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44章 2号楼风情——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段宜勇落寞摇了摇头,带一丝无奈,缓步走到窗前,窗下已是白花花一层,亭台池榭、青松翠竹、银装素裹,映着橘黄路灯,分外妖娆,几分琼楼玉宇般仙境,风掠枝间,带着哨音回响着。

段宜勇环视了刘天明、朱小勇、邓铁军。几人突然感觉,一贯的好好先生,形象凝重,眼神深邃起来。

段宜勇凝视着侯卫东,叹道:“侯市长,虽是黑云压城城欲摧,凡事欲速则不达。也要看看风向了,东风或又压倒西风啊。”

“全国人大即将开幕,西路发生了矿难,省委对茂云很有看法。省政法委隐射茂云换将打黑,是政绩作秀,是搞司法运动,市委有压力啊,目前对于茂云,西路矿难单奎案、刘康杜刚命案,都不是事关全局的大事,最大的政治就是稳定,就是圆满完成市人代会,实现省委意图,希望市政府理解,茂云再也出不起事情了。”

市委书记至高的权力,就是酝酿、召开市委常委会,来实现一把手的意志,通过重大决策、讨论干部任免市委书记不召集,形不成什么决议。

段宜勇站在市委书记的角度,行事步步小心谨慎,春节前两人还特意交过心,保证不了省委内定的侯卫东顺利当选,再加上乱局迭出,段宜勇确有自身难保的隐忧。

侯卫东吸口气,脸色难堪,暗暗检讨道:操之过急了,成事心切矣,不能放眼大局,不能谋定而动,雪夜的常委会,显得政治还是稚嫩。最初从省政府放外任的时候,私下还想出任某地市一把手,周省长、祝部长却提一提也没有,看来自己基层打拼,养成的见招拆招,终是下乘谋略啊,讲政治才是王道。

房间里静的压抑,似乎都听到点滴塔塔的声音,段宜勇虽语气委婉,却无回旋余地,很担心侯卫东在圈子面前,下不来台,忙又掬起笑脸,嘿嘿解释道:“侯市长是谋大事、做大事的人,可你现在揭了盖子,茂云就天翻地覆,我这个市委书记的帽子,也就戴不住喽。再者说,今晚你身体初愈,弟妹又赶了过来,我可不想被张处长,骂个不近人情之罪。”

侯卫东心地玲珑,早就释然,自嘲一笑道:“段书记,那就再拖拖吧。”

段宜勇点了头,老谋深算低声宽慰道:“卫东,拖一拖,也许就会有人跳出来,那就是另外一个格局,拖绝不是妥协,市委一直坚决支持市政府的,你顺利当选后,我就完成茂云政治生活的一件大事,也没辜负省委还有部长的信任啊。”

刘天明、朱小勇、何书朝、李云、邓铁军,此时只有听的份,时而明白,时而糊涂,明白的是侯卫东、段宜勇,早进行过深层次探讨,不明白的是,段宜勇“哈哈好好“惯了的人,竟隐约是大智若愚的角色。

邓铁军放心不下局里,聆听完侯卫东段宜勇的探讨,也就得了底,起身请示道:“段书记,侯市长,安排完单奎秘密拘押,案子就先缓缓吧。”

段宜勇、侯卫东,出奇一致点了头,老邓一走,气氛很神奇的缓和下来,朱小勇嘻嘻道,老邓这人就带着煞气,今夜侯市长出院,难得张处长光临茂云,段书记百忙之中也赶了过来,如此风雪夜归人的意境,市委接风宴是少不了的。

天黑的早,其实才是晚饭时间,市政府这边刘天明、李云也附和道,应该应该。

佳佳单单是家庭妇女也就作罢了,偏偏又同是官场中人,又是市长夫人,没有对应的接待,茂云就慢待失礼了。

段宜勇笑了笑,看大家心热,愉悦道,理应如此,张处长不但很支持侯市长的工作,在建设厅也很关心茂云哦,不接风是说不过去的,何秘长你去安排一下,就在茂云宾馆二号楼吧,省得再冒了风。

