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82章 打黑调研——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不在茂云的这几天,茂云官场天天都有新的传闻在流传。传闻的主人公无非是侯卫东、邓铁军、闻天强和市委市政府某些敏感的领导。

今天传侯卫东被枪杀了,明天又说谋杀他未成,被枪杀的是他的司机韩明。一会儿有人说闻天强后台硬得很,任侯卫东邓铁军抓起来的人怎么供认,闻天强也能摆得平。

关于李三强李亮乔远峰王琪封全国的关押地点,也是人们最感兴趣的话题。可传得很玄乎,说邓铁军安排五大专案组轮着看守,动用了军事设施来看押,参与打黑的干警,谁泄密要负刑事责任。

闻天强从职业杀手二愣子再度出马,遇挫扔下两具同伴尸体潜伏某个小宾馆后,就惶恐不安起来,费尽心机请来的老牌杀手,竟然连逃出茂云的机会也没有。

邓铁军明松暗紧,布下天罗地网,西路命案最关键之人,竟是闻天强自己招来送上的门。闻天强陆续接到市公☆安局一些心腹的电话,也不得不端起架子颇有风度呵呵道“对,我也听说我被双规了,哈哈。”

闻天强汇报了二愣子失手的情况后,就再也联系不上李建山了,三天两头的传说也涉及人大主任老市委书记李建山,据传也被监视起来了,原因是人大机关已经多天不见他的踪迹了。李建山已经骂他愚蠢的心情也没有了,闻天强忐忑不安良久,一切难以料想,本以为快刀斩乱麻,用江湖恩怨手段了结市委书记侯卫东,谁知一切却事与愿违。

随着市政法委书记杜东接到侯卫东的指示,做起了发动群众,市公☆安局印有绝密字样贴有足够邮票的信封,一夜间开始出现在老百姓手里,茂云的官方媒体,开始宣传发动市民踊跃参与打黑的举报、控诉。

因为这些,茂云的群众显得兴趣盎然、义愤填膺、慷慨激昂。“侯书记是下了决心,要把茂云黑恶势力一锅端了,有冤伸冤、有仇报仇,茂云有青天了。”“还真有动真格打黑的,那些做坏事的要遭报应了。”

北京项目的事情办好后,侯卫东没有马上回茂云,他还做不到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放心不下要在岭西看看孩子。宁月北京之行却是收获颇丰,得偿所愿,如同沙漠与绿洲的交替。

茂云的嫡系人马执意要到江北国际机场迎接,侯卫东低调赴京高调而回,对茂云消息面来讲是好事,侯卫东就欣然接受了,亦如国家元首出访回归,相关人员机场接机是应有之意,何况侯卫东敲定了国家乙烯的重大项目,等于给茂云装了个大马力引擎,冲击岭西省经济发达地市第二梯队,已是轻松平常之事,凭着这个就足够侯卫东熬资历也能熬进副省级领导。
茂云副书记吴北京,常务副市长刘天明,组织部长朱小勇,政法委书记杜东,纪检委梁清河副书记,公☆安局长邓铁军,财政局长贺广全,市政府秘书长李云,副秘书长楚玉修,市委书记专职秘书楚飞,来的清一色奥迪。

沙州方面来的队伍更是宏大,竟是市委市政府排的上的一个不拉,可见宁月威望和对中枢权柄的掌控力。进出机场的不知道是迎接什么重要人物,瞥上几眼都一怔一怔的。

沙州人整齐车队也大,把茂云风头夺了去,茂云在省里排名本来就在沙州之下,茂云诸位领导面上淡定着,和沙州方面领导呵呵握手寒暄,心下却气都不愤,龌龊着心道,神气鸟个吊的,一帮大男人侍奉着一个女书记,拜倒在石榴裙下还牛气个什么。

