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58章 省委谈话——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随着省纪委双规了市纪委书记齐必达、西路县长高凤捂,茂云官场集体震撼了,私下不得不承认,茂云的天真的要变了。

也没有过太久,省委办公厅通知侯卫东,下午到省委去一趟。省委书记钱永年,这次很认真,不是以前抽时间找缝隙了,而是单独接见了他。钱永年还是那样和蔼,只是称呼,很自然变成亲切的卫东了,意思很明确,省委将调整茂云的班子,由侯卫东任市委书记。

钱永年满是期望道,卫东,你很年轻,提拔你,我是有压力的啊,但我相信你,做事有魄力,就会干得很好,省委很信任你。茂云这几年,矿业经济发展很快,但过于粗放,社会稳定也不尽如人意,贪腐严重,说明主要领导的执政能力,是不太妥当的。省委会尽快出方案,安置一下段宜勇同志。

侯卫东听这样传闻很久了,从省委书记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心通通跳着,深呼吸一下,尽量平稳语速,沉着道,感谢省委、感谢钱书记的信任,我服从组织的安排,一定做好茂云各项工作。

和传言的党政一肩挑,不太一样,省委钱永年下一句话道,卫东,你任职市长时间很短,年龄也比较年轻,省委酝酿后,决定给你配备个老同志,由沙州常务副市长鲁夫,来接任茂云市长,你怎么考虑。

鲁夫是原省发改委老副主任,矿山经济专家,深得原是省长的钱永年赏识,才放在地市序列,到沙州任职副市长,又适逢沙州班子大调整,紧接着出任了常务副市长,工作兢兢业业,素来稳健的人,是省委培养的专家型领导,换一个说法,就是省委钱永年书记的嫡系人马,出任市长,和侯卫东搭档,侯卫东就不难

猜到,就是做了市委书记,格局也会很微妙的,却也愉快接受了省委的安排。

出了省委书记办,侯卫东还是下了决心,去省委组织部长祝炎那里,坐一坐,祝炎倒没有想象中那么落寞,让了侯卫东坐后,叹道,段勇搞经济有一套,抓组织,驾驭大局还是不行啊,茂云几件事情出来,搞得我都很被动啊。

侯卫东陪着叹息,表露着羞愧,低着头。就听祝炎继续道,我本来计划放你在市长任上,好好磨练两年,再设法出来,谁想到,茂云乱局,这么早就成就了你,不过,由你出任书记,我是支持的。

侯卫东放在以前,肯定会信以为实,感恩戴德,如今在茂云有王兵这个眼线,对祝炎的话也就半信半疑了,很机智道,茂云矿山经济的飞速发展,是在您老领导一手搞起来的,不管我做不做书记,始终还是您来掌舵,我在前面冲锋。

祝炎呵呵笑了,半信半疑,含蓄道,卫东,你早不是做秘书的那个侯卫东了,马上要是岭西省委委员了,也是一方封疆大吏,过分谦虚,就是骄傲喽。

侯卫东却很郑重,诚挚道,真的,有你老领导撑腰,我才有信心,去做好茂云的工作。

祝炎见侯卫东带出情感,就起身坐了过来。侯卫东很少享受,和祝炎同起同坐的待遇,只好忙侧身,只坐了半个屁股。

祝炎低声道,卫东,你出任茂云书记,我可以放一句话给你,我没有从茂云攫取过任何私人利益,唯一遗憾的是,没有下决心动地方既得利益集团,说来也是有顾虑。以我对你了解,你是不会搞妥协的,是要狠心整治一番的,不过,你想,动静大了,会不会影响招商引资,会不会有搞运动之嫌呢。

侯卫东心里打了一个激灵,老领导隐隐有些告诫意味,是出于要自己粉饰一团和气,埋头谋茂云发展;还是出于担心自己在茂云,搞出大动静来,扯出祝炎做书记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负面来,真到那时,自己是选择履行市委书记的职责,还是选择为尊者讳的官场规则呢。

