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4章 山穷水尽疑无路(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上青林公路修好以后,山上终于通了公共汽车,班次很少,每天下午三点从益杨车站发车,六点到达上青林场镇,晚上客车并不返回,停在老乡政府的小院子里面,第二天早上七点钟发车,十点钟左右到达益杨县。

侯卫东、秦大江、曾宪通、习昭勇和田大刀五个人,怀着复杂的滋味,坐上客车,从上青林场镇上车,前往交通局,请求支付部分工程款。

上青林公路虽然是泥结石路面,胜在了新近辅成,客车一路平稳快速,十点半,一行人准时来到了交通局六楼会议室,这是交通局班子开会的地方,特意腾出来接待几位石场老板。

交通局曾昭强和朱兵早已商量的应对之法。

朱兵最先出现在会议室,他满脸笑容,手里拿着一包红塔山,道:“各位,曾局长有点事,等一会再过来。”

他一边散着烟一边开着玩笑。“秦书记,好久没有见你,今天中午我在交通局找了一个高手,和你比一比酒量,上次到你们村里,把我喝惨了。”又道:“曾主任,你干脆买辆客车,跑运输也找钱,到我这里来办手续。”

曾宪刚已经朱兵很熟悉了,他愁眉不展地道:“朱局长,别说买车了,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朱局长就拨一点款给我们,救救急,确实没得屁眼法了。”田大刀也想说话,一旁的习昭勇就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你少开腔,听别人讲。”

朱兵只是笑,他和习昭勇与田大刀都是初次见面,并不熟悉,也就没有和他们两位开玩笑,对侯卫东笑道:“疯子,我们单位分来了一个大学生,漂亮得很,今天晚上我给你们创造一个见面的机会。”侯卫东笑道:“被我老婆发现了,肯定要把我的小兄弟砍掉,算了,太冒险了。”

“怕什么怕,现在流行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朱兵就营造了一种宽松、和平的气氛。

昨天侯卫东打了电话以后,曾昭强和他就将资料调来看了看,这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光是碎石这一项,就需要付给上青林五个石场120多万,还不包括数量巨大的片石,此时交通局帐户里只有几万的日常生活费用,根本无法提前支付各种材料钱。

朱兵知道侯卫东、秦大江、曾宪刚等人都是新入行的,没有多少钱,能撑到这个时候,已经算不错了,只是确实无钱,他也无计可施,只能既定方案,先采取安抚政策,再由曾昭强来杀下马威。

几个人随意地谈了一会,一个穿着套装的漂亮女子就走了进来,她手里拿着一个紫砂茶怀,放在桌上以后,对朱兵道:“曾局长上来了。”

过了一分多钟,曾昭强出现在会议室大门,他梳了一个大背头,穿着藏青色西装,暗红色领带,表情严肃,很有些派头,来到会议室以后,也不理人,坐到 他的固定位置,端起紫砂茶杯细细地品了几口,这才抬起头,扫视了几眼坐中的诸人,再对朱兵道:“上青林几个石场老板都来了?”

朱兵点头道:“到齐了。”然后一一介绍道:“这是狗背弯石场的侯卫东,这是秦家石场的秦大江。”

介绍完,曾昭强看了看手表,道:“今天跟大家见面,讲讲我的想法。”

众人都安静地看着曾昭强,耳朵都竖了起来。

曾昭强挥了挥手,道:“沙益公路是县政府重点工程,随着沙益公路的开工,制约沙州发展瓶颈将被打破,所有参加沙益公路建设的单位和个人,都是益杨发展的功臣。”

侯卫东暗道:“先扬后褒,看来形势不妙。”

曾昭强话锋一转,“益杨是穷县,是典型的吃饭财政,修公路的资金非常紧张,现在县财政资金没有到位,各位的材料款,只要暂时拖欠,不是我不给,实在是没有钱。”

秦大江等人脸就变绿了。

习昭勇是公安人员,见过大场面,就道:“曾局长,你大笔一挥,就付点钱给我们,否则我们将被迫停产。”

曾昭强瞟了习昭勇一眼,道:“当初签合同的时候,说得清清楚楚,如果当初觉得全垫资有困难,就不要签协议,现在工程进展了一半,没有特殊事由,就必须严格按照合同办事。”他顿了一顿,加重语气道:“我喜欢和讲诚信的人打交道,讲诚

