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60章 环环相扣——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上任茂云市委书记,传闻传的很久了,如今真的上任了,倒却不是什么新鲜神秘的谈资了,侯卫东这几日不停地下去,在茂云四县三区,调查研究社会治安,茂云电视台,抑或岭西卫视,天天在电视里露面。

他以前是最喜欢穿西装的,系着领带,自信方才35岁的自己,是气宇轩昂、英气勃勃的,妻子佳佳、还有郭兰、李冰,平时留意,给他买的衣物,多数也是西装。

现在他醍醐灌顶般,非正式场合,改穿衬衣加夹克了,也从不用领带,专穿那种色调老气横秋的。举手投足间,透出刚毅沉着来。

再难决断的事,他处理起来,举重若轻,轻描淡写,整个人看上去总是满面春风,笑意从容,一副稳重自信的模样。

其实他每次下去走一圈,真实意思就是打招呼。下面县区班子领会,新任市委书记,要有调整意图了,除了西路已经提前布局,配备的公☆安力量也很得力,其余县区怎么办,他也早成竹在胸了,邓铁军历练出来的专案组成员,就是布局县区公☆安队伍的中坚力量。

现在就是最后的亲自下去授意,对县区党委班子的要求,就是敢于碰硬,敢于打黑除恶,绝不姑息,绝不手软。

侯卫东为打黑除恶造势,当然还不是找谁做正式指示。采取的手段,往往是暗示和吹风,这比正式指示的意义更重大。

侯卫东是有权暗示和吹风的人,也是有权决定别人命运的人。找谁暗示或吹风,某种意义上,就代表着组织的信任,领会不到,抑或故作迷糊,也许一念之间,侯卫东就左右了此人终生的政治命运。

眼前,关键就看是怎么执行组织意图了,而对于市委书记赋予的政治任务—–打黑除恶,是必须坚定不移执行的,执行力不行,就是不能和市委保持一致,那就是市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期间故交好友,省市同僚宴请不断,侯卫东就单单请了省委常委几位领导,感谢他们的信任和支持。接下来就是别人请客了。要请他的人很多,他真有些安排不过来,对很多人级别不够的盛情,也只好婉言谢绝了,实在驳不了面子的,就只好拨冗光临了。

省委省政府的周昌全、秦路、祝炎、郑怀敬、丁原、赵东、楚玉修,李兵,财政厅长蒋玉寒,省发改委主任冷秋,沙州宁月、杨林、洪阳、黎明骏,都要设宴。飞达老总张木山,在北京运作上市的事情,也十有八九了,还专程从北京赶到岭西,来祝贺侯卫东高就市委书记,回来隆重地宴请了,茂云新任市委书记。郭兰的女装事业,发展也进入高速快车道,忆江南女装经销加盟网点,近乎覆盖了整个岭西地市,天天谈合同,定服装款式,参加国内服装行业会议,竟是北京、上海、宁波、岭西等等,到处飞。平时还能忙里偷闲,和侯卫东煲个电话粥,知道这个天大消息,也开心许诺做次大餐,祝贺心上人成功问鼎书记宝座。李晶倒没有特别的开心,侯卫东的上位,她并不指望在矿山事业上,侯卫东能提供什么便利,她太了解侯卫东的为人了,心里倒隐隐不乐意侯卫东在茂云做什么市委书记,茂云时她经营最为成功的矿产根据地。

倒是妻子佳佳天天笑呵呵,建设厅里的同事,早在侯卫东还没有宣布的时候,天天喊着:张处长,你要请客哦,侯卫东做了市委书记,我们跟着也有面子哦。

等真正的宣布了,喊着叫请客的倒没有几个了,同事们都用仰慕的目光看着她,经过身边,包括同为处级的干部,都谨小慎微的寒暄,都传道,这个年纪轻轻就是市委书记夫人的女人,将来就是做省领导夫人,也是没有什么悬念的,佳佳得到一种难以言表的满足。