侯卫东是沙州拼打出来的干部,要打招呼的人更多些,杨林洪阳黎明骏季海洋侯卫国等等,侯卫国任沙州公☆安局一把手没有多长的时间,要说是跟老婆蒋笑有省长关系背景的原因,还没有侯卫东和宁月私交起作用的原因更大些。

侯卫国把侯卫东扯到一边好言相劝道:“卫东,女人吗?就难免是护犊情深,慧慧遇到那么大的事,佳佳不发作你发作谁去?心情可以理解,你小侄子我吼上两句,蒋笑还跳起来和我没完没了呢,家和万事兴,你主动多哄着点,冷战下去不是办法,最伤夫妻感情啊。”

侯卫东就知道哥嫂已经和佳佳做过沟通了,开过家庭会议之类的了,侯卫国离过一次婚,对婚姻越发珍惜珍重,对夫妻家庭的理解比常人更深刻一些,想想老哥也是为自己家庭和睦操心着想。

侯卫东就轻松呵呵,道:“大哥,我忙的昏天黑地的,哪有时间和她呕什么气吗,宁书记帮了个忙,慧慧九月开学就去北京上学了,还有用妈的名义买了院子,我想叫爸妈也去北京生活,就算先和你、二姐打个招呼吧。”

侯卫国刑☆警思维,思想缜密,思索一番点了点头,低声道:“这样也好,这个我和你二姐没有问题,爸妈身体还好,能在北京找个保姆帮这些更好。卫东,你动静很大啊,老邓步步紧逼,很多黑恶势力转移到沙州了,形势复杂,我和宁书记汇报一下,想联手茂云搞一次大规模打黑禁毒行动,顺便梳理出一些刑事犯罪嫌疑人。”

侯卫东在青津打黑也有心得,重大犯罪嫌疑人精神压力大,往往寻找毒品解压,很多背负命案的都是在毒品案东窗事发出来,很佩服大哥心细如发谋划着来帮自己,就点头道:“我给老邓打招呼,你们出方案吧。”

沙州市委也有一些是新任职的市领导,不时往侯卫东—–这个沙州起家的政治明星这边瞄上几眼,侯卫东侯卫国也就不能久聊,侯卫东过去了也很有气度一一热情握了手。寒暄过后,大家说着两市精诚合作的话,呵呵拱手作别。

车队里没有一号车踪影,侯卫东在热辣辣的季节,也不禁打了一个激灵,自己大难不死,不知道有什么后福呢?

吃饭形式大于内容,安排在索菲特吃了饭,茂云大事频出,众人都没有娱乐的心思,都道:“侯书记一路鞍马劳顿,还是早些休息。”侯卫东苦笑道:“我休息的了吗?下午省委还等着汇报呢,吴书记,下次常委会要研究高速招标的事情,提前给你打个招呼,到时你提出来吧。”

吴北京为高速的事情跑了一趟北京,侯卫东索性就让他就分管起高速建设了,招标还没有进入程序,打招呼的省市领导已经多如牛毛了,没有侯卫东的话,他是处处打哈哈,“要常委会研究,我向侯书记再说吧,哦,一定一定。”

按照年龄,吴北京、刘天明被侯卫东鲁夫压死在茂云了,现在两人最好的去处,就是人大主任和政协主席,可以成为正厅还可以兼市委常委的,所以两人工作上尽力配合一把手侯卫东。毕竟省委的组织意图,市委书记的意见很重要。

吴北京张了张口,还把事关高速的话点了出来,虽然现在不是汇报的时候,点头应诺道:“好的,侯书记,我来提,市委早些定吧,省里不断有领导打招呼了,拖久了事情更多。”侯卫东就皱了眉,一块肥肉谁不想啊。朱小勇见了打趣道:“省领导里就有人哎惦记工程,不是说有重大项目完工后尚有余款,某省省委常委会开会研究是用来改善中小学办学条件,还是改善监狱的环境,意见一直不统一。最后一老常委一语定乾坤:这辈子你们这班 常委还有机会进中小学么?顿时沉默,有的擦汗,有的低头喝茶。随后很快意见达成一 致:改善监狱环境。可咱这是云州自己的高速,省里难道开会研究不成。”场面调节气氛的段子,大家也呵呵,侯卫东脸色好了很多。
李云见侯卫东闭目思索,跟熟了的老人,就把空调调的不那么凉,道:“侯书记,你睡会吧,我们帮你看着点,钱书记的车我熟悉。”

