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52章 深藏诡秘——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临近下班,侯卫东坐在市政府自己的办公室,迟迟没有回茂云宾馆,和已经到会的县区代表,一起见见的意思,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过,山雨欲来风满楼,会使时间变得如此难熬,就像暴风雨将至的前一刻,虽然压抑的让人胸闷,心里却渴望着闪电霹雳,又带着些莫名的忐忑不安。

下班的时候,佳佳特意从岭西打来电话,未语先笑道:“我们家的大市长,紧张了没?明天可是要进考场了,要不本夫人过去,今晚陪陪你。”

侯卫东能感受到妻子的关心,自古夫贵妻荣吗,呵呵道,你以为我是考科举,要状元及第啊,组织选举程序那一套,走走形式而已,你过来,倒惹些笑话。

佳佳不甘心,伶俐提醒道,老公,我听莉姐说,领导做报告的时候,有些在稿子旁白,会加些文字提示,比如某句后,要做什么表情,打什么手势之类,叫子平找些中央领导的电视讲话,你参考着多揣摩一下,不许笑,我的话你就爱当耳旁风,以我看,你习惯的五指半空成拳的手势,就很能带出决心的意味。

侯卫东更笑不可遏了道,政府报告改了四次,我算是刚熟悉了,想不到你更高明,你要做了市政府秘书,秘书长是要丢饭碗的。

等挂了电话,侯卫东又觉的,佳佳的话也不无道理,自从佳佳在穿衣打扮上,刻意要求了自己,茂云民间暗地里,已经有人传言,新任市长,是省政府过来的一个老秘书长云云。

山雨欲来之时,一切还是萌芽状态,茂云出租拔工,还不便和周省长交换意见啊。周省长让自己等的机会,会不会应在此事件上呢,侯卫东在办公室踱来踱去,晏子平守在秘书室,从楚飞走后,就能察觉隔壁气氛不同往常。

侯卫东正在出神,红色机密电话响起来,是省委组织部长祝炎打,听得出心情很沉重道,卫东,茂云是不是有什么异动,我听到有人在鼓动出租车吧工,这事你知道吗?

敏感时间,侯卫东知道也不能说知道,暗道,我坐在茂云办公室,也才是半小时左右,得到个小道消息而已,祝部长远在岭西,消息如此灵通,看来祝炎的确在茂云另有眼线啊。

“老领导,我是在春节的时间,听群众反映说,出租行业擅自涨了价,反响很大,至于把工,就有些耸人听闻了吧。”“不管怎么样,民生无小事啊,出了群体事件,后果很严重,段宜勇是个好同志,但未必是个好市委书记啊,茂云再出什么乱子,我在省委面前就为难了,你可要支持段宜勇的工作啊。”

现在茂云的班子,都是祝炎一手布局的。侯卫东盯的紧,祝炎交待的尾矿库没有出什么乱子,倒是茂云命案迭出,矿难发生,省委主要同志,对茂云有些看法,就在所难免了,对茂云的看法,历史是讲渊源的,祝炎暗暗忧心。

侯卫东跟过祝炎,很了解祝炎做事长袖善舞,有心机有权谋,可自从郭兰那句提醒,留心到,自己之所以到茂云做市长,未必不是祝炎的一步棋啊,而且看来,对自己还是设了防的,这才符合祝炎真正的风格。

侯卫东计算着,沉稳道,请祝部长放心,我马上通知公☆安局一下,加大监控布防,必要的话,我再建议段书记,安排茂云支队做好应急的准备。祝炎有些无可奈何道,防患于未然吧,我刚才给段宜勇通电话,他在慰问人大代表,我就很纳闷,守在办公室的本应该是他,慰问人大代表的应该是你,你们这是唱的哪一出啊,你不去见见大家吗。

侯卫东心里一紧,正了身子道,祝部长,我肯定去宾馆串串的,见段书记,我再给他汇报一下。祝炎已经没有了心情,叹道,你注意方式,有情况通知我,茂云没有叫我省心的道理啊。侯卫东等祝炎先挂了电话,才放下电话,皱着眉头,很有些莫名其妙祝炎的话,这时,李云已经在外敲门了。

茂云宾馆是代表会议住宿定点,全市307名代表,住在茂云宾馆的还没有一半,据说一些代表去了银座宾馆。茂云宾馆的代表吃过饭,已经开始乱串一气了,李云一一推开代表的房间,遇到熟悉侯卫东的,就老道的说,大家好,侯市长来看看大家。遇到不熟悉侯卫东的,就道,这是侯市长。然后侯卫东,就一一握手道,大家辛苦了,我来看看大家。一切都是形式需要,该吹风的都已经传达过意思了,好像一切滴水不漏。侯卫东甚至怀疑消息的可靠性了。

在银座会所,就是另一局面了,本地干部派系,政法口的,企业界的,三教九流,也算是披着人大代表的外衣,才聚在一起一个特殊群体。

关键人物李建山没有露面,闻天强也只是照了面,但只是尽了地主之谊。大家心知肚明,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都暗暗领会,明天的市长选举投票有好戏看。

茂云人民公园后山别墅里,一反往常的灯火通明,书房里,李建山阴着脸,闻天强呆呆的道,李主任,闹得太大,省委插手就不好办了吧。

李建山冷笑道,三强出租是民营企业,政府乱收费引发群体事件,省委插手,也是看政府如何收场,不给张卫东点颜色,茂云的事情越来越不好办了,公☆安局班子里现在还有我们的人吗,再不出手,云岗的事情迟早揭开。正聊,闻天强手机响了,三强出租老总李三强声音很大,急道,大哥,弟兄们聚齐了,只是问明白,明天出租有不参加**,私下去接活的,只砸车吗?打人不?

闻天强看了看李建山,李建山淡淡的抽口烟后,把一大截烟卷狠狠在烟灰缸拧灭。闻天强就凶道,敢不听招呼的,还用多问吗。李三强尴尬的连称是是,传达去了。

此时的茂云还是一片安详,谁也想不到暗中已是深藏的诡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