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63章 照片讹诈——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当天中午,侯卫东就回了家,韩明、楚飞把他送到紫云苑,侯卫东才给张小佳打了电话,佳佳倒是诧异,很不依不饶口气道,你还舍得回来啊,我们几个女士,在北郡高尔夫球场,要不你也过来打两杆。做了书记,侯卫东更加忙起来,近段时间,没有怎么回家,听了佳佳说高尔夫的话,侯卫东心里就有些虚,呵呵道,我回来有事,周省长可能要调北京,晚上我要约约,你们不打麻将,怎么想起来玩那个?佳佳开心道,怎么,不支持吗?这可比天天打麻将好,运动减了肥,还可以看看绿色,呼吸新鲜氧气,晒晒阳光,享受一下大自然的乐趣。我学会了好教你哦,呵呵。

侯卫东就一个人在家里,养精蓄锐,昨夜劳乏了的,就补了个觉,到下午,才叫韩明接了自己,在岭西品牌运动装备看了看,比较后,还是决定把朱晓琳送的那套高尔夫球杆,转送给周昌全,其一是自己真没有那个时间,其二也是对老领导将来生活状态的支持吧。从这点来看,对朱晓琳逢场作戏成分多一些,如果是郭兰的礼物,侯卫东不会打什么送人的主意的。

果然周昌全很高兴,在华裕国贸贵宾大厅,亲切拍了侯卫东的肩膀,道,卫东,不错,把我的运动方向,都安排好了,我先上去,你留一留,秦省长马上就到,是我专门约过来的。侯卫东会意点了头,目送周昌全带着楚玉修上去。半支烟的时间,秦路带着秘书付国昌过来,侯卫东远远的久伸出手,迎了出去,这次秦路倒不是淡淡的,市委书记在地方,十足的一把手,选举省委常委,也是说的上话的。秦路笑眯眯道,卫东书记,不要客气,你们家佳佳,和我那位,姐妹一样,天天在一起,我们俩,聚的就少喽,周省长说你设宴专请,这不,我就马上赶过来了。

侯卫东客气道,谢谢秦省长拨冗光临,莉姐可是个好大姐,我那位,是天天念叨莉大姐的好,有机会,我和佳佳,要专请秦省长和莉大姐才是。秦路就哈哈大笑,道,卫东客气了。秘书付国昌表面木讷,眼光灵动,问了侯卫东的好,就把握分寸,跟在秦路后面,捧着秦路的口杯,就像是国宝一样。侯卫东扭脸之际,微微一笑,真的也回忆不起来,自己当年是不是也是这样,熬过来的呢。

席间,说起茂云,秦路叹口气道,茂云那个齐必达,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决死刑。侯卫东很震惊道,秦省长,贪污很少判死刑吧?

秦路摇了摇头,道,这个齐必达,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罪行极其严重,民愤极大,且没有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情节,所以判死刑,也说明省委的决心有多大。

周昌全也惋惜道,我们的干部,就这样毁在金钱面前,我们培养一个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不容易啊,卫东,我是要调走的了,在岭西,多听听秦省长的教诲,我也就少为你担些心。

周昌全言语间,含有托付照应之意,秦路就不好打哈哈,正色道,卫东工作能力很强,也很有思想,只是个性过于刚正些,官做到市委书记这种地步,把把方向,定定调子,谨言慎行才是正道,在茂云,刚才提得齐必达就不说了,那是省委下了决心树立典型的,自身也是狂妄无法,罪有应得的,但除了一个齐必达,茂云水依然很深,祝部长在茂云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深挖,这里有个什么问题呢。

“我其他的不讲,就讲几个组织任职吧,供卫东参考,南源省委裴书记,在岭西任职时,李建山出任的茂云地委书记;裴书记在南源省任政法委书记时,郑少良任提的公☆安厅纪委书记,裴书记做到省委书记,郑少良去了公☆安部任的副部级,现在呢,裴书记是要进中央的了,郑少良到岭西任的政法委书记,李建山还在茂云人大主任。”

秦路言下之意很明确了,目前,茂云打黑动静大了,已经众所周知侯卫东是狠心治理的,打到保护伞只是迟早的事情,省委政法委的郑少良,和本地派系李建山,是有渊源的,如果连锁反应,牵涉过多的,侯卫东做事就不可不虑啊。

散席后,送走秦路,周昌全脸色很淡泊,很明显不屑秦路的话语,很坚毅,告诫侯卫东,道,卫东,官做到你这个地步,要有所为,也要有所不为,只要群众拥护的,就要放胆去做,这才是为官正道,谨小慎微的混日子,还不如去抱孩子妥当,哪怕到了无官一身轻的地步,干一场大事,才痛快,才对得起组织对你的培养一场自己。侯卫东把这当成周昌全即将离开岭西,嘱咐自己的话语,很郑重点了点头,刚毅道,放心吧,老领导。

