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76章 环岛小道——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车也果然是春节时用的那辆宝马车,性能优越出色,侯卫东恍惚间仿佛时光倒流,只是流火烁金的天气提醒着,季节已转换,开车的时候,侯卫东一边操控自如,一边发自内心佩服道:“宁书记,想不到你英语口语这么好。”

宁月回味着刚才场景,微羞着,整理了下太阳镜,道:“其实平时不学着点,也早就忘掉了,这个不是临时抱佛脚的事,我没有应酬的话,还能坚持听听课什么的,你们男人就不同了,有个时间也是泡温泉洗桑拿,官场里混的男人,几个不是吃喝玩乐样样精通,理论学习却狗屁不通的。”

侯卫东很惭愧,听宁月说的尖锐,辩解的心也怯了下去,确实工作十余年了,学习之心早丢到爪哇岛了,郭兰建议自己在岭西大读博士,这个充电机会自己一定不再错过。

就腆着脸,呵呵打趣着岔开话题,道:“宁书记指示的是,是要不断学习,与时俱进啊,不学习是会闹笑话的,幸好刚才下电梯那个老外女子没有说GoingDown?”

宁月不解,明眸透过太阳镜的上方,疑惑看着侯卫东,带出一种异样的娇媚来,侯卫东顾看了一眼,呵呵道:“你知道周省长儿子大周吧。”

宁月点了点头,一边为侯卫东指了指去颐和园的道路方向,侯卫东继续道:“他就讲过一个英文闹出的笑话,说他公司有个业务员,到一家外商公司联系业务,乘电梯时候,在某一层电梯停住了,门打开看见一个性感的女郎,一手挽著名牌手袋,一手扶着电梯操作键,用身体斜靠电梯壁,用媚人的语气道:够YINDANG吗?那个业务员还揣测掂量着,外商企业女员工真的也太开放了吧,不能叫外企员工小看了去,就平静道:你YINDANG是够YINDANG的,不过还是很迷人的。突然那女郎用手袋猛地向他砸了一通,一边骂道:变态,变态狂。直到回来和老板大周聊起,才知道人家说

心里一直为与侯卫东情事纠结,深恐被一语道破了去。至于兑现侯卫东的愿望倒是有的,宁月已经有意为侯卫东促成茂云的国家乙烯项目。

两人转身离开时,老人吟道:今宵风月知谁共,声咽琵琶槽上凤。 人生无物比多情,江水不深山不重。

宁月、侯卫东听得很清楚,宁月的脸羞红羞红的,侯卫东皱着眉头道:“宁书记,这京中真是藏龙卧虎啊,你说他是碰了巧,还是蒙上的呢?”

宁月有心事的人,幽幽的道:“你不写脱字,他能算到“月”是陪你之人吗?也算碰了巧吧?”

想想自己的话是有语病的,很不好意思起来,恰逢侯卫东已经听了出来,不怀好意的嘿嘿着,宁月就更加娇羞恼怒,修长的腿赶上了半步,高跟鞋重重落在侯卫东皮鞋上,侯卫东就夸张的满脸痛苦表情,口中吸气不止。

在仁寿殿前,侯卫东为宁月拍了几张照片,宁月也为侯卫东留了影,一对情侣麻烦侯卫东为他们拍了合影,也要回报着为他们拍,侯卫东对合影的事,分外敏感,就道了谢,说不必不必了,呵呵抢过宁月手中的相机走开了。

宁月想到了些什么,捂口一笑,不做深究,侯卫东讪讪笑道:“今天我给宁书记做做跟班,今天你光彩这般照人,不做书记做佳丽,还是多拍些才是。”

宁月开心的很,指了指左右方向,柔语道:“右走是德和园戏楼、谐趣园、苏州街,左走是水木自亲码头、长廊,再向南是十七孔桥,我们怎么走?”

