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43章 夜风雨雪——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外面天色暗了下来,冬夜的缕缕寒风,几番梳理松林竹影,蒙蒙细雨就飘下来,夹杂几片雪花,袅袅起落,沾衣欲湿,落在面颊,凉丝丝的,却又不如风那么寒。。在诗人眼中,这是诗情画意;茂云官场的人,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别有一番萧杀玄机。

病房空气别样凝重,侯卫东拥被而坐,邓铁军拧着眉头,双手抱胸在沙发上,两人都楞着,心中风起云涌。

单奎以供出西路命案背景为条件,要求换保下一条命,不是侯卫东这个市长能答复的。虽然现存的法治体制,有那样的潜规则,就是政府通过行政权,可以影响同级的法院检察院的审判权、检查权。

可是对于单奎,毫无可能,丧失起码原则不说,如此破案,省委政法委怎么想,被单奎枪杀牺牲了的干警家属怎么想,茂云四百万干部群众怎么想,看来还要迂回。

佳佳进来,见两人如同寺庙中的判官泥胎,一怔,理了理带着点点晶莹的发丝,将粥盒放在床头柜,又细心看了下,窗户闭合的情况,就扶着侯卫东,轻语道:“也不披件衣服,外面下起小雨夹雪了。”

佳佳也不回避邓铁军,取了勺子,吹了几口粥,喂起来,侯卫东正了正身,无语笑着,怜爱凝视妻子,心里升腾异样,病中分外感受,不辞冰雪为卿热的情浓,示意要喝粥自己来,佳佳打了一下侯卫东的手,递了一个眼神。

格格道:“卫东,那小韩真有意思,我请他开车,带我去买粥,他说,晏子平不在,侯市长跟前不能离人,看来,你官不大架不小,小心脱离群众。”

一旁邓铁军听了,暗暗为韩明点头,却看着窗外橘黄灯光。后面跟进来的,是一同去买粥的政府办柳姐,殷勤的给佳佳,搬过来个凳子,张小佳感觉有些不妥,歉意道:“柳姐,麻烦你照顾卫东这么久,真不好意思,家里也忙,你就回去吧,有我在呢。”

柳大姐在二人世界旁边,的确尴尬,一会难免还有领导来,谈什么事,走留都不好,听佳佳此言,虚让几番,就告了辞,佳佳却放下粥,坚持送到楼道口,才取出一张岭西的女装卡,笑道:柳姐,什么时候到岭西,咱们姐妹一起聚聚。

柳姐脸红起来,推辞道,张处长,不行不行,这怎么行,侯市长工作累病了的,我们也是应该的。

佳佳挎起柳姐胳臂,亲热笑道,这是卫东和我的一点心意,他自己在茂云,难免叫大家费心。见佳佳情真,柳姐就不再客气,喜滋滋装起卡走了。衣服倒不算什么,难得市长夫妇的情意,和一般人没有的体面。

饶是柳姐在市政府出名的谨慎,感触之余,也不免逢人津津乐道,侯市长的夫人,端庄秀丽,平易近人,有人情味儿。一时间,侯卫东家有贤妻,在茂云,也就路人皆知了。

侯卫东粥喝不到一半的时候,门口的朱小勇,接过秘书手中果篮,呵呵独自进来,打趣道:“哟,张处长,在举案齐眉呢,卫东,怎么就贵体有恙了呢。”

朱小勇才上班,得知了西路矿难,料到侯卫东这边,一定忙碌无暇,却想不出是高烧卧床。李云出于他和侯卫东的私交,也就通知其避讳着,赶了过来。

侯卫东道,小勇兄,身体不比当年喽。支撑着想起床,被佳佳按住,嗔道,喝完粥再说,朱部长也不是外人。这句话叫朱小勇很受用,近前看了侯卫东手腕,皱眉道,扎了几针。侯卫东不知何意,疑惑道,一针。朱小勇就释然道,卫东运气好啊,年前我来这打点滴,郑。说到这里,掩饰着咳一声。继续道,那个明院长,特叫来护士长,说这是市委组织朱部长,护士长就手抖起来,好家伙,给我来个连扎三针。

