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53章 峰回路转——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繁杂应酬一番,侯卫东回到二号楼后,还是下了决心,一一给茂云得力人马,打了招呼,特别是市公安局局长邓铁军那里,含蓄讲道,市人大会期间,凡事一定要讲政治。都是紧跟侯卫东的人,一点就透的。

讲政治就意味着,不仅严守本岗职责,还是时刻要听招呼,和市政府保持高度一致。有警力保证,再险恶的局势,不按套路出牌的人,也会有所顾忌的,国家机器从来不是说说而已。

在窗前伫立良久,霜气渐重了,临近深夜子时,侯卫东才上床休息,还是睡不安,辗转反侧。突然手机响了,就那么二声,挂掉了,静寂的夜里,分外诡异。

侯卫东警觉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是飞达集团老总张木山,张总是岭西知名民营企业家,也是茂云市八届人大代表,平时算是商务活动频繁,特别近期忙于矿业公司上市,称之日理万机也不为过。

所以很少联系侯卫东。侯卫东心想,敏感时期必有敏感之事。沉思了一下,就给张木山回了过去。

“侯市长,深夜冒昧打扰了,听来些消息,有些恐怖,我们的代表团不知道被谁打了招呼,选举投票会不会出什么乱子啊,据说还有**什么的。”

侯卫东倒沉住了气,笑道,张总,谢谢你,你着人民代表,很有政治责任感啊,我也听到些风声,不过人大会从筹备到草案提议,都是经过市委同意批复的,我们要对市委有信心啊。

侯卫东的话,使张木山将信将疑,呵呵道,总之,有关你老弟的事,我是分外上心的,但愿是我杯弓蛇影,多虑喽。

地市级的厅级干部,都是省委任命的,所谓选举,历来只是约定俗成的形式程序。全国共有268 个地级市,没有哪个地市人大会,会像茂云的人大会这么诡秘,从草根人家到实业老总,都隐隐不安起来。

第二天第三天,会议出奇开得很平稳,侯卫东声情并茂做了政府报告,数字很具体,计划很务实。坐镇的省委领导,省委秘书长郑怀敬很满意,也就要汇报省委,这是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一个圆满的大会。

代表们都认真讨论政府工作报告,市委市政府领导深入到各代表团去,同代表们开展座谈。市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市法院、市检察院都选派了人员到会听取意见,回答询问什么的,一切很妥当。

茂云市电视台也安排记者,进行了不间断采访。总之主题是,这是个胜利的圆满的大会,电视台滚动播出大会盛况,还停播了其他卫星频道,包括正在热播的超级女声也暂时取消了。

弄得追风盛行的年轻人很有意见。居然说:你开你的人大会,我看我的超级女声,井水不犯河水,尼玛的,干吗说停就停了呢?什么鸟人大会,都是骗人的玩意儿,还不如海选公正。”

茂云电视台的飞播字幕,充斥着各大单位向人大会的致贺,这就是茂云特色,头一家致贺单位是茂云市财政局:贺广全同志率财政局全体干部职工祝贺人大会胜利召开,祝各位代表身体健康!明白人一看就知道,这就是各单位头头儿在向市委市政府表忠心。

尽管侯卫东拥护者众,气度也很稳重老成从容,可是选票结果出来后,仍像瘟疫一样在大会传播开。一个个代表团在暗传:侯卫东市长选票没有达到法定票数,省委选任的茂云市长落选了。其实,真实的结果是:侯卫东以微弱票数勉强通过。

尽管这样,茂云市委还是没能圆满完成省委意图,没有很好维护好省委的脸面。也没有用多久时间,一个个茂云市委常委,被通知开会。茂云市委常委会议室,全体市委常委一个不拉,都木呆着脸。把目光投向省委郑秘书长,那张涨红亢奋的脸。

郑秘书长环视一周后,将面前的会议桌面,敲的当当作响,一改往日温文尔雅,斥道,段书记,段宜勇同志,还有李建山主任,茂云人大会怎么开的,事先有没有向市委汇报过,筹备这么久,市委工作怎么做的,你们叫我怎么向省委汇报。

段宜勇额头冒了汗,太出乎意料了,这样的选举结果,别说在岭西,就是全国也不多见,省委内定的市长,全票通过才是皆大欢喜局面。一旁的李建山心里冷笑几声,看来几天工作没有白做,本地干部群体,在茂云做企业的人大代表,发挥了巨大作用,当然是负面作用,李建山面上也是惶恐着,低头看着皮鞋一言不发。

