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39章 主官共谋——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给去沙州送人,带走二号车的晏子平、韩明,打了电话,指示自己晚上用车速回。

上午在武☆警特训中心,邓铁军已经严令韩明,对侯卫东市长的保护,要周密又不显痕迹。

如今又有侯卫东速回的“圣旨”,韩明一路飙的行云流水,害的一向谨慎小心的晏子平,在副驾上,手里捏了一把汗,暗皱眉头:韩明不改刑☆警本色,将来怎么在行政上发展呢。

侯卫东用车,市政府大可随意调配,侯卫东用的,主要是车后备箱,收存两瓶极品药酒。段宜勇知天命,有此小好,注重养生益年。

侯卫东考量大事之时,酒醒后的朱小勇,催促的电话连连,道:“我说侯大市长,北京你还去不去,飞机票要改签几次啊,老婆孩子等你不说,也可以拨我和罗宁的面子。我老泰山,对你颇有好感,照上一面不多吧。”

今晚侯卫东已和段宜勇,安排下计议不说;单从和朱小勇两家私聚上讲,直奔北京,也是有些顾虑的;佳佳带孩子串门、逛北京,一切顺理成章,情理之中;如果一市之长,以私谊之交,作为访罗杰的“敲门砖”,以罗杰人情练达,宦海多年,此举终落下乘。

何况和周昌全副省长,另有北京之约,罗杰早晚是要见的,见与见,也有所不同,出师必先正其名,侯卫东清楚如何选择。

侯卫东歉意道:“小勇兄,我也想陪老婆孩子,逛逛北京,和你在后海某吧喝上一杯。政府这边不比市委啊,你们市委是定盘子,定调子的,我们是撑船拉纤的,琐事缠身啊,佳佳串门拜访,也是一样吗,我再迟上一天如何。”

朱小勇感念侯卫东为自己出头,提拔安排了,地下情人郑红梅,也能理解侯卫东代市长期间,千头万绪的难处,只好先行回京。

朱小勇回去后,特意和罗宁带着儿子,陪着侯佳佳和小慧慧,参观、购物、餐饮,两家的情感,虽无侯卫东同行,也是更亲密无间了。

饶是佳佳见多识广,和罗宁二天周游,也为皇城的消费咋舌。连带参观、购物、餐饮、电影、音乐会、高档会所,罗宁就开支了二十多万,罗宁给小慧慧,买一套品牌童装、一双进口童鞋,就刷了11600元。

在岭西省权贵交际圈,张小佳是当之无愧的上流贵妇人,在京也不甘示弱,二天里也消费了十几万,其中最贵的,是在燕莎,给罗宁的母亲吴厅长,买的一件意大利挎包,高档精致、品位不俗、款式简约、又很低调,整整刷了佳佳36800元。

侯卫东从未到市委家属院去过,天黑了下来,二号车行进在,茂云农历腊月二十八夜晚,市内已是年味浓烈,不是礼花闪亮夜空,时而鞭炮霹雳,空气隐约硝烟味儿,很是好闻。

晏子平如今越来越明达沉稳了,从侯卫东凝重的脸色,感到茂云局势,肯定是冰下暗涌湍急,市长会见市委书记,不知道又会改变谁的命运。下车取了酒,交给侯卫东,晏子平和韩明就在车内守候。

市委常委家属楼,是旧式三层的家属楼,面积很大,也没有多少套,一些常委占了就是不住,要的是常委身份的象征。

侯卫东孤身来茂云,也就暂时住茂云宾馆二号楼,市委办正计划腾出一套四室两厅来。

段宜勇家里简单而温馨,段宜勇夫人是宜州市一中,内退的教师,很有素养的女人,早早摆了几个整洁的凉菜。

侯卫东一进门,段夫人赶忙接过手中药酒,一边打量,一边呵呵道:“侯市长太客气了,来就是了,带什么酒吗,老段在我面前常念叨你,说你年轻有为,果然一表人才。”

能做到市长,蠢材是没有的,作为市委书记夫人,又是老大姐,点评侯卫东几句,是够资格的。

侯卫东亲切道:“有劳嫂子了,我是向段书记汇报工作,顺便蹭你顿饭的。”

段夫人很贤惠,呵呵道:“茂云庙小,弟妹建设厅也过不来,你啊,一个人要是吃厌了宾馆的味精菜,不嫌我手艺差的话,欢迎天天来。”

段宜勇从书房出来,浑身上下一丝不苟,衣着隆重,如对贵宾,看来极重视侯卫东来访的。

习惯成自然,两人握了下手,坐了下来。一边段夫人莞尔一笑,男人握手都握出毛病来了。倒了茶,就做热菜去了。

段宜勇向侯卫东推了一下茶杯,呵呵道:“卫东,我们搭档也一段时间,来家里,你是头一回啊。”

侯卫东一边寒暄,一边打量了下四室两厅,客厅向外,带有小花园,这是市委书记专属待遇。

屋内没有豪奢装修,整洁中透出一种宁静,墙上一个横幅泛了黄,应是有些年头:先天下之忧而忧。

有时言为心声,侯卫东对字幅一向留意,一路走来,“毎临大事有静气”、“头上三尺有神明”、“难得糊涂”、“为人民服务”、“危行言孙”,一一经历目睹了不少。

侯卫东目光犀利,段宜勇夫妻的朴素,不是刻意装扮的,段宜勇倒可谓坦坦荡荡。

段宜勇话题一转,谈到了工作,很诚恳道:“卫东,我当前的重要工作,就是保证你过了年,顺利通过人大会选举,实现省委意图啊,有个闪失,我就罪莫大焉。”

