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48章 月的浪漫——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岭西市人的拜年活动,向来是要持续到正月十五元宵节的。正月十五这一天,岭西市大到大型百货商场,小到小巷便利零售店,还没有褪掉春节的盛装,又加入了元宵节的喧闹促销阵营。

各种民间庆祝活动,从十三就开始了的,有表演鱼翁和蚌仙,踩高跷的,耍狮子玩龙的等等。毕竟元宵节一过,也就意味着春节结束了,人们又要开始新一年的工作,最后的狂欢往往更加歇斯底。

华裕国贸大酒店也不例外,装扮的锦绣奢靡、火树银花,开业两月左右,华裕国贸大名远播,引导火爆了岭西,以及周边的高端消费。

侯卫东在沁园春包间,隔窗欣赏着街景,等着老领导。当晏子平推门说周省长来了,才回神忙迎了出来道,老领导,今天您好精神哦。

周昌全身体恢复的相当不错,黑红的脸色,还是那样瘦,浓浓的眉毛下,眼神深邃,只是凝结的眉头,带出些郁结的感觉来。

病休后,分工的变化,骨牌一样连环反应,引来种种烦心,意志钢铁的人,也心生了退意。古时官场高官郁结了,还可归隐乡野,栽花种草,可现代谈隐何等不易,如今官场,就是退不出的江湖,官位得之难,失之更难。

周昌全笑呵呵的打断了侯卫东客气,道,别给我灌迷魂汤了,老多了。

晏子平很有眼色,一边问好,一边为周昌全拉开主座的凳子,周昌全笑点了下头,落了座,继续道,卫东,上次在北京,你喝的可不少,回去没事吧。

侯卫东有事也不能说有事,故意洒脱着道,没事,跟您周省长做部下,那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吗,我的酒量,可是用青林大曲练出来的。

周昌全见侯卫东故意卖弄,知道是要自己开心,心情稍转好了点,郁结的眉头舒展些,手点点侯卫东道,卫东的意思,我怎么听着,好像跟我出来的,都是酒囊饭袋一样。

侯卫东和楚玉修正握手,就同时会心大笑起来。

周昌全只准上了支王朝干红,侯卫东就只能把饭菜点的,格外诚意,还好华裕国贸菜量不大,安排八菜二汤也不为过,菜品造型多姿,争奇斗艳,没有怎么吃,看的已是眼花缭乱。

席间,周其昌停箸道,在沙州,你下去做青津书记时,玉修就跟了我,时间也不短了,我和玉修谈过了,他的意思,如果可能,想直接下到地市里,在基层班子里锻炼一下。

侯卫东想了又想,周省长这是要把楚玉修安排到茂云啊,楚玉修的话,表达得很诚恳,同时又显得低调,是有长远打算的人啊。

对侯卫东来说,楚玉修放在茂云,是个得力可靠之人。还不显山露水。侯卫东自己也是秘书出身,对秘书职业感触颇深,秘书不管自身级别有多了不起,服务的领导职务有多高,秘书毕竟还只是个秘书,这个职业终究只适合过渡,做得再出色,也只能作为通向另外一个起点的的跳板而已。

侯卫东凝视着楚玉修,试探楚玉修的决心,缓缓道,哦,玉修,那省直厅委机关没有考虑吗?省直部门,接触层次比较高,待遇相对也好些。

楚玉修有些拘谨,红了脸,道,侯市长,我想还是先在下边干几年,吃点苦,锻炼锻炼自己,能积累些实际工作经验,到时候再考虑上来也不迟。

楚玉修回答得简单,但他内心里打着算盘,一直以来,都把侯卫东作为自己参照的标杆,其实整个岭西青年干部,又有几个不把侯卫东作为自己榜样的呢。

省直厅委机关行政职能是线条式的,不是面上的,安排个安乐位置,倒是舒服,而成就一方主官,一展政治抱负却难。

省委书记的秘书,出来安排,待遇多数正厅级别,或实权厅局一把手,或一地市长,近期安排最好的,就是川东省委汪书记的大秘书葛天成,从中央到地方,一路跟随着汪书记,鞍前马后,才任了川东省清州副书记、市长。