段宜勇支吾道,郑秘书长,茂云市委工作做的不扎实,我向省委检讨,常委会立刻开会研究,查明原因,这里面一定有预谋,这简直是给茂云抹黑的政治事件,我代表市委表态,一定严查到底。

侯卫东早料有不安定因素,如今,倒是神态自若,气度超然。官场的人都懂,之所以勉强通过市长选举,暗下有动作是肯定的,针对的不仅是自己,考验的是市委驾驭大局能力,而事件本身,挑战的是省委的组织把控力。要知道,省委内定了市长,地市党委,要无条件拥护、配合落实。

省委秘书长郑怀敬见茂云市委书记段宜勇,一副自己都感觉无能为力的表情,坐着越感烦躁,站起来叹口气道,段书记,我回岭西了,你亲自向省委汇报吧。说着起身而去,迎面是一阵慌乱的脚步,市委秘书长何书朝带着公安局长邓铁军匆匆赶来。

两人一个个阴着脸,竟然没有注意出来是省委郑秘书长,直接进了常委会议室,也不管场合适宜不适宜何秘书长喘着粗气,神色异样,低声在段书记耳边道,段书记,市公安局报告,茂云出租车在**,打着横幅,什么要吃饭要生存,还有个别地方出现打砸抢现象,呈现群体事件苗头,邓局长过来请示市委。

段宜勇头嗡嗡作响,省委郑秘书长拂袖而去,岂不是迎面遇上突发事件,站起来急道,快,请郑秘书长留步,常委们全留下,研究紧急事件。常委们相互交换着眼神。侯卫东隐隐感觉到,渴望的霹雳闪电来了。

巴工事件发展的很快,市委市政府门口,拥挤着出租车有百辆左右,以三强出租的居多,司机们打着“要吃饭要生存”的条幅,还有横幅血淋淋写着:政府乱收费,出租流血泪。起步价太低,政府刮层皮。这是**的真正的主力,直接有三强出租的老总李三强指挥。

省委郑秘书长的奥迪到了市委大门口,好不容易才挤了出来,可出来一看,大街小巷,出租车一辆不见,等到郊区,四处密密麻麻的出租车停放在一起。在乡间小道、在江边、在大桥底下,到处都可以看到成百辆出租车停在那里,出租车司机三三两两围在一起抽烟、闲聊。

这次郑秘书长的怒火反而平息了,他冷静了下来,要以自己亲身经历,负责的向省委钱永年书记,汇报目睹的一切,并暗叹,段宜勇是个好人,好同志,但不是一个合格的市委书记,适逢市人大会期间,选举扫了颜面就罢了,巴工群体事件,恶劣的政治影响是巨大的,省委怎么另行安置,就看段宜勇能挽回多少了。

其实在稍微偏僻街道,有个别出租不听招呼,仍然正常营运的,只是被一帮身着黑色保安制服的人,砸了车,凑了人,摄于淫威,茂云三千余辆的出租车,才彻底停运了,出行的市民们,感受了一种非政府的力量,都惶恐不安起来。

市委市政府在紧急常委会议后,组成了曹副市长带领的协调小组,召集了以三强运输集团为主的三家出租公司,连夜召开了协调会。

夜晚的政府会议室,一阵喧嚣后,曹副市长综合了各方意见,拿出了方案,低声汇报给静坐一边的侯卫东,侯卫东点了头,曹副市长就咳了咳,严肃道,出租车行业关系民生,虽是民营企业,但也要执行贯彻政府的政策,经政府协调组决定,出租公司从即日起停止收取每月50元规费,立刻恢复正常营运。

三强出租的李三强哼哼道,曹市长,一辆车每天50元,一个月每辆出租车的营运损失就是1500元,公司运营费用政府也不管,我们怎么办,喝西北风啊。

侯卫东正色道,那就由市政府牵头,调查一下出租车真正的运营成本。

李三强翻了翻眼皮,大咧咧道,你是新来的侯市长吧,你来茂云时间太短,不了解茂云情况,真正的运营成本,还是我给你讲讲吧。

这边政府协调组的人,面子挂不住了,市长的受辱,就是市政府尊严,目光恨恨逼视,几个出租老板却趾高气昂,毫不在乎,侯卫东自感也有些尴尬,见邓铁军黑着脸有意搭话,忙轻轻摇了下头。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当天晚上,周省长打来电话,只是含糊道,卫东,该来的事情,早晚要来,这段时间,你那里也不要走动,好好守在茂云工作,要相信省委是清明的,是有决心的。

