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45章 再起风云——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第二天一大早,窗被雪光映的特别亮,岭西很少下雪,佳佳披了睡衣,趴在窗台,往外张望,怅怅道,好美的雪,也不知道夜里什么时候停的,茂云青龙山雪松、云池法空寺腊梅,都是雪后美景啊,可惜你没那个时间,老公,现在的我们,没有一点生活情趣。

侯卫东起着床,不觉察苦笑,权力的魔力,早侵染了两人家庭生活,官场也是围城心理,别说侯卫东沉迷其中离不开,就是,佳佳何尝能离开,岭西贵妇人圈子呢。当品味了一呼百诺,心想事成的权力魅力,也就是病入膏肓了。

侯卫东扑哧笑道,佳佳,你高雅起来了,起码能想到赏雪问梅,我起床先想的是,这雪会不会阻碍交通,今天省里谁要来,哪个部门要汇报,有什么会议,你一开口,就怎么觉出我的俗来。佳佳回首嫣然一笑道,你是市长吗,管着四百万人民的吃喝拉撒,要整天想着风花雪月,那才叫不务正业了呢。

佳佳整着被褥道,高速肯定封了,老天替你再挽留我一天呢,你去打电话要早点,我还要给厅里说一声。妻子的到来,空空的二号楼,顿时生机勃勃,别样温馨起来,侯卫东心暖暖的,享受着相濡以沫的感觉。

用过餐,佳佳给侯卫东吹了发型,拉开衣柜里,满是灰黑蓝,拿出件黑夹克,深蓝裤子,以及深灰色拉链大衣。

侯卫东眉头拧结的皱纹,不言而喻,那是经常沉思的见证,换了装,虽也俊朗堂堂,但味道更沉重了,整个人的年龄,就大出5。6岁来。

佳佳心疼抚了下侯卫东眉头,嘟着嘴郁闷道,老公,难道不知不觉的,我们就真的老了。侯卫东笑了笑,拧了把佳佳脸蛋道,学林妹妹呢,还多愁善感起来。佳佳不乐意了,嗔道,难道你认为,我就该是孙二娘吗。待要痛下辣手,施展九阴白骨爪时,侯卫东已是逃之夭夭。

二号奥迪车进市委市府大门时,侯卫东留意到几条崭新红条幅,什么:新年新气象,转换作风求发展、人民政府人民选、热烈庆祝云州市第八届人大会即将召开等等。

市委市政府大院的积雪深厚,个别松枝垂了地,侯卫东有几分纳闷,怎么没人打扫呢,机关制度要抓抓了。

侯卫东刚坐进办公室,段宜勇书记就打来电话,看来行踪被市委的人留心着呢。段宜勇呵呵道,侯市长,身体还好吧。侯卫东客套道,好,还好。段宜勇就透了主题道,那就好,一会儿,我们几个常委,参加一下机关扫雪活动,电视台的同志等着呢。

侯卫东心头猛一亮,原来如此,新春瑞雪兆丰年,茂云班子参加机关义务劳动扫雪,一起上电视,新闻里露个面,倒显得班子团结务实向上,很好的创意,暗笑自己不懂地方伎俩,愚了。

不多时,市政府秘书长李云,拿着一副雪白的手套,进了来,后面的是乐呵呵的副市长们,都已武装到位,一副雄赳赳气昂昂,上战场的气势。

扫雪工具都是崭新的,工作人员一一递给领导武器,市委市政府有头脸的,神色肃穆庄重,站在大院里,迎着电视台长枪短炮,一律是参加会议的表情。

茂云日报的几个记者,或远或近,或站或跪,跑前跑后,照这个拍那个,忙的不亦乐乎,快门咔咔作响。

市委书记段宜勇,代市长侯卫东,如同一起剪彩一样,互视一眼,下了锹,其余领导才甩开膀子,热火朝天干起来。

段宜勇、侯卫东也就那么意思几下,驻**谈,目光却在同志们中巡视,参加劳动的干部,举止更投入起来,特别是市委市政府年轻人,要求进步的心,热炭团一样,想着自己一举一动,肯定会落在领导眼中,不时用暗恋似的眼光,躲躲闪闪观察着市委领导。

一边私下小声嘀咕道,过了年,侯市长怎么变得老成了,看上去,起码有四十岁哦。

当然侯卫东听不到,听到的话,难免自鸣得意。

段宜勇平静低语道,侯市长,西路矿难的处理结果,今天就要报过来了,回头我们交换下意见,去各县路途也不太好,三个区,昨天都做准备了的,很有必要去转转,你看,要不要市委这边的人跟着。