周昌全缓缓点了头,又失落长叹一声,上了车,和侯卫东一起,去泡了温泉。在浴池,侯卫东道,老领导,玉修的事情,我尽快落实,给鲁市长打了招呼,先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吧,慢慢再到市委这边,怎么样。

周昌全就托付讲了一番,深情道,跟我一场的人,有才华的,也不愿他受了委屈啊,我去了北京,回来就少了。在茂云,就靠你们自己了,把工作做好,我就也少些牵挂。

英雄暮年,夕阳西下,伤感不言而喻,情感自然流露。侯卫东就转换话题,问道,老领导,在北京,住的地方安排了吗?

周昌全平淡道,组织安排的房子,说得过去,当然在北京吗,条件不能和岭西比喽。侯卫东就在心里掂量一番,北京级别待遇讲的森严,楚飞自己在外自己解决住房,就呵呵道,老领导,你不见外的话,我就说说,你客气,我干脆不讲。

周昌全哈哈道,卫东,还给我用激将法呢,有什么就说。侯卫东就把在北京买了两套四合院子的事情,讲了出来,要周昌全挑一套,先住一段时间。又喊来韩明,到车里去了四合院的照片,却是很雅致很有韵味的明清四合院。周昌全看了很感兴趣,道,这可是几百万的院子,年前孩子刚在海南买过房子,,我要想住,还要张口,给儿子们要钱的。

侯卫东诚意道,老领导,你也知道,以前我做过矿,有些家底,就算我的心意,我给你买个房子也是应该的吗。周昌全呵呵摆手道,不行,那性质要变喽。侯卫东鼻子一酸,周昌全为自己倾尽了心血,为官清廉,如果是在位留有后手,现在何苦在北京,要住个大点的房子,也如此为难,这是人格使然。侯卫东有些哽咽道,老领导—-周昌全也受了感染,叹道,这样吧,我这老家伙先替你看院子,真住的过瘾,大周回来后再说吧。

两人聊的很晚,回到家,近一点的样子,佳佳等得,都快没有耐心了。星期一一上班,秘书楚飞将一封信摆在侯卫东办公桌上。这段时间,纪委书记齐必达倒了,侯卫东新任了

市委书记,在茂云,侯卫东已经有青天的美誉,举报的,喊冤的,材料日益多起来,不过,一看这个信封,侯卫东感觉就怪怪的。

上面张贴的,都是打印的纸条,注明了侯卫东亲启,在亲启二字后面,连着打印了三个感叹号。楚飞就不敢随便拆开来看了。侯卫东拿着信,胸口禁不住的发闷,朱晓琳前天刚讲过,规划局的蒋用方,被茂云那个007调查公司,抓了辫子。

侯卫东也算是经历颇多的人了,可自从前天,朱晓琳、秦路副省长各自讲了一番,自己尚不知,茂云黑恶力量伎俩翻新,岭西的人事也另有渊源,莫名其妙地,自警紧张起来。

打开一看,他的脑子轰地一响,心惊突突连跳。里面是两张照片,抽出来时正好是照片反面,可他已预感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了。心想难道是他上周五晚上,和朱晓琳一起在别墅过夜,让人拍了照?也太可怕了吧。

楚飞见他表情紧张,神色异常,心里也很着急,却又不敢多问。他已经看出来,是两张照片,但不便凑过来看。侯卫东也不敢当着楚飞的面,查看照片内容,只作没事似的,将照片收进抽屉里去了。

“侯书记,是不是,有什么事?”楚飞问得很得体,既像是请示工作,又像是关心侯卫东碰到什么麻烦事情了。侯卫东平静的说:“没事没事,你去吧。”

楚飞出去了,侯卫东才拿出照片。一看,他几乎出离愤怒了。两张照片,一张是朱晓琳手握着自己的手摆球杆,一张是侯卫东和朱晓琳的合影。

一张打印纸只打着一句话:侯书记,你玩的快活吗?

照片背景,就是高尔夫球场。尽管只是打打高尔夫,可说明他不论走到哪里,背后都有一双可怕的眼睛盯着。心里总是不舒服,想来想去,这不是什么核心东西,看来不一定是跟踪自己的,不然别墅过夜更关键啊,更有杀伤力啊。那是跟踪谁?佳佳吗?祝部长暗示过的,还好,幸好没人盯上郭兰,不然自己麻烦就大了,看来危险一步步临近了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