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55章 一剑封喉——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岭西华裕国贸大酒店桃园轩里,顶级的装修格调,奢华的餐饮标准,晚宴灯光璀璨,包厢水晶宫般的晶莹,这些一一标榜着,岭西消费至尊场所的王者之气。官场隐隐的桃园三兄弟—-赵东、洪阳、侯卫东,在此一番聚会,却是项庄舞剑,别有深意。赵东和洪阳修炼的涵养功夫程度,虽不能称之为炉火纯青,倒也能处事波澜不惊,见侯卫东一身灰黑衣着,装扮老气横秋,一改往常潇洒倜傥,更成熟更稳重了。

闪念间,就明白用意,推杯换盏间,谈笑风生,除了洪阳说了句—岭西官场从此少一帅哥,就再也没有提起什么。

都知道要谋划大事的,各自自觉把住了酒量,三人只喝了一瓶飞天茅台。餐后,赵东俨然是华裕国贸的常客,轻车熟路,带了洪阳、侯卫东,豪华走廊竟是九曲回肠,等寻到贵宾电梯后,直达了华裕国贸顶层的茶室。

茶室装修高端,布局隐秘,格调精致,各种奇树异花,散布在阳光房内,映衬着茶室的不凡。

三人落了座,身为省委书记专职秘书的赵东,温文尔雅自谦道,今天我献丑,请两位品品,我的功夫茶。

洪阳拿起茶桌上那筒极品大红袍,细细查看,很有些惊喜,带着笑道,东子,好,好啊,你这省领导,层次就是不一般啊。

沙州副书记洪阳,是有琴棋书画茶雅好的人,素来闻曲而知雅意,这极品大红袍,在岭西能品味上几杯的人,当真屈指可数矣。

侯卫东从政以来,也是机关作风使然,养就的嗜茶癖好,也很精通茶道功夫,三人可谓英雄惺惺相惜,细品间,茶香弥漫,精致茶室,气氛古典高雅,颇能感受几分高山流水知音的意境。

几小杯大红袍后,侯卫东脸色首先肃穆起来,赵东和洪阳会意,对视一眼,也就严肃以对。

侯卫东叹道,赵主任,洪书记,茂云局势扑朔迷离,叫人真看不透啊。

赵东慢饮一口茶,低沉着声音道,看不透,那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啊,前一段时间,省委常委会会议很严密,我也不知道其中内幕消息,只是近几天,省委机关,才在传你老弟要主持茂云。

说着,赵东指了指上面的天花板,继续道,也有意你啊,可这要报中央组织部备案的,过于破格,省委不能不慎重啊,何况这一段时间,又有你在春节期间,大肆收礼的举报。

这句话,反叫侯卫东放下心来,提拔干部的关键时刻,你争我斗,没有举报反而不正常了。如有举报,就搁置组织任命,那在党内,就别想任命什么干部了。

别说春节收的礼品礼券,自己已经变现上缴了廉政账户,就是收些烟酒茶点,在时下,也不至于上纲上线,看来,省委意图含糊下来,还是另有原因。

洪阳倒是直言不讳,深沉道,我们这些人,逢年过节,谁不收些烟酒茶的,不收吧面上是两不好看,都心知肚明的事,卫东的事情,迟迟不定,省委还是另有顾虑吧。

侯卫东皱了眉头,洪阳的话就近了主题,就郑重从手包取出卷宗,那是一打西路矿难的举报材料,摊在赵东、洪阳面前,郁闷道,茂云水很深很黑啊,为了段宜勇书记所说的大局,什么都在拖,我是一直隐忍不发啊。

洪阳和赵东一一细细翻看了,竟然不约而同,相视一笑,侯卫东倒一头雾水起来。

洪阳凝视着侯卫东,沉着道,卫东,你没有来的时候,我和东子就已经计议很久了,你这么快有机会上位,是个异数啊,我们不能不竭尽全力,东子给你准备一个机会,下面就要看老弟的魄力了。

侯卫东心叹道,什么异数啊,周昌全省长严令自己敏感时期,不跑不要,是有考虑的,又有几个人能想到,侯卫东稳在茂云,不主动奔走周旋,是因为周昌全和秦路之间,另有政治利益交换呢。

赵东谦虚按了一下手,也不卖什么关子,也从手包取出一叠举报材料,看样子洪阳和赵东,已经计议过该材料了。

侯卫东疑惑接过来,细细看时,心下暗吃一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省委书记钱永年,苍劲有力的签字笔迹:转纪委继发书记,务必一查到底,钱。龙凤凤舞间,带着煞气。

材料关键处,文字下边都划了横线,大致意思是:茂云市西路龙口煤矿老板单奎,非法开采,造成我们龙口村地下水源破坏,村民饮水困难,引发的地表下陷,造成村组耕地500亩全部荒芜,作为龙口村组代表,我多次**,被单奎手下打杀恐吓。

