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81章 通天人物——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这段时间休息一直不怎么好,加上又有了酒意回宾馆后,整个下午人乏乏的,从包里取出周省长笔记本,粗看了几页,是岭西省近些年人事变革脉络。

可还是放心不下茂云诸事,也顾不得细看,先打了电话,“邓局长,你部署一下,市委准备搞一个阶段性打黑成果汇报展览,省委要调研茂云打黑除恶,关键的那两位你可要多注意些。”

隐晦指示了要全天候密切监视司法局长闻天强,还有那个省管干部身为市委常委的李建山,也要通知机场**部门协助,必要时限制其出境,等待省委到茂云调研时候,市委通气汇报之后再做决定。

邓铁军办案手法熟悉,何况茂云抓获黑恶头目彼此牵连印证出来,铁证如山,一切尽在掌握,终于有了大功告成的爽朗笑声,“侯书记,我明白,请市委放心,一切万无一失。”

又聊了会儿,侯卫东才去洗了澡睡了觉,五点的样子,宁月来电话道:“卫东,就你和我去吧。”

侯卫东明白宁月的意思,一定是宁月约到那位通天人物胡铭南了,想到茂云驻京办郑红梅特特的等候自己大半天,怎么说也是自己做市长的时候,就提拔起来的,市委书记来京,她不能跟随,表现机会也不给,在下属面前工作就说不过去了,何况还有好友加市委组织部长朱小勇的脸面。

郑红梅也是中午才知道侯卫东到了北京,事先一点消息也不知道,就不安起来,打了侯卫东手机后,足足在长城饭店等候了一个下午。

侯卫东便道:“宁书记,这样好不好。我们两个人,不过用茂云驻京办的车去,郑主任这边准备一些青龙山区特产,也算是见面有礼。”

宁月早闻茂云驻京办郑红梅美女风范,在京能办沙州能人任林度不能办之事,就格格调侃道:“是啊,你这么大的一个书记,不带个美女秘书,也显得太没有面子了?”

侯卫东也不辩解什么,哈哈陪着笑,女人天生敏感,有了一夜之情防范心理就强悍起来,多了吃醋的义务,如果特特去大讲剖白一番,反而欲盖弥彰心虚似的,呵呵一笑搁置一旁,倒是心底无私天地宽了。
大约半小时后,沙州茂云驻京办的两辆车一道来侯侯卫东宁月,郑红梅亲自驾车来为市委书记服务,一身职业裙装,芳华得体又妩媚亮丽。任林度在宾馆大厅和郑红梅套起来近乎,美女优势使然,任林度谈论京城东南西北,各地驻京机构竟是无所不晓,口若悬河比划的甚是投入,侯卫东步出电梯见了,就隐隐皱了下眉,宁月却一心在郑红梅身上,由不得去多打量几眼。

郑红梅落落大方,也是见过世面的女人,问了宁月好,目光却示好看着侯卫东,“宁书记,沙州茂云合力拿下国家乙烯项目,堪称珠联璧合的双赢,你们做领导的,庆功可别忘了我们在京的同志。”任林度也要来表白功劳,见侯卫东目光高深莫测的微笑,就舔了舔嘴唇把话咽下去。

宁月起疑郑红梅的“珠联璧合”是影射自己和侯卫东,见郑红梅口气温馨,就意识戒备过甚,呵呵道:“平时驻京办的同志,联系部委工作勤勉,功不可没,这样吧,你郑主任既然开了口,沙州驻京办建好沙州大厦,你就过来转正,做主任如何?”有个女驻京办主任会方便宁月来往很多。

宁月挑着嘴角笑着,挑衅看了眼侯卫东,侯卫东会了意,见一边的任林度讪讪的,就呵呵道:“说来还是我先挖了宁书记的墙角,任主任是要到茂云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局局长的,这也算是沙州茂云进一步的干部交流,当然组织也要尊重你们的个人意见。”

都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任林度郑红梅两人矜持不语,脸色涨的通红。宁月侯卫东互看一眼,呵呵而笑。郑红梅开来的是一辆超标的奥迪,还是祝炎做市委书记时候置办的。

宁月指挥着方向路线,郑红梅开车还没有这么紧张过,在路上走大街穿里弄的,走了近四十分钟,到了个叫鲍翅皇的地方。外面门店规模不是很大,后院雕梁画栋四合院重重叠叠,却是妨恭亲王府的规制建的。

