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74章 转学北京——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晚上回到在茂云市委小招待所的一号楼,侯卫东打开电脑,收到了郭兰的电子邮件。侯卫东并没有慌着打开郭兰的电子邮件,而是先拨了妻子张小佳的电话,他自己也没多想,这样做为的什么,过去他从没有这么细腻的。

也许是先要确认一下佳佳在做什么的卑劣心理,也许出于家事纷杂后产生的一种愧疚吧,“佳佳,今天雨很大,我就不回去了,要是慧慧明天不想去上学,就交给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带带也好?注意别外出就好。”

佳佳刚推了个麻将局,语气淡淡道:“哦,我知道了,你也不必专门打什么电话,家里也没那么重要,值得你牵挂?慧慧补习班放学,我会让她在厅里小会议室做作业,交给哪边的老人,也叫人不放心啊。”

侯卫东不知道怎么接话,就继续慧慧的话题,道:“对了,佳佳,我让小勇帮着慧慧转学,到北京上小学吧,岭西地面太小,我在茂云一天,孩子就不安全一天。”

佳佳就带出不耐烦,颦起眉头道:“罗宁姐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就上北京实验二小,本部也在西城区,不见得非要你出面联系学校。”

侯卫东忍着奚落,克制着情绪,陪着小心,嘿嘿道:“我也是关心孩子吗,我知道有你出面,上个学也不是什么大事,倒显得我多事了,咱们还没有去看过北京四合院子,得空一家人去看看吧。”

听侯卫东可怜巴巴,佳佳本来心软了些的,夫贵妻荣,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一切权力魔力的源泉在侯卫东,说到底一切还是侯卫东的面子,可一说起四合院,佳佳火就腾的上来,不打一处来。

她和侯卫东沙州东阳县起步,婚前侯卫东用母亲名义,办起煤矿,其后又和李晶合作组建紫云煤矿,婆婆名下股份也好分红也好,她从不过问,也不便过问。

起初婚后还好,夫妻在沙州先后买了三套房子,婆家娘家一视同仁了;今年春节前在紫云苑算下来,又是共计买了三套房子,可已经看得出,侯卫东一家对自己娘家步步紧跟着,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了,传统观念里,确实很少有人这样照顾娘家的,何况母亲赵利敏和丈夫隔阂很深。

不管怎么着吧,佳佳自己一力争取,娘家父母也算跟来,在岭西市落了户,这下可倒好,侯卫东父母又一马当先,婆婆刘芬之说是为了地产保值,恰恰的就在北京买了一大一下两个四合院,侯卫东不吭声,周省长就住了个小点的,侯卫东父母带慧慧又要搬到北京去了。阴差阳错也好,偶然必然也好,由不得佳佳母亲流言飞语不满起来。

“那院子没有我一砖一瓦,我去看什么,我妈说你们家小地方出身的人,爱显摆,一点不错,从岭州到岭西,不就是步步要撇开我爸妈吗,他们就那么碍你们家人的眼吗?”

侯卫东想佳佳母亲赵利敏那里,不知早搬弄起多少是非,就压着火,不理妻子无理缠三分的胡搅蛮缠,解释道:“佳佳,我爸妈年纪也大,身体也不好,就是住能住多少年,他们在皇城根儿住住颐养天年,也是我们的孝心不是,你爸妈过去也行啊,到北京医疗、人文环境都好,老人们聚一起才热闹。”

佳佳冷哼一声,道:“四合院有正房,有厢房的,那么讲究,两家老人怎么住,起初我还认为两套院子,是你特意安排的,肯定有我爸妈的考虑呢,谁知道你却让给了周省长,你倒想的周全,彻底堵了我的口。”

两人越说越火,一个数落的口干舌燥,一个解释的口干舌燥,悻悻挂了电话后,侯卫东突然想到,那个恐吓电话提到的天价礼品还没有问呢?再打过去问,无疑火上浇油,就索性先放一边,坐在电脑前打开邮件,心里和郭兰交往起来的感觉,似乎更加坦然起来。

