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31章 雪夜情怀——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钱永年和侯卫东坐在客厅沙发,话题自然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钱永年郑重道:“卫东,我们岭西地处板块交界,造山运动构造出无数秀美的山川,也造就出无数宝贵的矿藏。但天道无常,利弊共存,在茂云矿业开发上,一定要注意地质灾害,比如地震、泥石流。”

侯卫东侧坐着,认真注视着钱永年鼻下方,据说这样的效果,会让谈话对方感到,倾听者的态度专注而诚恳。

侯卫东回道:“到了茂云,我特意去西岭查看,个别不达标的,市政府严令整改,还安排了尾矿库下游居民的拆迁工作。但如果遇到特大自然灾害,就难保会不会出现意外情况。

钱永年悲天悯人,叹道:“守牧一方,如履薄冰,如果天灾无法避免,那就严格人祸的因素。多少危害人民群众的公众事件,我们一些同志,不反思工作是否尽责,都把天灾做为借口,动辄什么灾害,五十年不遇,百年少见,其实都是本可以回避的重大事故,简直是对人民的犯罪。”

钱夫人见他动了真情,婉言道:“老钱,你是在给小侯市长谈工作,激动什么吗,小侯市长大过年的,来家坐坐,你看你,就不能轻松点。”

钱永年严肃道:“卫东肩负茂云四百万人民的责任,我难得和他谈会儿心,你别插嘴。”

刑子惠大度抿嘴笑了笑,她深知丈夫的个性,侯卫东是投了钱永年的缘法,不然早冷面打发了。

见老两口一个话语不投,侯卫东有些紧张,再看刑子惠微笑着,贤惠地递给钱永年一个靠背,钱永年腰椎不好。侯卫东就放下了心。

调整了一下坐姿,钱永年赞许道:“卫东,你亲自去西岭,视察尾矿库就很好啊。我在岭西报、卫视上都看了,你是认真负责的态度去的,不像有些领导干部,走马观花,隔着车窗搞调研,还有你关于突发预案的工作安排,早在国务院预案办法颁布之前,很有政治观察力啊。”

侯卫东恭谨的像个小学生,心道:侥幸自己在西岭视察时没有偷懒,一身臭汗值得啊。突发预案是李晶从李蓉蓉那里得知的消息,还算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吧。

得到钱书记如此评价,周昌全、祝炎再加把柴,自己升到市委书记也算指日可待。

两人谈了十几分钟,省委郑秘书长拍打着大衣,进了客厅,呵呵道:“钱书记,刑主任,外边下雪了啊。”

侯卫东连忙起身:“郑秘书长,好。”

郑怀敬一怔,看站起来的年轻人,是侯卫东,握住侯卫东迎上来的手,亲切道:“是卫东啊,我说钱书记这里汇报工作的,哪能有这么年轻的。”

言下之意,即回避了登门送礼的俗事,又夸奖了侯卫东年轻有为,不亏是做省委秘书长的水平。

郑怀敬是祝老爷子老部下,和祝炎私交很好,也是祝老爷子那大年初一聚会中人。

郑怀敬心里叹道:周昌全、祝炎培养的小秘书了不得啊,看来钱书记也很欣赏,一般等闲地市市委书记,

也坐不到钱书记家里,何况只是市长,后生可畏啊。

岭西冬季气候阴雾寒湿,很少见雪,钱永年是北方人,很喜欢雪景。情不自禁跨到廊下,慌得老伴刑子惠连道:“衣服衣服。”

侯卫东猜省委领导之间,还有要事要谈,陪着钱永年看了两眼雪,一回到客厅之后,侯卫东就提出告辞。

钱永年握着侯卫东的手:“卫东,你和赵东关系不错,有什么事情,叫他帮你联系。”

侯卫东受宠若惊道:“谢谢钱书记。”

又向刑子惠躬身道:“提前问邢姨新年好。”

走出一号别墅。侯卫东心花怒放,直接联系赵东,见省委书记钱永年,是地市市委书记的专属待遇,市长能享受的,在岭西,也许侯卫东是头一份。自此侯卫东才算真正进入了,钱永年的人际圈子,完成官场的一次飞跃。

侯卫东带着好心情,又去了省长赵建国家,赵建国和张卫东有点拐弯亲戚,侯卫东的大嫂,是赵建国在沙州的侄女。两家来往,也就不那么客气。省长不在家,和省长夫人寒暄一番,放下四件礼物,完成了一天奔波。

