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36章 相别两相思——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将临凌晨三点,侯卫东被手机震动惊醒,多年来秘书的经历,养成对手机震动声音的敏感,轻轻从郭兰身边起来,压低嗓音道:“老邓,怎么样,有结果吗?”

电话那边的邓铁军,疲惫沙哑的声音,压制不住的兴奋道:“侯市长,郭晓东也算是良心发现吧,全部交待了,是市治安支队长陈洪涛唆使的,幕后另有其人,他就不知道了,代价是100万现金,一个小煤矿,减刑三年的许诺,已收的二十万要主动交出来。。“尽管有心理准备,侯卫东还是身心一寒,犯罪分子当真无恶不作,如此丧尽天良的事,也策划的出来,而且毒辣手段来自国家政法机器内部。刘康灭口,常琳精神崩溃,竟是蓄谋为之。

侯卫东咬着牙,狠狠道:“尽快转移关押郭晓东,封锁消息,对陈洪涛布控,春节不间断侦察,你代表我,先慰问参战干警。”缓了口气,侯卫东道:“老邓,情况复杂,注意安全啊。“邓铁军心里暖暖的,含蓄道:“请侯市长放心,不过还有棘手问题汇报,公安局班子的分工,我不好开口调整啊。”有些事情邓铁军做起来,回避市局全体党委委员,是很不妥当的,也是不好绕过去的。

侯卫东沉思片刻,道:“届时市委组织部会安排,公☆安局有些副处级以上干部,也该到省委党校学习学习了,这些年茂云公安局领导班子,党性学习做的不够啊,你根据小勇部长指示,上报名额吧。”

邓铁军喜出望外,大刀阔斧也怕虚与委蛇啊,自己拉的队伍,散在茂云警方中,起不到翻天覆地的作用,阳谋为主,还是把忠诚事业的人提进班子,才能改变大局。侯卫东也许太兴奋太专注,不知道什么时候,郭兰热了咖啡,两人靠着床,慢品着咖啡,郭兰娓娓道:“卫东,太可怕了,茂云公安局内部,早晚要出大事情的。”

侯卫东下狠心道:“我也感觉情况棘手,出乎意料,我一定要把这些牛鬼蛇神,连根拔起,我就不信茂云,是另外一个天下,治安不宁,经济环境太差,发展从何谈起,我怎么造福一方啊。”

郭兰忧郁看着侯卫东,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侯卫东真是做成大事的人,可是起初已经惊心动魄了,过程呢,结果呢,郭兰又担心又心疼。只有小鸟依人,传递自己的款款柔情,相依而眠。

临近天明时分,见侯卫东脸上醒来,还带着几丝严峻,郭兰体贴道:“你今天是不是要回茂云,去公安局,还是见朱小勇,其实,你完全可以,把郑红梅调到市政府,避了嫌就好多了吗。”侯卫东摇摇头,叹道:“就是省委领导,这种事多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朱小勇起点也算很高,只是背景根基在北京罗宁那里,朱小勇在茂云有个闪失,作为朋友,我面上也不好看啊。”

时下高层受外界影响,学习西方国家的习惯,把官场领导情妇现象,视为个人私生活问题,而没有严查过问,只要官员不因此出事,多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朱小勇若被揭发有婚外情,罗宁不会善罢甘休,将很难再担任行政领导职务,朱小勇在茂云,是侯卫东的左膀右臂,从哪个层面来讲,侯卫东都要为朱小勇考虑一二。

郭兰突然心思一动,妙目灵动道:“卫东,把郑红梅调到茂云驻京办任副主任如何,级别上去了,郑红梅肯定同意。朱小勇又经常回北京家里,朱小勇大可以来个灯下黑。”

侯卫东思虑一下,还真是两全其美,不但回避了朱小勇和郑红梅,在茂云官场有所闪失,损伤张卫东的权力格局。朱小勇还可以在北京一石二鸟,左右逢源。

紧抱着郭兰猛吻几下,道:“兰兰,你不做组织部长,真可惜了啊,朱小勇冲着你这个妙招,也要自饮三杯啊。”

郭兰羞嘟着嘴道:“为你们臭男人出招幽会,没来由亵渎了我,还不是为你的工作大局啊。”

侯卫东见是玩笑的意味,放下心来,心道:西路惨剧,叫郭兰在感情问题上,少了些刻意制造的心理矛盾。

侯卫东呵呵道:“有些事情也怪不得朱小勇,你做过组织部长也知道,组织部长提拔建议大权在握,不分男女干部,主动接近的自然就多,你听过那个笑话吗?”