侯卫东心态平和多了,官场多年,见惯了风平浪静,波涛汹涌,细水长流,大起大落。选举面子难堪,事情往往是十有八九,不能进阶如意。就是说事事如意,发展走到顶峰必然随之衰落下滑,高处不胜寒啊。

自己现在能够幸运的成为少数,可以攀登到顶峰的人,感受的落寞失意,就必须是多少常人所不能理解的。

离开官位,就是英雄,也无用武之地。物竞天择,优胜劣汰,同样适用官场,有多少人在有限的人生,把自己的得失把握的滴水不漏呢,能力未必可以发挥的淋漓尽致,多数顾此失彼,有所长必有所短,面面俱到,事事周全圆满是不可能的。茂云这一天发生的变故,以光速的速度在岭西地市间传递,侯卫东交好的朋友,向邦交国家灾后慰问一样,纷纷致电。

沙州市委书记宁月劝慰道,卫东,市长选举微票通过,归责于市委驾驭能力,千万别有工作负担。

前一句还是友情式的,后句:我可等与你合作大项目呢。这橄榄枝,递的分外有些韵味。

沙州市委副书记洪阳,更是直截了当道,茂云的段宜勇,就会哼哼哈哈,镇不住大局,当初祝部长怎么布

的局,这样直接下去也好,你努把力,就上去了,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别坠了岭西新锐的气势,兄弟,雄起。

其实洪阳自己也不相信,侯卫东能取而代之,毕竟才代市长选举过,市委书记的好事,横查竖查,也轮不到侯卫东。

沙州组织部长黎明骏,蹉跎多年,才上位组织部长,以曾经沧海开导道,老弟,水浒英雄谁没有经过杀威棒,茂云本地局势复杂,太极之妙,在于后发制人啊。

茂云组织部长朱小勇方式最特别,中石化国企出身,泼辣大气作风,打电话道,侯市长,要不要叫老邓、老贺都过来,一起喝个一醉方休,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吗。

弄得侯卫东哭笑不得,心里更五味俱全了。

最叫人寻味的,是省委钱永年的大秘书赵东的来电,赵东低沉道,卫东,非常时期,坚守茂云,以静制动,静观其变,目前尚不可知,似乎有出乎意料的机会。

这就近了周省长的那句话,侯卫东心里猛跳一阵,段宜勇也许会真被省委拿下,自己是否有可能,要看省委常委们,怎么均衡利益了。

虽然关键是省委钱书记的看法,关键的关键是,谁为自己出面,提议自己主持茂云市委,钱书记是不可能在敏感之时,单独提议一个年轻人的。

侯卫东尽管迷茫,还是照着周省长和孔东的话,守在茂云,按部就班,视察,安排工作,会议,陪同,接待,每天忙的天花乱坠,工作时间天天在十二小时左右。

细心的人会发现,侯卫东身边跑的小秘书,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名不见经传的楚飞,小伙子沉稳机敏,学识过人。侯卫东很多工作活动,务实亲民的形象,被他妙笔生花,常见于岭西日报和茂云日报,当然事先,侯卫东私下是和岭西报的王成玉主任沟通过了的,侯卫东需要造势了啊。

这样努力坚持着,没有过很久时间,岭西妻子佳佳传来了消息,在个深夜神秘来电道,老公,莉姐说,昨夜省委常委会,是专门研究茂云问题的,莉姐老公省委常委副省长秦路,为你说了话,我说的不一定原版,意思是:侯卫东主持茂云市委,是可靠可行的,在茂云发展的特殊时期,一肩挑,有利于稳定大局,历数侯卫东同志一步步工作表现,政治坚定、能力突出、作风过硬、群众信任、是善于领导科学发展的干部,邓公的干部四化不能落实在书面,也要落实在岭西工作实际上啊。

侯卫东就像接受信息的雷达,加大了频率,也跟着神秘兮兮道,还有什么?