第一封邮件是:“十月份岭西大学有法学博士班,我托了人留有名额,你一定去读一读,先把自身硬件备齐了,将来肯定有用,不然单凭年轻,未来也会有危机感,得空联系我。兰。”

第二封邮件是:“风高浪也急,君当自珍重。兰。

第三封邮件是:“惊悉慧慧有险,不胜唏嘘,上海这边有国外开设的寄宿小学,我可时常关照,意下如何,不知妥否。兰。

郭兰组织部出身,对组织部门选用高级领导干部的趋势,具有先天敏感观察力;侯卫东主导茂云打黑,郭兰获悉后的担心也是不言而喻的;爱屋及乌,对慧慧的关爱,默默间带出诚挚的无奈,。

侯卫东思来想去,反复推敲几封邮件的字面,越来越感觉回味无穷,近半年各自忙碌不相逢,心里思念发酵般,更膨胀起来,不由心潮激荡,外面的雨丝缠绵,也有些柔情蜜意的风情了。

这么长的时间,市委书记任后是天天公事、布局打黑,后来又兼家务缠身,场合所迫,那个手机基本上没有怎么开过机,就是开了机,也是收发几下短信留言,联系着郭兰、李晶。两个女子也是事业奔波,忙得不亦乐乎,大家时间倒是都没有感觉如何的难熬。

孩子住院的时候,飞达老总张木山代李晶封了红包看望过,据张木山所讲他们两家公司上市,竟然都是十月份,时间相差无几,侯卫东承诺届时出席的。本来和李晶就是见不得光的地下孽缘,李晶千般幽怨怪罪侯卫东,也不得不交给逝者如斯夫来打发了。

情近心怯,侯卫东刚下决心要给郭兰打电话,不成想沙州宁月书记打了过来手机,那边的宁月,也是才从市委加班回去,电话通了,宁月先犹豫一下,才下意识换了温柔语气道:“卫东书记,不谈公务,聊聊私谊,听罗宁说你家孩子要到北京上学,罗宁选的是实验二小,按我的思路,还是育民小学好些。”

侯卫东挠了头,北京对他来说,概念就是首都、天安门、故宫,其他的就不知晓什么了,不好意思道:“宁书记,小学好与不好的,我还真不懂,不是一场变故,想着孩子安全,也不去北京上这个学了,你是老北京了,还请你不吝指教才是。”

宁月显然很受用侯卫东的马屁,格格笑道:“育英小学的前身,是中央财经委的子弟学校,也是北京市老牌重点小学,部委大院的孩子多些。”

侯卫东心里就明白,朱小勇夫妻和宁月书记考虑问题的区别了。换一个角度,宁月有宁月的道理,也很赞同,中国毕竟是讲究人脉关系的人情社会,人情化的社会,各种关系纵横交错,北京城的人,就在意发小的关系,就调侃道:“宁书记,你本人是不是也上过那个小学的,很多发小都是了大人物吧。”

宁月很轻松,惬意上了床,把拖鞋在脚上晃着,呵呵道:“真让你猜对了,我算是我们那届校友里处境最差的,其余不是部委精英,就是北上广的企业家,出国定居的就不提喽,怎么样,明天我就去北京,你要是下了决心,你们家孩子的事情,我可以帮忙,至少节约三十万的进校费用。”

侯卫东想不到在北京上个小学也这么花钱,就惊奇“咦”了一声,宁月见怪不怪的哈哈大笑,道:“侯卫东,我们习惯了地方,换个环境就不适应,你以为地市书记,在北京说句话算什么?”