从祝炎那里出来,握手道别前,祝炎耐人寻味道,卫东,省委宣布任命后,有机会还是把佳佳带到茂云工作吧。

侯卫东也没有反问,讪讪点了点头。想着这句话,回味无穷,难道是在提醒,自己的私生活不检点,自己和郭兰元宵夜去铁州看灯展,茂云交☆警支队的王兵,汇报给祝炎了吗;还是妻子佳佳,在岭西官场有什么不良影响,或许两者皆有。

侯卫东也没有去省政府那边,周昌全和秦路,都交待过侯卫东,在市委书记职务宣布之前,尽量不照面,避嫌的意义,不言而喻。

回到紫云苑小区,按照惯例,侯卫东还是先到了父母那里,从美国回来后,父母整天乐呵呵的,孙女慧慧跟爷爷奶奶感情很深,依恋的很,那边侯佳佳的父母,也天天做出样子来,争着要亲热慧慧。所以有时,女儿也不在爷奶这边,今天慧慧就不在这边。

母亲刘芬之见儿子回家,开心的格格大笑,一边叫老伴侯敬海,去给儿子去洗提子吃,一边笑道,哎呦,我美国的那小孙子,那个好哦,虎头虎脑的,精灵着呢,真想带回来啊。

侯卫东苦的一笑,也不接腔,道,妈,你身体还好吧。

刘芬之连道,好,好着呢,又胖上两斤,小三,倒是你,白天黑夜的忙,要注意身体。

拉一会家常,母亲欲言又止,侯卫东就留了意,打趣道,妈,有什么就说,还怕我泄密不成啊。

刘芬之就撇了下嘴,叹道,佳佳真不该在紫云苑,给慧慧的姥姥姥爷,买什么房子,买也买到其他地方才好,现在去那边登门的人多了去了,谁知道是冲着建设厅张处长,还是冲着茂云的侯市长。

侯卫东联想到祝炎那句话,心里就不安起来,本来怀着天大的秘密,天大的喜讯,可省委只是谈了话,还上不可告知父母,下不可以告诉妻儿,心里热炭一样,如今被浇了冰水一样,迅速降下温来。

陪父母吃过晚饭,侯卫东回到自己这边,侯佳佳是没有电话预约,不会来陪自己的,都是忙的地溜乱转的人,或加班,或饭局,或麻将局,或某某太太生日宴会。

时间是晚上九点了,侯卫东隐隐不快着,又想着佳佳平时的好处,一阵烦躁,就去冲了凉水澡,天气还没有进入夏季,还是有些凉的。冲过澡,懒懒的睡觉了。

佳佳回来,看到鞋柜里的皮鞋,就知道丈夫回来了,听取卧室鼾声一片后,就小心冲浴洗漱,又细细画了淡妆,才钻进侯卫东的被窝,妩媚笑着,用心撩拨。

侯卫东就醒过来,先压了压想要说,省委谈过话的欲望,脸作愠色道,张处长,你天天这么晚回来吗?

佳佳知道侯卫东近段时间压力大,就嬉皮笑脸道,你也不打个电话,谁知道我们家的侯大书记,今晚会大驾光临啊,知道了,小女子还不专侯你临幸吗。

一句话侯卫东没了脾气,也不能明说,也不能带出,责怪佳佳父母收受礼品的意思,就为难叹道,我们这样总不是个办法,佳佳,你调到茂云好不好。

佳佳瞪大双眼,好像不认识侯卫东似的,疑惑道,卫东,我们在岭西刚安的家,双方父母都在这边,你就是天天车来车往,高速也很方便,干吗叫我调到茂云。

侯卫东搂过来佳佳,开动的脑筋,徐徐道,你也知道,地市领导,做过路干部的,一般威信不高啊,你跟我过去,有利于我开展工作啊。

佳佳白了侯卫东一眼,推开侯卫东摸到胸上的手,嗔道,我在岭西朋友圈子里,刚都熟悉了的,去茂云的大山沟里呆着,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不干。