岭西也有这个名字的饭店,侯卫东也不知道是不是连锁,一个领班女经理长相清丽,一身旗袍,凸显的身材修长曼妙,迎着宁月低声道:“**已经到了。”莺声燕语不同岭西地方普通话的味儿,侯卫东听了还有些不习惯。还是听着“幺妹儿”大呼小叫来的舒服。
宁月笑着点头,回过头看了一眼任林度、郑红梅,两人就知趣止了步。那个女经理将宁月侯卫东领到一个雅致后院的东厢房,轻轻敲了门,推开了。

一位大高个儿站了起来,比侯卫东高出半头来,四十多岁的年纪,很有气度,侯卫东怎么看怎么眼熟,慢慢回过味儿来,那是在中央台新闻频道常出现的脸庞,这个只是更年轻些,没有戴眼镜,就明白宁月所讲的背景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内涵。

宁月换了家居女人姿态,向胡铭南侯卫东交叉介绍道:“这位是**,胡铭南先生。这位是我在岭西沙州市委老搭档侯书记,侯卫东先生。”侯卫东知道了面前人的背景,内心很激动,神态还能自控,不卑不亢的握了手。胡铭南道:“侯书记好年轻啊,我看还要比月月小上两岁吧。”

侯卫东到茂云后熬尽心血,从最初的装扮老成,到自内至外历练的沧桑沉稳,俨然一副四十出头模样,官场人背后已有茂云老侯同志云云了。反之宁月却保养良好,略一改装扮,冷面换欢颜,就是三十出头的风韵,对比着,还能看出侯卫东比宁月小来,胡铭南眼光阅人多矣。

服务的不是普通小姐,还是那个领班丽人,过来请点菜。胡铭南笑道:“侯书记,月月,想吃什么,点,点啊。”侯卫东摇手笑道:“若是在岭西,我点菜还可以,在北京我就免了吧。”宁月笑着也摇了手,胡铭南便道:“那我就随便点几样吧。”

宁月似乎知道胡铭南的随便点几样的内涵,忙道:“就我们三个,还是简单点吧”。一会儿两个宫廷女装的漂亮女子,就开始布菜了,紫檀木方桌面上琳琅满目起来,大有些满汉全席的意思,冷热菜品不断,突出的是鱼翅鲍鱼之类,一桌的菜品花样繁多,口味却清淡,不同岭西的麻辣鲜香。

那位丽人领班用的酒壶是宫廷式样的,倒下的也不知道是什么酒,酒香醇厚,入口绵软,胡铭南问侯卫东,“侯书记,酒如何?菜如何?”侯卫东级别上去了品酒还是有些功底,“**,酒是安徽剑南春风味,有些年头了吧,菜吗式样都很漂亮。”

胡铭南听了哈哈大笑,见宁月才饮半杯,就对宁月亮了亮酒杯底道:“侯书记说对了,是徽酒,看来菜不对岭西人的口味,侯书记讲的含蓄啊,湖南和岭西饮食习惯差不多,也是喜欢辣椒的,这些菜品名堂大口味却淡,都是些中看不中吃的,让我说也是看着漂亮而已。”
胡铭南执意要再加菜,侯卫东忙止住道:“**,已经很丰盛了,吃不了那么多,我们岭西有句老话,差酒赖菜对心人,何况是美酒佳肴良友呢。”

胡铭南很高兴,举起了酒杯,和侯卫东碰了一下,道:“侯书记,你这句话我爱听,我这人也是这脾气。不对心思,坐一起山珍海味也味同嚼蜡,简直活受罪,如果不讲究个对不对心思,世俗应酬要做起来没完没了。”

侯卫东干杯干净利落,微笑着,顾盼间英气逼人,神采熠熠道:“宁书记同我说过,说您**是做大事的,在海外也有事业,为人很够朋友。我这里借花献佛,先敬您一杯。”

胡铭南就又干了杯,谦虚道:“呵呵,惭愧不敢当啊。实不相瞒,这位宁书记,堪称女中豪杰,平时傲气的很,一般省市的领导她是不瞧在眼里的。但反过来,凡是她推崇的人,要我一定见见的,肯定做人处事很有水平。侯书记完全可以当我是朋友,真有不平为难之事,大家可以商榷吗?”

宁月心里乐开了花,有了这句话,侯卫东宦海如何沉浮也就罢了,格格笑着撇了嘴假意不满,站起来要过了酒壶,嗔道:“**,难道在你眼里,我是桀骜不驯盛气凌人的吗?”