侯卫东自嘲道:“是啊,谁不知道眼下是:到北京才知道自己官小啊,到深圳才知道钱少,到海南才知道—–。”

宁月听过那个调调儿,好像到海南才知道腰不好,漂亮小姐多不是,含着暧昧意味,就嗔骂道:“老毛病不改,和我也没有个正经,不过你也别妄自菲薄,像你这么有血性的官员,北京部委里不多见,多见都是混日子熬资历的官油子。”

停顿一下,又诚挚热烈道:“卫东,我是从心里佩服,你在茂云一心为民、侠肝义胆、有使命感和责任感。”

侯卫东仿佛隔着时空能看到宁月,连忙摆了摆手,一边离开电脑,为自己去倒了茶,摇头叹道:“宁书记,不要表扬我了,我心累的要死,外边是褒贬不一,家里是夫人不待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开弓没有回头箭,我总不能贻笑大方吧,尽心做事,勉力而为,你也知道,我现在根基不牢啊,说白了,关键时候上面难得有个为我说话的人。”

宁月能体味出侯卫东的感受,跟的老领导周昌全,去了北京政协赋了闲,说来省委组织部长祝炎,也是侯卫东跟的老领导,可偏偏是从茂云出来的,茂云现在被侯卫东揭开惊世骇俗的黑幕,祝炎是玩透官场手段的高手,肯定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难怪侯卫东心里承受压力这么大,为侯卫东摇头叹道:“卫东,面对现实你应该明白,有些事情,大家都是嘴上喊一喊就可以了,偏偏你如此认真,你怎么就不想想历届茂云书记脸面,不想想整个岭西官场,那要得罪的多少派系的势力,大多数地市图个表面光鲜,你实心实意去弄个底朝天,我也担心太执着了,到头来没有什么意义。”

侯卫东很明了宁月一番话,其实在地市呆的久了,就明白,发展当地经济最好的途径,就是政府不干预,还市场话语权,有市场无形之手操控,经济自身就会发展上去。

只要政府角色定位好,民间向来不缺乏创新力、创造力的,往往经济搞不上去的祸根,在于经济发展行政命令化,“一刀切”地上什么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可这一切的一切,必须要有个重大前提,治安不稳,黑恶势力泛滥,经济就是黑势力的经济,市委谈何无为而治啊。
侯卫东被宁月的话激起斗志,对宁月直抒胸臆道:“宁书记,我是一心想做成些事情的,不过做点事真的很难,我也从不想贪,也不缺那个,不过从基层一步步打拼上来,如果有人想整我怎么办呢?没事可能都会给我弄个事。要是真有事,就怕上边没有人维护我啊。”

宁月见侯卫东说的可怖,就心疼起来,娓娓道:“那里有那样的事,省委钱永年书记,赵建国省长,乔副书记对你很信任啊,你要是还看不透一些人和事,明天一早,我们结伴跑一趟北京,找周省长聊聊,自从周省长去了北京,我还没有探望过,怎么说也是沙州的老书记,我很惭愧啊,顺便我们还可以宴请国务院岭西东扶持办的领导。”

侯卫东就动了心,其实宁月的顺便才是主题,看望周省长才是陪自己真正的顺便,要是能透过周昌全、宁月,把自己打黑处境上达高层,自己下一步何来那么多顾虑呢,最不济总不能叫自己同归于尽吧,就支吾道:“宁书记,明天一早,机票还没有定,仓促了吧。”

宁月不以为然道:“我这边杨柳就不跟了,大不了,你给我做回秘书不得了。”

第二天侯卫东的北京之行,就神不知鬼不觉成行了,侯卫东严肃交待韩明楚飞,行踪保密,他不在市委的时间,一号车接送,办公室亮灯一切照旧,保持空城计状态。

岭西机场和宁月书记约见后,走的是要客通道,时间仿佛回到春节结伴的时刻,很巧的是,坐的头等舱还是那两个座位,不能不说两人有些缘法,而且头等舱里似乎没有看到什么其他人。

季节使然,都是短袖单薄,宁月淡妆妩媚,神采奕奕,长发盘的一丝不苟,成熟的女人味更浓了,香气袭人,雪白的胸口下面高耸着。
侯卫东目光被无形吸引力牵扯住,难怪孔夫子说食色性也,他从不苛求自己做个柳下惠般的男人,也为滥情恼恨过自己,有人这样说过: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女人。每个不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两个。

