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34章 突审计划——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在侯卫东凝神观看新闻联播的时候,张小佳从北京打来电话,侯卫东思虑几秒,还是裹紧睡衣,选择了到阳台上接听。

“卫东,我在罗宁家呢,马上准备吃晚饭了,你在茂云还是岭西啊,吃了没有呢?”

佳佳心情很好,罗宁带着中央部委的车,和茂云驻京办一并接机,岭西省地市的市长夫人,竟也风光无限。要不是见过些世面,快乐就要溢出来了。旁边的女儿慧慧,跳着喊着要和爸爸通话。慧慧抢过手机,乐乐道:“爸爸,罗宁阿姨家好漂亮好漂亮哦,还带小花园呢,我们也在北京,买个这样的院子好吗?”

女儿带着天真稚气的声音,惹得侯卫东很是怜爱,心道:小小孩子童言无忌,当真买个四合院,至少五六百千吧,长期来看,倒是可以出手的投资,谁知道自己会不会到北京工作呢,北京的老四合院不仅可以住,也快成文物了。

侯卫东呵呵道:“傻女儿,你以为买个四合院,是给你买玩具啊。要听妈妈、阿姨的话,不要太闹哦,明天爸爸呢去北京,和妈妈一起,带你去动物园,吃糖葫芦好吗?”慧慧不知道,北京几大景区逛过来,是什么概念,乖乖答道:“好啊,我还要逛故宫,去北海公园啊。”

侯卫东一一答应,侯佳佳接过电话,走到一边悄声道:“卫东,你侧面注意一下朱小勇,有什么事情没有,罗宁给我讲,这段时间朱小勇和她联系少很多哦。”

侯卫东皱起眉头,不满意道:“佳佳,大家年底忙的焦头烂额的,你们女人别来添乱好不好,我们俩个联系就很多吗?”那边的佳佳气愤愤的,不等侯卫东说教完,就挂了电话。留下侯卫东对手机直摇头,心底却想,自己怎么说起来,这么理直气壮啊,对佳佳的愧疚,难免还是泛了上来。

朱小勇现在是天高皇帝远,国企高管出身,自律难免不够,又手握重权,当真是糖衣炮弹、**攻击的重要目标,思索再三,给晏子平打了电话。

晏子平正在市政府,加班汇总市长的文件目录,见到侯卫东来电,马上尊重站起来,恭敬接道:“侯市长您好,有什么指示?”侯卫东没有开门见山,绕了圈子,严峻道:“市政府没有什么事情吧。”

晏子平一愣,心道:别说市政府,包括市委有什么事情,除了自己外,市政府要员、各局委诸侯,都是立刻向侯卫东汇报的,难道自己有什么工作遗漏,不可能不应该啊,高速思索着,手里、背后已经渗出汗来。

晏子平紧张道:“侯市长,一切工作正常,邓局长刚来电找您,我说您不在云州,让他直接联系您,其他的没有什么了。”

侯卫东听出了晏子平的忐忑,自失一笑,自己太严肃了。温和道:“组织部那边——”不知道什么时候,侯卫东在市委市政府机关、局委县区下属面前,说话蒙太奇起来,言简语意却很广,给下属想象空间很大,大家都知道,侯市长言谈必有所指,领会加揣摩,更是诚惶诚恐起来。

晏子平刚平稳的心,又提了起来,朱小勇和郑红梅无影山下的事情,知道的就有李云、韩明和自己,自己没有来得及汇报,侯卫东就问起来,是不是他们俩人汇报了,自己就难免有知情不报的嫌疑。晏子平小心道:“侯市长,我用保密电话向您汇报。”侯卫东反而提起心来,难道朱小勇真有什么事情。