以董立为首的建设厅班子,一再约了几次,佳佳就带老公侯卫东,一起在索菲特坐了坐。

茂云市公☆安局,邓铁军影响力也水涨船高。作为侯卫东做市长时,特意调来的人,早晚是进市委常委的,副市长兼公☆安局长,或者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市公☆安局工作,高效率运作开来,以前在公☆安局听都没听说过的词,比如集约化、项目化、流程化、标准化等等,被邓铁军都运用于内部管理当中。

在一次茂云嫡系小范围宴会上,邓铁军找准了个时机,小心问道,侯书记,西路命案是不是,还要继续追下去?

侯卫东想了一下,仔细掂量道,当然,不能拖了,一定查下去,还是主席他老人家策略高啊,怎么查呢,要搞农村包围城市,老邓,做好外围的工作很重要啊。邓铁军心领神会,城市就是最后指向的大鱼了,就笑着点了点头,一如在青津两人合作打黑一样。侯卫东暗自猜测,西路命案怕是根点燃了的导火索,说不定就会烧到李建山、闻天强那里去。事在人为吗,侯卫东现在是杀伐决断,今非昔比了,他不能任由黑恶力量,再肆意祸害下去了。

邓铁军的打黑行动也是如此,杀伐决断,已经打掉14个团伙,专案组由最初郭大可、李立新的两个,发展成立到了15个专案组,从市局及各区县调配,选拔了负责人,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很有章法。最近,邓铁军领导警方,进行了茂云市历年来,规模最大“社会治安综合整治行动”。行动开展期间,全市日均破案127起,日均逮捕犯罪嫌疑人39人,一时茂云监狱人满为患。此外,还部署了“灭枪治暴”专项行动,出动400名公☆安特☆警、刑☆警和武☆警官兵,突袭贵南、川东、岭西三省交界区,清剿围捕了三江县一批地下兵工厂及制枪窝点。

茂云民间不乏精英人士,又开始分析、传闻起来,都道,这两次行动,表明新书记侯卫东,是意在“扫黑除恶”,先将上面浮漂的部分打去,为下一步深入清理黑势力打下基础的。忙碌过这段喧闹的时间,侯卫东有一次到岭西开会,会议规模不大,只是各市市委书记参加,却没有任何实际意义。说白了,就是上面有了新得一些提法,就是所谓的传达新精神了。

省委需要在地市一把手中间,先打打招呼。其实也就是一句话,就能讲明白的事情,却非得开个会议,正儿八经的讲一通。毕竟是形成不了书面通知内容的,这是体制外的人参悟不透的,无非是过去讲话可以怎么提,现在不行了,要变成现在如何说了,地方紧跟中央的精神,要改口了,如此如此云云。会议中间,沙州宁月书记和侯卫东,两人寒暄几句,茂云干部微调,也受益与宁月的援手,侯卫东心里亲近的很。宁月是岭西背景通天的人物,平时惯了冷冷淡淡的表情,一般的地市一把手,还真是秫她几分。侯卫东这待遇不同,眉目间别有些温馨,宁月也爽直,笑道,卫东,会议后,一起约乔副书记,出去坐坐吧。

侯卫东呵呵打趣着,道,宁书记,我随时待命,服从指示,你的话,向来不打折扣啊。

一如两人一起去春节北京的样子,弄得宁月心里突突跳了几下,脸色就泛了红。

谁知,会议后,原茂云市委书记,现在省政府任副秘书长段宜勇,专侯着侯卫东,非得也要宴请侯卫东一次,同事一场,如今落魄了的,侯卫东倒无法回绝,不太好推脱了。

听了侯卫东如此如此,弄得宁月悻悻的,侯卫东只好歉意道,实在不好意思,先欠宁书记一个诺大个人情,改日一定奉还。

宁月冷峻起来,嗔道,一定?