而对于侯卫东来说,似乎已经出离这个范畴,而且表面来看,他本人,佳佳、郭兰、李晶,抑或露水一场的朱晓琳,都很成功呢。朱晓琳他是不敢再招惹了,抛开和朱小勇兄弟情深,但就“市委书记情妇,岭西地产界女强人”,关联起来,足以把他拉进深渊。

至于多久没有男女情事了,侯卫东这段时间没有算过,破了保持的纪录是肯定的,偷瞥宁月几眼后,侯卫东尽量克制龌龊的想法,困意就上了来。

这段时间的确乏透了,飞机上侯卫东沉睡着,舒缓的呼吸声,旁边的宁月依稀可闻。刚才宁月觉察出侯卫东的迷恋,心里很受用,此刻用眼睛的余光细看了侯卫东,潇洒倜傥依旧,只是眉头嘴角的纹路更深了,英俊的脸带出超乎年龄的稳重大气,嘴角一挑,露出一道断杀纹来,典型大权在握的男人气质。

透过舷窗望着大地,白云朵朵的间隙,是漫山遍野山的茂盛绿色。宁月为侯卫东历尽沧桑后的成熟,莫名地伤感起来,忍不住为之深深叹息了。

侯卫东醒了,感觉到了宁月的情绪,道:“怎么了?”宁月不自觉的下意识靠了靠侯卫东,失神道:”没什么,你继续睡吧。”

侯卫东也探身瞥了瞥窗外的白云朵朵,打趣哈哈轻笑道:”哦,我明白了,想来是不是宁书记俯瞰此景,一番天上人间风光,有了仙女思凡之意呢。”

宁月突地玉面一红,眼神飘忽不定起来,双臂交叉掩饰着一只手,深仇大恨般咬着牙,却很轻柔拧了侯卫东一下,羞怒道:“侯卫东,你是越发没大没小了,是不是等我回京做了部领导,你才能在我面前收敛些啊。”

侯卫东心里不由一惊,面上依旧呵呵着,宁月向来说一不二、不打诳语,也许是趁机给自己递一个信息呢,沙州有变局,也可未雨绸缪些,看来宁月已有回京打算了,还是朝里有人好做官啊。那么自己怎么做做宁月的工作,要她把国家乙烯重点项目让给茂云呢。

侯卫东很喜欢逗逗宁月,宁书记冰消雪融的一面很有风采,四下无人就调皮盯着宁月悄声道:“难道做了部长就不食人间烟火吗?宁书记,有这样一个典故,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宁月司空见惯杨林市长和洪阳副书记的插科打诨,就扑哧一笑道:“太脏就不要讲。”

侯卫东心中有数,呵呵道:“说是:某部长一日乘车外出,突然宝马在路上抛了锚。女司机下车,“作为女士,我不应该修车,可是,作为司机我必须修车”,说完便钻到车下去了。部长在车里等了许久,推门下车,说道:“做为部长,我不应该修车;可是我作为男人我必须修车。”说完,他也钻到车下去了。过了一会儿,一位**走过来,说:“作为过路人,你们的事我不应该管;可是作为**,我必须提醒你们,你们的宝马早已被人偷走了。”

宁月憋着笑,弄得面红耳赤,捂着胸口咳了一下,白了侯卫东一眼,再成熟稳重的女人,也有透出少女的情怀的时刻,尤其是在动心的男人面前。

宁月哼了一声,想到上次春节侯卫东给自己开车,就忘了语言环境,道“侯卫东,说来说去是不是到北京,你还想做司机那个开军牌宝马啊。”

侯卫东就趁热打铁,夸张的哈哈道:“宁书记,行是行,不过宝马车丢了,我可不负责任啊。”

宁月一想,指的刚才的笑话,越发恼羞不堪,还要顾忌体态尊贵,就不时瞪眼睛解气,那也是一种意境,侯卫东被撩拨的心头湿湿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