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47章 元宵约兰——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之后的几天,侯卫东很忙,工作日程打的很紧,市直各个局委、翠山县、云池县、三江县,一一走了个遍,唯一没有去的是西路县。

为此,西路县委书记韩泰,特到侯卫东的市长办公室坐了坐,年龄老大不小的人,在年轻的侯卫东面前,竟有些拘谨。

西路迭出大事,已有市委要动西路班子的传言了,虽说传得还不久,消息也是真真假假。但一旦要动的话,也就是一夜之间的事,韩泰不能不手忙脚乱。

在茂云著名的强势市领导侯卫东面前,韩泰几次欲言又止。

侯卫东秘书起家,就是揣摩人心的,岂能不看出些苗头,在沉默以对之后,见韩泰已有些恍惚,就有了些感触,这是个好干部,不是个麻木的官场油子,就特意抚慰道,韩书记,我不去西路,是信任西路县委的工作,在矿难上,甘市长保留了意见,这固然也是市政府的意见,毕竟在十七条矿工兄弟的生命面前,政府没有个坚决的态度,人民群众群众会对官场失望的。人们会问,哪里不是官官相护的呢?但如果市政府现在主张,一把揭开西路的盖子,市人大会临近,总之,对大局不利啊。”

韩泰眼睛一亮,仿佛看到了市委和市政府之见的微妙,有侯卫东的话,西路早晚就有真相大白的一天,西路大局早不是一个县委书记能左右的了,被亵渎了的尊严,只有等待强势权力的洗刷,这是韩泰没有派别根系的悲哀,也是被边缘化的官场人,都能品味的悲哀。韩泰发了会呆,最后老实巴交说了句,请侯市长放心,西路是绝对拥护你的,也就落寞告辞了。

侯卫东不去西路,也是有其他顾虑的,晏子平早将风闻的,单奎家属筹500万,上下运作单奎案的信息,悄悄汇报了过来。西路敏感时期,不去也是少沾惹些是非。毕竟去了解决不了什么,就是挤掉自己身上的毒疮,也要等到发展到一定程度。

这期间,市委市政府,还不断收到西路群众的举报,多是匿名,侯卫东这还多些恐吓信件。

举报内容:一是揭发龙口煤矿老板单奎,非法开矿,非法拘禁,私藏枪支,组织黑势力团伙、欺行霸市等等。一个早晚枪决的死老虎,再痛打一番,意义不大;二是关于西路县长高凤捂、市纪委书记齐必达的,列举罪名是庇护非法矿主,贪污受贿,侵占国有矿产等,这是任谁也想不到,会发作出来,毕竟单奎案还是绝密,就耐人寻味了。侯卫东想:这不独独是自己一个人会收到,既然省市领导,大家都不做声,那还是拖一拖,再相机行事。毕竟市长也要顾及市委所谓的大局,也就全部锁进了保险柜。至于那些恐吓侯卫东的,无非是:莫插手闲事,好好做你的市长云云。

2月23日,是元宵节,也是前几天的午夜,和郭兰约好,晚上聚会的日子。侯卫东没有践约春节,就补偿在元宵节。元宵节,自古以来,就是有情人“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一大早侯卫东就回了岭西,之所以一大早,也是周昌全副省长打了电话,中午要一起吃饭,侯卫东从来没有叫领导等的道理。

刚进入岭西市地界,沙州市委书记宁月打来了电话,人在沙州的美女书记,已没有在北京时的柔情,言语泼辣爽直,道:“侯市长,3月5号,国务院西部开发扶持办、国家乙烯工程考察组莅临岭西,你们茂云是什么态度。”

侯卫东心一热,大项目终于来了,反问道:“宁书记,茂云发展基础比较差,对项目一向有饥渴症的,你觉的茂云有机会吗。”如果让割爱这天字号工程,懂得以政绩工程上位的,谁都会很肉疼,宁月探讨的口气道,我打电话的意思呢,就是与其两地相争,彼此劳乏,不如看看沙州、茂云有无双赢的可能。”

侯卫东心道:茂云在沙州面前,还真没有打擂台的底气,宁月这样,就是在放低姿态,就恭敬起来道,谢谢宁书记,那就等听听考察来到,我专门找你汇报吧。

宁月矜持着道,好吧,卫东,到时再详谈吧。电话这边,心里却克制着千般柔情。首都长城宾馆,那夜依稀的春梦,是一个除了她,任谁也不知晓的梦。

挂了电话,侯卫东想,茂云变故多发,还未好好向老领导汇报汇报,此时周省长适逢元宵约了自己,也是非正常之举啊。才进了岭西市区,就迫不及待给周其昌打了电话,呵呵道,老领导,我先在华裕国贸定个地方吧。

周昌全了然侯卫东的心情,华裕国贸是岭西顶级餐饮消费场所,现在官场讲究的,吃的不是味道,是诚意,一手带起来的部下,有此心意,理应接受,就道,好吧,有些情况,见面说吧。

周昌全从海南病休回来,工作已经大批量减了下来,伴随分工调整的,是常务副省长权威的流失。秦路副省长也是省委常委,年龄又比周昌全小了7岁,抓起常务副省长的分工后,人更活跃起来,各方各面,做的风生水起,不但表面上和省长配合的很好,更重要的是,隐隐竟是省委书记钱永年路线上的人。

周昌全就更莫名尴尬起来,钱永年是罗杰在岭西任书记时的省长,派系早定下了的,如此格局就在所难免,说一朝天子一朝臣,竟是毫不走样。特别是前一天,省政府常务会议上,不知道会务工作人员是疏忽大意,还是已经漠然了病休已久的周常务副省长,在赵建国省长的左边座位,赫然摆的是秦路副省长的名字,这在民间也就是无所谓的事,在官场,不亚于一个小小的政治阴谋,左为上,是铁的法则,混淆了二把手与三把手,一个很微妙的误会,就能暗示是权力的更替。

周昌全就有了想法,权门如市,既然已是集要散了的人,与其坐等自取其辱,不如主动让贤,给侯卫东捞取点,政治交换来的资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