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77章 春梦再现——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一张薄薄的窗户纸捅破后,侯卫东和宁月话少了很多,眼神凝视间,涟漪不断。。身为官场中人是孤独的,上下级同僚之间,从来就没有什么真正交情、友谊可言,唯有利益取舍,构成了最为稳定的关系框架。

侯卫东和宁月惺惺相惜,却是个特例,如果单以猎艳来讲,侯卫东素来不缺男女私情的,一向情场纵横,不乏盗帅楚留香风采,虽也能暗夜扪心,检讨自己,为用情不专而自责,怎奈时也命也,动情时,也就该死吊朝上,船到桥头自然直了。

宁月平时惯了冷面冰心、孤傲自赏,做了市委书记更威权赫赫,是岭西官场出名铁娘子,沙州官场无不望而生畏。在男女感情上冷漠多年,心如止水,怎奈遇到侯卫东英俊倜傥,知心妙趣的同事搭档,由相惜默契到情牵梦萦,市委书记杀伐决断外衣之下,是那颗倾慕的心,在烈火与矜持之间徘徊已久。

从上次春节在长城饭店与侯卫东有了一夜情深后,女人情怀更是纠结不已,难舍难忘,之所以运作回京任职,她也并不是单单为了升职,也为及早离开岭西官场,敏感之事定有敏感之人,她有把一切扼杀在萌芽的决心,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呢。

天色渐晚,宁月还在园子里恋恋不舍,颐和园西堤,妨照的是杭州西湖苏堤,两人走起来感觉情长路更长。直到侯卫东腹中咕咕几声,破了情意绵绵的情调,宁月莞尔一笑,看了侯卫东一眼,在侯卫东尴尬嘿嘿中,两人才驾车回长城饭店。

在长城饭店西餐厅进了餐,游玩时,天热加上激动,两人都出了一身臭汗,也就不怎么耽误时间,饭后侯卫东就回自己房间冲洗了,对着镜子吹干头发,才过来到宁月房间坐了坐。

宁月也是刚冲过澡,穿着睡衣,头发有些蓬松,带出些飘逸感觉来,应该也是吹了风。还喷了点什么品牌的香水,很富诱惑力,有了下午相拥的经历,在侯卫东热烈逼视下,宁月玉面不禁娇羞泛了红。

宁月掩饰着一些不适,嫣笑着道,“卫东,我给你削个梨,润润嗓子”,说着“北京天气里,还是秋天好些,中秋之夜,在颐和园游船上赏月最有情趣”,一边起身在吧台水果篮里,挑了个梨,取了水果刀,熟练的把一个大雪梨一刀进行到底,果皮是连连不断。

侯卫东笑看着,打趣道:“现在鄙人不就是在赏月吗?”宁月嗫起嘴,用水果刀在空中小李飞刀的比划一下,侯卫东一边呵呵做出接招的架势,一边指着吧台琳琅满目的酒水,道“你这个吧台里,很多洋酒没有见过,还不如我们俩喝一杯。”

宁月扑哧一笑,连摆手道:“得,上次你喝多了,跑到我这里来,逼着我换了房间,你还有没有印象啊,你要喝酒,我不奉陪,谁知你是不是要故技重施?”

侯卫东不好意思挠了挠头道:“那次真喝多了,主要是北京太冷,冰天雪地里喝了那么多,还真不习惯,我也不记得怎么和你换的房间,只记得在卫生间吐了好多酒。”

宁月听的涨红了脸,又下意识呕一下捂了口,她是有洁癖的人,忙止住侯卫东的话,提着雪梨慢慢递过来,嗔道:“吃你的梨吧,别说那些叫我恶心的话,还从没有人吐过我一身呢。”

侯卫东接雪梨的时候,心早已是热辣辣把持着的,手越发滚热发烫,不好意思掩饰内心的窘迫,连道着“谢谢”。宁月缓缓地送过手来,见侯卫东目光热切的,想着上次也是这个房间在了一起,难免带了一丝慌乱,两人走神都失了手,手碰了下,就不自禁握在了一起,宁月的手却是凉凉的。

两人都不禁微微抖了一下,彼此笑了笑,宁月要松开手,侯卫东却扯着不放,挑着嘴角微笑着,提起一直萦绕不解的梦,暧昧道;“上次我住这个房间,是你帮我脱得外衣吧?”侯卫东有裸睡的习惯,可出差住酒店,从来是要穿内衣的,上次的第二天,是他百思不得其解之所在。