何书朝会意点了下头,又得体对侯张卫东道,过了年,大鱼大肉都吃腻歪了,喝酒胃也喝麻了,给侯处长安排个清淡的火锅吧。显然是为侯卫东着想。

见侯卫东微笑点了头,何秘书长就亲自去了。侯卫东早料定应酬难免,妻子官场多年,如今建设厅财务处长,见惯了场面接待。如果初到茂云,没有这样规格,那不是佳佳的问题,反而是侯卫东的问题了。

大家瞅见液体剩余不多,朱小勇开门说了句,韩明就去叫人,佳佳急迫去取大衣,侯卫东左手揭开胶带,直接将针拔了,叹道,看来以后要多锻炼了,感冒就躺了两天,出笑话了。

秘书长李云想上前,去按止血药棉,步伐迈了出去,又收回来,侯卫东太年轻了,还是拉不下下脸来。倒是常务副市长刘天明,呵呵接话道,侯市长身体算很好的了,高烧41度不退,换成别人,不知道要住多少天呢。一边很自然俯下身,用胶带细心绷了手腕药棉。李云叹道:这一小步迈不上,也就是自己做不了副市长之所在啊。

茂云宾馆二号楼,古典别致的两层小楼,灯火辉煌,温暖如春,房间一尘不染,空气带绿色植物特有的清新。

佳佳女主人一样,由侯卫东陪着,在二楼起居、办公房间审视一番道,卫东,你在茂云好奢侈啊,自己住一栋楼哦。

侯卫东烧退了下来,神清气爽,看着佳佳,大衣挂起来后,身材曼妙婀娜,凸凹有致,妩媚小女人般翻东弄西,上前动情抚摸一把妻子秀发道,什么自己住一栋楼啊,今夜不是还有你吗。

佳佳娇嗔道,退了烧,就胡思乱想了,今晚你上自习,我收拾一下再下去应酬,对了,你叫韩明,把我车后备厢的茶叶取出来,那是厅建筑研究中心专门订制的好茶,给各位领导一人送一盒。说着进了洗漱间,忙碌去洗一路风尘铅华。

一楼餐厅,几人正在呵呵龙门阵,市委秘书长何书朝,故作严肃深沉道,说起穷,宜州西捷县贫困出了名,市委派了扶贫工作队。队员对村里一切都感到好奇,他们不住停下问东问西。大家到一处茅屋前,被一个奇怪现象吸引住。只见一老一小爷孙俩正在屋前晒太阳,老的大约60多岁,而小孩只有2。3岁光景,孙子把手伸进爷爷的裤裆里,兴致勃勃捣鼓着。大家不解,一个队员上前问老汉:你孙子在干什么?老汉不好意思:山里穷,买不起玩具,让他玩玩这个变形金刚。大家呵呵大笑。

朱小勇忍不住技痒道:“虽是笑话,也是勘破世事啊,穷就怕被人看不起,说有个男人,非常之穷,偏要充阔。有一天,要到一个朋友家打秋风,便对老婆说:太穷了别人看不起的,不如你女扮男装,扮作我的仆人!两人到了朋友家,朋友热情款待。夜间,朋友叫他与自己儿子睡,叫他的仆人与自己的仆人睡。第二天送点钱,就让他们回了。客人走后,他儿子问他父亲:他们这样穷,你怎么不多送点?”父亲问他:你怎么知他们穷?他还有仆人用哩!儿子便道:他和我睡觉,一脱开裤子,连底裤都没有,就爬上床了。这时,他家的仆人也接口道:是呀,穷得很哩,他那个仆人,不止穷到没有底裤,穷得连屌也没有!

市委书记段宜勇,平时爱端架子,此时也不免捧腹,能坐一起放开如此,出门却是口风严谨,少了忌讳,形迹也就天然去雕饰了。侯卫东正好安顿好进了餐厅,呵呵道,小勇部长,在开发布会呢?刘天明、何书朝、李云忙起了身,往里让座,大家刻意回避诸多烦心,嘻哈闲聊春节趣事,期间侯卫东不免把春节收获抖了出来,叫刘天明列出计划来,去一一落实:财政厅同意追加一亿复垦资金,发改委答复的高速立项,但是却没有提及,2005年80万吨乙烯国家重点扶持工程,没有把握,说出来,画饼充饥不是侯卫东的风格。