一旁喂粥的佳佳,笑得花枝乱颤,格格道,朱部长管帽子的吗,护士长也是长,手不抖,怎显出你的待遇来吗。

邓铁军也笑,早站了起来,等和朱小勇握了手,朱小勇惊诧道,老邓,怎么来的比我还快,看了侯市长,下一步,是要钱还是要枪啊。”

邓铁军快,已是案情紧急,二是韩明双重领导,这一层还很隐晦。侯卫东接过话题呵呵道,邓局,一不要钱二不要枪,要你手中的帽子,组织部过了年,那几个党校处级培训名额,给市公安局吧。

朱小勇早和侯卫东、邓铁军计议好的,迂回策略,明提暗降,要架空**局班子某几个成员的权力,会意道:“段书记和政法委杜东书记,去省里参加全省政法会议,郑少良要出任岭西政法委书记了吗,地市的人要见见面的,段书记一回来,我汇报一声,还是由市委组织部直接通知比较好,省的叫老邓在局里,不好做。

有佳佳,话题也无法更深入,朱小勇看侯卫东回复的不错,呵呵道:“侯市长,你还是尽快出院吧,我敢保证,明天市委市政府,市直局委办、县区的领导多半都会来,人大会快召开,影响不好啊。”

侯卫东呵呵道:“朱部长组织工作做的有心得,张处长难得过来,一会我们回二号楼,哎,再不出院啊,我会得惊恐症的。”

这次朱小勇搞不明白了,暗道:侯卫东又要拿自己开心,呵呵坏笑道:“是不是高干病房的漂亮护士,叫张处长不放心,要河东狮吼。”

佳佳撇了下嘴,白了一眼道:“卫东的意思是怕学了你,也被连扎三针。”四人呵呵正笑,常务副市长刘天明带几个副市长、秘书长李云,在人民医院明士德院长引导下,按照政府排名,依次进入病房。

这次侯卫东卧床不动,就显得不恭了,公交私谊有别。佳佳搀扶着丈夫,站一旁大方得体寒暄致谢。茂云众人也暗下为佳佳风采折服,连通岭西权贵夫人交际圈,上至省长夫人,下至厅局太太,风范果然不凡。侯卫东顺风顺水,也少不了眼前这位贤内助,添柴加薪。

病房里侯卫东,没有了以往在政府的庄重老成,反而一股率真本色,一边伸出左手一一迎着,一边打趣道,茂云多事之秋,我却躲这偷懒,偏劳各位了。众位副市长,很不习惯用左手握手,左右比划,难免出错,弄得大家难堪之余,呵呵一笑,气氛倒极是热烈融洽。

落了座,刘天明严肃道,侯市长怎么病的,我最有发言权,西路矿难后,侯市长身在北京,长途奔袭而回,一路风寒,又一天水米未沾啊。其余副市长聆听着,脸色都肃整起来,或啧啧称赞,或表情诚挚,或渲染钦佩,或崇敬表白,有不自然但却一点不勉强。在政府,副职对正职的关系最为微妙,资历、年龄都不是参照的资本,唯一的距离是级别。

副市长的这种级别,并无实职,分管什么,未必真能管得住什么,把握手中资源配置,权力的大小,完全取决与市长关系的远近。

工作中,任何一件重要的事情,一般上,市长说了算,下有市直局委办负责人全权办理,跟副市长没有多大关系。副市长分管的部门来汇报,那是走走过场,一把手市长跟副市长商量,那是做做样子。

人民医院的明院长,难得见这么多领导,表现欲强烈,一会殷勤看看液体,一会又催促护士长来测体温,一会又交待人改写护理级别,一会又要调节室温,听了刘天明开场白,一副专家模样,也点头郑重道,侯市长身体素质好,一般人,当天就支撑不了的,亏着年轻,上了年纪的,这次真的承受不了。

刘天明早有厌烦,又不好发作,脸色就沉下来,暗道明士德献殷勤,也不看是什么层面的场合。

侯卫东能理解明院长喧宾夺主,担心他日后被穿小鞋,还是委婉道,明院长,业务很不错,你去忙吧,市政府还要谈点工作。侯卫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我替换成市政府了,也好像提起段宜勇称呼市委一样。

