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50章 隐忧无间道——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欣赏一片风景,可走马观花,也可品茗般细细品味,论的是心境,画卷陆续展开,耐心对于浮躁,尤显得难能可贵。看与不看,均在一念之间,本就不伤大雅,尽可一笑搁置。车里气氛沉闷了好久,侯卫东感觉不知道从何说起,毕竟车牌号被茂云**知道了,就难免暴露出郭兰来。

郭兰倒自然沉着道,卫东,还是我来开,你能给我说说,那个王支队的来历吗。

侯卫东不自然一笑,道,近十年了吧,是我在东阳学车时候的师傅,后来跟祝部长做了司机,祝部长当时还在茂云做副书记,王兵一步步做了茂云**支队副队长。

郭兰点了点头,沉思道,那你到茂云这么久,他就没有找过你,提提要求什么的。

王兵要求进步的心,是有的,最初好像在自己身边还发过牢骚。侯卫东一边调整座椅,一边呵呵道,我事忙,也没见过他找过我。茂云**系统很复杂的,他不主动,我可没提拔他的道理,主动与被动之间,意义不同啊,难道要为这事,我去提拔他,倒显得心虚了吧。

郭兰组织部出身,也知道不融进权势派系,为权者所用,哪能轻言提拔,天上从没掉馅饼的好事,官帽得之过易,就感觉不到领导的提拔,价值几何,侯卫东算深知组织个味了啊。

郭兰想到这里,抿嘴一笑,自欺欺人的倔道,我们心虚什么,同事十年,明着陪我去去铁州老家,也未尝不可,我只是感觉你说的——主动与被动意义不同,怎么有些阴谋家的味道,既然他跟过祝部长,以祝部长省委组织部长的影响力,提拔也是早晚的事,我感觉他一直不找你,很不正常,也很不符合官场逻辑啊。

侯卫东挑起嘴角,冷着呵呵,心里却道,阴谋二字,没有行吗,单说茂云局势复杂,不谋划一二,拉起嫡系,整治一番,何谈着手大局发展。古来成大事的封建帝王、王侯将相,又有几个不是阴谋起家。

近代的伟大舵手,不也是官场纵横、妙手布局吗。而对应的所谓“阳谋”二字的出处,也是在伟大舵手选集第五卷才开始有的,五千年史海是没有阳谋二字的。所谓阳谋者,俗称是行事稳准,光明正大布局着手,却往往落了个冤魂下场,横马立刀的彭大将军——可叹了的阳谋啊。

也就那些真正不懂官场的人,才叫嚣什么阴谋阳谋的调调,殊不知,官场中人,那里讲什么阴阳,言与行,历来是割裂开的。

倒是郭兰那句“很不符合官场逻辑”的论断,使侯卫东警惕起来。副支队长王兵根据小**的汇报,完全可以查询岭西**车辆数据库,知道岭西N16888,就是郭兰的车,从而推出自己和郭兰的今晚。如郭兰所说不必在意,就是同事相交之说牵强,时下高层开明,没有经济问题,也很看淡这些的,倒是风闻到张小佳处长那里,叫人着实可虑些。

侯卫东上任茂云市长后,春节王兵没有登门,祝炎部长也从没打招呼,叫关照王兵一下,这些确实不正常啊。难道世事变迁,王兵在茂云,难道竟是祝炎部长布下的无间道。

想着想着,侯卫东打了一个寒战,三国诸葛亮启用了大将魏延,但同时也留下了锦囊一个,魏延耳后有反骨,自己也曾默念自己是不是天生反骨。越想越有道理,背后脊梁沟,就有下了冷汗的感觉。祝炎部长是在顾忌自己大刀阔斧,牵连过甚吗。

再看郭兰,车开的平稳,表情严肃,一派当年东阳县组织部长深沉模样,暗道,郭兰对官场、商场,眼光确有独到之处啊,冰雪聪明,每次相聚,不经意间,使自己的谋篇布局,都能有另外一个境界。

“卫东,你不知道,我今天有意和你出来走走,我就是想看你敢不敢带我出来,尽管我知道你会为难,现在我是很知足了,也很抱歉,毕竟遇到你的熟人。”

侯卫东挺了挺胸膛,很男人道,这不是什么大事,我根本没有在意。已经很委屈你了,你也不要一直考虑事业嘛,伯母身体好了些,你还是—-十步之内必有芳草吗,忆江南的林总,看得出对你是有好感的。