侯卫东心里有些发急,狠了心道,这样好不好,佳佳,你过去后,两年内,我给你落实个副厅。

想不到佳佳扑哧一笑起来,得意道,别开空头支票了,莉姐吹了枕头风,秦副省长打了招呼,我们厅里已经研究过,要推我副厅后备呢,我干吗非要到地市去兜圈子。

一个县1万个干部,才有200名正科,依次推出20多个处级,一个地市200个处级,再出几个副厅,一步步难似登天,就是一个省厅,几十个处级,能上去的,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

每一个级别,都要一个官场中人,十几年的奋斗,而关键的每一级别上,又不知道要刷下多少人,侯佳佳自己能怎么搞定副厅后备,副厅起步是正处级别两年,省直各单位一般会按1至2名推荐,其中副厅级领导职数6名以上的可按3至4名推荐。但综合条件较好且群众公认的女干部,可不受名额限制,佳佳也许沾了这一条的光。

总之,侯卫东感觉有些震惊,佳佳工作能力强,又搞夫人外交,网网能量也很可怕了,秦路和侯卫东之间淡淡的,夫人们之间,关系很密切,侯卫东倒是满意这个关系的维护,隐隐中,又带出些不安,不安到底在哪里,侯卫东自己也说不清楚。

在侯卫东也就淡淡的了,无计可施之际,佳佳温柔偎依过来,用力握了握侯卫东小兄弟,嗲嗲道,老公,这样好不好,以后每月我多跑几次茂云,我还不是怕传出去,好像多离不开老公似的闲话吗,我尽量安排厅里和茂云建设局,业务来往就行了,呵呵,可以一举两得。

侯卫东摇头苦笑,灵机又一动,叹道,最初呢,是怕局势不稳,你过去有什么闪失,如果我做了市委书记,又想要你去茂云,毕竟我年轻些,一个人在茂云吗,难免有些花边猜测啊,有你天天守着,少了很多不必要的谣言吗。

佳佳倒是不屑一顾,道,你以为我是母老虎啊,在茂云给你当稻草人去,现在领导谁没有花边新闻,在南源发达省份那边,官场***成风,没有二奶的,还撑不起面子呢,茂云有女人亲近我老公,说明我老公有魅力,不过,你可千万别给我来真的,小心我的龙抓手。

侯卫东立马感到下边一紧,不由连忙作求饶状,连道,不敢不敢。

佳佳莞尔一笑,很无奈道,我现在习惯在岭西的生活了,上次你发高烧,我也想调到茂云,可是事业、生活圈子又要重新熟悉,我心里也不知道怎么了,很失落,很不是滋味。

看来岭西官太太圈子魔力太大,吸引住佳佳了,那个贵妇人圈子魅力的所在,无非是权杖的无边法力。不是人改变了生活,就是生活改变了人,官场生活,加上官太太独特的生活圈,改变了佳佳,侯卫东暗道,已经无法左右佳佳了,强扭的瓜不甜,再勉强下去徒增不快。

佳佳消息一向很灵通,问侯卫东道,今天你去省委了吧。是不是钱书记要找你谈话。侯卫东很有讲出来的欲望,却暗下给自己较真,心道,毎临大事,要沉气,说出来,就说明自己,修炼火

候还不到,不足以成大事,就打了哈哈道,谈什么谈,你快成我们家的组织部长了。

佳佳得意一笑道,你们茂云的事,我还是比较关心的,就说那个纪委书记齐必达吧,双规后,还不知道会咬出哪个省级领导呢。

侯卫东就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幽幽道,侯处长,你看问题,蜻蜓点水,浅尝辄止,还不够透啊。

佳佳诧异道,老公,我怎么看不透了,上面没人,我不信齐必达会那么疯狂。

侯卫东呵呵指点道,纪委查案,向来只认定向下边收的,从不认定向上面送的,规则如此,别指望能看上什么新闻,扯出什么省级领导来。

佳佳受了点拨,点了点头,也就没了探讨的兴趣,一心黏在侯卫东身上,不多时,已是情热不堪,侯卫东也就配合着,春风一度,黑甜一梦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