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79章 决意双规——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辗转反侧了大半夜,第二天一大早,天才放了亮的样子,就开始起床洗漱忙碌开来。宁月却歇息的甚是香甜,一觉直睡到侯卫东唰唰淋浴才梦醒过来,“春风两度玉门关,夜雨双番润娇花”,见侯卫东裸着健壮的上体,在床边端详自己,顿时感觉浑身上下不自在,羞羞的拉了拉夏凉被,掩饰了裸露的修长玉腿,很不习惯的羞嗔道: “不许看了”,等侯卫东嘿嘿着,穿戴整齐了去隔壁房间整理东西,她才袅袅起了床。

两人去周昌全家倒是自然随便,侯卫东知道周昌全秉性,是要早起锻炼的,就不顾早晚的打了个电话,“老领导,我是卫东啊,昨天抵京太晚,没有贸然打扰您,现在我过去蹭个早点吧。”

“呵呵卫东啊,你还客气什么,昨天来了再晚也该来家吗,住我这儿就很方便,呵呵对了,是住你自己这儿,什么也别说了,赶快过来,你阿姨打的新鲜豆汁儿。”这边侯卫东宁月两人,取了黑色军牌宝马,说去就去了。

周昌全头发寸短,灰白相间,脸还是精瘦,精神矍铄,目光犀利深邃,正在院子里,有板有眼的打太极,“老领导好啊”“周省长好,现在登门拜访,您多包涵啊”,周昌全心情很好,收了手,哈哈道:“哟,宁书记啊,打扮这么漂亮做什么,不细看我还以为是卫东媳妇儿呢。”

宁月脸一红,随即不依不饶嗔怪道:“周省长,你是变相说我过去打扮的很丑吗?侯卫东在我面前说话总没有个正经的,我现在总算知道师出何方了?”

一边的侯卫东不好意思搔了头陪着笑,老家的小保姆很勤快,忙接了侯卫东宁月手中的礼盒,大家这才亲切握了手落了座,周其昌听宁月的话,高兴的脸色放了光。

侯卫东也算他这名师出的高徒,自己的得意高足,以34岁出任了地市市委书记,当真了得,宁月这句话算是挠到痒处,呵呵点点宁月道:“月月女娃儿,一口伶牙俐齿,你这一句话把我和卫东都扫进去了哦,咦,你怎么和卫东一起来的啊。”

官场女性的优势在于,在上级领导面前,说点出格的,适当撒个娇耍个赖,都是允许的。

宁月笑道:“我啊第一呢,是代表沙州同志,来看看您这老领导,第二呢是为乙烯重点项目,我和卫东书记一起跑跑,项目落实在岭西省,保证茂云沙州双赢。再者也为老领导您这儿的新鲜早点,我们可是蹭饭来的哦。”宁月回答的很乖巧。

周昌全就忙呵呵喊老伴儿,赶快张罗着早点,粲然笑道:“月月会说话,一二三都成指示习惯了,不过是不是你这第一第二本末倒置了呢,能顺便看看我这退养的老家伙,我也就很知足喽,卫东啊,茂云和沙州联合做国家乙烯项目未尝不可,沙州现有的乙烯配套化工企业很多,茂云就不要重复再建,茂云方面可以提供土地,发挥靠近岭西东区的交通优势,突出资源大市的地位,和沙州化工企业形成产业链,利益共享,好很好啊,我看有戏。”

宁月见周昌全赞成,脸色喜滋滋道:老领导,有您把过脉,我就放下了几分担心,只要有可行性,剩下的也就是操作层面的问题了。”

周昌全是岭西省的工业专家,吃透了政策和岭西的工业情况,他点了头,操作就更有把握了。侯卫东心却不在这上,落落寡欢的。

周昌全对侯卫东性情心知肚明,侯卫东就是他在官场一个足以自鸣得意的作品,虽然用提前两年结束大权在握的政治生命,来换取了侯卫东提前上位市委书记,他却没有半点心疼后悔,就站起来背手走了两步,拍了拍侯卫东的肩膀,肃然道:“卫东,有些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在茂云做的很对,有些情况我也理解啊。”

毕竟有宁月在场,周昌全还是含蓄些,也只能这么说话了,宁月何等人物,几人吃好,就去和周夫人谈了几句,有意避开了。

周昌全就放开了讲,皱着眉道:“卫东,没想到茂云那边,不到一年弄得这么复杂。处级干部双规了好几个,水真的很深啊。”
侯卫东苦笑着,把自己一号车遭到伏击,以及省委的态度说了,周昌全惊道:“是吗?好险,我是离开权力中心了,竟然没听到一点风声?”

侯卫东摇了摇头,叹口气道:“是我让茂云方面暂时封锁消息了的,透漏出去,太骇人听闻了,不知道又要造出什么谣言来,那些黑帮杀人、敲诈、绑架、贩毒、高利贷、强奸样样俱全、无恶不作,我不打黑茂云谈何发展,老领导,难啊。”

周昌全忧色道:“省委到茂云调研打黑,只怕下一步茂云问题会更大,那个司法局长闻天强作为茂云公☆安局那么多年的负责人,屁股会干净吗?”

