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38章 秘密计议——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一向是好酒量,来茂云四十余日,忙于周旋梳理关系,也没有放开的机会。。

近段时间,也算人逢喜事精神爽:岭西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领导,自己登门拜访,投缘融洽;茂云工作也算掌握了局面;父母身体康健,在美有李冰陪着享受天伦;佳佳夫贵妻荣,心满意足;心爱红颜郭兰,也是发展初入轨道,了无挂牵。

见刘市长和黎明骏碰过三杯后,五位男士加两位女士,才放倒三瓶五粮液、一瓶波尔多,豪气油然而生,道:“黎哥,今天不醉无归,换开一瓶茅台如何?回沙州的话,可以叫子平带司机,送你和嫂子。”

黎明骏饮酒已渐入佳境,也大气爽直,注视侯卫东,一语双关道:“卫东,我现在,可是言听计从了。”

妻子于秀和郑红梅,正起身结伴去洗手间,一边忙给黎明骏使眼色,一边低声奚落道:“又逞英雄呢,你哪次喝的过卫东啊。”引来笑语一片。

见两位女士出去,朱小勇呵呵打趣道:“男人吗,喝酒就是那么五个阶段:一处女阶段,严防死守。二少妇阶段,半推半就。三壮年阶段,来者不拒。四寡妇阶段,你不找我我找你。五老太太阶段,明知不行还瞎比划呢。说起来,我们状态还差得远呢。” 大伙更是呵呵大笑,掀起酒席高潮。

李云打着飞天茅台酒,白净的脸,已是通红。身为市政府秘书长,事务琐杂,千头万绪,是要保持清醒的,不敢参与打酒仗。

李云手机震动,微躬表示失礼,退出来一看来电,是市委秘书长何书朝,同是市委市政府大院的老伙计,多年交情不浅,但毕竟何书朝是市委常委,李云忙客气道:“何秘长,有什么指示?”

这边市委秘书长何书朝,开口先呵呵,也很客气。李云现在服务的市长是侯卫东,作为政府的大管家,侯卫东跟前的红人,市委市政府没有人小觑。

代市长侯卫东,在岭西官场,如同连拉涨停板的绩优股,正处上升通道,任谁紧跟,提拔都是早晚的事。

“李云老弟,段书记正在一号楼,宴请省委党校的同志,听说二号楼有侯市长的客人,要过来倒杯酒,不知道方便不?”

李云忙道;“侯市长的客人,是沙州新任的组织部长黎明骏,算是侯市长沙州的老朋友了,我立刻汇报请示侯市长。”

市委书记能过来,给市长的客人倒酒,本身就是给市长很大的面子,外人看来,市委书记屈尊前来,至少表面上,说明党政主官,私交良好。

侯卫东懂得外交潜规则,忙亲自给段宜勇打了手机,呵呵恭敬道:“段书记,沙州过来一个朋友,劳你大驾了,我们恭候你的光临。

段宜勇在侯卫东面前,从不托大,电话里很是热情道:“侯市长,你莫捧我,捧的高摔的痛,你的朋友,就是我们茂云的贵宾啊,我和老何马上就到。”

这一下,黎明骏算是真正领教了,侯卫东在云州的影响力。段宜勇前来倒酒,绝对不是因为自己是沙州组织部长,而是因为侯卫东的面子宽。市委书记主动融洽市长关系,在官场历来不多见。

侯卫东很自觉,来而不往非礼也,段宜勇倒了一圈,碰了几杯,也忙去段宜勇酒席处敬了酒。朱小勇是一早就推了,作陪省委党校副校长一行任务的,也不便再去。倒是侯卫东,顺便给省委党校许校长商榷,为茂云公安局,要了年后的三个处级干部培训名额。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留下黎明骏夫妻,在二号楼稍事休憩。常务副市长刘天明,还要安排视察春节物价,急匆匆而去。郑红梅带着组织部司机,体贴大方接走了朱小勇,留下艳羡不已的侯卫东。

李云提前打了晏子平手机,通知二号车,速来茂云宾馆。侯卫东虽酒高了,头脑还算清醒,在二号楼大厅,看了看手表,推算了时间,也感觉二号车,出乎意料来的有些晚。

一上二号车,侯卫东就随意问了韩明一句:“小韩,你接车是不是晚了。”

