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42章 病房秘闻——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第二天,国家安监总局的一名副局长,和岭西省副省长秦路带队,对龙口矿难进行了联合调查,视察过矿井现场,听取了茂云市政府矿难调查组长甘霖的汇报。

就像党政会议,关键的拍板,核心的内容,往往在会议结束前五分钟一样。中央、省联合调查临行时分,安监总局的那名副局长,在车门口,久久握着侯卫东的手,含着深意,很策略道:“中央首长也很关注茂云啊,希望侯市长不要辜负期望,处理好这次事故,尽快把结果上报总局。”

临放手前,又摇了摇手,稍微加重了握手的力度,传递特别的信息,侯卫东很容易联想到,野长城上陪同的李老来。没有高层面的交待,安监总局不会全部交由地方处置,这样做,对地方政府最大的好处,是有更大裁量空间。

侯卫东身体低烧无力,看上去憔悴疲惫,却像真情流露,沉重道:“请领导放心,龙口煤矿拿矿工的命当儿戏,矿主单奎拒捕,还枪杀一名干警,难逃国法制裁。矿井炸掉后,茂云一定会彻查西路煤矿背后的腐败。”

坚持着送走调查组,侯卫东病情,还是发作起来。北京严冬不同岭西的气候,前两天在北国风霜的侵袭;罗杰宴请聚会时,肌体又渗透进大量洋酒;在野长城惊闻噩耗,迎着朔风,出的那一身冷汗;千里奔袭,空腹的劳累;以及矿井口前悲怆压抑,那一把酸涩的泪水;此时一起发力,引发的侯卫东体内感冒病毒几何倍增,冲垮了免疫防线。

侯卫东靠在二号专车后面,由起先的低烧,变成高烧,脸色苍白,忽冷忽热,虚汗直冒。专职秘书晏子平,已留在西路矿难调查组,少不得司机韩明拿了主张,打电话汇报给秘书长李云:“李秘长,我是韩明,侯市长身体不适,我们正赶往茂云。”

李云心一惊,多事之秋啊,侯卫东把握全局,大意不得:“韩明,直接到茂云市人民医院,我立刻汇报给刘市长。”

侯卫东身体从不曾如此脆弱,咬牙忍了忍道:“小韩,别惊动太多人,找个医院,打个退烧针就好。”医院一住,不知道要招惹多少礼品红包,又是人情交往,茂云风口浪尖之时,不知道又要惊动多少窥探的眼睛。

韩明眼见张卫东脸色蜡黄,虚汗直冒,连道:“侯市长,我违犯纪律,超速行驶了,您再忍忍,李秘书长安排好了。”

二号奥迪拉起警报,风驰电掣,直奔茂云市人民医院。

不到一个小时抵达茂云,茂云市人民医院这边,副市长刘天明带着李云,已经等候着了。人民医院方面,得悉侯市长前来就诊,高度重视,马上组成医疗专家小组,紧张运转起来。明院长是内科主任医师,亲自挂帅组长,等接到侯卫东,虽联合诊断是重感冒高烧症状,还是难免要小题大做,坚持给年轻的市长,做了全面体检,安排在高干病房,才放心向刘天明市长进行了汇报。

挂上点滴,疲惫不堪,有些恍惚的侯卫东,不久就睡沉了。刘天明、李云和院方的一行人,撤了出来。

刘天明还是有些政治头脑的,脸沉着:“大家都是党员,政治觉悟还是要有的,茂云刚出了矿难,侯市长从北京赶回来,一路风寒成疾。特殊时期要讲政治、讲大局,明院长,院方就不要向外透漏,侯市长住院的事情了。”

明院长也是深得官场三味的人,街面的流言飞语也听了不少,矿难刚过,市长病倒,容易联想叵测,忙道:“刘市长放心,我亲自交待下去。”

李云又在市政府办,精心挑选一番,专门安排了,工作一向细致认真,为人谨慎小心,年龄又偏大的柳大姐,过来照看侯卫东市长。这在市政府办,也算是一项光荣任务,有此机遇,起码在市领导面前,以后可以说上话了。