侯卫东忧色点头道:“闻天强已经确定的犯罪有强奸,其中还不乏幼女,贪污受贿,为黄赌毒的银座会所王琪、李三强、007调查公司的乔远峰提供保护,西路命案线索指向幕后就是他操控的,他和李建山是涉案金矿煤矿的老板。”

周昌全握紧拳头,在桌子上用力拍了一下,低声骂了一句国骂,又用怒其不争哀其不兴的眼光看着侯卫东,有些逼视的味,狠狠道:“为什么不双规了?”

侯卫东有些胆怯老领导的目光,对于周昌全的误解,他能够体谅,他不能说自己不比当年初生牛犊不怕虎了,自己圆滑也是一种策略,也是一种需要;他也不能说,现在在岭西如果自己走了背运,自己身后靠着住的能是周昌全,还是祝炎,一个最后扶了他上马离开了岭西官场,一个现在已经隐隐的,味道不对了。

侯卫东甚至预感自己有一天会同祝炎反目,原市委书记段宜勇醉后吐的真言,张木山、李晶低价在茂云取得十几处采矿权,自己私下让晏子平一一落实过了,是千真万确的。其中有无利益交换还很难说。

还有以祝炎魄力,怎么会容忍闻天强这么一个江湖黑道味十足的人,在茂云一直做**局长呢,难道自己执政水平会在官场老到的祝炎之上吗?
如果真的与祝炎反目,他本人道义上无可指摘。可不知为什么,想到真有这一天,心里还是虚虚的,他生怕岭西官场说他是个白眼狼,说他天生反骨,这也是他顾虑之处,难言之隐。

侯卫东困惑着,连叹着道:“老领导,闻天强做了十一年茂云公☆安局长,跨了四任市委书记,不会是我侯卫东独独眼光独到,能看出问题来吧。茂云黑恶势力危害多年,原先的市委书记,要不然不敢打,要不然是怕打不到狐狸还落身臊,要不然是知道打不得。您知道我女儿慧慧,险些被黑社会劫持,现在在岭西学也上不成了,昨天我也险些遇害,另外,针对我在茂云的打黑,目前整个茂云官场,甚至岭西官场还有几种说法,有什么“侯卫东作秀”说,什么“侯卫东适可而止”说,还有什么“侯卫东见好就收”说。”

侯卫东说着说着,想起妻子张小佳因为自己执意在茂云打黑,打乱了生活平静已经日益不满,又连连遭受恐吓,慧慧险些被劫持使对自己给家里带来的伤害达到高点,两人冷眼冷色冷战的不和睦起来。

又想到孩子慧慧方才八岁,天真烂漫的金色童年,时常流露出的无助恐惧胆怯的眼光,想起年迈父母风烛残年,还要为自己牵肠挂肚天天揪心,侯卫东不知不觉牵动了情肠,声腔哽咽目闪泪光。

周昌全震惊了心痛了,他有过这样的心痛,原青津县委书记韩泰,就是他的心腹爱将,一个闪失,折在青津县打黑一线上,给自己终生的情感上,造成难以抚平的伤痕。

如今见得意弟子侯卫东,本应该年轻有为、风流倜傥,春风得意的在茂云市委书记任上做事,却弄得如此落寞困惑,能独立承担着茂云打黑大局,已经勉为其难了,如果年轻故作老成还会有些痕迹,而侯卫东的年轻老成,却丝毫不着痕迹,这是忧心时局,谋划大事,运作权力格局的见证。

周昌全思索着,步步忧心,前思后想了良久,侯卫东目光随着周其昌转了好几个圈,想不到周昌全离了题目,呵呵道:“卫东,听说你很少上赵省长的门,却和钱书记走的很近啊。“

侯卫东有些脸红,明面上他本人确实是不怎么去赵建国省长那里的,避嫌需要吧,市长鲁夫可是钱书记的嫡系,就支吾道:“市委书记党务工作多,自然联系钱书记就多起来,赵省长那里,鲁市长走动多。”
周昌全摆了手,老到嘿嘿道:“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很明智,钱书记和赵省长掰过手腕,在岭西我就担心你面面俱到,走平衡木路线,那是不是高手就玩不好的,还是本本分分的,记住谁是今天的一把手,你就听一把手的,跟一把手的,你走不动的时候,自然有人替你说话。现在没有人给你打招呼,是因为你做的火候还不到,不足以触动省委的那根神经啊。”

侯卫东心里得到了答案,如果听不懂周昌全的语意,他就白跟了周昌全一场了,侯卫东就毅然道:“我明白了,老领导,我回去就布置,双规闻天强,就是天我也给捅破了,我倒要看看茂云打黑能打到什么级别?能涉及高层到什么程度?到时候我想会有人打招呼的。”

周昌全听了哈哈大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