郭兰在餐厅精心布菜摆酒,疑惑侯卫东怎么在阳台,还不出来,很担心发生什么突发事件,破坏来之不易的相聚。

阳台上的侯卫东,从晏子平用市长办机密电话打过来,到挂掉,基本上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嗯啊几下。见出来的侯卫东脸色凝重,郭兰手指理了下耳边秀发,明眸不解注视着侯卫东。侯卫东不好意思笑了笑,故作轻松坐在餐桌边,一边欣赏黄油焖猪里脊、犹太式焖牛肉、大虾鸡蛋炒通心粉等等,一边解释道:“一个朋友有点事,没有什么,可以吃了吗,你做的菜好漂亮,香气四溢啊,我来开酒吧。”

郭兰调皮用一只手指,打出不可的手势,先去安排了烛光,又去洗漱间洗了把脸,细致补了淡妆,出来打开轻音乐关了灯,整个餐厅温馨浪漫起来。

烛光相映,郭兰容颜如花,俏丽精致,侯卫东面对丽人、美味、佳酿,两人轻斟慢酌,细品美味。

见侯卫东沉默失神,郭兰嘟起来樱唇。侯卫东想想也没有什么忌讳,也想听听郭兰高见,就一五一十讲了,朱小勇和郑红梅肯定无疑的暧昧。

郭兰放下刀叉,惊奇道:“我在沙州组织部时,和红梅姐在省委组织部一起培训过,还算熟悉,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也很有修养的,好像她老公在川东省某军是团级干部,一旦闹开了,朱部长不好收场啊。”

侯卫东心道:郑红梅当然漂亮,水蜜桃一样的女人,自己还曾想入非非呢,也很能理解朱小勇,但也不得不帮他绞杀在萌芽状态。男女私情既非官场大忌,对于朱小勇身后的背景而言,也是特大忌讳。

侯卫东犹豫道:“我初到茂云,立足未稳,市委那边朱小勇的支持,对我很重要,更重要的是,作为朋友,我不希望他出事,毕竟组织部一个机关里,还涉及军婚,玩火玩大了怎么办,你也是知道朱小勇背景的。”

郭兰幽怨盯着侯卫东,幽幽道:“要他们不是一个单位,红梅姐也不是军婚,是不是朱小勇怎么样,就是他自己的韵事了。你也不会过问了是吧。我和你不是也——。”

爱情那么高尚,现实那么残酷。说到这里,郭兰高傲的心隐隐作痛,难道命运不垂青,自己唯有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了吗?

侯卫东何等情商,靠过来紧握住郭兰的双手,尴尬而又心急道:“我不许你拿我们,和他们来类比,我说不出来,但我们是什么样,你心里不知道吗?”

见郭兰目中隐隐闪的泪光,侯卫东抑制不住心疼,坐了下来,揽着郭兰,不知怎么解说,默默片刻而已,侯卫东手机响起来,是茂云公☆安局长邓铁军。

邓铁军得到侯卫东鼎力支持,在茂云公☆安局威望日隆,几次微服体察警情,基层所站科队的干警,无不拿起精神,投入专项活动,打击犯罪,维护治安,也侦破了一些陈年旧案。其实很多案子不那么难破,只是有没有拿出,必破的决心而已。

随着邓铁军深入到广大干☆警,团结的积极因素越来越多,茂云公☆安局一些崭新力量脱颖而出,使邓铁军深感欣慰,工作越发得力。

“侯市长,我有事要向您汇报一下。”邓铁军先谨慎探了探,侯卫东所处环境。

侯卫东看了看郭兰,心道:邓铁军电话真是个时候,正不知道怎么劝解郭兰。

“老邓,我很方便,你请讲。”侯卫东甚至都没有放开郭兰的意思,郭兰倒是职业素养侵染日久,不习惯侯卫东如此谈工作,羞羞推开了侯卫东,弄得侯卫东一个莞尔。

“这几天,市局和省厅刑☆侦总队犯罪心理专家,做了个心理突破方案,有些视频资料,应该对常琳弓虽奸案的嫌疑人郭晓东,起到一定攻心作用,请您过目,凌晨准备提审郭晓东,我准备用。”

