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35章 子夜实施——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和郭兰,都有今晚将有事发生的预感,两人一起默默洗浴后,亲密偎依在床上,痴痴相对。。郭兰紧紧依靠着侯卫东,温柔的像一只小猫。毕竟刚才惨烈一幕,两人都不由感悟起,生命与爱情的命题。

郭兰象牙塔里长大的女子,工作以来,又是顺风顺水,对社会上悲欢离合、残酷无情的阴暗,了解远远不够。如今,真真切切看到,茂云市西路县房管局刘康局长,为阻挡不当得利集团的黑爪,本来幸福的一家,被权势勾结黑恶力量,打击的无比凄惨零落。才体会到,自己对于风花雪月的感伤,多么不值一提。情感上即使不被世人所理解,即使遭受世俗的唾弃,起码还能和侯卫东,平平安安的,在阳光明媚里,就是尽有喜怒哀乐,也均是生活。命运不垂青眷顾,不能一生相守,还可相知相思,缠绵也终有时,相比之下,好过那:生死两茫茫,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第三者纠结的心病,大彻大悟后,无非是过眼烟云,何如真真切切,把握自己情感世界,那怕身后,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

郭兰感伤不已,轻语道:“卫东,上辈子我肯定欠你好多好多,要不然,为什么要让我,今生还的这么苦这么累,从毕业那一年,偏偏总是能遇到你,为你思念,为你牵挂,为你欢喜,为你惆怅。”侯卫东思量,郭兰忧郁起于刚才的惊悚,柔声宽慰道:“郭兰,别想那么多,我在茂云,大可不必担心什么。”

刘康一家遭遇,早晚会水落石出,作为市长,侯卫东负有这样的使命,深吸一口气,侯卫东严峻道:“谁敢挑战国家机器,就是自取灭亡,你也知道,我侯卫东,是一步步走上来的,什么样的狠角色没有见过,治理不了茂云,我还是我吗?”

侯卫东胸有成竹、冷峻刚毅,极富男人魅力,郭兰心道:侯卫东是山,我就是泉,侯卫东是橡树,我情愿是木棉。

想到橡树木棉这里,郭兰靠了靠侯卫东,轻道:“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相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每一阵风吹过,我们都相互致意。”

侯卫东为郭兰所感动,凭着印象错误接句,深情款款道:“尽管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语言,这才是我们,爱的真谛。”

郭兰听到,侯卫东吟的诗句漏洞百出,本想莞尔一笑,看着侯卫东认真的表情,诚挚的眼神,情不自禁吻了吻侯卫东。

其实侯卫东和郭兰,聊到朱小勇郑红梅的情事,彼此心里一直很纠结,侯卫东今晚不敢亵渎,忧郁中的郭兰,如今郭兰的主动一吻,打开了心门,侯卫东回给郭兰,更热烈更动情的吻,从唇到颈,从颈到胸——-

不多时,郭兰已是娇喘吁吁,动情不已。侯卫东把难以表达的心,融进每个细微的动作,是爱恋、是怜惜、是心疼、是难以割舍、是相思情长,是为伊痴狂,是千般无奈,是万种思绪。一番下来,郭兰美目迷离、玉体轻颤,想着那句:身后那怕洪水滔天,也任由侯卫东了。缠绵后,两人又一起沐浴,侯卫东心底郁结一扫而空,细心帮郭兰搓着背,一边道:“你明天几点去铁州?”

郭兰羞羞一手遮胸,回避着侯卫东搓上来的手,红着脸道:“我一大早就走,下午我还要赶回公司,敲定放假事宜。”

“招聘的方芳经理,很尽心尽责,我倒省心不少。放了假,公司和形象店我交给方芳,就回上海,过了年再回来。”

侯卫东和郭兰在青津县搭档,知道郭兰的组织能力,贴着郭兰道:“郭部长,从事组织工作多年,善于发现人才,长的是伯乐的眼睛吗。”

郭兰回身,把浴液泡沫,调皮涂在侯卫东脸上,娇嗔道:“拍我马屁做什么,你上去这么快,做到市长,算是沙州官场青年一代,出来的凤毛麟角了啊。”侯卫东呵呵道:“想起最初,在沙州东阳,我可是青干班最倒霉的一个了。”郭兰一边取过花洒,给两人冲澡,一边叹了口气:“时势造英雄吗,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跟对人,站对队,你是样样都占。”

郭兰在官场那么多年,深知其中个味,感慨一二,在所难免。郭兰继续道:“茂云州西岗和沙州青津接壤,你我在青津时,也有所耳闻,现在的茂云,也就你敢去,换个人也只会是维持的格局,难治理出什么样子来。”

侯卫东一直知道,郭兰见解有独到之处,微笑道;“我就喜欢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平庸而治,不是我的性格。”

两人互相擦干身体,郭兰咬了咬一下嘴唇,幽幽道:“做事的人永远有错,你越想做出成绩,反而容易犯错误,一犯错误就容易受人与把柄。”

“现在官场,大家都追求平安无事,至少能做到,出事了自己也无事,干实事干大事的,有几个不是有背景或者秉性难移的人,你属于哪一类想过吗?”