我们继续合作的基础,交通建设是长期的过程,今年明天也完不了,各位老板如果想做得长久,就一定要讲诚信。”

说到这里,曾昭强对朱兵道:“朱局长,哪一位老板想结帐,也可以,但是丑话说在前头,今天结了帐,以后就不要和交通局打交道了。”

他站起来,道:“我还有个会要开,各位有什么想法就和朱局长谈,中午就不要走了,由朱局长陪大家吃饭。”

望着曾昭强的背影,上青林众人一时说不出话来:大道理都被曾昭强说完了,权力也掌握在他手中,还谈什么谈。

这一瞬间,一道闪电般的念头袭上侯卫东的心头,如果所有碎石企业联合起来,不向交通局供货,看曾昭强又能怎么办?

他暗自思忖这种可能性,全县碎石联合,这事不太现实,但是上青林的石头质量最好,开采成本最低,如果联合起来,应该能够取得一定的话语权。

等到曾昭强离开了会场,曾宪刚小声抱怨道:“当初签合同的时候,我就说不能全额垫资,现在合同签了,大家都被套起了。”

签合同的时候,交通局要求全额垫资,几次去谈合同,都没有谈下来,侯卫东同意全额垫资,他特意向曾宪刚申明:英刚石场是两人合伙,需要两人意见一致才能签,至于狗背弯石场和曾家后山石场,则不用征求意见,愿意签就签,不愿意签可以拒绝。

曾宪刚看到侯卫东的狗背弯石场签了全额垫资,也跟着签了,秦大江、习昭勇、田大刀随后也跟着签了全额垫资。

田大刀个性冲动,便道:“侯疯子,是你要签全额垫资合同,拿不到钱要负全部责任,供电站催款催得紧,你借点钱给我,先把电费付了。”

侯卫东听得鬼火冒,道:“田大刀,是你要签合同,关我屁事,我又没有拿刀子强迫你。”

习昭勇帮着侯卫东道:“田大刀,做生意就是上当受骗自觉自愿,况且是你求着侯疯子帮你,说话办事还是要讲良心。”

田大刀虽然对人蛮横不讲理,却独独怵习昭勇,见习昭勇发了话,也就闭了嘴。

朱兵见上青林众人内讧,心里好笑,就和稀泥,道:“大家也不要抱怨,我查了帐,沙益路修下来,各位都要发财,如今就是稍稍晚一点拿到钱,咬咬牙就撑过去了,你们一年赚的钱,我要干一辈子才挣得来,这样想什么困难都不怕了。”

秦大江有意和交通局朱兵搞好关系,便道:“算了,曾局长发了话,大家只有回去再想办法,有话到饭桌上在说,交通局难得请个客,今天我们要好好敬一下朱局长。”

吃完饭,五人无心在益杨潇洒,便准备坐客车回益杨,五个人由于垫资太多,个个都是缺钱花,到了车站,大眼望小眼,都不主动买车票,最后还是侯卫东面子薄,掏钱为众人买了车票。

这一路上,五人都是心事重重,石场要维持运转,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可是能借的钱都借遍了,而且每个人都在基金会贷了款,实在难有新的办法了。www.guanchangbiji.info

侯卫东除了找家人以外,只有找蒋大力,可是上一次借了蒋大力三万,再次开口,实在有些为难。

回到狗背弯石场,他就把在狗背弯做工的三十多位村民召集起来,老老实实讲了现状以后,学着曾昭强的手法,道:“各位,你们在石场干了四个多月了, 我从来没有拖欠过工资,如今交通局一分都没有付,我实在是没有钱了,这一个月的工资我只能打欠条,如果愿意干,明天就继续来上班,不愿意干的,就给我明 说,我想办法也就将这个月工资付了,但是,以后你就不能在石场上班了。”

“这事不必现在答复,回去和家里头的人商量一下,愿意干的,等交通局付了款以后,每人每个月增加五十元的延误费。”

侯卫东信誉一直良好,在石场向来说一不二,村民们也很相信他,他们也看到了实际困难,大部分表示愿意继续干,只有少数村民担心拿不到工钱,就没有当场表态。

基本解决了工钱问题,侯卫东又要开始为电费、炸药费等基本费用操心,这些都是必须拿现钱来支付的。

为了筹钱,侯卫东明白了困兽是什么形象,更明白了一句话: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却万万不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