而省长的秘书,至多是地市副书记或副市长,副省长的秘书,安排就没有这个格了。

侯卫东考量一番,对周昌全道,周省长,玉修任正处级别时间太短,先做做茂云市政府的副秘书长,秘书长李云是老秘书长了,也该动动了,您看。

周昌全沉默一会儿,道,那就有个过渡吧,不过还是尽快,玉修不错,省委史副秘书长向我要过他,我尊重了玉修自己的意见。

侯卫东在省政府,和省委的副秘书长们常打交道,史照贤副秘书长,很多年不动了,在省委办公厅主管信息、法规和理论研究的,是省委机关刊物《岭西政论》的主编。

属于位高权不重的那种虚衔,天天像个教授一样,因为省委书记钱永年是专家型领导,注重研究也看重新闻报道,也就水涨船高起来。

楚玉修从手包里,取出一个稿件,恭谨道,侯市长,这是篇关于茂云如何争取国家重点扶持工程论述的稿子,请你审阅一下,署了名,就可以上岭西政论。

侯卫东对这个感兴趣,认真接了过来,岭西政论省委钱书记是期期必看的,宣传造势,也是进入领导视野的捷径啊,楚玉修有眼光啊,呵呵道,这是雪中送炭啊,有劳玉修捉刀,我就掠人之美了。

侯卫东心情大好,饭后周昌全回避了其余人,周其昌沉重道,安排了玉修,我也就没有什么遗憾的了,秦省长是早晚要上去的,你多联系着点。茂云矿难就是官煤勾结的典型,腐败是要危及政权巩固和稳定的,省委为什么能淡漠了事呢,这就是个态度啊,再出什么乱子,省委就肯定会有动作了,届时我会和秦副省长谈谈,看看他能不能为你说上句话。

如果茂云再出事,省委拿掉市委书记段宜勇,这样就是要再调来一位市委书记,或者就地突出侯卫东,由这个茂云市长,来主持茂云大局。

在省里,市委书记,就是封疆大吏,肩负一方,关系重大,侯卫东34岁,尚算稚嫩啊。省委钱永年是最关键的,可是能左右钱永年决心的人物,侯卫东没有,周昌全和祝炎,是当时离任的罗杰,迎合复杂妥协下来的结果,钱永年欣赏自己,并不代表自己真正融入钱的圈子,就连赵东沙州任职,不是也没有落实吗,毕竟自己没有大的政绩支撑,乙烯项目倒是来了,事在人为,先搏一把,变数还是有的。

而且最关键的是,一路秘书历程决定,来点侯卫东主持茂云这个题目的人,不能是省委组织部长祝炎,也不能是常务副省长周昌全。虽说用人可以唯贤,也可以唯亲,也可以唯上,但侯卫东上升的确实太快,在这个关口,周其昌、祝炎是张不了口的。

官场是另外一个江湖,既有党同,又有伐异,既有互动,又有互用。秦路副省长也是省委常委,位置倒超脱些,目前秦路对侯卫东,还是有点看法的,周省长凭什么,让他来在关键点上,去推上一把呢。

侯卫东不解道,周省长,茂云现在为了大局,什么都在拖,能出什么事情,都希望不出什么乱子,可天灾背后是人祸,人祸背后是腐败,一些黑幕不揭开,对茂云群众,就是最大的不负责任。

周昌全耐心道,卫东,你要耐心,等别人跳出来,你不是茂云一把手,掌握些实力,就掀起波澜,不呵护大局,不听市委招呼,那不是明智之举啊。

周昌全没有过于细致来讲,他相信以张卫东智商,一定能揣摩透。什么安排都说出来,周昌全倒来了兴致,又带着侯卫东一行,一起泡了温泉。

等和周省长分开,侯卫东嘱咐晏子平、韩明入住索菲特,自己单独行动,在超市买了条好鱼。在水木清华小区聚会,次次都是郭兰的厨艺,今天侯卫东有露一手的兴趣,以弥补自己亏欠的诺言。

