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71章 权门如市——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愣了愣,和政法委书记杜东对望一眼,用手点着邓铁军,哈哈大笑道:“好啊,你个老邓,把我们都瞒住了,你还不相信我和杜书记啊。

杜东了然侯卫东和邓铁军多年深厚的关系,没什么顾忌,何况自己也很磊落,就替邓铁军维护着,点头赞许道:“侯书记,邓局做的对啊,茂云公☆安行动,历来都跑风冒烟的,竟是见不得一点风吹草动,只要行动顺利,政法委是没有意见的。”

侯卫东见杜东表态一点也不矫情,很满意,也放了心,道:“杜书记,讲的很对啊,收网后,就请你代表市委,坐镇市公☆安局,一会儿我还有点事,要连夜赶回岭西。”

杜东张了张口,见侯卫东心神不宁起了身,就欲言又止了,侯卫东独自带了盒烟,去了吸烟室,邓铁军不确定侯卫东是不是去抽烟,等侯卫东走了, 邓铁军也忍不住,正色问秘书楚飞,道:“侯书记这是怎么了?”

楚飞见杜东书记也关注着,心里道,虽是虚惊一场,岭西公☆安局已经立了案,早晚要官场皆知的,市委市政府四大班子难免要去慰问的侯书记的女儿。

这些实权人物,楚飞倒开罪不得,就老实道:“今天下午,侯书记的女儿,在岭西学校门口,差点被犯罪分子劫持,软组织严重拖伤,腿部血肉模糊,侯书记到现在牵挂着孩子,晚饭一直也不吃,水也不喝一口,这边忙完,还要回省医院看孩子。”

楚飞叙述着,已经带出感情,语音哽咽起来:“侯书记的孩子,很舍不得侯书记离开。我和韩明也劝来着,侯书记进了**局才说:今晚警方有行动,这次任务危险性太大了,他不能亲赴一线,但一定要和同志们见见面,守在一起,这次打黑肯定要牵涉到内部,还有相当一批干部,所以他要做好一切准备。”

“韩明还担心问:得罪了那么多的人,弄得慧慧已经没法在岭西上学了,孩子精神上也会有恐惧后遗症的,如果将来省委有些人,再不理解,质疑茂云作秀,受到不公评价,怎么办?”

“侯书记斩钉截铁地回答:我得对起茂云的老百姓、要对茂云历史有个交待。再怎么着,我宁愿舍去个人的一切,为正义去结束茂云的乌烟瘴气、牛鬼蛇神!”

杜东震惊的眼睛瞪得溜圆,眼珠子要掉出来一样,一句话也没有插,徐而眼睛有些湿润,见过干工作不要命的,但没有见过自己命不要,孩子也不管不顾的,连轴转的,又赶到一线来。

邓铁军听着,牙咬得格格作响,表情带出狰狞,眼里闪着仇恨的光,狠狠道:“杜书记,我代表市公☆安局全体干警,请示政法委,趁机端了银座会所,这个路人皆知的黄赌毒窝点,不打掉,群众百姓能相信市委是动真格的吗?”

杜东能理解邓铁军的心情,侯卫东没有具体部署行动,这个指令是不是考验自己呢,侯卫东手里,一直握着茂云纪委书记的空缺,那可是要兼任市委副书记的,虽级别不动,但分量决然不一样。

会议时侯卫东不是有句:“封官许愿”的话吗,看来出手的时候到了,蹉跎空闲了这么多年,时间全打了水漂,不能不跟上形势了,就是不为了官帽子,难道自己,就不能大义凛然一回吗?两只手紧紧一握,眼睛闪着决裂,杜东一力担纲道:“端了吧,要打,就打他个措手不及。”

他是谁,杜东清楚,邓铁军也清楚。邓铁军马上通过指挥中心,把指令发了过去,各个小分队的专案组,都接受到了,邓局语气很淡,但那句“首恶分子有持枪拒捕的,能够当场击毙的,就坚决当场予以击毙。”带着十足的血淋淋杀机。

见杜东有些惊诧,邓铁军挑起嘴角,带着钢铁的强硬,解释道:“杜书记,打黑除恶我们不能温良恭俭让,我们温柔了,黑恶势力不会温柔,是要死伤干警的!”

侯卫东坐了回来,不知道几人何意,目光那么崇敬看着自己,就故作轻松呵呵道:“看我做什么,请几位放心,战果辉煌,市委肯定要摆庆功宴的。”几人还是不语,渐渐看出几人眼中隐隐的湿润,侯卫东明白了,叹了口气,胸中油然升腾一种神圣的感觉。

回到省人民医院,已经是凌晨两点了,走廊尽头阳台,有两个便衣,抽着烟,低声聊着天,见有人上来,扔了烟卷,过来查问,侯卫东就明白是公☆安厅朋友安排的,就握手道“同志们辛苦了”,“哦,是侯书记啊,不要客气,是我们工作没有做好,这些人***—-可恶,小孩子也下毒手”,常跑一线的干警,打交道五花八门的,言语就粗俗了,不留意冒出一句粗话来。