期间,茂云纪委书记齐必达,西路县长高凤梧,多次充当单奎的保护伞,使我们喊冤无门。钱书记,我现在是把我自己,我这个家庭,我们龙口村,都交给了政府,实在没有办法了啊,我只能这样做了,期盼省委钱书记日理万机之余,关心一下我们龙口村。

洪阳谋略大家风范,等侯卫东看完,用手梳理一把头发,幽幽道,实话实说,卫东能被提议,上位茂云市委书记,个中情由,整个岭西官场没人能参透。

洪阳自嘲一笑道,我也猜不透,卫东才任职市长,如何能被提议党政一肩挑呢,不过,大多数人却能猜透,非常之时必有非常之人,这个茂云纪委书记齐必达,也不简单啊,敢于举报你,还不是你在西路矿难之时,茂云市政府这边,抓住了他的小尾巴,当然要和你冰火不同炉,你顺利上位,他岂不是倒霉透顶。

洪阳思考起来问题,就吞云吐雾,分析就步步缜密,赵东也耐不住心里谋局,伸手要了一枝,点上,接过话题叹道,西路矿难,茂云市委的调查报告是我递给钱书记的,钱书记直接翻到处理结果那一页,看了一下,就啪的一放,冷笑了一下,始终一语未发啊。

洪阳是有了谋断的人,一定要言无不尽的,就道,卫东,你拿出的西路矿难举报材料,和省委钱书记的批示就不谋而合啊,关键时刻,政治上一定要坚定,就是要和省委保持高度一致啊,要做市委书记,就要有自己的独立政见啊,你要是一直顾虑重重,时刻考虑,受过谁的什么恩,掀起惊涛骇浪,会不会给某位省委领导,带来什么负面影响、什么牵连,就如此心胸做事,钱书记那里,能否上位,就可忧了。

侯卫东心里,猛的打了一个闪电,洪阳所指省委领导,就是茂云前市委书记,现在的省委组织部长祝炎。

一番话醍醐灌顶般的功效,明白洪阳话的关键之所在。自己如果一直跟在祝炎后面,亦步亦趋的,没有自己的风格,在省委眼里,始终难成独当一面的重器啊。

茂云市纪委书记齐必达本身违法乱纪,又给自己暗下绊子,茂云大局已经不是一床锦,能遮掩的了的,如果还顾忌老领导刚离茂云,就有大案的什么脸面,顾忌什么所谓的稳定大局,不能硬起铁腕一挽狂澜,还茂云风正气清,别说省委,就是自己,也觉的唯唯诺诺,没有市委书记风格了。

侯卫东已是戒烟良久了,此刻沉默着,也要了枝烟,不过没有点火,只是放在口中抽着回味,赵东、洪阳看着,一点也不感觉滑稽,都把目光凝视着侯卫东。

侯卫东从手包隐秘处,又取出那张上缴廉政账户的收据,放在孔东面前洪阳和孔东凑在一起,看了侯卫东交给廉政账户的单子,看了关键的上缴时间,恰好是在春节过后,茂云人大会事变之前,就点头相视一笑。

其实侯卫东心里,来之前,早就磨刀霍霍了,官场朋友面前,还是显露出自己温情的一面为好。此时才咬了咬牙,一副很于心不忍的模样道,我决心已下,配合省委,拿掉齐必达。

洪阳也就正了色,老大哥的样子,语重心长道,卫东,别于心不忍,要做好好先生,就别做市委书记,有时侯,市委书记,做的就是屠夫的活计,那个齐必达,就是农夫与蛇寓言里的那条毒蛇,你仁慈不得啊。

我们的党,枝叶繁茂,但也难保有些得了病的树枝,我们不剪掉它,就会病及整个大树的,群众眼睛里,素来揉不得沙子啊。

侯卫东只是把对同僚的温情,适当表示一下,洪阳说完,侯卫东悲天悯人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其实,茂云**局老邓,已从拘押的龙口矿主单奎那里,得到西路县长高凤捂、茂云纪委书记齐必达的受贿证据了,单调取的银行转账凭证,转到高风梧、齐必达老婆名下的干股分红,就不下一千多万啊。

赵东精神一奋,把侯卫东的廉政账户的收据,和举报材料收在一起,喜色道,有卫东在茂云的材料线索,钱书记的指示,就好落实了,我会把你的决心汇报上去,这些材料交给钱书记审阅后,我再一并转给省纪委高继发书记,实言相告,茂云纪委书记齐必达,省委暗查过三次,都是无功而返,此人反侦察能力很强,还因为创造“三看三想三帮”,被中纪委表扬过呢。

历来地市纪委书记,是个权力真空地带,按照党章规定,纪委由上级纪委和同级党委监管,同时还有内部监管。

纪委机构其实并无行政执法权,但实际上,纪检委这样的党的机构,却拥有很大的权力,首先他们办案、“双规”干部,不承担任何法律上的责任,一切行动,游离于法律之外,而脱离法律规范的监督,就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监督。

于是,出现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党的机构犯了错误,法律是没有能力来解决的,如果党的纪检监察机关腐败了,又有谁来监督它们?

