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6章 山穷水尽疑无路(4)——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英刚石场距离场镇颇远,侯卫东就带着小佳去视察狗背弯石场。

狗背弯石场是侯卫东最得意的作品,今天他要在小佳面前好好显摆显摆,小佳已是沙州市的副科级干部了,而且还能和市长一级的人物同桌吃饭,这让侯卫东很有些惭愧,这个狗背弯石场,多少能增加侯卫东的自信心,在小佳面前挽回一些面子。

小佳挽着侯卫东的胳膊,极亲热,突然,她道:“我发现了一个重问题。”

走在平整的公路上,侯卫东脚步轻松,道:“什么问题?怎么满脸严肃。”

激情之后,小佳就换下了装模作样的职业套装,穿着侯卫东大衣服,裤子则是在上青林小学买的一件老式的运动裤,宽松的衣服套在身上,显不出好身材,却很爽很休闲。

“老公,你开石场投资也不小,第一次也赚了十几万,如今遇到了天大的难题,这些事,居然都没有想到我。”说着说着,小佳脸上就眼泪汪汪,“这说明你心中没有我,我们本来就是相隔两地,信任是所有问题的前题,你这样做,让我很伤心。”

女人看问题的角度和男人不一样,比如一场战争戏,男人记住了肉肉横飞的场面,女人关注的却是主人公的爱情故事,此时,侯卫东满子都是如何找钱,小佳却敏感地发现两人关系中存在的潜在问题。

轻小焦提醒,侯卫东也意识到,自巳在上青林遇到困难之时,确实很少想到小佳。他想了想问题的原因,就老老实实地道:“恐怕是自尊心在作怪,大学毕业之时,自认为是天之骄子,谁知参加工作以后,才发现天之骄子一钱不值,刘坤混到了政府办公室,混得风声水起,公招生任林渡也当了镇团委书记,我陷到上青林却无所事事,有想法也无能为力。”

“为了改变这个境遇,这才大力促进修上青林公路,也就有了后来开石场之举,毕业前,志向高远,从来没有想到会成为土老板,所以也不好意思向你提起这事,怕被你瞧不起,也怕丢你的脸。”

侯卫东说得诚恳,小佳眼睛不知不觉就湿润了,她紧紧地挽着侯卫东的手,脸*在强壮的肩头上、道:“我是你的女人,什么事情都不准瞒着我,有福同事,有难同当不是说着玩的,这一次我就原谅你,如果下一次还这样,我就真的要生气了。”

上青林处于大山上,向来偏僻闭塞,民风彪勇纯扑,很少有男女在公共场所手挽着手,因此,路过的村民都好奇地盯着这两人,熟识的村民则意味深长地打起招呼。www.guanchangbiji.info

“老公,想不到你的群众基础还真不错,这么多人都认识你,他们为什么叫你疯子?”

“修公路的时候,我就象个疯子一样,成天在公路上游来晃去,还做了许多可恶事情。”

侯卫东将挖林场公路,算命人等几件事情讲了出来,小佳边笑边道:“我们建委有不少从乡镇提起来的干部,都说是乡镇干部要练就说大话、假话、狠话的功夫,我还不相信,现在看来他们说的是真的。”

到了狗背弯石场,小佳没有想到石场规模这样大,三十多个工人全部下到了底部,全部被集中起来装车,车来车往,人声鼎沸,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侯卫东骄傲地道:“这叫做狗背弯石场,是以我妈刘光芬的名义开的,另外一个石场叫做英刚石场,是以二姐侯小英的名义与一名村干部曾宪刚开的,前一次是英刚石场赚的钱,上青林公路上的碎石,大部分是英刚石场出的,赚了十来万,现在全部砸了进去。”

小佳一直对侯卫东充满了信心,现在看他凭一己之力,搞出了这么大动静,她暗道:“难怪老公对仕途进步不太上心,他看来以后想当企业家,条条大道通罗马。当企业家也不错。”

想通了这一点,她也对这个狗背弯有了责任感,凭着这大半年跑建筑工地的经验,发现了一个安全问题,道:“我拾你提个建议,石场是危险作业,最好给工人配一顶安全帽,增加一点安全系数。”

