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40章 事故现场——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沙州驻京办主任任林度,大学毕业后,也是通过东阳县公招考试,和侯卫东一起,以东阳为起点,开始官场生涯的。任林度极有交际天赋,八面玲珑。但有口风不严的毛病,实属官场大忌。在侯卫东做了县委书记祝炎的秘书后,两人差距越来越大。还算是认清形势,放下身段,依靠得势的侯卫东,一步步提携,升为沙州信方局副局长,转而又出任沙州驻京办主任。任林度自此,也就默认是侯卫东线的人了,侯卫东任茂云市长后,几次言及要调到茂云。

侯卫东一边下长城,一边打手机吩咐任林度:“林度,我是卫东,你在北京吗。”任林度带妻子孩子,公私兼顾,留京游玩,侯卫东打来电话,可以直呼林度,任林度却不能称卫东。

任林度疑惑,侯卫东在北京有何动作,也不敢贸然询问,就道:“侯市长,我在哦,宁书记春节几天都在京城,我就留守驻京办值班呢。”

侯卫东心道:任林度秉性难移啊,问你那么多了吗。客气中带着急切道:“我急回岭西,机票事宜,拜托你一下。”任林度忙道:“好,我立刻去办。”想问上几句,什么事情,这样急迫,那边侯卫东已经挂了电话,就不敢懈怠,立刻亲自落实去了。尽管回程丝毫没有阻隔,一路马不停蹄,赶到茂云已是下午三点多,侯卫东也顾不上吃饭,带领市政府人员,直奔西岭事故现场。李云、晏子平、韩明,属于市政府核心值班人员,市长贴身的人,要的就是全天候。

在车上,李云汇报道:“侯市长,从去年全市小矿停产整顿以来,均未批复开工。出事的龙口煤矿,西路县政府还专门派了3名驻矿干部驻矿监管,每次只允许矿上派5名工作人员下井进行通风、排水。西路县政府汇报:龙口煤矿擅自作业,西路安监局监管不严所致,准备追责处分。”

侯卫东市长职责所在,不得不亲赴现场,千里迢迢赶了回来,用意就是恐下面的人,一床锦被遮盖了,搞重重拿起,轻轻放下的那一套。不借机肃整西路官场,不知道西路还要出多少乱子,想着,心里有按不住的火,整矿不提前,市人代会召开期间,不知道还要曝出什么来。不来个大动作,西路官场魍魉魑魅,始终阳奉阴违,迷雾一团。侯卫东冷峻道:“全市小矿去年就停产整顿,那龙口煤矿怎么出的事故,谁供的电,安监部门又是如何监管的,县县委、县政府是不是确实停产整顿,难说啊。”

李云脸上表情就有些窘迫,在此时此刻替西路县政府上传下达,难免有庇护西路的意思。侯卫东取出手机,拨打了段宜勇电话,顾不上寒暄:“段书记,我侯卫东,是,我正赶往西路,对,甘市长在现场指挥救援,已经组成事故抢险指挥部。”段宜勇语气沉重道:“侯市长,我们工作没有做好啊,这是给省委省政府抹黑啊,这次一定追究责任,我已通知市纪委、检察院、市安监局等,成立事故调查组,我们连夜在西路开现场会研究。”侯卫东心道:段宜勇还不算麻木,应付的滴水不漏,道:“好,如何向省委省政府汇报,研究了再说段宜勇春节住在宜州老家,矿难发生在6点交接班时间,最早得到信息的,是西路人民医院,汇报到段宜勇这已是七点时分。矿难一般也就由政府出面解决,后来得悉侯卫东,从北京十万火急赶了回来,打了电话,就坐不住了。

依据茂云市政府突发事故预案,煤矿企业发生事故后,事故现场有关人员应立即报告本单位负责人。煤矿企业负责人接到事故报告后,应于1小时内向事故发生地的区县煤矿安全监管部门报告的。龙口煤矿股东中,不乏西路县领导、县安监局领导,主矿区口的那个小煤矿太招眼,已经停了,龙口矿却是摇钱树,哪里能真的停产,出了事情,大不了花几百万搞平。

可是龙口煤矿事故真的来了,十七名矿工的性命,意味什么,矿主也知道,等着处理,追究刑责是肯定的,单奎想一跑了之。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刘天明和分管矿山的甘霖副市长得到信息协商后,通知了市公☆安局,邓铁军得直接指令刑侦支队西路专案组抓捕,才出现单奎枪杀民警的事件。刘天明立刻向侯卫东汇报,并有甘霖带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长延书国、国房局局长王同立,赶往西路成立救援指挥部。刘天明和侯卫东联系后,不到一小时,沙州矿山救援队赶了过来,救援进展才算紧张有序起来。

甘霖猜度沙州救援有侯卫东的因素,对年轻的市政府市长,暗暗佩服,赶到现场侯卫东脸色结冰一样,心下也忐忑不安起来,年前才分过工,自己还保证分管工作无差错,谁知道现在就来了大事故。西岗矿难历来是能瞒就瞒,这次没有瞒住,实在是时间段正好春节,矿工家属聚在矿上,清早6点接班下井的47人,出事故,逃上来30个矿工,家属就第一时间知道了,矿主单奎手下马仔控制不住局面,事情就捅了出来侯卫东一进现场就震撼了,矿井周围是堆积如山的煤炭,一派杂乱忙碌生产的景象,哪里有半点整顿关闭的模样。

侯卫东脸色阴沉,官场历来如此,听来的汇报和真实的情况,谬以千里。官员或图谋政绩或以求自保,说假话俨然成为习惯,更成了做官的本领。说假话境界高的,能说到自己也相信的程度。难怪老百姓说:妓女的肉体,做官的嘴。

不知道谁泄露了侯卫东的身份,一群衣衫凌乱、灰头黑面的矿工,带着面色灰黄的女人、老人,孩子,哭天喊地的围了上来。李云、晏子平护在两边,不知道如何是好。有瘫软在地:“侯市长啊,你是大好人,我家男人被埋在下面,你可要救救他。”还有捶胸顿足:“领导啊 ,谁叫我们穷没骨气,挣这卖命的钱啊。”有眼睛喷火:“该死的单奎,押了我们半年工资,不干,分文没有,西岭他说了算,我们冤啊。”

西路县书记韩泰,县长高风梧早迎了过来,侯卫东黑着脸,现场又是一片悲怆,两人愣在那不敢说什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