人大会的条幅都挂了出来,再不走走形式吹吹风,就说不过去,但也不可过于高调,表达出意思就好。

侯卫东微笑道,段书记,不麻烦市委这边了,我带李云秘书长,轻车简从就行了,只是走走吗,茂云情况也不熟,也不是去做什么发言。

段宜勇会心笑道,侯市长,谦虚。暗道:不做什么发言的人,该下刀的时候,手都不曾抖一下。

自从开过省政法会,段宜勇心里隐隐觉得,省政法委书记郑少良对茂云打黑布局很不屑,更增添了,对这个雷厉风行的年轻搭档的担心。

领导扫雪比划几下,有了气氛场面,市电视台也就取好了镜头,完成拍摄任务。市领导立马各司其职,忙大事去了,留下的都是真正该扫雪的人。

茂云市区分三个区:南浦区、青池区、北城区,南浦区是城中心,却是最老的街区,北城区相对比较新,当时基于保留耕地考虑,城市框架北移,北城区丘陵地势,建设难度却大,也没有打开局面。

侯卫东坐车在茂云城区,先转了一周,整个茂云新旧高楼,有陈旧历史感的,有时尚现代元素的,穿插拥挤在一起,显得格调不高,远没有侯卫东在沙州东阳县时,打造的产业集聚区的漂亮整齐。

街道路牌广告牌,更是杂乱无章,有些搞出冷幽默来,天桥上边条幅是: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上奋勇前进,下方就是警示牌:限速50公里,苦笑一声,暗暗摇头。还是要先打造一个崭新新区,作为城市建设的标杆。

南部新区,九纵十横的大格局,目前大多闲置,那是基础建设还不到位,政府不做好这一块,引不来金凤凰的,茂云确定工业立市,一马平川的南部土地,早晚是最好的平台,侯卫东有这样的眼力,本身就是经营新区建设的高手。

南浦区是市委政府所在地,分管城建副区长许巍虽45岁,和侯卫东,却是在省委党校处级培训班同学,私下关系尚可,来茂云任职前,去岭西拜访过侯卫东。

朱小勇的姐姐朱晓琳,旗下琳达房地产开发公司,一直留意南浦区城中村改造的地产项目,私下还特在索菲特宴请过侯卫东。

出于这两个原因,侯卫东就特意在南浦区委区政府坐了坐。

虽是关切许巍和城中村项目,却不能露了形迹,和区委书记吴佐、区长崔道元亲切探讨道,吴书记,崔区长,南浦区位于市中心,可是块风水宝地啊。吴佐因循守旧惯了的,来的开发商开价低了,他就私下拍桌瞪眼,怒骂奸商,遇到上级领导打招呼递条子,又怕沾腥担责,唯唯诺诺说拆迁难办,对侯卫东在沙州的政绩,也算耳熟能详,颇有好感,甚是佩服。

吴佐嘿嘿恭敬道,侯市长,南浦区改造开发,就等您的指示了,在沙州,经您手的城建工程,那都是标杆啊。

区长崔道元,怕吴佐好话说完,也忙道,我参观过沙州南部新区,也是侯市长的手笔,我看比岭西市东新区还要好些。

侯卫东呵呵道,吴书记,崔市长,过誉了,不过,有实力信誉好的开发企业,我倒还认识几个,你们先抓抓基础设施建设,到时和上门企业来谈。

市长能穿针引线,把以往合作出过政绩的,引荐过来,区委书记、区长受宠若惊,吴佐心热道,侯市长是好市长啊。崔道元附和道,是,是,很体贴基层。

侯卫东笑着,老气的缓缓用手点了点二位,顺手把话题引导到选举上,谦虚道,好不好,还得接受人民代表的检阅啊。

吴佐严肃着道,侯市长,我以党性担保,南浦区一定维护省委、市委的组织意图,投你的票。

南浦区其余区领导,也一一点头附和道,是是,大家投张市长的票。

侯卫东是内定的市长,当选肯定无疑,不过能全额通过,还是好看些,众人人情送的毫不勉强,胸口拍的山响。

吴佐想留侯卫东午宴,崔道元也态度真挚,侯卫东还有吹风任务,就婉拒了,临走握手时,有意无意,指了指靠后的老同学许巍道,吴书记,这个许区长,不错。吴佐也就心有灵犀道,是是,不错,下一步城中村改造,市委有意许区长牵头的。

许巍一直跟在一边,区委书记区长都在,级别使然,说不上什么话,眼光空热切着,现在才上前恭身道,谢谢张市长,谢谢吴书记。

许巍一直认为自己很有才华,年少得志、仕途平坦,等连做了7年副区长后,才醒悟,一直幻想能有一位长着慧眼的领导,赏识自己、重用自己,是多么的愚蠢滑稽。

茂云市委、南浦区委领导们嘴上,一说就是什么组织原则、组织路线,好象用人毫无私心,完全公道,其实组织最后就是那么一个人,融不进那个人心里,那么多年,卖力工作都枉然了。

