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51章 罢工前夕——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澄波湖畔,侯卫东和郭兰牵手,漫步在鹅卵石小道,掩映在竹林,有些曲径通幽的意境,一边仿古客栈式的路灯,透着几许文人墨客的离愁,那泛出亮黄色,给芭蕉竹林,披了层灿灿的纱衣。

四周不时爆开一个个高空礼花,或五彩缤纷,或梨花带雨,只是一闪之后良久,才听到闷闷的爆开的声音,正是元宵夜最喧嚣的时候。

郭兰恬静的像一个大学生,幽幽道:“卫东,我真的好希望,一直这样走下去。小时候,我向往长大的日子,应该有王子,有阳光,有花草,有书籍,有琴声,可现实多么无奈。当初迈出创业这一步,也是迫于无奈,想不到有了另外一个天地,钱来的越多,生活却反而越来越远。”

侯卫东心一疼,不知道怎么解劝,叹道,大多人生活随遇而安,但人生还是要有所坚持的,不过你选择坚持象牙塔式生活,过于唯美,过于梦幻啊。

郭兰停下,幽幽拥着侯卫东,凝视正色道,我就要执着那样一个梦。我自认并非红颜,但也许薄命,如果有一天,我成为你的负累,寒塘能度鹤影,冷月能葬花魂,那这寒幽的澄波湖,也就见证了我今天的话。

侯卫东见郭兰很认真,就吻了吻郭兰的唇,冰冰的,又不经意看了下手表,将近晚上九点时分了,就道,别傻了,我只是感觉这样不是长久之计,太委屈了你,其实我心里也难舍得的,有些凉了,我们是回去,还是住铁州。

郭兰、侯卫东都是小心惯了的,都想到查车的烦心一遇,郭兰皱眉道,还是家里舒服些,回水木清华吧,就是开夜车累些,我们走高速。

路上还是侯卫东开车,见郭兰躺在副驾驶上,把大衣披在身上,秀发衬托着,玉雕般精致妩媚的脸,侯卫东心里怜爱温馨,调了一下暖风,反复回味起来,郭兰在澄波湖湖畔的话。

暗暗自责道,难道真的是男人一生都在思索—我到底爱的是谁吗?男人真的可以同时爱上两个女人吗?

是我贪恋风流吗?还是男人天生的占有欲左右心智,可感情上拿得起放不下的,又何止我侯卫东一人,哎,唯有老天安排吧。

车里CD很柔声,一切感觉都那么美,当一曲孟庭苇的《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放到:是否每一位快乐过的红颜,最后都是你伤心的妹妹,郭兰轻轻的一笑,眼睛也没有睁开,梳理一把长发,嫣然换了个睡姿。侯卫东心里讪讪的,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郭兰之于自己,未尝不是爱恨交织啊。

元宵一过,春节的影子,才算是彻底离开了人们的视野,茂云大小机关的人员才收了心。茂云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不经意间,发现代市长侯卫东,衣着更加老成起来,稳重的气质越发重了,工作也更加勤勉了,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每天呆在市长办公室,研究、处理政府事宜。

传闻中的西路矿难、命案,都悄悄的挂起来一样。市政府常务会议,研究的也是,环云高速和国家乙烯工程云云。

大家私下谈起来人代会上的市长报告,捉笔的秘书科的人就都灰溜溜躲开来,怎么说呢,市政府办秘书科写了一个多月,越写越没有感觉起来,侯卫东一再要求务实,拿数字说话,政府承诺的惠民工程,要听得懂、看得见、摸得着。

一贯假大空的秘书们,闭门造车出门当然不合辙,秘书长李云算来,已是三易其稿了。最后,还是市政府新进来的秘书,山大的中文系毕业生楚飞,认真跑了关键局委,要了些数字,下功夫整理一番,在临近大会前一天,稿子才勉强通过,大家才算松下气来。

晏子平已经得到侯卫东的授意,开过人大会,准备到西路任职副县长,挂县委常委,春风得意之余,收集整理西路的资料,也倍加珍惜在侯卫东身边的日子。

下午在市长办楼层,晏子平就见到,新秘书楚飞,彷徨徘徊,在侯卫东门口,一副欲敲门,又犹豫的模样。晏子平很欣赏楚飞的才气,快步过去呵呵道,楚秘书,有事找侯市长吗?楚飞处世不深,在晏大秘面前,脸红了一下道,听到些事情,不告诉侯市长,担心会出大事的。

晏子平政治觉悟,已是老道,左右一看,就把楚飞带进自己的秘书室,温声道,我给侯市长汇报一下,你稍等。侯卫东正在审阅高速立项,晏子平进来,往茶杯里加了水,正色道,侯市长,秘书科小楚有事汇报。

侯卫东感觉莫名其妙,不解道,小楚,就是李云发现的那个小伙子,写政府报告的那个,他能有什么事情。晏子平摇了摇头,却道,侯市长,反常就意味必要啊。侯卫东欣赏的点了头,笑道,子平进步了啊,叫小楚进来。楚飞是第二次进市长办,上次李云带进来,从始至终,就说了四个字,侯市长好。

晏子平要倒茶,楚飞坚持自己来,晏子平仿佛看到当初自己的模样,笑了笑就退了出去。楚飞是个很文静很精干,暗吸口气稳了下来。侯卫东夸奖道,小楚文笔不错。楚飞越发恭谨道,谢谢侯市长,听到些事情,明天的人代会可能要出事情。

一句话,侯卫东本靠着座椅,忽的坐起来,严肃中带着疑惑道,小楚,这可是政治事件,不可乱说啊。

楚飞却一点也不紧张道,我表哥是三强出租的司机,他已经得到公司通知,明天一律到市政府门口**,谁出车,公司保安队就砸谁的车,我在市政府,他专门才告诉我的。

侯卫东心里隐隐多少天的事,终于明朗了。上次还安排曹副市长过问,也没有回话,事情越发不妙起来啊。

心里反复考虑,事关茂云大局,自己该不该先和段书记交流一下呢。茂云再掀狂澜,市委书记段宜勇,如何处之,这难道就是周省长说的“等”吗?

反复之间,权衡的是宦途利益,段宜勇之所以凡事一拖,不就是怕选举出乱子吗,毕竟要摘,也摘不到侯卫东的帽子啊。楚飞崇敬看着年轻市长,侯卫东的沉默像有无形压力,呼吸似乎慢了起来。侯卫东隐隐下了决心道,小楚,你还和谁提起了没有。楚飞道,事关重大,得不到确证,我没有随便说。

侯卫东点点头道,是啊,你严守消息吧,没有确证,我们要相信市委啊,市委会把握全局的。

等楚飞鞠了躬退出去,侯卫东突然感到,自己的政治情操怎么有些下作了,有点不像沙州时代的侯卫东了,是政治老练成熟了还是,用郭兰的话说。怎么有些阴谋的味道了呢。心里沉沉的,亦如窗外的天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