侯卫东更讪讪道:“宁书记,说来惭愧,北京倒是跑了几次,好好游玩的时间并不多,我是哪里都不熟悉,还是听你来安排吧。”

宁月喜欢人少的环境,就决定走十七孔桥,西堤漫步去。嫣然一笑道:“现在景区人多嘈杂,往人堆儿里去,没得破坏了心情,我们先去湖心岛转转吧。”

过了十七孔桥,就是南湖岛,风景是湖心岛最为优美的,岛上有涵虚堂和龙玉庙等古建筑,宁月、侯卫东结伴而行,看了殿阁里挂的慈禧书写的福字,侯卫东感慨道:“慈禧但从字上来看,也是有文化底蕴的,怎么也想不到丧权辱国上去。”

宁月也幽幽道:“女人当家难,大清朝风雨飘摇之际,慈禧能怎么样来维持,说到底一代女皇武则天那样的女人,千古也就一个啊。”

从岛上高处向外眺望, 湖光山色尽收眼下,宁月不禁抒发历史之感慨,侯卫东宽解打趣呵呵道:“宁书记就有一代女皇的气势,论治国才干,你比起来一点也不差啊,你当真做了女皇,我可要跟随的了。”

宁月回眸一笑,格格道:“我做了女皇,能由你这样陪着吗?先要这个。”

宁月用手比喻成剪刀,口中“咔嚓”了一下,侯卫东明白那是要阉了做太监的意思,下身竟然莫名硬了硬,西裤单薄担心出丑,就侧了身,不好意思道:“做太监我是不干的,讨价还价做个丞相可以吗?”

宁月呵呵打趣侯卫东,道:“那你的意思,将来是有意要问鼎总理喽。”侯卫东不敢奢望,道:“能把茂云治理好,我已经勉为其难了,人贵有自知之明,没有老领导提携,我还在东阳潦倒着呢。”

宁月不想继续下去这郁闷的话题,一边袅依下山,一边道:“卫东,这个湖心小岛,我留意的倒不是四周风景如何如何,而是有一条小道,我带你走走,看你会不会有我一样的想法?”

这条小径沿湖鹅卵石铺就,汉白玉栏杆圈护的,雕刻的精美华丽,整个小道装扮的,很有曲径通幽的意境。侯卫东就幻想尽头,一定是风景这边独好。

宁月的话也不多,看着粼粼碧波的湖水,怅怅的,等到了尽头,宛然是一米宽的砖砌墙,堵的高高的,赫然死胡同一个。侯卫东心意阑珊,吸了口气惊奇道“怎么这样设计,美景残缺令人扼腕,美中不足啊。”宁月早知如此,一点不惊诧的。

宁月嫣然笑道:“卫东,有所感触吧,刚步入小道,我们期望着尽头能有一片美丽的风景,毕竟小路华丽的铺就,太过完美,期望不免就高,可等到答案,失落就分外被放大了,很多人游览颐和园,留意的是佛香阁、智慧海、四大部洲、青宴舫、苏州街,我就特别钟情这条环岛小道,这和我们人生道路很有类比啊,顺境未必就是坦途啊。”

侯卫东微笑听着宁月的心声,心道,不是身临其境,谁还能感受到颐和园还有这条名不见经传的小道呢。

侯卫东也怅怅的,道:“宁书记,难道你真的有回北京部委任职的打算吗?”

官场最为隐秘的就是官职的升迁,宁月张了几下口,才开了口道:“一般省会城市的市委书记,兼省委常委的,回中宣部任个副部长还是可以的,沙州算岭西的第三大城市,市委书记也不兼省委常委,难度还是有的啊。”

侯卫东就知道宁月向上运作的目标了,这样升迁也太过迅速了,难度也是当然大的,宁月至少还要在岭西镀金一年左右吧。见宁月有些感伤,也郁郁不欢,心里想,自己刚进步做到市委书记,宁月又是要一马当先,始终是高自己一级啊。