佳佳官场老成了的人,还能沉住气,道,还有个别常委有异议,道,侯卫东太过年轻,上的太快,不符合干部提拔任用,只好要5年一届的管理规定。少壮派副书记乔志民,就很反感道,茂云段书记年龄倒是不年轻,但是茂云大局糜费不堪。侯卫东没有听到周其昌、祝炎说什么,毕竟自己是嫡系弟子,在常委会上的沉默一笑,就能支持秦路副省长提议的。

最后佳佳气愤道,就单独政法委书记郑少良,以初到岭西,不了解干部,保留了意见。大家见省委钱书记领导带出了笑意,最后讨论的也就有了结果,但没有下文前,莉姐要求严守机密。佳佳的渠道是秦路副省长夫人莉姐,莉姐之所以提前透漏,用意明确:在于要侯卫东夫妇—知恩图报四个字。

只有侯卫东明白,周省长和秦路之间一定存在交易,不外乎周昌全以提前两年,主动结束自己的政治生命,来成全了秦路,也成全了侯卫东。

两年光阴,对于省部级别行列,尤其关键,秦路换来的是,提前二年任职常务副省长,政治利益交换是很值得的,又则鼎力拉起的侯卫东,是个官场怪胎,纵横跌宕间,竟能步步高升,虽然秦路早看透侯卫东性情中的刚正,早晚会有大挫折,但仍属可造之材,这点是没有错的。

没有不透风的墙。省委秘密计议的意图,不知通过什么渠道传到了茂云。当然,这事起初只是在民间那里传着,没有什么可靠性可言,毕竟段宜勇下台的传闻,在茂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而在茂云官场里面,却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有的人故作聪明,便恍然大悟般道,难怪《岭西政论》这几天,关于侯卫东的好评不断,侯卫东发表的文章,省委主要领导连作批示了呢。

侯卫东那篇关于茂云如何吸引国家重点工程的文章,其实是周省长的秘书楚玉修代笔的,发表在岭西政论内参上,也有些日子了,但还是有人专门找出来细看,发现省委书记钱永年的批示大有深意:侯卫东同志虽然是个年轻的领导干部,但这篇调研报告很显然,是很务实稳妥的,是在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在科学发展观的理论指导下形成的,发展事业的视野开阔,谋划工作的思路清晰,所解剖的问题以及提出的建议,很有价值,在岭西省地市经济发展上,很有代表意义,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要有敢于挑大梁的决心,用战略眼光和超前意识,多研究一些实际中的问题,想得更加深远一些,努力提高执政水平。

市委书记段宜勇现在不断往岭西跑了,从接触段宜勇开始,侯卫东就对段勇性格看不透,说他软弱,未必不是君子礼让;在茂云一直没有嫡系人马,未必不是不玩派系;说他好好先生,未必不是玩平衡。说他不为大局,他也一个拖字诀,出发点就是维护大局。想来,竟是自我矛盾中的一个好干部,却是不适合做市委书记。不能不是祝炎老谋深算的一个悲哀。

这段时间,最失意的莫过于李建山和闻天强,用尽心机挑起事端,想不到去了段宜勇,隐隐要上去的,竟是侯卫东,这真是天方夜谭式的升迁。

在茂云人民公园后山别墅,闻天强低沉道,侯卫东竟是他马的我们的克星,怎么就歪打正着,竟然这么快成全了他,看来我这司法局长,要提前上他办公室,拜访一下未来市委书记了,顺便提提那个什么,好叫他心有个数。顺手指了指墙壁空出的一个位置。

李建山拍了拍头,忧郁道,这次叫引火烧身啊,真不知道省委是怎么想的呢。就如下棋,我们不落子还罢,一落子侯卫东就有后手啊。我们和段宜勇竟是鹬蚌相争,侯卫东得利啊,侯卫东背景太大了,此次不受连累,照旧升迁,谁在里面起作用,郑书记才来岭西,也看不透啊。

闻天强也阴沉道,侯卫东在茂云稳住脚了,比段宜勇用人上稳妥啊,现在市公安局里,我得力的人越来越少了,去学习的进了省委党校,留下不大不小的也内部换岗了,几次见邓铁军,竟是他妈的打哈哈,放虚屁,不过,还算给面子,我的银座场子还真没有去查过。

李建山鄙夷看了一眼闻天强,心道,昏聩,真正要杀的猪,都是等养肥了再说,还好春节前的时间,还给侯卫东下了个套子,不然后患无穷啊。

两人心情不好,话不投机,李建山照旧去茶馆品茶静思,闻天强还是留在别墅,调来美女寻欢作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