夜里的雪花,就像顽皮的小精灵,打着旋儿,在空中翩翩飞舞。侯卫东摊开双臂迎着漫天白絮,“白雪纷纷何所似,撒盐空中差可拟,未若柳絮因风起,”一点点凉意,滋润着皮肤,很爽的感觉。。”

久等的李云、晏子平、韩明见侯卫东从车里出来,春风满面,知道老板大有收获,肯定见过省委钱书记,都崇拜的看着侯卫东。

晏子平先反应过来,报告道:“侯市长,沙州青津县委办谷主任,赶过来拜访您,电话打到我这里,他还有事情,天一下雪,怕高速封了,把礼物放下,先回青津了。”

侯卫东打开手机,好多未接来电。难怪,进省委家属大院,自己就把手机静音了。

雪已经密起来,现在岭云高速肯定封了,明天侯卫东还要送父母和妻子到机场,去紫云苑路上,侯卫东希望这场雪,不要耽误了计划行程。

李云、晏子平和韩明送过侯卫东,由于还有很多土特产,和谷云峰送来的牛肉、鱼,就留给侯卫东二号奥迪,三人一车,住在了索菲特。

在紫云苑小区,错层别墅、亭台楼阁、古典花园已是白花花的一片,还是按惯例先到父母那里。

侯卫东一进门,刘芬之就心疼道:“小三,怎么穿那么薄,下雪也不知道加衣服。”

侯卫东抱了抱,在沙发上吃橘子的女儿慧慧,道:“没事,一直在车里呢。”

慧慧懂事道:“明天爷爷奶奶去美国,慧慧和妈妈去北京,爸爸你去哪里啊?”

侯卫东亲了亲女儿道:“爸爸后天啊,也到北京,带慧慧去动物园玩,还有故宫、北海公园、长城好不好。”小慧慧高兴的,在沙发上跳了起来:“去动物园喽、逛故宫喽。”

见父母登机手续、商务签证,什么都安排妥当。侯卫东暗道:李晶真够上心的。

父母亲心怀隐秘的巨大惊喜,要去美国,见还未曾谋面的孙子,兴奋的脸色红润,尤其母亲刘芬之,那里还有半点病态。

聊了会,嘱咐父母一些坐飞机注意事项,侯卫东一看时间快九点了,还要接待上门的李兵,就回到自己那边。

张小佳这段时间,忙的是人仰马翻,除了应付夫人路线上,相互来往的官太太们,主要是接待侯卫东茂云部下,过去呆过单位的,同僚下属,受过侯卫东佳佳恩情的,登了门,难免都要一一亲热寒暄一番,还好场面上的事都懂,几分钟就是一拨。

侯卫东的回来,佳佳先是笑脸相迎,突然感觉不应该,杏眼圆瞪,双手抱胸,嗔怒道:“侯卫东,在茂云好好做市长吧,回家做什么。”

侯卫东换了鞋,放下手包,调戏拍了拍侯佳佳粉面。笑呵呵道:“回家做什么,一会上了床,你就知道了。”

佳佳心中一荡,侯卫东胸口轻捶一下,娇羞道:“想的美,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别忙,柴兵一会要来,哎,佳佳,你爸妈没有在这边。”

佳佳为父母在紫云苑置办了房产,老两口已经堂而皇之,入住在紫云苑高档社区。

这个小区比沙州的,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业主非大富即大贵,因为佳佳在建设厅做处长,建设厅是物业公司的主管政府部门,在紫云苑,佳佳享受着特等业主待遇,叫张父母大开眼界,体味着什么是尊贵服务、豪奢享受。

佳佳最初是不讨厌,父母在自己家这边的。可人来人往的,父母总是问来问去,这个来的带的什么,那个来的拿来多少,搞得佳佳头都大了。

在搬给父亲一件茅台,给了母亲一件皮草,又拿了两万的超市卡后。就禁止两位老人,晚上来这边凑热闹了。

侯卫东听后呵呵大笑,惹得佳佳施展起来九阴白骨抓。两人正在嬉闹,门铃响起,是李兵和妻子丁晓燕。

晓燕很有眼色,放下给侯卫东、佳佳,特意买的高档羊绒杉,和侯卫东、佳佳寒暄后,就主动在厨房,开展起来卫生大扫除,慌得佳佳道:“燕子,咱家订的有保洁的,不用打扫的。”

晓燕伶俐道:“嫂子,哪有我给您打扫的细心呢。”

