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73章 案情大白——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这段时间,侯卫东只要晚上从茂云下班回家,就是再也不出门了,省里必不可少的应酬,也尽量简单地点下卯。

侯卫东和佳佳都是用偶尔的叹息,回答对方偶尔的叹息的,从茂云大张旗鼓打黑开始以后,三天两头的,不管是在茂云市委书记办,还是在岭西紫云苑家里,都会有恐吓电话打来,弄得一家人紧张兮兮的,侯卫东想把电话拔了,又担心有什么紧急事务,索性把铃音调到最低。

岭西官场传言很多,对待茂云打黑评价,已经分为两派,一派认为,侯卫东纯属大题小做,年轻人做市委一把手,三把火来得猛啊,是变着法子的作秀政绩,难道茂云是水深火热的国统区吗;

另一派认为茂云确实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要扭转乾坤,那是要非打不可。可是茂云贴吧里,还是新闻网站调查,网络民意,却一边倒的支持侯卫东,给侯卫东多少一点宽慰。

这天西路常务副县长谷云峰为首的一帮子人,非要趁晚上,赶过来岭西市,要看看孩子。侯卫东前段时间严令过茂云官场,不准探看的,现在孩子出了院,风头过去,沙州老人脉关系了,就推不开了。

特意交代谷云峰道:“云峰同志,有些事还是和韩泰书记打个招呼,同一个班子吗?团结才有战斗力,都过来,我不反对。”

谷云峰一点就透的,呵呵道:“侯书记放心,我很尊重韩书记的,我现在就联系韩书记,看他有没有时间。”

侯卫东不担心西路班子的执政水平,基本上都是沙州用顺了的得力人手,都投入在西路这个矿产大县,谷云峰、晏子平、罗金浩、李世秋一众,都是有头脑,会办事的人。

担心的倒是嫡系人马和原生态官员体系的融合团结,侯卫东的嫡系人马风头太劲,在岭西官场,那是要招惹闲话的。

谷云峰到了茂云西路任职之后,换了一个人一样,干劲十足,原青津县书记曾照强,压制了他很长时间,曾照强没有就任茂云组织部长,最终离开地市的圈子,副厅解决了,却只是去了省发改委赋了闲,成了主管工会退休干部工作的副主任,算出了他一口恶气。

能做到处级干部的,都是曾经沧海的人精,工作怎么做都心里有数,只是用不用心做是一回事,有晏子平先期做的工作,得力配合着,西路整治矿产资源的力度,逐步加大,整改期间,小矿的监测员,被他基本上换了一个遍。

韩泰是西路县委的老书记了,很清楚,搭档的原县长高凤捂从双规到判刑,就认定自己提拔是没有希望了,坐实了一个知情不报、驾驭大局能力欠缺,如今在西路做事的,都是从沙州调派的人,真要架空自己,也就是集体发难一句话的事,见谷云峰打来电话道:“韩书记,向您请示个事,侯书记的孩子—”

韩泰反应还算很快,随即明白过来,立马打断道:“知道知道,我们西路班子,很该去看望一下啊。咱们这边情况最乱,说到底,还是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好啊,这样,谷县长,大家就在县委见面,合议去几个人吧?”

谷云峰此刻似乎能代表着侯卫东,韩泰的话也仿佛发自肺腑,一行人去了三辆车,晏子平从岭西省政府跟着侯卫东跑出来的,也没有请示侯卫东,自己主动联系了酒店,就把一行人晚宴,自行安排在索菲特大酒店。

晏子平做侯卫东秘书多年,近水楼台,去紫云苑轻车熟路,一行人见了侯卫东,难免寒暄一番,探看孩子也是例行公事,一番嘘寒问暖,慧慧也聪慧喊了“伯伯叔叔们好”,看望的寓意是无法言表的,表象只是蜻蜓点水的形式。