元宵节古代也称上元节,古诗“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就指的这一天,今晚的月对侯卫东、郭兰来说,肯定很美、很浪漫。中国人对月的情感,是其他民族不能比拟的。从“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到“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这些就能写照的出来。

元宵节也就是中国的灯节,岭西的各个公园那是搞灯展的,大街小巷,很多灯早早亮了起来,灯火通明,五彩斑斓,造型各异,甚是好看。

郭兰等待侯卫东的到来,很早把房间细致清洁一遍,她是有洁癖的小女人,忙完又对镜细看自己,很满意笑了。

三十一岁了,岁月没有怎么在她身上留下痕迹,除了多些妩媚的风情,脸庞还是宛若处子的纯净,像一只空谷幽兰。难怪加盟忆江南的客户,一见总经理一身忆江南女装的风采,都毫不犹豫签了约。

在岭西的传统,今晚是所有房间的灯都要亮着,家家户户要吃汤圆,郭兰细致化了淡妆,把房间所有的灯打开,又开车去岭西百货买汤圆。

现在除了侯卫东,最叫她喜欢的还有两样,一辆是侯卫东送给自己的车,一样是忆江南的女装事业。

因为坐在这辆本田车里,就能想到侯卫东温暖的怀抱,甚至车里毛绒绒的情侣饰品,也能幻想出自己和侯卫东的成双成对来。

忆江南女装,是她很有灵感的事业,只要她定了的款式、板型,在岭西没有卖的不火爆的,这来自对岭西职场女人审美最细微的了解,来自于,自己对如何体现发掘,女性内在美、气质的感悟,总之,就是可意会而不可言传的意境。

母亲手术成功,无有大碍,更坚定了她投入全部精力,打造岭西女装帝国的信心,她甚至梦想有一天,拥有自己的品牌,自己的生产基地。

而对于忆江南总部老总林羽凡,炽热的追求,淡淡婉拒了,她已是曾经沧海难为水了,经历了与侯卫东海一般的波澜壮阔后,很难再去留意一滴水的精彩了。

郭兰很欣赏那句:人的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一个人而忘记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了你,并且爱上了你,这就足够了。

当郭兰买回汤圆,不由无语露齿一笑,小区门口,正在开窗接车卡的奥迪,正是侯卫东,鸣了两下,侯卫东回头,看到调皮妩媚的笑脸,会心一笑,倒把门卫弄得迷糊不已,这两人说是熟人,也不相互打招呼,不认识又都傻笑什么呢。

刻意保持距离,拉开时间段,郭兰上楼好久,侯卫东审视四周,才上了楼。房间一个春节没有来过,温馨依旧,整洁清爽。

见郭兰已是依墙而立,笑意嫣然,侯卫东呵呵道,今天,我特意买了鱼,我们做鱼吃。

郭兰就靠了过来,娓娓道,今天元宵,我买了汤圆,做鱼很麻烦的。

侯卫东兴致很高,呵呵道,看我的,今天我就是专门为你做鱼吃,将功补过。

郭兰就接过侯卫东的包,开心道,茂云除了你们多事情,我哪里能怪你,嗯,好好表现,我可是要吃正宗岭西酸菜鱼哦。

侯卫东表现欲更强烈了。摆出大干一场的样子,换上郭兰的围裙,收拾起鱼来。

时间空间转换,并没有给侯卫东、郭兰任何的隔阂,两人呆在一起,越发亲近自然起来。郭兰乖乖的看着侯卫东剖鱼,就问道,你手法还挺娴熟啊?

侯卫东自豪笑道,小时候,特喜欢吃鱼,自己没少下小河抓鱼,用小刀把鱼收拾好了,撒些盐,就用水把作业本纸浸湿,把鱼裹好,放在火炉边炕,那鱼才叫一个鲜美。

郭兰还从没有听侯卫东有心情讲小时候的趣事,一时温馨小家的感觉充盈了整个房间,外边的月也别样浪漫起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