胡铭南老老实实向宁月推了下酒杯,哈哈大笑,说:“哟,我犯了宁月书记的忌讳了,该罚,你倒几杯我喝几杯,还不成吗?”

侯卫东很少见宁月女人性情,有些不适应看着呵呵,胡铭南就对侯卫东道:“宁月算是我们的小妹,却是做官最有悟性的,别看是女人,做起事手腕强硬的很啊。”

侯卫东当然知道宁月工作泼辣大胆,就有些想探底的想法,道:“**,你是商界精英人士,事业遍及国内外,如果当初从政更是不可限量。”

国人崇尚做官,素有传统。中央虽反复强调:干部是人民的公仆,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可现实却是,从政今天依然是许多人的首选。侯卫东很疑惑胡铭南这等人物,如此渊源背景,为何不走政界?

胡铭南淡然道:“我是真没有往官场走的心,原因很多,我有个好友以前也是执意从商,后又决意从政,周折一番做了西山省做了副省长,也是天分极高的人,说真的中国的官场已经笼络了太多的精英,我说的精英是副省部级别以上的,这些精英一步一步登上金字塔,都要去站在塔尖上,想领略高处风景,试想塔尖能容得下几人?条条大路通罗马,还不如及早另有作为,我所知的高层日夜操劳忙碌什么呢?说白了还不是关心:军事力量、权力的贯彻和下层社会的稳定三件事吗?”

侯卫东从没有这样高远的想过,他自己尚不算胡铭南口中讲的精英人物,但是自己从政以来不缺钱,从不希图权力换取财富,从政抑或就是要实现自己施政意志,造福一方改变一地吧,点头道:“可是我认为有作为的人更应该从政,这样对社会意义更大些。地市政府官员虽算不上**所说的精英,也是主政一方,现实情况是不少庸俗的干部,做了官有了权迷失本性,不能两袖清风,一尘不染,祸害一地百姓,搞出很多腐败问题来,一窝又一窝的,对党和政府的事业危害极大。”
胡铭南呵呵道:“侯书记是在感慨你茂云吗?腐败姑且不说,身为犯事的官员品味一番世态炎凉,没出事的时候,收人钱财,替人消灾,都说此官讲义气、重感情;出事后,转而都说他贪婪成性,腐败透顶。没出事的时候,大大咧咧,称兄道弟,都说此官平易近人,没有架子;出事后,转而都说他庸俗不堪,官不象官。没出事的时候,说一不二,老大自居,都说此官工作有魄力,敢作敢为;出事后,转而都说他独断专行,胆大妄为。做官做到极致也有无奈的,你在茂云敢于打黑除恶,就说明你自身在茂云坦坦荡荡,说句片面的话,茂云是落后地区,所以官员比发达地区官员腐败更加严重些,腐败是什么,就是权力寻租,茂云具体一个部门来讲,譬如**部门,把权力寻租利益化,放纵过一些,茂云就泛滥出来黄赌毒,黑恶势力也就猖狂,就有了黑色产业。”

见侯卫东听得很认真,胡铭南继续道:“当然这个论调并不是说经济越发达,地方的官员品格越高尚,经济发达地区也会有腐败的,不过是经济发达,再加上中央的倾斜政策,使这些地方可供分配的利益总量极大丰富,当地政府就可以满足一部分当权者的利益需要,同时还能兼顾部门与基层大部分官员的需要。而经济不发达地区政府可掌控的利益资源有限,官员只有运用手中的权力,去置换自身利益。”

“因此越是不发达地区,腐败越严重,经济环境越差,发展也越困难,陷入这样一个恶性循环,直到不治理不足以谋发展的地步,说句不好听得话,你们岭西东加上贵南北总共七个省,经济收入总量之和,还不如几大国有银行,不发展经济不行啊。”

侯卫东有些以为然,有些不以为然,胡铭南是特殊阶层集团中人,商业运作资本动辄就是天文数字,往下看事情,也是某省如何如何的,对基层疾苦看不了那么多那么细。不过**已经有言在先,是片面来讲的,侯卫东也就没有讲自己的道理。

侯卫东认为腐败只跟贪欲有关,无关乎什么经济发达不发达,欲壑难平,你给了锦衣玉食,他还想金山银山,所以高薪养廉有人谈谈而已,国家也没实施。

侯卫东又主动给胡铭南致谢倒了酒,胡铭南呵呵道:“侯书记,随意聊聊,你太热情了,我们碰了不少杯了。”