宾馆服务员陆续将嫩鸡火锅上了来,清淡清香,宾馆经理殷勤,还是额外加了几个下酒的辣椒蒸鱼头、回锅豆腐、卤鸭肫肝、香炸麻辣牛排、辣子粉蒸肉等,满满布了一桌。

大家知道接风晚宴,形式大于内容,佳佳下楼得体应对,一一点到为止,众人也就不打扰侯卫东夫妇,各自带一筒,印有“岭西建筑研究中心订制“字样的精美茶叶告辞而去,都心道:侯卫东与人交,擅春雨润物,佳佳做人竟也是丝毫不错。

要休息,佳佳特意加大暖气,弄得卧室入夏一般,侍候卫东洗了浴,两人换了睡衣,慵懒着闲话,外面的雪,纷纷扬扬浓密起来。

二号楼是侯卫东在茂云宿舍,佳佳很青睐四周环境,隔着窗,欣赏一会雪景,就打开衣柜,用心整理从岭西带来的春装,一边道,卫东,我给你提个建议,今天病房,你那句多事之秋,以后要不得啊。侯卫东在家从不谈工作,疑惑佳佳反常,道,有什么不妥吗?佳佳见侯卫东好了奇,抿嘴一笑道,别说放眼全国,就是岭西,并不只是茂云有矿难,也不是单单茂云有腐败、有黑势力,你越认真,事情反而就越多,事多了,负面的东西就难免多,要不大家都奉行难得糊涂呢。

侯卫东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人,听佳佳所言,脸色微变道,是不是谁叫你来给我吹枕头风哦。

侯卫东素来厌恶家人插手工作,佳佳担心破坏良辰美景鸳鸯夜,就不隐瞒讪讪道,是莉姐,秦省长在家说给她,她私下告诉我的,你听听也就罢了,别给我上纲上线的。

侯卫东皱了眉道,那就对了,怪不得前二天,秦省长陪总局的人,过来调查矿难,见我脸色淡淡的,原因在这儿啊。

佳佳撒娇笑道,人家都不能给你说点事儿,秦省长夫妇人挺好的,瞧,这一柜子的新衣服,都是莉姐陪我逛商场专门为你挑的,莉姐说,你年轻气盛,少穿西装,多穿些老气横秋的为好,显得老成,选举时闲话少。

这点侯卫东信,现在的领导,上位过早的,恨不得一下老成沉稳,临近退了的,反之打扮的新潮无比,楞装起小年轻来。自己从起步任职,步步高升,岭西官场,特别是老板凳,郁郁不得志之流,背后没有对自己的议论,落下秘书党的恶名,今天才从秦省长夫人,着装高论上,真正悟到点,细节决定成败的感觉。

佳佳见侯卫东怔住,拉开被子,跳上床,格格娇笑道,我看你是烧出毛病来了,还愣着做什么。将绯色小内衣褪了出来,唰的扔向侯卫东,一边解开束着的长发,波浪一样摆了摆,妩媚风情,勾人魂魄。

佳佳的爱,坚贞,执着,一直如此,牵扯到侯卫东的,就是她拼命的全部,侯卫东动了情道,我能有什么毛病,你以为我是蜡烛,发次高烧,就软了化了吗。说着夸张扑了上来,慌得佳佳忙道,你别动,小心出了汗,哎,心急什么,还是我来。不多久两人已入佳境。

事后,佳佳紧靠着侯卫东,有点梦幻感觉,幽幽道,卫东,真希望天天这样,你做了市长,每次相聚,我都像做梦一般,一点都不真实,要不我调茂云吧。

侯卫东爱怜用手理着佳佳的头发,轻语道,等等再说吧。

侯卫东习惯静静的思念,作为孤独的享受,主角有佳佳也有郭兰,此刻想起远方郭兰,不知是亵渎了佳佳,还是亵渎那支空谷幽兰。

正因为有了牵挂爱人,时间、空间都不是距离,正因为情深,才容不得挚爱生活中有隐患的瑕疵,茂云真正的斗争,只是才拉开序幕,远远没有正式开始,暴风骤雨说来就来,侯卫东可不想把心爱的女人,和自己绑在战车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