侯卫东不想说话,闭着眼睛点点头,一会想想自己汇报提纲,一会想想宁月卿卿我我的情热,一会想想胡铭南那种淡然的傲气,越想越忘情,睡也不睡不着的,不知过了多少分,楚飞在驾驶座上,猛一直身,李云也注意到,轻道:“侯书记,钱书记的车过来了。”

远远的见赵东先下了车又开了后门,钱永年气度从容下了车,赵东在钱永年步上省委常委专用通道台阶时候,拨了侯卫东电话,简短一句“上来吧”,这个时候侯卫东已经下了车了。

赵东和侯卫东洪阳有类似结义的情感,彼此没有官场的繁文缛节,赵东直接叮嘱道:“卫东,就几分钟的时间,尽量简短些。”侯卫东贸然前来,安排见面已经不错了,侯卫东会意点了头。

钱永年比起前一段时间更显老态,全然不是电视上精神矍铄的样子,哎,上至更高级别,电视媒体上的领导形象都是极重修饰的,也怨不得老百姓搞不清楚领导的年龄。

钱永年见侯卫东恭谨递上来近阶段打黑除恶的汇报,目光很满意,“卫东,你从北京风尘仆仆赶过来,一见面应该先向我报喜,却给我汇报打黑,孰重孰轻,怎么掂量的啊?”

侯卫东自内心也没有想那么多,“钱书记,国家乙烯项目大事已定,沙州宁书记应该向省委汇报过了吧,在有限汇报时间里,我最关心的是茂云打黑,能向省委及时汇报,也不负省委和茂云四百万群众的重托了。”

钱永年从侧面了解很多对茂云打黑的看法,一直没有在公众场合表过态,“省政法委对茂云的打黑,很有看法啊,是不是小题大做,是不是英雄主义,是不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都不能擅下结论。我问过祝炎同志,对茂云治安形势如此恶劣,在任之时也没有什么觉察,所以省委才要去调研,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放心,只要你所作所为站得住脚,省委为你撑腰。”

侯卫东庄重着,“钱书记,谢谢省委的支持,现在调查出茂云出租巴工对抗政府、西路公务人员两宗命案、齐必达涉矿涉贪案,茂云规划局检察院处级干部贪腐案,银座会所黄赌毒大案,都有黑社会活跃其中,决不是大题小做,如果纵容下去,就会动摇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念。”
钱永年注重调查研究,但是从段宜勇和侯卫东截然相反的工作内容来看,侯卫东似乎上位市委书记是对路的,“卫东,我赞成经济发展环境优先,这几个月茂云的经济发展苗头开始好转,就和打黑治理软环境有关系,有的说打黑会破坏经济,说白了,破坏也是破坏黑恶势力的经济,我重点调研茂云打黑和西路矿区,年轻人。省委信任你,不会搞形象工程给我看哦。”

侯卫东嘿嘿道:“钱书记,放心,我就是搞那一套,也瞒不过您的法眼啊。”

赵东反复过来加了两次茶,钱永年就道:“时间太少,身不由己,过几天去茂云,我们彻夜长谈吧。”

侯卫东已经叮嘱邓铁军要秘密监控起来,等他回去坐镇茂云,就要双规闻天强的,谈话时间太少,没有深及下去,也无可奈何,只有自己把握下定决心了,事事等省委说明再去做,做市委书记也做不出滋味了。