韩泰第一次去侯卫东家里,见后续跟上的随从把礼物放了,才很拘谨落了座,又见佳佳沏茶,忙慌着站起身,道:“唉,侯书记,张处长,叫孩子跟着茂云受连累了。”

侯卫东提到孩子,就不由心疼,面上却不露声色自然,呵呵道:“孩子吗?是虚惊一场了,狗急还跳墙呢,这也说明市委坚持打黑除恶,叫某些人恐慌起来了,韩书记,西路矿山治理工作要抓紧啊,矿山难治,根源就在与黑恶势力和保护伞的勾结,如今打黑已成雷霆之势,西路要硬起手腕了,趁机大力整顿。”

韩泰当然明白,侯卫东言语间,已经给自己留了脸面,过去西路,,有市纪委书记齐必达罩着,县长高凤捂对他阳奉阴违,他泥菩萨过江一样,如今市委书记侯卫东掌控局面,人员得力,脸虽红着,还是拍了胸脯,道:“请侯书记放心,西路县委一定贯彻您的指示,把打黑进行彻底,西路矿产整顿有谷县长主持,晏县长专抓,年底前,一定彻底完成整合重组,全部矿山企业达标才能生产。”

韩泰表态很有决心,侯卫东目光就殷切起来,又问谷云峰道:“中矿发展有意整合西路煤矿金矿,说派人先期考察,市委中心工作太多,也顾不上,到底去西路了没有?”

谷云峰就讪讪道:“去是去了,他们和市里县里没打招呼,在西路收费站,见到拉矿石的重卡闯岗,就直接回去了。”

侯卫东就不说什么了,看到在家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大家稍坐,就匆匆要去索菲特,侯卫东听说安排的是索菲特,还是觉得不足以表达心情,思索一下道:“子平,把索菲特包间退了,打电话华裕国贸,定个大点的房间吧。”

晏子平也为中矿发展的事情内疚,他是主抓矿山的副县长,此时感觉自然很多,侯卫东要是吩咐楚飞再去做这些事,那他就要惶恐惶恐了,尽管大家第一次来,不知道侯卫东妻子的性情,认为冷眼冷色,就是官太太的架子,都不介意,晏子平却认为不同了,一贯的春风熙暖的张处长,如今为何如同薄冰敷面,也随着大家都讪讪的。

其实从女儿受了伤害,上至茂云市委书记丈夫侯卫东,下至茂云的干部,佳佳都很不耐烦起来,和茂云沾了边人来了,都没有什么好脸色,这就是爱屋及乌典故,翻了过来的典型了。

在华裕国贸大酒店,形式大于内容,都知道茂云时局关键,宴席时间一点不拖拉,大家话也不多,就也不多喝,一阵风卷残云。

侯卫东笑问:“大家是不是我在这里放不开啊,先说好,吃不好的话,回西路就叫韩书记替我再款待一次吧。”

一众人都是侯卫东拉起的嫡系,这样说,只是表示不把西路一把手韩泰当作外人,韩泰就带了点激动道:“侯书记,没有问题,大家这样,就已经很添乱了,您太忙了。”

起身后,谷云峰扯了侯卫东一把,侯卫东留步后,等其他人拉开距离,就取了一个大信封,低声对侯卫东道:“侯书记,这是青津县委老同事的慰问金,没有办法一一前来,委托了我的,一共是二万三千元,郭兰部长是我通知的,前天在岭西天龙大厦碰的面,她送了一千,后来我才知道,沙州组织部的,东阳县委,东阳青干班,都通知了她了,她也都随了的,这样就重复好几次了的。”

侯卫东礼金名单,从来没有看过,就打了哈哈道:“云峰,还是郭部长的人缘好,工作过的地方,什么事也忘不下她。”

谷云峰很佩服道:“郭部长去大学任职,本来大家都惋惜的,不曾想,家里一场变故,下海做了生意,我看现在也是成功女士了,可惜眼界高,凡夫俗子入不了她法眼,还单着身呢。|”说着又带出同情的感慨来。

