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30章 书记家中——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在侯卫东索菲特酒店午休的时间,茂云秘书长李云遵照吩咐,带领秘书晏子平、司机韩明,开着茂云市政府两辆奥迪车,到了岭西市北郊无影山下。

此处在岭西市远景规划中,是一处无影山公园,满山青松、苍苍挺拔,山顶八角凉亭,双层歇山造顶,雕梁画栋,山间沟壑引泉、青石铺道。满山石路弯曲别致,颇有曲径通幽的意境,时有小鸟啾啾,景色宜人。

可惜城市框架搭的太大,岭西城中村改造迟迟不见进展,四周都是废弃工地,倒是慢慢凄凉,人迹罕至起来。

三人找了个足够隐蔽,无人背风的闲置工地。大过年的,开着茂云奥迪,满车礼物,小心不为过。在岭西繁华的市区里,说不准哪里就会冒出来个,吃饱撑着了的记者或所谓拍客。

晏子平韩明打开满载的那辆奥迪,后座后备箱上,一阵猛卸。晏子平还特意购置了些,纹饰古朴、用料考究的礼品盒。细心将满载的青林山土特产分装起来。

站在一旁的李云,担心分装时间太久,侯卫东等不上。取了一打精品茶罐,也下了手。一边依据侯卫东的心思,盘算对应省领导的礼品,一边暗道:晏子平准备的滴水不漏,做事够伶俐,难怪侯市长喜欢。

分装后的山茶、腊野猪肉、风干野鸡、干菇、蜜橘、山野香料,氧气袋装鱼,加了包装成箱成提,古朴简约中透着华贵,堆的小山一般,足足填满两辆奥迪的后备箱和后座。

侯卫东用名烟名酒,向一起奋斗过的老支书老村长、紫云乡镇老领导,表达了最美好的新年祝福。老乡们用青林镇紫云山,最生态最难得的山野珍品,回馈给侯卫东,最朴素的农家情感。

难怪紫云一些爱说怪话的乡干部,逢年就唠叨:东阳县送给沙州市领导的青林土特产,比起老乡给侯卫东准备的,算个球毛,侯卫东那儿,才是青林真正的地道货。

三人顾不上说话,忙完装好车,竟然都出一头汗。突然一辆黑色奥迪,从路上斜插过来,由于地势和距离的原因,那辆奥迪也许没有留意到,废弃建筑料堆这边,还有三个人、两辆奥迪。

一个带着墨镜的男士下了车,潇洒的抖开了风衣,站在一堆建筑废料前,显然是下车方便的。紧接着从副驾驶下来,一个身穿白色皮草,丝巾半掩玉面,手挎女包,时尚靓丽的女士,风情妩媚。

那个漂亮女人左盼右顾,娇声道:“这是什么地儿吗?”

李云和晏子平,都知礼的背过身,准备上车。见韩明还拧眉观察,晏子平瞪了一眼,不客气的挥手,示意开车。

韩明警校刑侦专业毕业,具备一定职业素养,低声道:“是组织部朱部长、郑主任。”

李云和晏子平心惊道:难怪有些眼熟,只是太巧,没有往这两人身上想。

官场人、事敏感,更使两人连忙比手势,招呼韩明上车。匆忙中也不知道,谁关车门有点重。

两人正是茂云市委组织部长朱小勇,和组织部办公室副主任郑红梅,听到前方建筑废料堆后车门声,均吃了一惊,郑红梅匆忙张望一眼,也连忙上了车,车打着一溜烟而去。

车上郑红梅惊魂未定道:“是两辆奥迪,我看到后一辆车牌,是茂云市政府贵宾接待奥迪。”

朱小勇骂道:他妈的,也太巧了吧。思索再三,取出手机,打给茂云市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于诚义,严肃道:“于主任,你到市政府那边查查,有哪几辆奥迪外出,在岭西办事?”

“别问那么多,你立马去问值班室,我等结果。”

而此时在索菲特大酒店客房里,侯卫东酒醒卧在床上,盘算着下午去祝炎家,晚上去钱永年家,从钱书记那出来,还可以再到赵建国省长那坐坐。

逐渐思虑的行程紧促起来,也就爬起来在宾馆房间,好好泡了泡澡。一边想:钱书记有关注国内新闻的习惯,登门时间最好在新闻联播结束后。

拿过手机看时间,三点十五分。又研究起了宁月的短信: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 只影向谁去?

侯卫东诗词上有限,这个沙州强势的美女书记,词句何意?难不成是在问我:她该不该找我结伴北京去。

该死吊朝上,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手机突然响起来,神思遐想的侯卫东一惊,一看是李云。语速缓慢道:“李秘长,事情怎么样了?”