侯卫东那里在意这些,对韩明道“去给同志们带上来点烟,我守着孩子,你们就回去休息吧。”

韩明很伶俐,在楼下一号车后备箱,取了四条大中华,用两个侯卫东的衬衣手提袋分装了,才送了上来,两个干警推辞,韩明就道“我也是警☆察,一家人哦,侯书记也不抽烟,都是转手送人的,你们熬夜也离不了,别推辞了。”

侯卫东坐在孩子床头,查看了慧慧的脸色,还是蜡黄色,佳佳冷着脸,在另一个陪护的床上,目光转向窗外,不看侯卫东一下。侯卫东压着怒火,握着孩子的手。

已经十四小时没有进食了,侯卫东头脑很清醒,可还是没有饥饿的感觉,侯卫东想,就是饿也不吃,他现在极力渴望,能找到一种什么极端方式,来自我惩罚,这样才能平衡一下对女儿的愧疚。
他甚至想打自己几个耳光,去替代女儿的疼痛,一切都归咎自己啊,怎么也想不到,凭空给孩子带来灾难,整个晚上侯卫东都这么想着,如果行凶者再出现眼前,他是不惜生命一搏,来保护女儿的,他想起那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现在在他,就是“恨不生食黑恶肉,冷眉渴饮凶徒血”了。

慧慧在医院住的第二天,随着茂云大规模的抓捕,信息传遍了岭西官场与民间,说法很多,但黑社会意欲劫持,茂云市委书记侯卫东的女儿,确实是不争的事实,打黑更凸显,更必须,更急迫起来。

这一天省委书记钱永年,要出访东南亚,出发前特意做了指示,岭西省厅,省武☆警总队,全力支持了茂云打黑行动,甚至轮式装甲车、高射机枪,都派了过来。

弄得茂云司法局局长闻天强,被市人大主任李建山暗地找过去,训了两次,“蠢,愚蠢,是谁不听招呼,要蹦出来,他明我暗的,先维持着,才有机会,还和国家机器硬碰硬,现在倒好,给了多好的借口,一把火烧起来来了,满意了吧。”

“他妈的,侯卫东欺人太甚,市公☆安局,我的老人快整完了,是我叫007的老乔下的手,给他提个醒,想不到邓铁军真敢,我的银座会所,向来他不动的,这次行动,突然就端了,大不了鱼死网破,老子也有的是枪。”

李建山冷冷看着,江湖义气十足的闻天强,摇头叹道:“007老乔,就是乔远峰乔帮主吧,你用他,还讲什么鱼死网破,早晚是自己人弄死自己人,你做的那些破事,乔帮主可没有少给你录像,他是靠着你,也防着你,哎,这次老乔手里的资料,全被邓铁军查封扣走了,说不定就泄了密,一着不慎全盘皆输啊,天强你有勇无谋啊,算我瞎了眼,怎么用你做了那么多年公☆安局长。”

闻天强面红耳赤,比被当场扇了耳光还难受,被使了定身法一样,定在当场。

岭西省人民医院老干病房,应了丁香老师的想法,开始探看不断,白天是亲戚好友,女性居多。慧慧在沙州的大伯侯卫国,已经是沙州的公☆安局长了,姑姑张晓英成立了沙州英伦房地产,带着表姐弟也全部赶来了,还有静海老家的亲戚,还有侯敬海、刘芬之老两口,静海公☆安局、静海县实验小学退了休的老同事,也来了。
前三十年看父,后三十年看子,老两口的两个儿子,一个是沙州公☆安局长,一个是茂云市委书记,谁不来烧热锅灶啊。

来的女客七嘴八舌,骂起黑社会的伤天害理,变相村托着侯卫东一心为民,打黑除恶的形象。

省委组织部办公室副主任李兵夫妻,茂云西路副县长晏子平夫妻,都来帮忙打理事务,他们分了工,在不显山露水岭西宾馆,接送款待着来客。

上了级别的官场的朋友,白天大都公务繁忙,还有避嫌的需要,侯卫东白天也不在医院,还要茂云岭西来回跑,朋友见面也都趁着晚上,以厅处级领导干部居多,省领导里秦路是当天夜里来的,祝炎夫妻是第二天来的。

茂云的各机关也闻风而动,人马如潮,连续不断,抱定礼多人不怪的思想,一个离休的老厅长,肺气肿住了院的,在老干病房,床前床后寥落,和侯卫东的女儿比起来,显得如此不堪,就有了怪声。

搞得侯卫东不得不下了死命令,严打期间,茂云各单位领导,一律不得擅离职守。谁来岭西,要向他本人,亲自请假。

侯卫东夫妻正式接访,应是孩子住院的第二天,晚上朱小勇陪着朱晓琳来了,朱小勇把侯卫东拉道一边,小声道:“茂云驻京办把老太太的两套四合院产权证办了,明天工作人员才能拿到,我还听说你让周省长住了一套,那我让他们把证还先交给罗宁,再有你自己安排吧,明天的飞机,罗宁过来看孩子。”