明士德只好千交代万嘱咐,要侯卫东多留一晚,才退了出去。

主管文教卫的副市长吴春萍,宦海沉浮颇有心得,发挥女性优势,拉着佳佳,一箭双雕赞道,侯处长好漂亮哦,也就你才配得上我们侯市长。

佳佳没来过茂云,却对茂云官场人物,了如指掌,政府副市长就一个女的,就谦笑道,吴大姐,别夸我,当年你才是公认一枝花局长啊。众人大笑,佩服佳佳了解入微,都道,处长材料很准,老吴当年绰号,茂云一枝花呢。倒弄的吴春萍不好意思起来,笑骂身边起哄的曹副市长道,你是水浒一百单八将,外加一将,多嘴将。等市委书记段宜勇微笑着,带着何书朝秘书长进来,这种轻松就没有了。市委市政府虽一个大院,市委市政府的人在一起时,言谈举止,拘谨刻意,特别在两大党政主官面前,有些细微的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切均来自权力微妙的制衡。

一些排名靠后的副市长,功夫修炼不到火候,亲近了谁也不好掌握,木讷着吧又显呆板。寒暄刚过后,就有走留两尴尬的局面。侯卫东有过此等经历,拱了手,很诚意道,谢谢大家来看我,天气也不好,输了液我也就回的,佳佳送一送吧。

佳佳亲切拉着吴副市长,是该走的都跟着,又一一回首致意着,由佳佳代劳送了出去。

今天段宜勇一大早,带杜东参加了省政法会议,新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郑少良的讲话,给段宜勇一丝不妙感觉,那段潜台词直指茂云:打黑是法律行为,要依法律依程序,稳妥推进,逐步改善社会综合治理,坚决不允许借打黑之名,搞政绩作秀,搞政治手段,搞司法运动,动辄换政法战线的同志。

在回茂云前,省委钱永年书记,又特意抽出时间,召见段宜勇,过问了西路矿难事件,阴着脸道,段宜勇同志,年前我还嘱托,要注意稳定大局,全国人大开幕,茂云选举在即,茂云这是在给岭西抹黑啊。

这板子不到侯卫东身上,落在自己身上虽轻,段宜勇心里却七上八下,老大一个不自在。现在上升一定层次的领导,拍桌子瞪眼睛的少了,就是批评也不轻易为之,涵养二字使然,但动了真怒,淡淡几句话,人也就换了位置。

赶回来,段宜勇心里束的紧紧的,天虽晚还是想联系侯卫东,一起揣摩谋划,另外探讨矿难善后。一边的市委何书朝秘书长,看出段宜勇的心事,悄悄汇报道,侯市长住院了,政府那边都去了,可能侯市长特别交待过,消息控制的很严密。

侯卫东一直年轻体健,既然能住了院,病就不会轻。春节前,在段宜勇家里,市长、市委书记交过心,点透就不是一山二虎似的微妙,没有犹豫就赶了过来看望。等看到朱小勇、邓铁军也在,心里才有些后悔,侯卫东的圈子,会不会也排除市委书记。

寒暄过,段宜勇看着大家都还恭敬站着,忙道,都坐,今天省委开会,也算是新到的政法委郑书记照面会,有些政法方面的精神,市委给侯市长通报一下。

刘天明、朱小勇、邓铁军又知趣站了起来,侯卫东示意几位勿动,却严肃示意佳佳回避,等门关闭,才低沉道,段书记,你不过来,我也要联系你的,市**局这边有突发情况,要市委连夜研究。我建议在家的常委,到茂云宾馆一号楼,另外请市委何秘书长通知检察院罗俊超检察长,案情一会有邓局长再通报吧。

窗外忽的一阵携雪寒风,扑在窗上,大片雪花留在玻璃上,化成缕缕雪水,大家心里一紧,下意识脖子一凉,茂云气候真怪了,一年不怎么下雪,今晚雪竟然大了起来,又要惊心动魄了,茂云茂云,夜风雨雪使人愁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