侯卫东就正色道,一定。看着宁月冷艳的毫无表情,上了沙州一号车,刷刷而去,心里白云缭绕起来了。

段宜勇这次,一改平时简朴的作风,在华裕国贸浪淘沙宴请了侯卫东,也没再约其他人作陪,诺大包间,只有他们俩。

酒是段宜勇珍藏的茅台,过了三巡,段宜勇举了杯道,卫东,祝贺你啊。侯卫东也不能说什么谦虚的话,更不能客气说彼此彼此,因为这次调段宜勇去省政府,实在是政治上判了死刑。

想起在茂云那段时间,自己曾在心里隐隐渴望,要趁乱上位市委书记的心态,便心生愧意,忙道,哪里哪里,兄弟我和你搭档一场,可是,也说不上话啊。

两人互视一眼,目光倒是都很坦然,心里都道,彼此心里没有鬼,就举杯一碰。

段宜勇又道,什么也不要说了,卫东,我知道你是做大事的人,我也受够了的,现在呆在省政府,茂云的事,是眼不见心不烦,这样未必不是个好归宿,总有时间,陪你嫂子,逛逛公园超市什么的,回家尝口家常川菜。

侯卫东安慰道,段书记,我感觉这样还是颓唐些,在省政府,你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段勇举起酒杯亮了一下,自己又提前干了杯,侯卫东酒量比他大的多,也就一杯不拉,紧跟着段宜勇的进度。

段宜勇一叹,道,什么作为不作为,我是不想了,现在整个官场,上级对下级,那是皇上对臣下的关系,上级要整治下级,那就是天经地义,何况我自身工作,确实没有做好吗。通过一些事情,我也看透了,就是背靠的大树,也会有调动、退休、倒台、下台的时候,把自己一生得失,寄望在一个人的话语权上,可笑可叹啊,我怎么就活的不是为自己一样,亦步亦趋那么多年呢。

段宜勇这话,侯卫东就不怎么掺言了,已经隐隐的指向了省委组织部长祝炎,侯卫东不由暗道不好,段宜勇酒量浅,有些醉话要出格了,自己不愿听也不愿意接受,心目中的老领导光辉形象的黯淡。

人在失意落魄的时候,得到同情,最容易升起倾诉欲望,也最容易相信朋友。又几杯酒后,段宜勇醉眼朦胧,看着侯卫东,微晃着上身,低声神秘道,卫东,我心里什么都清楚,茂云乱,祸根就在李建山、闻天强本地的那一帮人,大家都心知肚明,至于何时事发,早晚的事,但国有矿山贱卖给民企,这个手法隐秘,知道的又有几人啊。
说了呵呵大笑,有些宣泄不满的意味,一个压抑多年的人,猛然间官场失落,情绪酒后失控,完全可以理解。

侯卫东心里火石电闪一下,猛想起沙州原副市长,利用职权,巧借国企改制,乾坤大挪移,掏空国企后,转身又来收购国企,空手套白狼,侵吞国有资产,东窗事发出来的泼天大案。

侯卫东惊心,盯着段宜勇问道,茂云还有这样的事情,是哪一家企业?

段宜勇发了会狂,心情稳了下来,又好像不认识侯卫东,怔怔道,在茂云,大的做矿产的民企又有几家呢。

侯卫东胸口如同中刀,手脚发凉,饮进去的茅台,变成了通身冷汗,难道是在茂云的两家民营企业大鳄,飞达集团张木山、东晶矿业李晶均有涉及,而幕后操盘的人,不言而喻,就是祝炎了?

喝多了的段宜勇,才会说这么出格的话,侯卫东便决意不让他喝了,倒是侯卫东,自己为了压惊,将其余茅台酒,换了大杯,连着猛喝了两杯,才搀扶着段勇离席而去。

侯卫东叫韩明、楚飞,送走了段宜勇,竟发现自己的手,莫名奇妙的抖个不停。

紧接几天,侯卫东都定不下心神,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竟没有片刻轻松的时候,才知道段宜勇做市委书记,何以唯唯诺诺,事事请示,亦步亦趋,如履薄冰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