、电邮,要嘛一个公务缠身,要嘛一个外地差旅,不然就是一个北京一个上海,天南地北场合不妥,总没有约会相聚的闲暇,几次侯卫东愧疚道“做了市委书记,更事务繁杂,令人不堪,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

郭兰能理解侯卫东的心情,自己事业蒸蒸日上,忙的分身乏术,倒不为男女相思所累,似乎有侯卫东的情在,她就能永葆绿洲,在那方面向来淡淡的,每次温语安慰侯卫东,道:“市委书记责任重大,我可不愿拖你的后退,我也挺好,忙的不亦乐乎,你心急什么,那首词怎么说: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古人没有手机网络还能有此境界,你怎么还不如古人。”侯卫东讪讪的嘿嘿回应了。

此刻侯卫东心里满是对郭兰的期待,后天省委书记钱永年就要来茂云调研,茂云的人大主任李建山人间蒸发的事情,他已经机密地汇报上去,钱永年震怒“十足败类,竟给岭西抹黑,这种人怎么能做过市委书记呢,哎,当然,卫东,这个责任不在你,你一定要稳住局面,消息层面就不要再扩大了。”

省委是要冷处理了,毕竟市级人大机关主任潜逃,对党和政府不是体面的事情,外逃官员历来是个敏感问题。在茂云调研期间,钱永年肯定会和侯卫东深谈的,没有省政法委、公☆安厅领导的招呼,机场不会轻易放过指明要协查的人。

岭西有约,侯卫东的急切不能够流露出来,还是提起兴致先参观邓铁军的布展,没来由心不在焉会寒了同志们火辣辣的心,参观完常委们都很庄重,都注视着侯卫东,侯卫东带足笑意,先叹了口气,道:“鲁市长,现在的公☆安局富可敌国了,公☆安局的安全防卫要加强啊,同志们都辛苦了,你就代表市委,和同志们坐谈一下吧,要做到省委调研时万无一失,我还有点事情,去一趟岭西,就不能奉陪大家了。”

鲁夫任职以来很尊重市委书记侯卫东,凝视的目光有些殷切,“请侯书记放心,省委一定会满意茂云打黑取得的成果的,现场很震撼,大家都很受教育啊,同志们都想向市委汇报一些个人心得,这个——–”
侯卫东点着鲁夫呵呵笑着,“鲁市长,汇报再说,市公☆安局的同志就交给你安排了啊。”侯卫东已在握鲁夫的手了,侯卫东很信任鲁夫,不管是省委谁的人,场面上清楚自己的位置就是好同志,侯卫东一边示意楚飞安排车去,鲁夫就不得换了另外一个姿态,“侯书记,这段时间出行,安全很重要,跟辆警车吧。”

众常委都脸色凝重点头,心道,上次侯卫东够命大的,现在还敢单枪匹马出行。侯卫东笑着点头也不说什么,这几日公☆安局加强侯卫东出行安全,只是不露声色而已,拱手下楼,一群人直送到大厅车上,等一辆O牌警车开道在前,侯卫东奥迪车出了公☆安局大院。大家才没有无形的约束感,侯卫东虽年轻,但掌握着官帽子,就把握了大多数人的仕途命脉了。

朱小勇先放了话,重重拍了邓铁军,“邓局长,好样的,今天市公☆安局叫大家开了眼,今晚给市局班子的同志们先庆功怎么样?”

常委里侯卫东的嫡系的人居多,侯卫东有事离开,就是怕寒了邓铁军的面子,特意交待市长安排的,说的客气其实就是指示,鲁夫心叹道,南部新区的会开不成了,经济让位政治,侯卫东的指示就是政治,今天茂云所有的荣耀属于市公☆安局。

侯卫东在去岭西的车里,一个姿势坐了好久。他心里很不宁静。天知道闻天强还会咬出多少人来,先攀咬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可偏偏自己一头雾水。

在车里打了郭兰手机,电话里郭兰又同侯卫东道起读研究生的事,娓娓道:”如今在官场场面上走,起码得是个研究生才说得过去。读博士也就是两年吧,岭西大法学院一步到位的机会很难得了?导师是许秀儒院长,他当年和我父亲很好的朋友,治学认真为人严谨。”

许秀儒是岭西的法学泰斗,岭西高级法院、检察院的领导都是他的学生,弟子里名气大的律师更是比比皆是,侯卫东是不出名的本科院校华州学院法律系学生出身,有些汗颜就道:”我也很想充电学习,工作起来已经有压力了,只是我的条件够吗?”郭兰嗯了一下,道:“上次在上海见了许院长,跟他的就四个指标吧,至于你吗?放宽要求的前提,一是要在知名刊物上发表过论文,二是党政机关的高级领导干部。具体我们见面去许院长家里,再聊。”
侯卫东原来有法律的底子,可打黑以来,发现许多概念已经模糊了,时常感慨自己有被时代淘汰的危机感。比如现在疑问,如果自己妻子或者岳父母,真的收受了一副价值八百万的字画,自己不知情,会怎么样?

法学院长,知名法学教授,何尝不是问道良机呢,看来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郭兰倒是碰巧给了自己一个预留地步的机会,两人刚挂了手机,天色阴了上来,楚飞机灵道:侯书记,今晚岭西有小雨呢。手机叮铃一响,是郭兰,意犹未尽的发来条短信:君问归期已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今晚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侯卫东暗道,看来岭西那边雨已经下起来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