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75章 游颐和园——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当天中午就到了北京,一到北京侯卫东就感觉闷热异常,和宁月上次结伴来的时候,北京城是冰天雪地,对比着侯卫东就感觉北京气候,竟是两个极端,岭西的夏天,在全国也是出名的热,可冬夏没有如此分明。

两个市委书记都没有带随从,还好带的行李都不大,两人已经不习惯自己动手打理自己的生活了,就轻轻松松的,平日里习惯了威严矜持,远离了岭西省官场,两人心情都放松了下来,有一种蛟龙入海的自由自在。

远远的就见在一辆奔驰车前面,一个年龄比宁月偏大的端庄女子,在那里微笑着招手。宁月也招了手,微笑着,却并没有特意加快脚步,侯卫东也气度从容、闲庭信步着。直到出口处,他还注意着自己的举手投足,保持不紧不慢自信。

那个女人目光柔和先朝侯卫东点了下头,然后两个女人就很亲密扯了手,“月月,联谊会你缺席二次了,按照规定下次可要有你做东组织活动了。”宁月格格笑着,“梅姐,那不成问题,我脱不了身,向江会长请过假的,在岭西基层,比不得你们,难免有时不方便吗?对了,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茂云市委书记侯卫东,我拜托那个孩子入学的事,就是卫东书记的宝贝女儿。”

如今高层次私人聚会凸显出来,在商界中国的富豪们利用这个途径,维系着商业和私人的关系,因为在中国做生意,不但需要自己的商业敏锐嗅觉,超乎寻常的能力,更需要的圈子,北京就有长安俱乐部、京城俱乐部;新锐的富豪俱乐部,有中关村发起的五岳会,和江浙地区的江南布衣会;

而在官场高层次的私人圈子更加神秘,涉及政治本身就特别敏感,北京皇城水深的深度,不是用腿来趟的,动辄都是通天人物隐然期间,圈子可以通过成员的人脉以及相关运作,增强对政治经济的影响力。侯卫东心里深叹,自己布衣人家,在官场有如此成就,不是一个自身努力就能解释的,自己确实走了狗屎运而已。

侯卫东双手空空的,听到眼前就是目标人物,就有些不自然,就不知道怎么客气了,“哎呀,宁书记,真不好意思,来的匆忙,我也没有给领导准备些什么礼物。”

两位那女子顿时呵呵起来,扭头见侯卫东满脸大汗,梅姐就示意进了车,宁月在副驾驶位置上把空调特意又调大一点,呵呵道“这位是吴玉梅女士,教育部司级领导,也是我的好大姐,本来要沙州驻京办来接机,反正孩子的事要麻烦梅姐,就不如麻烦到底,呵呵,当然重要的一个原因也是我很想梅姐喽。”

吴玉梅就开心道:“月月,都做市委书记的人了,还没事拿老大姐寻开心啊,想我真不真心,我记挂月月小妹是真的,说,今天中午想吃什么,大姐来安排。”

宁月就调皮一笑,回头看了看侯卫东,道:“卫东书记,是最喜欢吃鱼的,不过远道而来有心事的,估计是吃什么也不香吧。”

侯卫东就在后面露出尴尬的微笑,吴玉梅体贴一笑,温馨如春风“孩子的事,我打过招呼了,开学前一周,你带孩子过来,我带你去办下手续,和肖校长见个面就可以了。”

侯卫东越发盛情难却,“吴司长、宁书记,还是我来安排吧,我太麻烦大姐了。”

吴玉梅在后视镜打量几眼侯卫东,心道,难怪宁月为这个年轻书记操心帮忙,侯卫东极富男人魅力,不亢不卑,气度沉稳,难得是这么年轻就是正厅实权市委书记,还真是块做官的材料,如与宁月合璧,当真前途宏大,可惜两人从年龄从成长环境,阴差阳错的交叉而过了。

下了机场高速公路,汽车拐了几个立交桥,进入盘山公路,侯卫东有些熟悉,好像是春节去野长城的线路,奔驰车不多时就在山谷间行驶了。山势很平缓,不像茂云的青龙山那么突兀陡峭,雄壮瑰丽,山上不时露出“封山育林”“搬迁下山,安居乐业”的宣传标语。

“我看市政府,早晚是要把山上的原居民拆迁安置到山下的,架桥修路、通电送水,去改善山里居民的生活条件,基建成本太高了,再者北方的生态太脆弱,绿化一旦被山民破坏,就很难恢复。”吴玉梅见山上标语口号,找了话题感慨道。