郭兰冷冷白了侯卫东一眼,冰冰道,我是什么样的女人,你不清楚吗,你倒是关心好你自己吧,上次看了茂云**局的视频,一想起来,我就担心你安全呢。

侯卫东愣了愣,叹口气,刚毅道,放心吧,我是市长,代表着国家机器,我觉得茂云某人做的很好,春节期间,一个也没有跳出来。只是一个矿难,倒是露出了个腐败的线索。你是做过组织部长的,还不知道国家机器本质吗,那就是专制,国家顶级暴力,再大的黑社会,对抗就意味自取灭亡。

话还没有说完,眼前,灯火辉煌的铁州城,也就展现出来了。

两人找地方泊了车,用衣领、围巾把自己弄得分外严实。铁州不愧为大市,游人如织,老人小孩,俊男靓女,均喜洋洋,四周张望。

郭兰恢复了小女人情怀,快活的偎依着侯卫东,随着赏灯的人群,向公园里面流动。

铁州公园的前身,是民国时期,岭西的大军阀刘才的私人花园,几经扩建,1990年铁州市政府,又把澄波湖景区也并了进来,景区就宏大起来。

如今亭榭楼台点缀其间,遍布奇树怪石、珍贵花草,铁镜湖碧波荡漾,湖中游船游移,形状各异的元宵彩灯,一片怡人景色,一轮圆月浩浩当空,恍若天上人间。

为了鼓励群众参与,公园还设了许多灯谜,猜中答案的,将灯谜从灯下撕下,就可以去管理处说了,来兑奖品,奖品也无非是成包的瓜子糖果等等,一切是贵在参与,取个乐子而已。

“卫东,快来,我们也猜上几个,得些彩头。”两人走到游人不多的画廊下,一排写有灯谜的灯笼,透出黄黄的灯光。

郭兰牵着侯卫东的手,一起凑上去细看:对着旧情人,洒清泪,三两点,难留情人住 。 打一国家名称。

侯卫东、郭兰有心病的人,不由脸热起来,都尴尬道,这个也太难了吧。侯卫东心想着郭兰,一个兰字,就对了“三两点”,反复对着谜面,呵呵道,是新西兰。

郭兰一回味,是这个意思,就格格道,聪明。侯卫东深情道,我心里念叨的就是个兰字,郭兰脸色红了,伸手撕下谜语纸条。

再看下一个确实句:金银铜铁,打一城市名。郭兰抢先道,别说,我来猜,是无锡,对吧。侯卫东笑了笑,表示同意。

两人正猜的有兴趣,两个退休干部模样的老者,结伴缓缓走来,一个道,以前是黑猫白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现在是不管黑鼠白鼠,不被猫逮住的就是好鼠啊。茂云先是端了一窝了,现在群众又四处举报了,西路那个矿肯定牵涉不小。

郭兰一怔,目光晶莹,看着侯卫东,侯卫东对视一下,把郭兰拥进怀里,一起把身子转了过去,隐在廊柱边,热恋情人一般。

只听身后另一个老者呵呵道,听说是去了个小年轻做了市长,压不住啊,不出事才怪,还是我们铁州风清气正,政府能做些实事啊。

那一个继续道,我们这些老家伙,发挥余热,敲打着点,对铁州有些作用。

另一名名老人呵呵道,退下来,我们是老不识趣喽,咱们万书记,是省委钱书记做省长时候,关系就很铁的,听说马上是要进省委常委了,正关心政绩,所以我们的话还能听一听啊。

等两人走远,郭兰笑道,跑到铁州看个灯展,也能听到你的闲话,铁州万书记要进省委常委,省委怎么安排位置啊,是谁要调出去吗。

侯卫东捏了捏郭兰的鼻子,沉思道,我宁愿不要这样的名气,省委常委里,也许周省长是心生退意了吧,不过他还要坚持一段时间

郭兰不解的扬着脸,吹气如兰,看着侯卫东,诧异道,周省长,病体初愈,怎么想退就退了呢。侯卫东苦笑道,一言难尽。

周昌全中午的话,似乎此刻,才得到某些印证,恍惚间,背后的大树仿佛被动了一下。心道,也不知道周省长等待什么时机,会和秦路省长的达成些什么,要推自己一把吗。

郭兰不愿再继续深沉话题,破坏两人难得的欢聚,微笑道,年龄是个宝,文凭不可少,能力当参考,关系最重要。这是我们组织部门的心得,你现在就缺文凭,早晚你也可以进省委常委的,我建议你抓紧在省委党校,报个硕士研究生班,再出几个像样的政绩。

侯卫东也不想沉重,呵呵道,我做多大的官才是个头啊,在茂云如何完成打黑治矿,就是个大课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