李云回道:“侯市长,我们马上到索菲特停车场,都准备好了,两辆车刚好,听您指示。”

侯卫东满意道:“好,好,一会我打电话给你。”

一旁开车的晏子平,内心却在斗争着,要不要告诉侯卫东刚才那一幕呢。虽然从无影山出来之前,李云已经严令三人保密,但朱小勇和郑红梅的暧昧,还是让晏子平很忧心。

朱小勇可是自己老板,在茂云政局中的左膀右臂啊,出半点差错,影响的可是茂云大局。

侯卫东心里多次给嫡系人马,酝酿人事安排计划,凭借不仅仅有自己茂云市长的威权,还有省委祝炎和市委朱小勇的支持:将李云、贺广全提成副市长,邓铁军逐步兼任市政法委书记,调沙州驻京办主任任林度,到茂云做市政府主持工作的副秘书长,晏子平放在西岗县,先出任常务副县长。

还有晚上来访的李兵,侯卫东准备建议其去沙州市静海县,任县委副书记,没有在基层主政一方的经验,李兵也就前途不大。还有一个原因是鸡蛋不要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省委组织部丁原做副部长时,祝炎才是沙州东阳县委书记,丁原继续副了六年,祝炎已做了省委组织部长,他还副在那里,说白了,就是因为丁原没有主政一方的缘故。

岭西西郊祝老爷子的院子,已经装扮出满是春节的味道,红红灯笼挂在大门上,厨房不时传出炖肉香和油炸的声音。这个院落,绝大部分保持了,侯卫东做祝炎秘书时的样子。门前停靠着三辆奥迪,两辆奔驰,

一辆林肯和一辆宝马。侯卫东就认出,有一辆是宜州古书记的奥迪。

祝老爷子的两个黄土狗,见两辆奥迪靠近院落,撒欢吠叫。侯卫东下车后,两只狗就在地上打滚摇尾巴讨好。

李云跟在侯卫东身后,晏子平、韩明在车后提出礼品。

祝老爷子老夫妇精神矍铄,笑呵呵迎了出来,祝老爷子有点耳背,所以声音大,道:“卫东,来了,祝炎有事回不了家,打电话说你下午要来,我还不相信呢,你做市长还是工作为重。”

祝老太太捶了老伴一下,道:“就你话多,叫孩子进屋喝茶,这几个同志,快请进。”

侯卫东一到客厅,几个客人微笑起身,祝炎夫人江秀清忙介绍:“这是茂云市长张卫东。”大家一一过来握手。

“川东省委组织部龙副部长。”张卫东心道难怪不认识,是川东省的,也亲切握手。

“川东省永悦矿业董事长谢晓。”

谢晓是川东省知名矿业民营企业家,但川东矿山资源不如岭西深厚,特意拜托龙副部长联络祝炎,想在茂云发展而来。得知来着是侯卫东,紧握道:“侯市长,请多关照,我和茂云飞达矿业张总,很有合作意向呢。”侯卫东微笑道:“欢迎欢迎。”

“这位宜州市委古书记。”

侯卫东和古风相视呵呵一笑,古风道:“江院长,我们老相识,侯市长是岭西最年轻省政府副秘书长吗,现在是最年轻的市长了,大名人哦。”

余下或是祝炎党校同学,或是祝老爷子的子孙辈。正是:权大门庭旺,远在郊区有人访,人困世情寒,近在闹市无人问。

几人稍坐片刻,侯卫东婉拒祝老两口和祝炎夫人的晚饭邀请,告别出来,都理解正是串门的时候,祝家人也就不再客气。

离开时,侯卫东悄悄塞给祝老太太两千元,每年祝老爷子夫妇,祝炎夫妻,给侯卫东女儿慧慧的压岁钱,都是每人一千。不过老两口的那份,侯卫东年前都先还过来,钱多少不是问题,重要是爱幼也要尊老的心。

侯卫东几人在岭西省委家属大院附近,找了个清雅的川菜馆。留下三人自己用餐。侯卫东自己开茂云二号车进了大院,车有省委特别通行证,加上曾任省政府副秘书长的经历,侯卫东不费吹灰之力找到钱永年的住所。

岭西省委家属大院,是解放岭西市后,由军队圈起来的国民党要员的公馆、别墅,专门留给部队高级干部,和地方行政长官带家属入住。

岭西省军区合并到成都军区后,就全部成为岭西省委省政府的家属大院。别墅历经多次修缮装修,古朴高大的外表,舒适现代的内部构造。

停靠在一号别墅门前,时间正好是七点三十分,侯卫东下车亲自轮番上阵,手提进来四大件礼品,钱永年家保姆,亲切得体招呼道:“是茂云侯市长吗?”

侯卫东很拘束道:“是,钱书记在家吗?”

钱永年一身家居服饰,轻快从书房出来,满面春风呵呵道:“我等你上门送礼呢,怎么会不在家。卫东,你来的时候很好啊,没有打扰我看新闻联播啊。”

侯卫东已经预想钱永年,可能不会在家,不由惊喜道:“钱书记,想不到您在家啊。”

钱书记夫人邢子惠也走了出来,一边叫保姆给侯卫东倒茶,一边求证道:“老头子,还是基层同志说实话啊,这个家说到底就是客栈啊,你在的时候少,不在的时候多啊。”

侯卫东做过省政府副秘书长,知道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一般都会工作到深夜十二点的,包括全国其他省、直辖市的省委书记省长,也是很少例这个外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