宁月做市委书记,见惯官场伎俩,却别有一番猜度,很有深意的一笑道:“北京是首都,寸土寸金,说来山上的景色还算优美,又比邻十三陵水库,还有几个寺庙道观的风景区,地块就富有天生的稀缺性,长远来看,未必不是政府、开发商眼里的肥肉啊,我看做山居别墅就是不错方案。”

一路上见很多京牌的轿车奔这里而来。在侯卫东看来,这里的景色实在不敢恭维,多少有些平淡无奇的意味,在北京人眼中却是别有山野情趣了。

吴玉梅安排的是京郊的虹鳟鱼,很鲜美,山谷中清风徐徐,好不惬意,中间宁月通了几个电话,好像是安排了长城大酒店两个房间,还要谁调了一部车来。

“卫东书记,第一次见面,也不要客气,你自己喝点酒吧。”吴玉梅从车里带出瓶茅台,也没有特意的勉强,很亲切,侯卫东倒不好推辞,呵呵道“谢谢大姐,我就不客气哦。”要了一次性杯子,打开自己慢斟慢饮着。
宁月和吴玉梅聊的是情投意合,扯的是天南地北,就当侯卫东不存在似的。侯卫东心里其实很窘,脸上却挂着怡然自得的微笑。宁月和咩接有时大声说话,相视格格而笑;有时低下声音,用语也很隐晦。说到京城的一些人和事,侯卫东听了都很陌生,他便摆出超然的架子。

吴玉梅部里有事情,宁月要回酒店换衣服,奔驰把两人送到了地方,果然是长城饭店,入住长城饭店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而入住的房间还是上次和宁月住的,就不能不说是有意安排,从飞机座位到入住酒店,侯卫东不相信是冥冥之中神秘的缘分,而是权力在发挥着魔力、左右着。

侯卫东出了一身臭汗,也借机在熟悉的房间冲了一下,侯卫东刚洗完,换了一身衣服,宁月就来电话道:“卫东,我的意思,你和我先去转转,调整一下,明天再约周省长以及国务院岭西东扶持办的领导,怎么样?至于你的四合院子,晚些时候,我肯定也要去看一下”

侯卫东明白宁月的意思,约见领导之前,两人做好配合,要达成什么目的,都要未雨绸缪一番的,不然出现摆不平的情况,就不好了。便道:“好吧。你想去那里,我陪同到底。”宁月格格很开心。

侯卫东在楼层电梯口等宁月,一边背手欣赏着装饰的北京风光,后面一个女声嗯咳一下,清了嗓子,侯卫东后头一看,一个修长婀娜的女士,飘逸的长裙,头戴编制的大草帽,压着大茶色的太阳镜,挽着一个草编手提袋,很时尚很妩媚,就又回过头,还心道,这个女人就差再穿个夏威夷草裙了。

正默想,后面那女子抑制不住,格格娇笑起来,侯卫东恍然也哈哈大笑起来,“宁书记,你这样子出现在岭西,不亚于一个重磅炸弹的威力。”

宁月用京腔道:“怎么着,我穿这衣服难道穿不味儿吗?

侯卫东还哈哈,道:“那倒不是,这不是市委书记的风格,完全是京城谁家大少奶奶的风采哦。”

宁月开心道:“算你会说话,走着,去颐和园吧。”

侯卫东脸一窘道:“宁书记,你这京片子说的那么溜,我怎么觉的像陪慈禧太后老佛爷出宫啊。”

宁月被侯卫东逗得花枝乱颤,电梯里有一男一女黄发碧目的外国夫妻,女的微笑着嘴成O型,,摆出惊叹的样子,向宁月道:“Beautigul。”宁月大方微笑着,用英语回了句:thank you,I hope you live a happy life !”宁月大致交流一番,也就是北京奥运宣传开始,两位是奥委会的官员,特喜欢北京云云,侯卫东英语全部还给了老师,挠了挠头,不自然的嘿嘿着,点头致意,男的老外还可以说几句中文,大胆对侯卫东生硬道:“哥们儿,你老婆很漂亮,你很幸运,你要珍惜幸福的日子。”

侯卫东见了宁月目光殷切,就礼貌道:“谢谢,希望你们在中国快乐,欢迎你们带更多的朋友来中国。”

到大厅,那对老外握了手,边走边向他俩挥手,男的还用蹩脚的普通话道“哥们儿,再回,拜拜。”侯卫东挥了手也道了拜拜,心里却七上八下的不自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