宁月芳心大乱,脸色红润如酒后酣态,好像房间空气突然稀薄了,有种无法呼吸的酸软。宁月身子莫名微微发抖。侯卫东扶住她的肩头,要拥抱住她。

宁月抓住他的手,说不清是推还是捏,说不清是迎还是拒。“宁月,我,我,谢谢你。”侯卫东人压了上去,口中言不达意,声音激动的发颤,带出些结巴的味道。

被侯卫东压在身下的宁月,感觉那坚硬无比顶在自己一片温柔里,身子越发抖的厉害,眼睛紧紧闭着,嘴唇湿漉漉的微张着,呼吸出醉人的气息,令侯卫东更加意乱情迷起来。

两人过得很不错,侯卫东久旷的,宁月难得有这么一次,完事之后,宁月人面桃花,本来侯卫东要抱在一起静静躺了会儿,可宁月是有洁癖的人,坚持自己去冲洗了,又叫侯卫东冲洗去。

侯卫东打了浴液,不禁想起宁月很性感的一面,也很有风情,别有一番不同的风味。好久好久没有两性生活了,不自觉又想入非非,宁月见他出来,望一眼他下面那硬的玩意儿,抿着嘴巴笑。

两人便像八辈子没见面似的,一番柔情蜜意,吻得气喘。侯卫东便说:”唐突宁书记了,要憋死我了!”宁月只是笑着,任由他慢慢脱了浴袍。

这次事后,侯卫东透支了体力,宁月没有勉强他,打湿一个热毛巾,给侯卫东擦了擦,羞道:“卫东,我俩能在一起真的好不容易,我争取在年内回京,说到底,有些事情不是你我这些人能够任性随意的,不得不慎重些,这样我已经很知足了。”
侯卫东被宁月的温柔感动着,还没有来及说些绵绵情话,手机不合时宜响个不停,是司机韩明,声音微弱,呼吸却急促,“侯书记,刚才我在市委门口遇袭,一号车被枪打毁了,市委值班武☆警牺牲一名,向您报告。”

侯卫东忽的坐了起来,也不管全身赤的,急道“韩明你受伤了吗?几个歹徒,快通知邓局长抓捕啊。”

那边韩明冷冷吸口气道:“侯书记,我没事,车炸的时候被震了一下,幸好我有配枪,三个杀手出乎意料,被我杀个措手不及,撂倒两个,跑的那一个,抢走了执勤战士的一枝半自动步枪,有嫌犯尸体,这案子很好查,侯书记,这是冲着您来的,您要注意安全啊。”

侯卫东急急的要拨出几个电话,可不断有电话打进来,话筒里不时警笛鸣响,公☆安局长邓铁军、政法委杜东、组织部朱小勇、市长鲁夫,此起彼伏的电话,通报着情况。一边的宁月拿着雪白的毛巾,已是目瞪口呆,这那里是刚刚的温柔乡,都成打黑前线指挥所了。

侯卫东苦笑看着宁月,宁月关心道:“怎么了,你的车遇险了吗,是不是被伏击了,还是稳住想想再说。”体贴的去倒了杯茶,一身春光也顾不得了。递茶时宁月咦了一声,“那个测字老先生,竟是未卜先知啊。”侯卫东也想了想,两人都感慨冥冥之中异乎寻常的力量,被镇住了。

良久侯卫东给政法委书记杜东打了电话,在政治权衡下不了决定前,还是低调处理吧:“杜书记,我想了想,一号车袭击案件,还是定性为黑社会分子袭击武☆警抢枪案吧,实情通报会使打黑大局复杂化,引起非议,我侯卫东都已经被报复进去了,一线的同志呢,谁不是有老有小的呢?”

“侯书记,我明白了,我建议市委更深入些,把幕后的老虎打进去,不然谁知道下一步对您还有什么阴谋,我们掌握的罪证是已经足够了。”

“我不是没事吗?市委有市委的考虑,总而言之,打黑工作前期酝酿铺垫很重要,我们不是在搞政治作秀,杜东同志,你身为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茂云市打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还是要有群众观念,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一步步的开展,要充分发动人民群众踊跃检举、揭发、控告黑恶犯罪,打黑不能仅仅依靠政法机关,还要有广大群众参与,我们工作才能主动些。《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在自己没有把握平衡上层政治派系利益下,他还不能贸然拿下闻天强、李建山的,毕竟这些人物幕后还有省政法委书记、川东省委汪书记、抑或自己不知道的上层关系。杜东却听出些群众路线意味了,不敢再说什么了。

就目前茂云掀起的打黑风暴,已经扯开了茂云多年的遮羞布,整个岭西都得以看到茂云黑社会问题严峻性,这些未必不是岭西其他地市的共性,黑社会与官僚阶层、经济部门交叉感染,极富复杂性,其间是盘根错节的关系,涉及到了行政资源、经济资源。

侯卫东打黑开始以来,除了几次在常委会上,高调表态发过决心,媒体之上很是低调,可已经处于风口浪尖,备受外界瞩目了。至于茂云打黑能走多远?或许最大考验着这个年轻的茂云决策者,以侯卫东的政治智慧和眼光:天翻地覆的**式打黑,只能是乌托邦的想法,茂云的黑社会“保护伞”能打到哪个层级?是否设置有级别限制?都困惑着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