既然不能把自己命运的赌注,押在哪一天领导良心发现上,那就找找发达起来的关系。党校同学侯卫东岭西省官场新贵,拉下脸亲近,想不到碰了软钉子,回了送的五万礼金。

此时的侯卫东,还是为老同学说了话,很简单,侯卫东明白,许巍是想上去,做事的人,比占了位置也不做事的人,强了不知多少倍。

刚出了南浦区,朱晓琳就打了手机,声音沙沙道,侯市长,我是晓琳。

侯卫东眼前,就仿佛出现了清华才女,性感娇媚的模样,平稳了心绪,呵呵道,朱总,你打电话很巧哦,我刚出南浦区,得空欢迎你来考察啊。

朱晓琳格格道,我找你,就是为做项目吗,我从多伦多回国了,在岭西呢,给你带了礼物,得空我叫小勇约你,大家聚聚。

侯卫东想起上次索菲特,酒杯口的唇香,心热热的,留意韩明和李云都屏住气,便故作沉吟道,好吧,忙过这段时间吧。

朱晓琳极灵透的女人,立刻明白不便,就道了再见,挂了电话。

侯卫东正怅怅,定力怎么没有长进,一条来自朱晓琳短信,叮铃而至:寒山寺上一棵竹,不能做称有人用

。谜语般,侯卫东是一头雾水。

侯卫东很快转了三个区,同样的意思,都点到了。李云就问,侯市长,是不是到南部新区也看看。

侯卫东看了下手表,快是饭点了,再说南部新区也没有几个人大代表,就呵呵道,算了,侯处长还在宾馆,等一起用餐呢。

李云就讪讪的,叫韩明往茂云宾馆开,路上不时见出租车司机和乘客对骂,侯卫东隐隐皱了眉头,茂云创建文明城市这么多年,竟是空谈。

李云此时,代替晏子平跟几天,后车镜里察颜观色,就道,侯市长,茂云出租车年前涨了价,一直没有回落,打车价高,容易争执。

韩明消息灵通些,接话道,侯市长,据说有人鼓动,很多出租车也在串联,准备在人代开幕时**呢,说要求政府,取消摊派的份子钱。

侯卫东认了真,道,李秘书长,什么份子钱,回去通知分管工交的曹副市长一下,组织相关部门了解一下。

回到茂云宾馆,约十二点钟的样子,二号楼的卧室里,被佳佳打理一新,装饰的绿色植物都动了位置。

侯卫东刚有哭笑不得的表情,佳佳就道,这些植物有的性阴寒,有的诱发呼吸疾病,适合客厅,放卧室不好。

餐厅里餐桌上,是佳佳交待宾馆厨房专做的,清炖枸杞老母鸡滋补汤,下面还加着热。

佳佳还是强迫测了体温,侯卫东嘿嘿道,还是自家老婆好。两人才开始进餐。

吃了七八分,晏子平打来电话,慌里慌张的,不是平时风格。侯卫东奇怪道,子平,矿难调查是不是有结果了。

晏子平狠力咽了口吐沫,急道,侯市长,有要事汇报,叫韩明来接我。卫东有种大事发生的感觉,忙道,甘市长呢,出什么事情了。晏子平道,甘市长和市纪委齐必达书记,正拍桌子呢,把调查报告撕了,另外我私下收集了些紧急材料,电话里不方便。晏子平跟了自己快四年了,虽然才三十出头,但是历练的,沉稳机灵,很少如此慌乱,心知已有变,急道,你自己联系邓铁军局长,西路有市局专案组,陪你马上回来。

茂云市委纪委书记齐必达,平时不温不火,侯卫东没有怎么交往,但风闻是个阴狠的人,不按他的意志办案,市纪委内部干部,轻者被免职、换人,重者踢出纪委。

最耐人寻味的,齐必达经手有个案子:2000年茂云翠山县检察院,以贪污受贿罪,逮捕了国房局局长郜一涛。郜一涛家人求到市委纪委书记齐必达,多次意思后,齐必达给办案的副检察长睢强打招呼,要睢强网开一面,从宽发放。

睢强权衡再三,黑白灰间有时经纬分明,就提起了公诉。为了给郜一涛家人的多次意思,一个交待,事后不久,齐必达就叫纪委双规了睢强,茂云干部的屁股,没有绝对的干净,审讯一番,睢强也被以贪污罪判了三年。

茂云干部对此案,都心知肚明,黑道有黑吃黑的,官场上演的是灰吃灰。可是明面谁也说不出来什么,这就是体制使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天下无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