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28章 有因必有果——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第二天的闻天强是起不来床了,而一早坐在市长办的侯卫东,接到了省委办公厅的通知:茂云代市长张卫东,十一点十分,省委主楼,九楼901钱永年书记办。

侯卫东沉着地把这几天做的功课,手写成稿子,放在公文包里。

晏子平回沙州帮自己办事去了,就电话通知市政府秘书长李云,跟自己去省委,顺便叫李云通知刘天明主持日常工作,并市政府春节值班市长名单已签阅。

刘天明办公室,李云回答了刘市长的问题,如果是晏子平来通知,刘天明是不问侯卫东去向的。

李云掂量一下道:“省委办公厅通知的侯市长,是钱书记找侯市长吧,晏子平请假回沙州了,我跟侯市长跑一跑。”

刘天明才死了心,埋头在一片文件之中。

临行前侯卫东还是礼貌的给段宜勇书记,挂了个电话:“段书记,我到省委去一下,向您请个假啊。”

段勇毕竟是市委书记,手中掌握着充足的资源,省委办公厅交好的,一早告知了他:侯卫东上午到钱书记那里汇报。

这事情也吃不得醋,毕竟修行在自身。自己是祝炎提拔上来的,是单条腿走路。侯卫东长袖善舞,全驱全能。全省正厅级干部,一人十分钟,钱永年年前也就什么事情别想做了。

段宜勇也曾联系钱永年专职秘书赵东多次,可惜安排不出时间。亲自给钱永年书记打电话,钱书记呵呵道:“段宜勇同志,省委省政府团拜的时侯,再一起喝一杯吧。一定要做好茂云春节稳定的工作,我相信你。”

也不知道,是相信段宜勇的工作能力,还是相信,段勇能跟省委保持一致。领导语意都是很高深的。

在去岭云高速上,侯卫东跑惯了路,突然感觉那么漫长,轻声道:“小韩,跑快点。”

韩明对二号奥迪性能摸得透熟,120迈飙起来,行云流水,在路上接到晏子平的电话:“侯市长,紫云镇和东阳县的老领导乡亲,给你回了很多土特产,要不要我联系一下张处长,我回紫云苑吗。”

侯卫东知道是青林镇山货之类,由于时下流行回归大自然的理念,原汁原味的山货野珍,身价倍增,十分难求,明天佳佳去北京罗宁家,自己下午去祝部长家,倒是拿出手的东西。

“子平,下午三点左右,你赶到岭西吧,你在索菲特等我通知,我和李秘长正去省委。

到岭西市区已经十点二十分,在省委大院停车场车里,张卫东又梳理一下自己的思路。下车准备自己先去祝炎那里坐坐。

刚走到省委办公楼电梯口,惊奇见到沙州市委女书记宁月正站在电梯口,也是一个人,没有带秘书。宁月想不到靠近来的是侯卫东,也很惊奇,笑道:“侯市长好巧啊,怎么我到省委老遇到你啊。”

宁月一身黑色风衣,衬的粉面如玉,眉目越发秀丽。身材修长婀娜,发髻盘的一丝不苟。除了胸前别的一只,亮闪闪水晶晶的玫瑰胸针外,毫无任何修饰,透出这个三十八岁芳华正茂的女人,不同普通女人的威严干练。

侯卫东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遇到时而严肃庄严、时而女人味十足的宁月,老有亲近、打趣的想法,同是官场中人都明白规则,反而没有引火烧身的顾忌。

紧握着宁月的芊芊玉手,呵呵道:“宁书记,这就说明我们两个很有缘法吗,可惜已是相见恨晚矣。”宁月小心的环视一下周围,眼睛飞了一个剜人的眼神,咬了咬下嘴唇,甩开侯卫东的手,佯怒道:“没大没小,跟我老太婆开什么玩笑。”

省委大院闲散人马适逢春节,都打理应酬各自俗务了,也是稀疏起来。电梯下来打开,竟是空无一人,侯卫东绅士的礼让宁月进了电梯。

一时间,宁月神秘好闻的香水,在电梯里暗香浮动。侯卫东还没有想怎么问询。

宁月正色道:“卫东,春节初三初四不拘哪一天吧,我安排你和我,一起陪陪中央的一位领导,对你也许是一个新的层面,别叫我失望。”