侯卫东夸得:“难怪我家小佳能当办公室主任,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给我打传呼的时候,我正在和何红富商量安全规范,沙州有好几个大石场,你能不能利用职务之便,弄一点标准的规章制度过来。”

何红富正在犯愁,明天又需要放炮了,可是炸药还没有弄来,他就看见疯子和一个女子玉树临风般地站在高台上,他三步并做两步,也上了高台。

“疯子,明天一定要把炸药进回来,要不然就只有停工了。”

“这是狗背弯石场的副场长何红富。”侯卫东又介帮道:“这是我老婆,张小佳。”

何红富就道:“大嫂,你好,欢迎到上青林,这里树多空气好,在大城市住久了,在这里正好洗肺。”

张小佳很有兴致地打量了何红富一番,这位副场长言谈颇为得体,也和她印象中的农村人不一样,她笑道:“什么大嫂,听起来象黑社会的称呼,你就叫我名字,张小佳。”

何红富与张小佳说了几句,又直奔主题,道:“疯子,快点想办法,要不然明天真的要停产了。”侯卫东苦笑道:“我只有六十块了,别说买炸药。等几天连生话费都没有了。”

小佳从大衣服里取出自己的钱包,里面有一张银行卡,她道:“这里面有三千元,也不知够不够。”

候卫东知道这三千元是小佳的私房钱,便道:“算了,你这点钱投进去就是泥牛入海,泡都不会出一个。”

小佳气愤地道:“交通局这完全是霸王合同,按进度拨款是行规。”她指着挖了近十米的采石台,“这么大的量,都应给点预付款。”

侯卫东摊了摊双手,道:“我们几个石场集体找过交通局,没有办法,交通局屁股大,我们几个小老板把他搬不动。”

何红富又抱怨了几句,便下去继续指挥装车,他是副场长,侯卫就大方的给了一千元的月工资,这在上青林是绝对的高薪,所以,他在狗背弯石场尽心尽力,为狗背弯石场的建设和生产付出自己的青春、汗水甚至鲜血(注:被碎石划破了手指,流血不止),成为侯卫东最为倚重的得力干将。

侯卫东脸上皮肤被太阳晒得撇微发黑,他看着石场的神态非常专注,就如一头东北虎在巡视着自己的地盘。

这一年来,小佳内心深处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特别是到了建委由办公室以后,接触的人和事与以前大不一样,眼界也一下被打开了,看问题的视角也在悄悄地变化,她坚强地守卫着与侯卫东的恋情,拒绝着步高的追求。

在潜意识中,小佳也拿步高和侯卫东进行比较,从学历、家庭背景、事业等诸方面来看,侯卫东都比不上步高,这让她很是害帕和担心,拥有一段美好的爱情是绝大部分女孩子的梦想,她很幸运的在大学遇到了侯卫东,也认为自己找到了传说中的伟大爱情,所以,就算是遇到了父母的坚决反对,就算是遇到了其他优秀男子的垂青,她仍然小心翼翼地保持着珍贵的爱情之花。

这一次到青林镇,当时是赵小军顺口邀请的,小佳心中一动,就请假过来了,借着赵小军的关系,彻底改变侯卫东与赵永胜的关系,为其将来的发展作个铺垫,可是,站在这个采石台上,她清醒地意识到,侯卫东似乎放弃了对仕途的追求,开始专心经营起两个采石场。

“自己的男人要当企业家,就让他当吧。”

小佳脑筋不停地转动,突然灵光一闪,她问道:“老公,你还需要多少钱?”

“你遇办法?”

“多少?”

侯卫东沉吟了一会,道:“前期投入了这么多,村民工钱,土地费可以暂时不出,可能还要三万元,就能撑得过去。”

小佳紧紧挽着侯卫东的胳膊,道:“我们办公室柳大姐的老公是益杨工商银行的,我给她打个电话,看能不能想办法贷三万出来。”

两人站在高台之上,山风顺着石场向上刮,石场的一个工人眼尖,低声道:“你看疯子在做什么。”

高台之上,侯卫东一把搂住了小佳,使劲在她的脸上、额头上一阵狂吻,被小佳推开以后,他笑道:“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

侯卫东心急,道:“我们赶快回去,你去给柳大姐联系,最好明天就把事情落实,免得夜长梦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