侯卫东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俏佳人。现在岭西官场,确实没有谁,敢为天下先,脚踏实际,谋实事做大事了。自己在青津,不就是在招商引资上,一个不对付,被当时市委朱书记拿下了吗?没有背景的支持行吗,难以自保,何谈保一方平安,发展一方经济。侯卫东不想叫郭兰知道太多,徒增牵挂,抱郭兰上床后,吻了吻额头,催促郭兰睡觉,郭兰看了看时间近十一点了,也就偎依着侯卫东,甜甜睡去。

在侯卫东、郭兰温存之时,茂云市刑☆侦支队专案组,在邓铁军带领下,聚集在茂云拘留所隐秘审讯室,专案组是很绝密的,没有人知道,存在这样一个,直接听命邓铁军的小组。

除了刑☆侦五大队副大队长郭大可,带领的九人组,还有刑☆侦四大队长李立新带领的六人组,加上市局邓铁军带的省厅四个人,组成新的茂云刑☆侦力量,各个都是精挑细选可靠力量,加入小组前都签写保密协议。郭大可和李立新交情不多,郭大可豪爽耿直,李立新是性格深沉之人,思维缜密做事低调。邓铁军私下查看,李立新经手的很多刑☆侦案卷,没有发现李立新装神弄鬼、枉法作弊,而且李立新办案,心细缜密历史清白,特意几次考察使用,进了专案组。

郭大可拿出一盒香烟,自己抽了棵,又让李立新,李立新擦拭着手枪,摆了摆手,沉稳道:“怎么了,大可,心急了。”郭大可狠狠道:“郭晓东这个王八蛋,把茂云警☆察的脸丢到首都了,还是强奸案,***的禽兽不如。”李立新慢条斯文道:“我还是相信邓局的判断,背后有猫腻啊,一定要找出,调唆郭晓东强奸常琳的幕后人,刘康、杜刚命案才会有方向。西岗命案,排除财杀、情杀、仇杀,一点关联线索都没有,仅凭命案现场,没有侦破方向,就是有臆测方向、没有证据,也不能拘什么人啊。”茂云警方都知道,刘康所牵制的西路煤矿、金矿,背后老板是谁,可在法律关系上无法涉及,但从对方所处官位级别上,以目前进展来看,调查根本就是不可想象。

在另外一个房间,邓铁军和省厅专家,最后剖析一下案子的心理防线,就出来召集了专案组人员,部署郭大可值班警戒。安排李立新和自己参加审讯。提过来的郭晓东,还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确实强奸不是要命的重刑,无非几年,做过警☆察,应付审讯还是心里有底的。

邓铁军阴着脸,看了表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向省厅专家点了点头,沙哑的嗓音道:“郭晓东,不管怎么说,你也曾是茂云警队一员,我有责任敞开和你谈谈的。”

郭晓东吊儿郎当,看着黑瘦的邓铁军,无所谓道:“你是哪位,面生的很啊,问过来问过去,还是那句,事是我做的,该怎么着就怎么着,老子还想多睡会呢。”说着打了个哈欠,慵懒擦了一下眼屎。李立新厉声道:“郭晓东,这是茂云公☆安局邓铁军局长,你给我放老实点,你在治安支队混的再不济,也受警队教育这么多年,做出那么龌龊恶心的事,还狂什么。”听说来的是邓铁军,郭晓东心里防线紧张起来。自己所作所为,是顶头上司治安支队长陈洪涛,安排授意的。

郭晓东先接了幕后人20万现金,还有八十万现金,事成就付,外加一个小煤矿,减刑三年的承诺。在北京郭晓东冒天下之大不韪,强暴了惹麻烦的常琳,使常琳身心受到摧残,人神经质一般,西路命案暂时沉寂下去。郭晓东也曾矛盾过,无奈面临犯罪成本与既得利益的较量,既得利益突破了道德的底线,充当了另一层面的打手。

邓铁军摆了下手,止住李立新,温声道:“我是受市领导的嘱托,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配合,春节我们可以安排你见见家人,你想想值不值得包庇别人,自己做替罪羊,我可以直白告诉你,机会难得要想清楚,刘康、杜刚怎么被灭的口,你服刑期间,可是什么可能都有可能发生的。”

邓铁军不温不火一番话,郭晓东忍不住流出汗来,下意识收敛了狂放,规规矩矩坐好,心里急速考虑着,邓铁军的话不是没有可能啊。郭晓东上司的上司,是什么样毒辣的角色,茂云政法系统没有不知道,何况现在闻天强还是司法局局长,管的就是监狱,真黑了自己,那八十万现金,还有什么做小煤矿老板,到了阴间有个鸟用。

省厅专家示意可以放资料,邓铁军做了一下手势,专案组干☆警打开侧墙的宽大液晶电视,把郭晓东座椅调整过来正对着,关了室内大灯,审讯室暗淡下来,视频资料开始播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