宁月见侯卫东有些失落,就转换话题道:“卫东,闲暇之时多跑跑首都,你的视野还要再大些,岭西市黄大伟书记到北京跑得很勤,岭西市也没见他政绩做的多好,可谁说不出他什么。”

侯卫东叹口气道:“周省长那里我已经很不安了,罗部长那里还有朱小勇啊。”

宁月诚挚道:“我们在京城有联络会,下次轮到我安排活动,你来吧,我引荐胡铭南给你认识,他可是通天的人物,李老国事繁重,有些事情是不好打招呼的。”

侯卫东脸红了红,稳住了心神,是要走狗屎运一般的心神,故作轻松道:“呵呵,我可玩不转你们北京的圈子,胡铭南是做什么的?”

宁月沉思一下,说道:“有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一句话,他的背景深不可测。他在北京甚至全国的官商各界,据我所知,还都没有办不成的事,我们联谊会的朋友圈里,都服他的能耐,但他自视甚高,平素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他若能对你以朋友相交,比起我的能力强上百倍,保你十年之间,又是一个局面。”

侯卫东忍不住吸了口气,心叹道,在岭西呆着,竟是井底之蛙了。又听宁月道:“**旗下有高速公路,你们茂云新立项的环云高速倒是一个契机。”

侯卫东皱眉不语,良久才道:“宁书记,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样相交,不是我侯卫东的风格。”

宁月呵呵一乐,摇头对侯卫东道:“只要你茂云公平招标,胡铭南就会稳妥中标,我还担心他看上看不上你茂云的工程的,据说他现在在沙特也有工程,能不能合作,也要看你们的机缘了。”

侯卫东放下心来,呵呵道:“你们这个圈子是不是都是北京人,我怎么感觉有些世袭权贵的味道,用通俗话来讲,是不是传说中红墙内德高干子弟。”

宁月却一正容,道:“大家都不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论起源头倒是湖南人的圈子,也不拘是不部委大院,还是红墙子弟,父辈交情加上发小情深,多年积蓄下来的人脉关系,没有你们复杂,也没有你们简单,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的明白的。”

“湖南人?我怎么没有听出你和你的几个朋友有湖南口音啊” 侯卫东有些惊愕。

宁月神圣的抬起头,看着对面的景明楼,幽幽道:“湖南人,从1949年天安门上那句浓厚的湖南话后,几代下来,京城文化侵染也就带京腔京韵了,八旗子弟入了关进了京不一样吗,只是我们湖南人没有败落,百年前的日本人都明白:他日左右爱新觉罗氏之命运者,必为湖南人。原话的意思是:“中国十八行省中,富于战斗力、挈实勇敢,真可用者,以湖南为第一;其次为河南;再次为福建、广东。”湖南人有主宰中国百年之运,我外祖父就是湖南人,可惜老人家**一生,却没有熬得过一场文革浩劫,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我都没有机会领略哦。”

宁月回忆不堪回首的家族历史,不由真情流露,眼里隐隐泪光闪现,侯卫东始终很神秘宁月的家族,始终不知底细,就鬼使神差的默默递过去手,宁月犹犹豫豫的把手放在侯卫东手中,侯卫东眼睛里含着友谊,也含带着共鸣,又有些超越友情的东西。

宁月凝视了一会,耳根莫名其妙红了,羞羞低下了头,侯卫东心头越发柔柔的,带着笑意,勇敢把胳膊圈了上来,宁月娇羞妩媚,美艳动人,欲迎还拒的轻推了两下,也就顺势柔顺地靠进了侯卫东的臂弯,两人虽不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亲昵,但心境空灵,已是物我两忘融在了一起。

昆明湖上夕阳西下,晚霞映红了天空,景色分外的美,两人沉浸在这夕阳晚照的风景里,同时也成为湖边的一道优美的风景。正如你站在湖边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船上看你。夕阳装饰了你的柔情,你装饰了别人的意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