侯卫东看了谷云峰,正容中流露真情,也是出于老同事惺惺相惜,也就坦然,呵呵道:“大凡上天钟情一个女子,关一扇门又会开两扇窗,郭部长还是际遇不到,你急也没有用啊。”

似乎开导老部下,其实也算是开导自己,侯卫东心头暖暖的,从做了市委书记,到女儿遇险,期间事多繁杂,也没有闲情雅致和郭兰相会,中间几次短信问候,郭兰竟然不断在出差途中,开拓她女装的事业。《官路风流》是出差必备书。

好像在岭西地市,除了茂云还没有设立加盟店,其他地市,包括经济好一点县城,比如东阳,都有郭兰的分销商,连锁扩张之迅速,超乎想象,当然和她组织部门多年的人脉,是由关联的,官场商场是互通的,美女部长郭兰,俨然用另一种激情,填充着缺乏情爱的世界。

第二天下午快下班,侯卫东正在公室找人谈话,突然有人打电话进来,侯卫东预感到些什么,就听话筒里面恶狠狠道:“侯卫东,你别问我是谁,你听着,叫邓铁军把007公司电脑数据全部销毁了,你折腾这一番,大家也就认栽了,如果你非要下杀手,哼哼,你女儿下次就没有上次那么幸运了。”有市直部门下属在场,侯卫东不好说什么,脸色不改,心却通通跳着,掩饰着,声音尽量平和道:“违犯原则,我说了也不算,你还有没有其他的要求,方便的话我可以见你一面。”

对方显然被侯卫东气势镇住了,几秒的样子,那人扑哧一笑道:“侯卫东,你别拽了,邓铁军能不听你的,你当我们是傻子啊,实言相告,你老婆家还收了我们八百万的礼,我们都录了像了,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你好自为之吧。”

侯卫东想再往下问,只有一片嘟嘟音了,接了这个电话,侯卫东忐忑不安起来,在侯卫东操作茂云打黑大局的观念里,制人是根本,而受制于人不在他思考范畴里,难道岳父母那里有什么漏洞,他从没有虑及过的,不由担心和佳佳的关系会更加微妙了。

岳父母那里,佳佳独女情深,一向维护的很强硬,贸然问起来,只怕两人风云再起。佳佳爱女心切,女儿受伤,归咎于侯卫东在茂云打黑求治心切,冷漠几天,也还说得过去。

但如今的佳佳,醉心营造官场仕途,沉湎太太圈子的交际,大有手眼通天之能,从上次推演侯卫东的前程,侯卫东深有反感,政治取向决定共同语言,两人情形就不妙起来。

谈话对象见侯卫东接过电话,脸色深沉下来,就知趣拿起笔记本,起身告退,侯卫东点头致意后,正想要喊楚飞,楚飞却见缝插针过来,道:“侯书记,邓局长有重大事情汇报,请您安排——–”

侯卫东心道,匿名者好快的电话,竟然赶在邓铁军汇报之前了,看来打黑还没有打到老虎啊,邓铁军应该有重大进展,摆手打断楚飞道:“请邓局长过来,下班后谁的电话也不接。”

楚飞就伶俐闭了书记办的门,退了出去,等邓铁军上来,泡了茶把门锁上,自己也出去,到外边守着去了。

邓铁军是在市委办公楼下打的电话,这时快临近下班了,天色阴阴的,有大雨将至的征兆,酷热压抑的空气腥腥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书记办里,侯卫东也没有开灯,像雕塑一样在思考着什么,办公室里阴霾着,连着绿化的花草盆景,似乎都带了几分恐怖。

侯卫东沉思良久,才道:“铁军同志,你最近有没有接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电话?”

邓铁军苦笑道:“我这是天天都有,家常便饭了,收到过邮寄过来的子弹,可恶的是,还是我们公☆安系统制式配备的。我怕您担心,也没有向你报告过。难道市委也接到了吗?”