送侯卫东回了紫云苑小区的家,李云和楚飞就去定房间,随着时间推移,张小佳脸色已经没有事发最初那么难看,当然也有侯卫国夫妻解劝的作用,佳佳把弓拉的再硬些,弦断了再去结的话,以佳佳侯卫东的个性,覆水难收,就难结了,就是结了也是留个疙瘩。

握着女儿的手侯卫东娓娓道,“小佳,育英小学的前身中央财经委的子弟学校,也是北京市老牌重点小学,部委大院的孩子多些,宁书记联系好学校肖校长了的,巧我们的院子也在西城区,很不错。”。

张小佳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把慧慧交给爷爷奶奶,隔代带起来的孩子总归不好,要不我去北京怎么样?”侯卫东不敢贸然作答,才和好表错了态,会错了意,得不偿失,试探道:“北京朋友里就只有一个罗宁,好点的部委、市直部门都不怎么好进,职务级别更难安排。”

佳佳眉头紧锁,夫妻两人在岭西还能算个人物,到北京别的不说,骑着自行车的处长比比皆是,自己无意政治,可官场里耳濡目染熏陶日久,不比当初青春激情自视清高感情至上,如今真叫自己做了白丁,心下却也委屈的很了,默不作声许久才转变话题道:“卫东,你的那个司机在省公☆安医院住院疗伤,人家救过咱家慧慧的,晚上我们去看望一下吧。”

侯卫东总觉有个事情没有想起来,现在才恍然大悟,拍了拍脑袋,“我说心里总有个什么事,好,带上慧慧,吃过饭就去吧。”

李云和楚飞提了准备好的礼物来接侯卫东夫妇,佳佳在侯卫东下属面前,还是极有修养的,两辆奥迪出了紫云苑。

在医院病房,李云和楚飞先开了门,楚飞一眼瞥见一个漂亮温柔的女孩正喂稀饭,还来不及说侯书记来看望了,侯卫东夫妻就呵呵进来,“韩明,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侯书记,您回来了。”

经历生死一劫,几天不见侯卫东的韩明,莫名其妙红了眼睛,坐在床前喂饭的女孩不好意思的站起来让座,“丁老师,你也来看韩叔叔啊。”慧慧惊喜看着那个女孩,拉住老师的手,正是慧慧的班主任老师丁香,侯卫东注意到娇羞的女老师,就看了佳佳一眼,佳佳就上前一步握着丁香的手,温语道:“小韩好福气哦,小丁老师,可是辛苦你了。”大家呵呵一乐,丁香更不好意思了,去给慧慧拿酸奶什么之类。她和韩明已经谈起对象了。

韩明挣扎要坐起来,侯卫东示意了一眼楚飞,楚飞忙摁住了,侯卫东赞扬道:“韩明,你真好样的,干掉的那两个都是亡命徒,那个跑了的,就是外号二愣子的,是西路命案的元凶啊。”

韩明瞪大双眼,又遗憾叹了口气“那个人靠后,要知道是他,我就可先毙掉他了。”

侯卫东高深莫测的笑道:“你要干掉了他,一些事情还费些周折呢。”也不继续这个话题,侯卫东看了看房间,大致市委来的很多,礼品堆积不少,韩明红了脸,道:“机关的领导同事来的不少,太过意不去了。”有侯卫东站在那里,韩明就是热炭人物,看望的自然多。

侯卫东看透韩明心思,呵呵道:“正常交往还是有的,我们干工作就不能有人之常情了吗?”

李云秘书长身份,也跟着侯卫东意思道:“侯书记对身边的同志要求最严,只要不出格违纪,生活里也是理解关心同志们的。”

见小丁涨红脸一直不好意思,侯卫东就握了韩明的手,细细查看了伤,都是皮外伤应无大碍,道:“韩明你好好休息,什么时候康复什么时候到市委上班。”

韩明却连道:“侯书记,我明天就回市委上班。”

楚飞瞄了一眼小丁老师,嘿嘿打趣道:“韩哥,要我是你啊,能这么着吃饭,怎么着也得躺上一个来月的。”大家哈哈大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