侯卫东诚挚笑道:“茂云是落后地区嘛,别的没有,热情还是必须有的,建设茂云高速先行,我代表云州热烈欢迎**到茂云看看。“

胡铭南看了宁月一眼,宁月不露声色品着茶,就道:“侯书记咱们交朋友,与茂云高速项目无关,我就是这个观点,岭西地处地震板块,高速项目可大意不得,可行的话,我可以让人先过去看看,做的前期情况,我可以保证我们做过的高速造价最合理,质量最可靠,当然茂云的工程最终不管谁来做,我建议侯书记谨慎些,我敢说这几年国内一些重点桥梁道路项目,早晚会出大事情的,那动辄要损失的,都是几十亿或近百亿的国家资产啊。”

宁月调侃道:‘你们一会论腐败,一会谈建设,很投机啊,**,您也关心关心我沙州的发展。“
胡铭南朗声笑道:“国家乙烯重点项目到手了吧?我忙是帮了,这还不够支持沙州的工作吗?”宁月见胡铭南挑明了,就看了侯卫东一眼红了脸,转换了态度,蛮蛮道:“谁叫你是老大哥,我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

女人在场面上,天生富有优势,胡铭南也就无可奈何了。

找个话缝儿,侯卫东郑重道:“**,茂云的环云高速届时会发邀请函过来,请您安排人过去竞标吧。”

胡铭南还真有一点想做的意思,高速工程猫腻最多,胡铭南真不想一个大工程莫名其妙的毁在哪个黑心公司手里,也成为侯卫东官场仕途的隐患,宁月却在一边打趣道:“为表示邀请的诚意,卫东书记你可要亲笔来写邀请函。”

侯卫东呵呵道:“茂云市委文笔好的大有人在,我写就不必了吧,到时我亲自打电话读给**,以表诚意。”

宁月呵呵道:“你说读稿子,我倒想起一位县长读稿子的笑话,说是:县长登台读讲稿,语音响亮,语调剀切,还配合以手势,完全不像是秘书起草的。手拿讲稿道:“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说: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说着右掌向下一砍,显示非常果断。台下听众都大吃一惊,交头接耳,叽叽喳喳。县长翻过来稿子,迟疑片刻,猛叫一声:“吗?”全场大笑。”

侯卫东从不见宁月说笑话,觉得幽默,却不敢笑得太过了,胡铭南却放开哈哈大笑,他兴趣所至,也讲一个县长的笑话,说是:某县长在做学习雷锋精神的报告时,念稿道:“雷锋没有死!台下群众也是大吃一惊,并议论纷纷,写稿子的秘书在一旁小声提示道:精神,精神!县长得意洋洋地接着对台下说:对!还精神着呢!”

三人呵呵大笑,宁月眼里笑出泪花来,段子也是一种文化,呆板着美食佳酿也索然无味了,等吃好了,也没有人来让结账,想来还是胡铭南请了客吧,侯卫东道:“今天就麻烦**了,十分感谢,您到岭西也好,茂云也好,我再设宴吧。”胡铭南呵呵道“好,好,我就点火锅,就去你认为最正宗的。”侯卫东就再次和胡铭南握了手。

郑红梅任林度在门口迎上了宁月、侯卫东。等上了车,宁月道:”卫东,看来你和**真是有缘。他这个人看似随和,骨子里傲的很呢。今天他能说那么多,很难得了,不全是我的面子。”

侯卫东要印证心头疑问,和宁月男女关系捅开了窗纸,官场忌讳也没有那么多了,低声问道:“胡铭南到底是个什么背景?”车上不太方便,宁月就隐晦着,用含糊语意点了几句,以侯卫东悟性能揣摩的到,听了侯卫东在心里直喊“不得了了,不得了了”。难怪宁月这么快要进京谋个副部长了。以自己现在处境,太需要这样一个关系了。

侯卫东双手抱臂沉思,暗自想道:自己34岁做了市委书记,目前来看,至少在茂云要干够了这一届,就是5年,到时也就40岁了,上面没有人拉一把,再一蹉跎,也就四十多了,就算倾顺当当,做了副省级也得熬上四五年。也就是说,副省部级别上自己也就要近五十岁了。
起点不一样,对进步的理解就不一样,渴望值也不一样,就是这样还得一步不拉,步步赶着节拍,稍有耽误,一辈子官路也就蹉跎了。如此这般一想,侯卫东几乎有些惶恐起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