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41章 西路水深——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茂云代市长到达了事故现场,茂云电视台工作人员,格外殷勤卖力,几个长枪短炮,将扑捉的镜头,从副市长甘霖、西岗县委书记韩泰、高风梧,以及救援队员身上,开始聚焦到张卫东身上。。

新闻媒体的焦点人物切换,和出场官员实力的转换,是相对应的,谁职位最高,给予正面的时间就最久,特写也最多,当然这些是拿不到桌面的规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难怪平民百姓看电视新闻多了,也能看出些门道。某某的官儿大过某某,某某要提拔,某某要退下来,民间信息,一部分就来于,官员出镜的比照,百试不爽。

甚至据说上升到一定层次,领导出镜的时间,是要以秒为单位计算的,没有了等级待遇的差别,身处高位者,哪来凌驾在上的超越感。

不过现在,侯卫东可没有什么好心情,来享受这种待遇,内心压抑苦涩。那些困在井下矿工的家属,惊恐无助的目光,悲伤的表情,叫人心疼,心头冷飕飕的。

侯卫东一一握住家属的手,传达着悲天悯人的温情,一边痛心道:“我是侯卫东,请大家放心,我们决不放弃任何机会。”如此场面上,也只能如此,政府在矿难面前,能做到的无非就是:处理相关人员,应付中央、省的问责;冻结矿主资产,妥善赔付到位;疏导社会矛盾。

毕竟那逝去的生命,连同矿难得来的教训,随时间均再会慢慢被遗忘。

一大早事故井口,已经拉起警戒线,此时伴着暮色,井架孤零零矗立,见证着人间惨剧,一批身着华州字样的,桔红色救援衣队员,正替换云州的救护队员下井。一个才十岁左右脏兮兮的女孩,嚎啕大喊着:我要爸爸。要冲到警戒线里,被一个中年妇女哽咽着,紧紧抱在怀里,现场气氛更是凄凉。副市长甘霖身为紧急救援指挥部负责人,低落着走到侯卫东身边,咳了一下,介绍道:“侯市长,这是沙州矿山救援队的李队长,沙州宁书记指示,特前来参加救援,午饭都没有顾上吃呢。”沙州救援队长李星,上前一步,在同龄人侯卫东面前有点局促,先在自己衣服上,搓了黑乎乎的手。侯卫东才回过神,忙双手握了过来,长叹口气,诚挚道:“李队长你好,感谢沙州的同志,大家辛苦了。”

侯卫东也算沙州官场的传奇人物,李星早听闻过,想不到结识在龙口矿矿难的惨烈面前,苦笑道:“侯市长,宁书记专门做了指示,你又是沙州的老领导,矿难人命关天,全力营救是肯定的,在沙州矿山救援队眼里,井下的都是自家兄弟,可情况很不乐观,巷道全部堵死,打通至少到晚上10点,请领导有思想准备。”

随着时间的推移,受困者的生还希望越来越渺茫。龙口煤矿的坑道简陋,安保措施非常不到位,华州过来救援人员,心知肚明,但大家口风严谨,没有交流给茂云方面,天知道这样的矿竟然还能生产,是个什么背景。一个老矿工在井口独自蹲着,使劲地抽着烟,市安监局局长延书国弯着腰,拍拍肩同情道:“老同志,你也是这矿上的,井下你熟悉吗。”

老矿工木然点了下头,一旁逃上来的矿工小声嘀咕道:“他儿子,还有个侄子都在下面呢。”

老矿工颤抖着手,烟卷掉在地上,捂着眼睛,无语哽咽道:“早知道会有这一天,谁叫咱命贱呢。为多挣几个钱,赔上两条命啊。春节不干回老家吧,又不甘心啊,为啥?那该死的单奎,扣了俺们一家三口半年的工资啊,是他娘的什么押金,没有理可讲啊,他是西岗的活阎王。”

侯卫东听此言,想起第一次暗访西岗尾矿库的情形,一群讨薪的矿工,也是讨要押金的问题,被矿主组织人马打杀。

侯卫东走过去蹲下来,握住老矿工的手,那是冰块一样的手,又像是老树皮,眼里不由的酸热,问道:“老伯,龙口煤矿的单奎,已经被市**局拘捕,资产已经冻结,现在他还背负着命案,多行不义必自毙,你要挺住,政府会给您老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老矿工浑浊的目光,期盼注视着这个年轻人,不相信道:“哎,人都没了,答复有什么用,看得出你是好人,单奎上面可是有人的,这个矿听说县领导也有份的。”