伴随侯卫东住院,春节长假也结束了,茂云各行政企事业人员陆续上班,一切却开始微妙起来,官场时常会有怪异的紧张,让人觉得出但说不出。从西路县到茂云市,不管是机关里,还是在街头,总会碰见些人凑在一起,低声探讨些什么,脸色夸张极是神秘。

上至茂云官场商界名流,下至引车卖浆之辈,人们普遍开始神经兮兮,总觉得会发生些事情。遇到熟人寒暄过后,就津津有味、窃窃私语道:“喂,前几天西路龙口煤矿瓦斯爆炸,死了17名矿工,中央、省里来人了,茂云的书记、市长要撤了。”

“你搞清楚再说,侯卫东市长才来茂云几天,顶多撤了西路县的书记县长,西路县总他妈的出事,市委也不知道干什么吃的。”

“龙口矿老板单奎,黑白两道横了那么多年,矿难事故后又杀了个**,难逃一死啊,难保不狗急跳墙,不知道要咬出多少人呢。西路县的事啊,难说,搞不好又是一个一窝端。”

“还有传要雇凶杀人的,市领导里,侯卫东都一直没露面。”

“切,邓铁军一个多月时间,把茂云搞得严打似的,谁那么容易干掉市长,我表姐在市政府办,侯市长是病了,说是高烧不退。”

“不管怎么说,等着看,西路就是茂云的导火线,茂云要出大事了。”

交头接耳鬼祟私语的,如同地下接头。就是有单位的熟人,可一旦靠过去,耳语者就立马散了,没事似的。其实谁也不明白,茂云会出什么大事,上班一天,日子不长,等待的新闻却没了边。

市里开始忙碌,筹备茂云市八届人大的相关事宜,各个市直局委、县区的领导,严阵以待,等代市长侯卫东的吹风视察了。茂云官场对侯卫东的敬畏,来自侯卫东运筹帷幄之下,动了一个人——原**局长闻天强。

官场历来趋附强权的思维,根深蒂固,侯卫东于公也好于私也罢,如同杀猴孩鸡,树大根深的本地派代表人物闻天强,被安置到二流市直部门,茂云官场感触,称得上惊世骇俗了。

侯卫东的妻子张小佳,是第二天和秦副省长夫人一起吃饭的时候,得知茂云西路发生矿难,给侯卫东电话,中间也联系几次。但上班第一天,倒联系不上侯卫东了,打到秘书长李云那里,才知道侯卫东住院一天了。虽知道一市之长,医疗无忧,但伉俪情深,眼里还是马上噙了泪,给厅里打了招呼,独自驾车,一阵风赶到云州。

作为茂云市长夫人,来茂云第一次,却是在茂云人民医院,佳佳心酸不已。刚一进茂云人民医院大门,茂云市政府李云就迎接上来。

掩映在医院东区花园后面,是一栋典雅的三层楼,独立成院,满园青松翠竹,亭榭溪池,清雅精致,高干病房条件好不说,难得是幽静。

韩明在走廊抄着手,踱来踱去,暗暗警惕,西路再出命案,对邓铁军的交待安全防卫,感触越来越深了。楼口皮鞋塔塔作响,佳佳在李云引领下,上了楼。韩明忙迎上去:“张处长您好,侯市长刚换过液体。”

佳佳红着眼睛,微笑点头示意一下,步速很快。病房里的侯卫东,一边输液,一只手翻着,代市长要代表市政府向人大会作的工作报告,根据侯卫东的思路,报告要突出务实二字,围绕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打造南部新区、改善城市建设进行,数字就成了报告主角,李云这是第三次送稿了。

市政府办的柳大姐,已经没有最初刚来的拘谨,这新市长说起话,亲和的像个大弟弟,一边抹着窗台,一边娓娓道:“侯市长,还烧着呢,您还是休息会儿。”

侯卫东内心千头万绪,翻着报告,也是摆摆市长该摆的架子,心中盘算的却是**局,对单奎审讯,表面是刑事,捅到了底,就是西岗反腐大案。

侯卫东拍了拍额头,呵呵道:“柳大姐,辛苦你了,我没那么娇气,输完液就回市政府。”

柳大姐正要答话不行,一个女人推门进来了。这女人穿着很精致,带着省城上层女人的优越,姣好秀丽,却一脸风尘仆仆,眼睛红红的。柳大姐只好先问道:“请问你找谁啊?”