侯卫东笑了笑、点点头,都明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也配合了段宜勇的郑重。

段宜勇继续交心,拿出一份手写稿,呵呵道:“这是我最近做的功课,主要是周省长分工的变化,年后省委就会下发了。看来以后,我们要多联系秦副省长了。”

侯卫东早知道,周省长分工要调整,可至于方案如何,没有怎么关注,此时细细看来,一纸段宜勇的字体很熟悉,工整记录:

中共岭西省委员会 书记 钱永年(61岁) 中央委员,省党校校长 领导省委全面工作副书记 省长 赵建国(57岁) 中央委员 领导省政府全面工作。联系省监察厅、省审计厅。

副书记 乔志民(49岁) 中央候补委员,处理党委日常工作,分管党群、政法,省委农村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岭西省委常务委员会委员:高继发(59岁) 中央纪委委员,省纪委书记负责纪检监察、宣传和意识形态工作。分管省委宣传部、岭西日报社、省委教育工委、省社联、省文联,联系科技教育、文化艺术、社会科学、新闻出版。

周昌全(58岁) 常务副省长 负责省政府常务工作。负责发展改革、监察、审计、法制、**、档案、地方志等方面的工作。分管省政府办公厅、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省政府口岸办公室)、省监察厅、省审计厅。

秦路 (55岁) 副省长 负责财税、省财政厅、国家税务局、省地方税务局、省统计局、省直机关事务管理局、省**局、省保密局、省档案局(省档案馆)、省政府法制办公室、省金融工作办公室、省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省政府研究室(省经济研究中心)、对外对内开放、国内外经济合作、商务、旅游、外事、工商

行政管理、质量监督、海关省省行政学院、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负责与省民建的工作联系。联系财政部驻岭西省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中国人民银行岭西市中心支行、岭西银监局、岭西证监局、岭西保监局及金融机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保险公司。

郑怀敬(56岁) 省委秘书长

祝炎 (52岁) 组织部长

杨德成(51岁) 省军区司令员

于文川(62岁) 宣传部长

满满的一张,岭西省委常委分工清单,着重点在周昌全和秦路,名字后面的工作分工被圈着,明显表现两人的分工变迁。

稳定压倒一切,一切等过了三月人代会,再——”

段宜勇考虑不为不周,如果出了大乱子,不能顺利去了侯卫东的代字,就是市委书记段宜勇,驾驭大局能力不够,省委轻者打板子,重则要摘乌纱的。

侯卫东很清楚言下之意,见段宜勇在寻找含蓄的措辞,道:“段书记,我明白,我今天向市委汇报,是希望下一步,得到市委的理解和支持。”

“卫东,你大可叫邓铁军,放手去做前期工作,我在茂云时间久了,内情了解些。我一再向你表态,并不是单纯唱高调。说内心话,我们都是祝部长带起来的,我还是想专注茂云经济,做上几个实实在在的项目,造福茂云啊。

段夫人一边上来几个热菜,奇怪看了看,两个人的肃穆。见此景,段宜勇忙结束了感慨,看热菜是:水煮肉片、尖椒肉丝、宫保鸡丁,加上五个凉菜,正好八菜标准。

侯卫东也故作轻松,笑道:“嫂子,我可吃不了这么多菜啊,你这么盛情,我下次怎么敢来哦。”

段夫人呵呵:“都是家常菜,你们别光聊哦,老段,去提酒啊。”

段宜勇尽显主人热情,特意在卧室,扒拉片刻,提了瓶珍藏的茅台,气氛顿时热了起来,和侯卫东抡下外衣,喝酒吃菜,倒是有滋有味。

侯卫东品味几个菜,羡慕道:“嫂子做的菜,是正宗川菜风味,这么多年,我也就在沙州乡镇时,青林小川菜馆,吃出过这个味,段书记,平日好口福哦。”

段宜勇偷瞥了一眼,正在厨房做汤的妻子,小声嘀咕道;“大多数原配都以为,会做菜就能抓住老公,你嫂子就属于这类啊。”

人在官场久了,人就象披上了铠甲,刀枪不入了。对了心思,场合轻松,段宜勇表露出了可爱的一面。

侯卫东呵呵道:“这么说,段书记年轻时,也是不叫嫂子放心的领导啊。”

两人虽不至于推心置腹,聊年轻时工作经历,聊春节文化,从岭西的冰雪节,又聊到北京的庙会,也算惬意,不觉一瓶酒尽,中午两人都带了酒,也没有客气再开酒。

等送侯卫东出去,段宜勇才知道,晏子平和韩明守在门口,难怪今晚登门的没有一个,市长在书记家做客,没有哪个干部,没个眼力劲儿,登门自找尴尬。指了指远处的首长,道:“真不好意思,扫了你们的兴,替我向首长解释。”宁月心有灵犀接过背包:‘放心,保重,保持联系。”再说点什么,却说不出。

侯卫东头也不回,急切下了长城,朔风扬起宁月的风衣,心头怅然若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