侯卫东身后的西岗县委书记韩泰、县长高风梧脸色大窘,尴尬的互相看了一眼。侯卫东问一边的甘霖、延书国,道:“甘市长,有单奎的什么资料吗。

西路县长高风梧,一直被侯卫东无形冷峻压迫着,现在缓过劲儿来,忙接话道:“有,有,在指挥部里。”

临时救援指挥部设在矿长办公室,矿长简介栏里,单奎的光头刀疤脸形象,霸气十足。晏子平惊讶指着,道:“侯市长,上次就是他。”

可谓冤家路窄,单奎就是在西路主矿区口小煤矿,行凶作案,打杀讨薪民工,让侯卫东、晏子平、司机老胡偶遇到的那个矿老板。侯卫东目光略一示意,晏子平忙咽下后半句。

暗访西路的那次狼狈,是侯卫东最不体面的记忆,泄露出去,徒增岭西一个官场笑柄。侯卫东亲自批了下去,讨薪打杀案件,至今没有下文,谜底在这里揭开了。

段勇赶来的时候,侯卫东几个人正用着饭,事情紧急,两人就找了房间,商议起来。

段勇急道:“侯市长,担心出问题,结果还是出了岔子,要不是春节,安监总局的人还有秦副省长,今天就会赶过来的,不过最迟明天,也要来人的。西路连连出事,市委市政府,该有所考虑了。”

侯卫东叹道:“西路的问题,关键还是在人,没有能贯彻执行市委工作意图的人,工作不出问题才怪啊。”

用人是市委书记最大的权,段勇新任市委书记不久,为求稳,寻找本地干部与外来干部的制衡,还没有动县市人事的打算,西岗祸事连连,很明白的道理,是县委县政府班子出了问题,再不动作,段勇在省委心目中,就是彻底的花架子市委书记了。

段宜勇缓缓点了头,这次斩金截铁道;“先让西路县委县政府,拿出处理方案,还是敷衍过关的态度,就另行安置人事吧。”侯卫东官场笔记,持续为您连载

段勇很注重与侯卫东的配合,侯卫东是做大事、迟早上去的人,段宜勇深知:和则双赢,斗则两败的道理。两人决心大动干戈,达成一致,才部署了晚上的调查组成立会议。

晚上的会议,参加的都是调查组成员单位,缺少的是西路方面的人员,很明显有追究责任的意味。

高风梧不得不代表县西路政府,先做检讨道:“西路县委县政府贯彻市政府决议,在煤矿工作上,一是做到周密安排部署、二是狠抓隐患排查工作、三是严格查处关停小煤矿、四是严格实行煤矿安全检测。”

副市长甘霖忙碌一天,虽是憔悴不堪,还是压制不住怒道:“高县长,你是在自我表扬,还是在检讨啊。

同志们,今日六时发生的龙口煤矿瓦斯爆炸事故,除逃出和事故发生后升井的,还有17人下落不明,组织的救援正在进行,后果不堪设想。起因很简单,市政府去年就要求,不达标小矿全部关停,这家煤矿也在停产整顿之列,可是一直未停产,终于酿成特大安全事故。同志们可以看到,矿井周围原煤堆积如山,这是去年就停产整顿的样子吗?供电部门,安监部门,甚至西岗县委县政府,怎么落实的市政府的决议的,是谁那么大的权力,冒天下之大不韪。”

说着目光严厉瞪着韩泰和高风梧。甘霖是动了真怒,侯卫东在市长办公会议分工时,自己分管矿山安全,是拍了胸脯的。侯卫东没有说自己什么,脸面还是挂不住。

县委书记韩泰还只是面红耳赤,高风梧是龙口煤矿的幕后股东,讲话之时,还在担心着,被邓铁军调走的煤矿财务账目,不禁心虚出汗连连。

在座的人都是聪明人,纵观这起事故的发生、发展、形成的整个过程,感到没有西路县委、政府的支持、袒护、纵容,甚至包庇,没有安监部门的失职渎职,这起事故是不可能发生的,背后的水很深、很浑、很黑。

在晚上十一点十分,矿井打通,汇报情况不出所料,抢救上来的是十七具冷冰冰矿工尸体。侯卫东和段宜勇沉默良久不语。

段宜勇指示越发简单:西路县委县政府三日内,上报处理结果,事故调查组正式成立后,一定要查清事故原因,彻查背后的腐败问题,看看谁才是背后的保护伞。侯卫东留下晏子平,做调查组与市政府的联系人,拖着一身奔波的疲惫回到茂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