“我是侯卫东的妻子。”女人一瞅见病床上的侯卫东,眼泪汪汪起来了。柳大姐明白过来,李云在外,向她招了下手,柳大姐点头会意,忙给佳佳倒了杯水,乖巧道:“是侯处长啊,侯市长没有什么大碍的,就是烧还没有完全退,刚才还说急着出院来着,正好您来了。”

佳佳有些不好意思,用手帕拭了拭眼角,在侯卫东下属面前失了态,亲切客气道:“大姐,谢谢你了。”

等病房只有夫妻两人,侯佳佳珠泪婆娑,床上的侯卫东,除了眼睛神采依旧,一脸病态蜡黄,侯卫东苦笑道:“你又跑来做什么,我的身体好着呢。”

佳佳握着侯卫东的手,心道:老公说的轻松,相识以来,从来没卧床病倒的经历,有道是病来如山倒,可见凶险。嗔道:“侯卫东,你不要命了,哪有你这样,拼着命做市长的,有个好歹,我和女儿怎么办?”

侯卫东宽慰道:“放心吧,毛主席说过:**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我干点工作,发点烧又算什么吗,哎,可见身体养尊处优,不比以前,老喽。”

侯卫东表面故作洒脱,心里却柔柔的,也只有自己的女人,才会如此依恋自己,心里分外的温馨。低声在佳佳耳边道:“老婆,辛苦你来看我,今晚要留在茂云吧。”

佳佳白了侯卫东一眼,为侯卫东掩了一下被,格格道:“烧还没有退,就想入非非了。”

“你的额头真烫啊,还在发烧?”佳佳用脸贴了贴侯卫东。

“我的心里更烫呢,见了你,我能不热吗。”侯卫东呵呵道。

“油嘴滑舌,看来不像我想的那么严重。”佳佳拿起手,抚在侯卫东的脸。

夫妻两人情话绵绵,意正切切,门砰的开了,佳佳一惊。

邓铁军进门带进一阵风后,见了佳佳也是一愣,尴尬嘿嘿几声,自顾自坐在侯卫东对面的沙发里,喘口粗气,脸色阴晴不定,半天不说话。

佳佳心知有重要汇报,起身给他倒茶,他摇摇手,也不开口。侯卫东见韩明在门口,摆手示意闲人回避,也不催邓铁军,只是望着他。张小佳低问侯卫东,要吃点什么,侯卫东就说熬皮蛋瘦肉粥,佳佳大方看了看邓铁军,挥了把手,无奈出了病房。

“侯市长,单奎终于开口了,可他说出的话,不是市**局能解决的。他一直幻想有人捞他,是李立新用了计谋,打印了个“你走后自有照应”的纸条,叫人偷偷递给他。再提审时,又比出西路反贪局长杜刚灭口命案,就交待出来,龙口煤矿与西岗县长高凤梧有关,西路刘康、杜刚命案,他也略知一二,但要求算坦白立功,以图保命。”

邓铁军说到这里,压制不止激动兴奋,红着脸咳起来。有心破案案不破,拔出萝卜带出泥,线索慢慢汇集起来,西路命案的每一步进展,邓铁军都欣喜不已。

侯卫东居然一点儿也不吃惊,他自己也感到奇怪。也许他潜意识里,从朱小勇讲那个西路传闻:有高县长之时,梦凤凰落梧桐,起名曰凤梧,如是梦鸡落篱笆,改叫鸡笆的典故时,就有所料吧。做官如同做人,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官声既有损污,人品难免下作。历史验证,群众的眼睛,确实是雪亮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