要知道,最高的纪委书记,可以是中央政治局常委,最高检、最高法的首长,地位相较之下,就差的太远了。

在现行监督体制中,对纪检委等机构实行双重领导体制,一般由本级党委和上级纪检委监督管理,特殊情况可以越级到中央纪检委监督管理。

可实际上,市委纪委书记,一般兼任同级党委的副书记,最少也是同级党委常委,作为同僚,市委书记、市长,维护自己权威之余,还是希望党委班子是团结的,是一团和气的,很难对一个班子的搭档下刀子。

三人商讨的话题越来越深,侯卫东也越来越明白,自己现在的位置是多么微妙,省委钱永年之所以这么快要提拔自己,又有顾虑重用,第一是首先对自己印象不错;第二是顾虑:自己是周昌全、祝炎的秘书出身;第三是秦路副省长鼎力提携,而秦路在省委书记钱永年眼里,才是真正的钱派嫡系。

省长赵建国是和钱永年掰过腕子的;省委副书记乔志民,政法委书记郑少良,是中央空降部队,在中央,自有根系;常务副省长周昌全、组织部长祝炎都有原省委书记罗杰的烙印。单单省委常委副省长秦路,是和原先做省长的钱永年走的最近的人。这样看来,第三点所起的作用最大,一番酝酿思考,思路清晰起来,侯卫东似乎又领悟到一个层次,反复对比,还是周省长手段独到老辣啊,洞悉世事,不由让侯卫东心神往之。

茶已淡了,洪阳余兴未尽,扯着侯卫东、赵东,要去在水一方泡温泉去,赵东手机却响了,看了号码,赵东做了停的手势,恭敬道,钱书记,好,我马上到。赵东就开始整理材料,收拾进公文包,一边为难道,洪兄,下次吧,我是官差不自由啊,总之,我们这次,要把卫东老弟抬上去。

一人得道,可鸡犬升天,政治同盟之间的实力分量提升,就有政治影响力上的意义,是另外一个层面的得道升天了。赵东在分别时,握手叮嘱侯卫东道,卫东,钱书记是正直人,在茂云,你要有铮铮铁骨,才可以放手一搏啊,像段宜勇那样顾忌重重,事事去请示,不行啊,蒙混是过不了关的。侯卫东诚恳着,点头称是,心里却道,我这边在茂云,杀伐决断过甚的话,难免有“后任都是通过否认前任来标榜自己”的嫌疑的,茂云可是有耳报神的,祝炎部长会作何感想,做人难啊。

洪阳留了留,倒是看出侯卫东隐隐郁闷,担心道,卫东,虽然做事可幕前幕后,但意义不同,堂堂皇皇才是正道,官场到了一定层次,早晚要有自己风格的,特别这次是争取是市委书记啊,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啊,你要慎之又慎。侯卫东郑重称了谢,又笑约洪阳一起泡温泉,洪阳不知是哪根神经不对,侯卫东当真隐然要是茂云市委书记了,就又没了泡温泉兴致,失落起来,论才华能力,论起步上路,自认不输于侯卫东,还是那句话,侯卫东是走了狗屎运,又担心被侯卫东看出什么来。洪阳就转了话题,道,黎明骏说,你有在沙州调人的想法,这个要趁早才好,当真做了茂云市委书记,低调一段时间是难免的,沙州的科级干部,我说了就算的。侯卫东也不客套,取出笔记本,胸有成竹提笔写道:沙州驻京办任林度,青津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谷云峰;青津县公☆安局长罗金浩,东阳县检察长曹阳,东阳县红星镇党委书记李世秋。侯卫东唰的一声,撕下递了过来,洪阳接过来一看,自失一笑道,看来,我还是请示宁书记吧,正好宁书记提议交流干部,都是个时机。洪阳谢绝侯卫东的盛情,坚称要尽快落实侯卫东的人事指示,哈哈而别,也走了。

侯卫东也不回紫云小区的家,就在华裕国贸开了房,冷静下来,理了思路,坚定了决心,打蛇打七寸,既然要出手,就要一剑封喉。

眼下,最为实际的,权力才是维系官场所有规则的魔棒,侯卫东几番沉浮,之所以每次还能咸鱼翻身,就是基于权力。省委的所有权威、优势就在于此,侯卫东感受过权力得失之间的世态炎凉。之所以渴望权力,在于权力可以实现意志,才能切实做些实事,才是官路正道。在市委书记的道路上,他容不得有羁绊阻碍。套用那句电影台词: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何况是在茂云,多行不义的齐必达呢。

看了下手表,时间还不算晚,侯卫东给省委组织部办公室副主任李兵,打了电话,李兵正好在省委组织部加班。近段隐隐的风声,省委消息竟是复杂反复,什么都没有确切下来,也没有敢给侯卫东汇报一二。此时一听侯卫东的吩咐,机灵的品味出了点什么,要隐秘复印茂云纪委书记齐必达的履历,连夜送到华裕国贸,难道是老领导要知己知彼,长剑要出鞘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