侯卫东也苦笑道:“铁军同志,我这无所谓,毕竟不在一线冲杀,电话我也不叫你查,无非都是路边磁卡电话,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他们耍这种幼稚手段,只能说明他们已经恐慌害怕了。我同你说说,就是叫你知道,还有老虎没有打到,西路命案要抓紧,组织精干力量,将涉黑案,全部查个水落石出,办成铁案,生的有人不信服,和市委秋后算账啊。”

邓铁军却已经得意的笑了,道:“侯书记,西路命案莫名其妙的破了。”

侯卫东忽的站起来,惊讶道:“破了,怎么破的,单奎案不是正在再审吗?常琳案不是就涉及那个治安支队长吗,难道交待出什么新口供了。”

邓铁军长出一口气,不可思议的表情,出神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天007调查公司电脑全部解密,一些硬盘我们请了专家,进行了硬盘被执行格式化后的数据恢复,结果就有了重大发现。”

见侯卫东全神贯注,邓铁军也就倒起了豆子般,叙述道:“西路命案起于西路主矿区里,一个最醒目的私采煤矿,该矿储量极大,开发成本很低,产量也很大,年收入近忆的,属于西平镇两元村村办小矿擅自开采的,不知道怎么贱卖出去了,该矿什么手续也没有,背后的矿主更是神秘,西路国房局刘康局长,到西路任职后,顶住压力,力主封矿,隐蔽的矿主手眼通天,就在幕后设了局,先让一个小金矿主出面,举报刘康受贿十万元,西路检察院以受贿罪名刑拘了刘康局长,一个外号二愣子的打手,受了三强运输集团老总李三强的指使,扮成送水工进去,在刘康的喝水用的纸杯口,下的毒,毒杀刘康后,纸杯被检察院内部的人焚毁了,当然一切都有检察院内部的配合,所以西路侦破省厅市局,一直定性谋杀,却难破案。检察院反贪局杜刚副局长,也是被检察院内部算计的,借刀杀人,好将不同流合污的杜刚,踢出检察系统,杜局长感觉其中蹊跷,继续单独办案,就威胁到了某些人,还是二愣子带人,将杜局长瓦斯中毒后,抛尸废矿井的。|”

侯卫东听得出了一身冷汗,一个霹雳后,房间里越发显得黑暗阴森,邓铁军忍不住抽出烟,还是侯卫东带出盒烟,也叼一支,呆呆的问:“这是谁讲出来的?李三强不做煤矿,为什么灭刘康度杜刚的口呢?”

邓铁军自失一笑,又想着为此丧命的干部同志,低沉道:“007调查公司以刺探机密为能事,老板乔帮主为了要挟李三强,派人套取了西路命案真相,说起这个三强运输集团的李三强,已经查证出上次出租**,就是他的手笔。”

“他给闹事的车主及司机给油费、出场费等补贴,甚至出事了还有误工费,打伤了人赔偿的还有他报销,此人不但用非法手段垄断控制茂云交通运输业,地下赌场,高利贷也有涉足,和007调查公司也有争地盘仇隙,不做矿是真,可李三强幕后的老板就是涉案矿的矿主。”

“007的老乔的本意就是为了牵制李三强,案发不久,007通过二愣子的一个铁哥们,把二愣子的一次酒后吐真言,录了像,留下了破获西路命案的资料,李三强一旦欺老乔太甚的话,我想老乔是准备将光盘刻录,寄给警方的。”

邓铁军又厌恶道:“侯书记,李三强的幕后老板,已经直指司法局长闻天强了,查封的007调查电脑里,存了闻天强大量嫖宿的录像,还有许多国内明星,甚至涉嫌强奸几名幼女,很显然是黑社会提供的,但是留了一手,他们怕闻天强将来不认账不罩他们,偷偷将其发生关系的过程予以录像,单凭这一点,市委就可以双规了闻天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