“说:一个领导追问老婆到底出轨过几次! 老婆含羞答:三次。领导大怒:哪三次? 老婆:一次你要当科长,县组织部长不同意;二次你要当局长,县分管组织副书记不同意;三次你要当县长,市委常委会13个委员不同意。”

郭兰听出是男女情事,大窘道:“侯卫东,你哪里听来乱七八糟的,别忘了各级组织领导,还有我们女同志呢。”

解决朱小勇的隐患,侯卫东心里很开心,打趣郭兰道:“是啊,我怎么会忘呢,我就是你在沙州市委组织部做领导时,一步一步提拔起来的吗。”郭兰男女情事上,素来单纯,还是回味出来侯卫东的寓意,羞赧着不依不饶起来,娇嗔道:“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二人纠缠一起,嬉笑打闹一番,郭兰已是气喘吁吁,粉面含春,侯卫东早起小兄弟一向威武,乘机梅开二度,再慰相思。郭兰热了奶,做了煎蛋,两人默默早餐后,依依吻别,可谓相逢忽相别,又是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刚上岭云高速,沙州市委新任的,组织部长黎明骏打来电话:“卫东,你在岭西还是茂云啊,联系佳佳,怎么带慧慧在北京啊,我和你嫂子已经快赶到岭西了呢。”

黎明骏能上位沙州组织部长,在市委书记宁月、副书记洪阳那里,侯卫东做了不少工作,对此黎明骏心底有数。

侯卫东这样人脉深厚的朋友,年前是必须拜访拜访的,不能说官场中人,趋炎附势皆是人格下作,现在“势”在侯卫东那边,黎明骏就要按规则来,登门含义不言而喻。侯卫东心道:我和佳佳也庸俗了,各路人马,登门拜访的很多,自己和佳佳都没记住,偏偏没有来的,两人记得都很清楚,其中就有黎明骏一家,可不是腊月二十八也赶来了。侯卫东呵呵道:“佳佳带孩子去北京罗宁家了,黎哥你和嫂子要不到茂云,我到任茂云你可没有来过哦。”黎明骏和侯卫东交情十余年,毫不外气,开玩笑道:“好吧,我到茂云,可是要你侯市长界迎的哦。”

侯卫东也不好说自己在去茂云的高速上,直到岭云高速云州服务区,侯卫东才下车放松,就在高速路口等候黎明骏。看到沙州牌照的小号奥迪,侯卫东特意用警报鸣了几下,黎明骏注意到茂云二号车,也赶忙过来,心道:侯卫东还当真界迎啊。两人下车,握手在一起寒暄,侯卫东一语道破:“黎哥,我也是从岭西赶过来的,在此专侯你和嫂子呢。”黎明骏才明白过来,一番巧合,也算享受到茂云市长郊迎的待遇。

由于黎明骏是沙州组织部长,朱小勇当年也有对黎明骏援手的情谊,还有黎明骏夫人女宾的因素。侯卫东在路上,就约朱小勇,带组织部郑红梅,陪沙州来宾黎明骏夫妻。朱小勇电话里疑惑道;“卫东,罗宁和佳佳带着孩子,可是在北京等着我们呢,飞机票我都订好了,你又从岭西赶回茂云来请客,是不是觉得时间太多啊。”

朱小勇在茂云市委组织部,远离罗宁,孤身一人,在办公室修身养性,闲暇练练毛笔,可毕竟正值壮年,寂寞难免。办公室副主任郑红梅,风情万种,娇艳妩媚,一个旷男,一个怨女,一个多情,一个有意。一切发生的水到渠成。在岭西北郊无影山,遇到茂云市政府奥迪,朱小勇郑红梅一场心惊,查知是侯卫东带两辆奥迪出差岭西,心下释然。

侯卫东嘿嘿道:“朱部长,沙州客人已经来了,还是给我个薄面作陪吧,另外市政府有意,从你组织部提拔人,你叫你们部的郑主任做好思想准备,我到市政府,就给刘市长、李秘长打招呼,茂云驻京办缺人才啊。”弄得朱小勇一头雾水,侯卫东言下之意,是要提拔郑红梅到市政府那边啊,从自己角度来讲,郑红提拔一下,也算是自己给郑红梅个交待。自己何尝不知日久恐有变故啊。难道侯卫东知道些什么,在帮自己留后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