侯卫东考虑一下,道:“老邓,一会我注册个新邮箱,把资料传过来,我看看,机会不多啊,一定要挖出有价值的线索,如果我们猜测被证实,注意保密范围不扩散,还要注意嫌疑人郭晓东的安全,出现第二个杜刚,就是我们茂云警方的耻辱。”

郭兰也顾不得再黯然伤神,组织干部多年的素养,工作就是命令,迅速打开电脑,熟练替侯卫东注册起邮箱来。

侯卫东在书房,电脑旁边踱来踱去,心里很不安,自从把邓铁军调到茂云,茂云治安大局才真正操控在自己手里,突破口明面上是西路命案,但常琳被弓强奸的幕后,也许另有玄机,被自己和邓铁军,作为重要线索,就是所谓剑走偏锋吧。

弓虽奸常琳的茂云干警郭晓东,从北京押解回来,多次在审讯时候叫嚣;“老子就是弓虽奸她了,能怎么着,坐个三年五年,有什么大不了。”

还恬不知耻,狂妄道:“她跑首都上方胡闹,不尊重茂云市委市政府的决定,老子是替政府分忧,是市局功臣,进去也会减刑的,等我出来,咱们再看看,老子不做警☆察,照样风光,照样买车买房做老板。”

邓铁军和岭西刑☆侦专家,根据多次会诊审讯录像,分析出应该另有隐情,和岭西刑☆侦耿徳彪总队联系后,省厅安排了犯罪心理专家,整出一套心理战术,邓铁军决定今晚亲自提审。

茂云市局刑☆侦支队,很快把资料传送到新邮箱,郭兰无意间,参与了茂云市长与茂云警方的机密,和过去做组织工作的机密完全不一样,感到特别压抑紧张,也将朱小勇郑红梅暧昧一事,引发的不快,抛到一边。

侯卫东和郭兰打开录像,没有太多的心里准备,电脑音响也没有特意调低。

省刑侦专家制作的视频画面,构成要素照片是:西路命案中的刘康和受害人乔琳,阳光幸福一家人,刘康死亡多个角度,常琳被强奸后失魂落魄、瘦骨嶙峋,绝望无助、干瘦白发苍苍的父母;构成视频的资料是:常琳神经质哭天喊地的控诉,撕心裂肺大哭的小女儿,年迈老人的哽咽啜泣。

另外还有,犯罪嫌疑人郭晓东的年迈父母照片,痛苦忏悔、衰老沧桑,更多是郭晓东的妻子儿女,呼唤亲人,肝肠寸断的镜头。

这些元素,加上低回悲凉的背景音乐,极大再现了受害人的心理创伤,和内心的悲愤,特别是那些撕心裂肺的痛哭,极大冲击着人最深处的心灵。

不排除心理专家,在视频音乐、画面内容,进行了科学安排,心理学刺激发挥到了极致,但尊重了起码的真实。

善良的郭兰已是泪人一样,柔弱的靠在侯卫东肩上。侯卫东曾亲身经历常琳的上方,也没有此刻如此难以自控,痛彻心扉,情不自禁眼睛潮湿,拳头紧握。

谁没有父母至亲?谁没有嗷嗷幼儿?凭什么他们善良无辜的命运被改写成悲剧。

郭兰泪眼婆娑,温柔靠着侯卫东,担心道:“卫东,在茂云你一定要保重,茂云远比青津复杂啊,我真的好担心你。”

侯卫东内心一种神圣感,强烈起来,有种踏上无形战场的感觉,沉重对郭兰点了点头,给邓铁军打了电话,严峻道:“老邓,按你计划进行,有进展第一时间通知我,另外我打电话给李云,明天请你安排技术力量,加强市政府和公☆安局手机、电话通讯安全,很重要啊。”

手机电话的监听,是侯卫东一直担心的漏洞,倒不是担心自己和李冰、郭兰的通话,他们之间号码是绝密的,没有瑕疵。

倒是市政府、市公☆安局鱼目混杂,自己的办公电话、公务手机,知道范围并不小啊,未雨绸缪绝对没有错。电话另一端的邓铁军,暗赞张卫东心细如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