李兵还是比燕子会说话,呵呵道:“嫂子您别管她,她啊,是一边干活,一边观摩你的厨卫设计呢,我们的房子啊,还没有装,燕子是专门看您的方案。”

侯卫东在一边暗笑:佳佳光在厨卫装修上,花了36万,李兵和晓燕还观摩看方案呢。

侯卫东带李兵进了书房,李兵笑道:“老领导,您在中午宴会上,很有气度啊。”

侯卫东呵呵道:“别拍马屁了,还听到些什么。”

李兵脸没有红,想了想继续道:“和沙州宁书记坐一起的,那位美国经济专家,据说是国务院副*****的女儿呢。”

侯卫东心里早有这个准备,证实了还是吃了一惊。表面继续呵呵道:“别扯那么远,说说,你自己有什么想法没有。“

李兵这次脸红起来,在侯卫东关照下,加上在省委组织部几年来的,小心谨慎,兢兢业业,终于提拔到了,组织部办公室副主任,副处级。

可再向上,想做正处、副厅,凭自己如何表现,空间却打不开,毕竟省委机关高层,都是从基层打拼出来的人精,没有基层主政资历,坐机关的要熬,等熬成阿香婆后,也许能搞个正处副厅级别,可人也该退了,谁不知道,干部年龄是个宝啊。

这次就想让老领导,指点迷津。还没有开口,侯卫东就一语道破,到底是自己跟的老领导,也不需要耍心眼绕圈子。

李兵老老实实道:“过了年我也就三十一了,再不下去锻炼锻炼,机会就蹉跎过去。”

侯卫东扑哧一笑:“李兵,你才三十一,就副处级,多少同志为了科级,奋斗了几十年呢。”

李兵是跟侯卫东后,眼界大开、变得野心勃勃的,羞赧道:“这不是跟您学的吗?”

侯卫东倒欣赏李兵敢要官的勇气,沉思一下道:“沙州静海县书记赵林要调往市委,静海县委就要动动,不知道你愿不愿去,做一任县委副书记,愿意的话,我给宁月书记说说。”

一任副书记,县长、书记的上来,快的话,不足四十也就县委书记,一方诸侯了。李兵大喜过望,机会来了。

侯卫东呵呵道:“就怕燕子怪我,你们要两地分居了。”

李兵在侯卫东面前,还是放得开的,道:“老领导,当初您和嫂子的条件,可是比我们还辛苦,现在熬过来,不都挺好的吗?”

侯卫东用手点了点李兵,笑道:“好好干,我支持你。”

李兵知道,晚上呆的时间不宜太久,起身告辞时,客厅里燕子干的热火朝天,硬是又把酒柜、影视架、地板统统清理一遍。

临别的时候,佳佳从卧室衣柜取了,一个包装精美的高档丝巾,作为春节礼物送给了燕子。

这个丝巾是佳佳跟罗宁、方红线,去香港旅游时买的,价格比那两件羊绒衫加起来,再翻一番也不止。

问了佳佳带慧慧,去北京的准备情况,侯卫东沉思道:“去罗宁家,一般东西他们也不稀罕,我车里有几份山货,特别是青津百年清真牛肉馆,煮好的牛肉,谷云峰特意做了真空包装,你带过去。”

佳佳高兴地,狠狠吻了侯卫东一口,笑道:“昨天吴姨还打电话说,想吃青津牛肉呢。”

这一吻,撩拨的侯卫东有了状态,一双手在佳佳曼妙的身上揉搓,揉上前胸时,佳佳身体有些发热发软,推着侯卫东,低吟道:“洗了澡再说,我又跑不了。”

侯卫东吻着佳佳的耳垂,低声道:“怎么跑不了,明天你就到北京了啊。”

外面下着雪,又将近十点时分,应该不会来什么客人。两人抓紧在浴室泡了泡,打了浴液,猛冲一通。

侯卫东埋首于佳佳那粉雕玉琢般细腻的脖子,一边调笑道:“小别胜新婚啊,佳佳,你的身材还是那么迷人,你怎么不说话?”

佳佳闭着眼,紧紧偎依着侯卫东强健的身体,已经如痴如醉了,那里还有什么话。

卧室温度,早调的温暖如春,外面雪花飘飘,夜风吹雪,卷起沙沙的声音,窗外竹影斑驳,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一切仿佛梦境一般,美好而浪漫。

佳佳散开的发髻,幽香四溢,两人紧密相拥,享受着雪夜独特的温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