虽然侯卫东,没有带出明显不快,但一个生活常识,就是酒多了的人,对于等待是缺乏耐心的。

韩明硬着头皮,只好据实回答,一边向侯卫东、李云,亮了亮手上的创可贴,小心翼翼道:“我上午在武警支队特训中心,参加特训科目。吃了中午饭,才回市政府接的车,可打的出租车,擅自涨了价,价格都翻了翻,我较真儿理论了几句,了解一些情况。”

春节期间串门子的多起来,走亲访友的,出租车私下涨价,是历年通病。茂云物价部门,是怎么也整改不好的。侯卫东基层多年,听了也不在意,闭目养起了神。

李云听了,起初也没有怎么在意。可韩明继续的话语,由不得李云惊心。

“听出租车师傅说:好像是三强出租的老总,规定从进入腊月起,全年每天每车,收取50元的规费,用于打点政府关系。还说:公司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必须和政府搞关系、拉网网。公司拿出租开刀,出租车就只好羊毛出在羊身上,否则出租不涨价,师傅们只有喝西北风。”

这是出租车公司,真敢往政府身上栽赃,茂云主城区3000多辆出租车,每车每天50元,一年累计下来,出租车公司不当得利,相当客观。擅自涨价,发改委是要约束的,自然市政府就承担着,随时可能引发、激化社会矛盾的责任。

见侯卫东已是酒沉,坐一旁的李云,反复思虑一番,心道:他妈的,三强出租公司,当真唯恐天下不乱。

目前侯卫东还是代市长,敏感时期,还是静观其变为妙,就是有个社会公众突发事件,和初到茂云的侯卫东,毕竟关联责任也不大。

下午酒醒,侯卫东冲了个半冷的澡,安排了晏子平和韩明,带着茂云和沙州两辆车,送走了黎明骏夫妇,黎部长还在沉醉会周公。在市长办公室,处理签阅一些不痛不痒的文件后,侯卫东来回踱步,细致思索,邓铁军昨夜汇报的不寻常;又虑及市委书记段宜勇,中午二号楼,特意倒酒的低姿态,心情很是沉重。

手握茶杯,站在窗前,看着茶气氤氲,侯卫东沉思:段勇一再低调配合,难道自己天生反骨,就算是无意,回避市委书记,也极是愚蠢的。

段宜勇是祝炎一手提拔的,自己如果设防,独掌隐秘,就是过于担纲独断了,此乃官场大忌啊。成则是一枝独秀,众口铄金,风也必摧之;败则是目无组织,擅权专断。

侯卫东越感不妥,心底草拟了个,关于常琳案一二三的谈话方案,拿起机密内线电话,打给了市委书记段宜勇。

此时的市委书记段宜勇,也正在沙发中,持烟闭目冥思:“侯卫东背靠大树,威权日盛。组织部长朱小勇身处市委要职,也去赶侯卫东的热灶,竟然推了接待省委党校的宴请,特特去为侯卫东招呼朋友。”

“唉,茂云大局难以左右,看来开了茂云人大会,祝部长是要逐步扶侯卫东上马的,自己也该谋划谋划位置了。”

内线红色电话一响,弄得段宜勇一惊,在腹部推拿的手戛然而止,走到办公桌旁,端起市委书记威势,道:“我是段宜勇。”

侯卫东举重若轻,表面呵呵道:“段书记,今晚我可有要事,向您汇报,不知是不是要打扰你和嫂子什么计划喽。”段宜勇心下疑惑,口中呵呵道:“侯市长,我们老夫老妻,有啥子计划吗,实话讲,现在登上门的不多了,你尽管来,是在家,还是办公室,还是宾馆。”

侯卫东火闪电石,心思一动,密议还是在家里比较隐晦,不着痕迹,很郑重道:“已是年底,方便的话,老弟我今晚提酒登门,拜个早年,边汇报工作如何?”段宜勇更感事关机密,侯卫东岂是串门喝酒之人,市长担当不了的,书记就责任重大。同是祝系人马,共同的政治利益,配合是无条件的,段宜勇在关键时刻,优柔但绝不含糊,拿下闻天强,就是与侯卫东的密谋。

祝炎升为省委组织部长后,费尽心机,在茂云提了嫡系市长段宜勇为市委书记,调来爱将侯卫东做市长,就是要了却身后心事,从目前忧患重重来看,在茂云提前布局人事为上上策。段宜勇严肃道:“卫东,什么也不要讲,我叫你嫂子弄几个菜,你晚上过来谈吧。”侯卫东看着窗外阴郁的天,心情沉重,一个茂云,风起云涌,暗起波澜,没有些手段,只怕是西风凋碧树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