侯卫东摇头苦笑,解释道:“周省长只是暂住,我就是敢送给周省长房子,送了他也不要啊。唉,慧慧小孩子家的,罗宁赶过来,小题大做了,还是别叫罗宁跑来跑去的。”

朱小勇皱着眉,不满道:“卫东,咱们什么关系,要是我的孩子,你和佳佳不也要赶过来吗,一样的心情,对了,要不把孩子送北京上学吧,罗宁在部委里熟悉,找个好点的小学,伙伴呢也都是部委大院的,一起成长,对孩子以后发展也有利。反正你四合院子也买了,早晚要过去安家,有老爷子老太太照应着,也就再找个保姆得了。”

侯卫东一想,这倒是不错的想法,双臂交叉,叹气道:“这还要看佳佳的意思,我父母忙完这边,我也想叫他们搬北京去,你也知道,咱们茂云的形势,别的不说,现在所有的监狱,已经叫老邓给塞满了,端了这些人的老窝,漏网之鱼,怎么反扑还是未知数啊。”

这边的佳佳,看着气质不凡、娇媚美艳的朱晓琳,面上呵呵心下戒备,道:“琳姐,孩子也就是擦伤,劳你亲自赶过来。”
朱晓琳举止大方,倒一点不心虚,在这里心疼慧慧小朋友,其实还没有心疼她爸爸张卫东的多,侯卫东已经二十四小时不眠,就早餐进了点楚飞买的粥,胡子也没有刮,澡也不洗,憔悴多了。

朱晓琳余光也细细打量佳佳,这个岭西官太太圈子中的佳丽,除了漂亮,那种超脱自信的气场,不是一般女人能有的,一边心疼的抚摸着慧慧的小脸,道:“张处长,擦伤这么可爱的小宝贝,就是大事喽,宝贝,阿姨这儿,有张卡,送给你,周末啊,在北郡果岭儿童乐园,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好吗?”

那是一张琳达地产的至尊卡,北郡果岭开发的所有项目,怎么消费都可以免单,高尔夫、餐饮住宿、温泉浴、儿童乐园,当然在岭西有这个卡的人,不上两位数的。

一提北郡果岭,佳佳沉默了,虽然脸上还带着职业了的,亲和微笑,等朱晓琳和侯卫东打了招呼,离开后,佳佳的笑容才骤然下了霜。

见妈妈脸色不好,不停白父亲几眼,连慧慧也沉默了许多,总是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眼睛转悠追随着大人的行动。小慧慧很机灵,审视着这么多的伯伯阿姨,来看望自己,到底和爸爸妈妈亲疏如何,小小年纪就学会了观察,遗传了父母那里优良的基因。

第三天晚上,沙州市委书记宁月和副书记洪阳,是结伴来的,都是老同事,也不客气,送上花篮,洪阳就悄悄把几份红包,递给了佳佳,佳佳用眼神询问了侯卫东,尽管侯卫东没有点头,佳佳却看得出是点头,就客套推让了一下收了。

洪阳直率对侯卫东道:“真不巧,昨天赵东陪同钱书记去东南亚了,打电话给我,托我心意一定带到。”

这边的宁月,气质高傲严峻,冷艳无比,更是深沉似海的人,挑着嘴角,拉着侯佳佳,委婉道:“张处长,侯书记主政茂云,关键时刻,好比在风头浪尖,你和孩子要注意安全啊,要不就把孩子送北京上学,不瞒你说,我本人就是在北京长大的,同学朋友在北京很多,诸事打个招呼,也都好办的。”

说着说着,佳佳动了心,却含蓄道:“宁书记,谢谢你,我真舍不得孩子送北京,我不敢比你宁书记,事业如日中天,但还是不甘心做个家庭妇女的,你看那位。”

说着嘴一撇,瞄了侯卫东一眼,“我要是纯粹的家庭主妇,让侯卫东彻底放了心,眼里就更只有工作,没有我们母女俩了。”

宁月很温和一笑,表情一破冰,就如抚面春风,眼光妩媚的一闪,佳佳突然感觉宁月书记的风采,似乎比那个妩媚的扎眼的朱晓琳,更妩媚更靓丽起来了。

心下就发了急,奇了怪的,怎么漂亮女人,都叫侯卫东遇到了,还都走那么近呢。打着官场公事交往的旗号,又叫自己说不出来什么来。送走来客,佳佳禁不住心里堵堵的。
一连两天,都是张家的亲朋好友,官场故交也多是侯卫东的居多,建设厅董立厅长来了,几个领导,也是侯书记长侯书记短,和侯卫东寒暄招呼,聊上几句。岳母赵利敏凑个空闲时间,更加阴阳怪气了,她总觉张卫东家,是处处显摆,要比她这个沙州老市民老工人家庭,处境优越的多,被刺破了自尊心,就生了妒忌心。

得空就指桑骂槐的唠叨“我的乖慧慧命苦,人家做官家的孩子,都风风光光的,我家慧慧还要提心吊胆呢,谁叫你摊上的是个大书记的爹呢。”言下之意就是讥讽侯卫东不会做官,净干些异乎寻常的事。本来侯卫东张小佳就紧张的关系,更加微妙起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