侯卫东很感激宁月对自己欣赏,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官场男人与男人是永远相互利用、相互提防。

侯卫东也珍重点了点头,宁月不说自己也不问,是哪位中央的领导,自己在北京还是个小角色,就算去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我准备些什么礼物好呢。”侯卫东认真、真诚注视着宁月。宁月在这个小自己四岁的市长,凝视下有些心乱,下意识摸了一下发髻。从两人在朱小勇私交圈子结识,又同事一场,彼此欣赏,相互支持,各自为对方折服,日久天长都是性情男女,一种说不出的特殊情愫油然而生。

侯卫东甚至想不出,自己人性是什么,人性是复杂的,自己一路走来,为什么这么复杂呢,是多情,是天生占有欲,是情欲迷失自我。是不负责任吧,自己都努力处身涉地为对方担负,比如李晶比如郭兰,也明知自己担负的给予的还远远不够宁月也想不出,是不是在渴望着什么,是婚姻给予不了自己,还是官位所在,太多束缚了自己女人的一面。侯卫东一直,若隐若现在自己梦里,这不是一个市委书记该做的梦。宁月嫣然道:“你准备些青林山土特产吧,据说一些山珍野味,老乡专门给你准备,你威信很高啊。”侯卫东谦虚道:“过奖过奖,徒有虚名而已。”

直到两人在七楼出了电梯分开,两人谁也没有问,各自找哪位省委领导。整个走道空空荡荡的,宁月感到张卫东在目送自己,双手插在风衣口袋,走路的步伐比平时,柔美了好多。在另一端的步梯口,宁月回眸之际,果然见侯卫东微笑挺立。

宁月一手握着手机从口袋取出,大方的朝侯卫东挥了挥手。

由于没有预约,祝炎的秘书姜清河也不在,祝炎笑呵呵自己取茶叶,慌得侯卫东连忙起身道:“老领导,我自己来。“

麻利地取过祝炎的紫砂茶杯,连着待客的景德镇瓷杯,加了茶,放了热水。恭恭敬敬把茶杯放在祝炎面前。

祝炎感慨道:“卫东,一晃快十年了吧。”

祝炎的一句话,侯卫东也深有同感,十余年间,自己已从一个初出校门懵懂小伙,成为一市之长。而为自己打开官场精彩世界的,就是眼前的祝部长。

“是啊,祝部长,跟您在一起,我就想起在东阳工作的日子,很难忘啊。”

“卫东会说话,哈哈。”祝炎用手点点侯卫东,慢品了一口茶,言下之意,侯卫东在拍马屁。侯卫东呵呵一笑,倒不难为情,毕竟是知根知底的老领导吗。

“祝部长,下午我去看看老爷子,准备了些东阳的土特产,还有老爷子爱吃的青津鱼。”

祝炎亲切拍了拍同座的侯卫东。并不侯张卫东的话。

轻松道:“老规矩,大年初一,岭西西郊老爷子那聚吧,把孩子带过来,老两口很喜欢你家慧慧。

慧慧是祝炎起的名字,祝炎夫妇也喜欢的不得了。

祝炎父亲的老部下和祝炎,多年传统,大年初一聚会,侯卫东从做了祝炎秘书起,年年参加,职务一年一进步,是聚会中最突出者。

祝炎话题一转问道:“卫东,青津县书记曾照强,在沙州官声怎么样啊,你们在东阳、青津都做过搭档。”

侯卫东隐晦道:“最早在东阳时,曾照强很能干。他到青津做县长不久,我就调沙州水务局了,以后就不知道了。”

祝炎皱眉道:“最早我想叫他跟你,到茂云做组织部长,结果朱小勇去了茂云。现在沙州洪阳做了副书记,组织部长才空出来,宁月又回避了曾照强,沙州班子一口认定,秘书长黎明骏出任,弄得我不好说话啊。”

曾照强给张卫东玩了次阴谋,代价终于显现出来了。

侯卫东在青津任县委书记时,以侯卫东为首的县委班子,顶住压力,拒绝了市委书记朱永生,有后遗症的招商决策。但在背后,任县长的曾照强,把班子行为说成是侯卫东个人英雄主义。

侯卫东被朱永生果断拿下,折戟沙州官场,不是背后人脉强大,侯卫东一生官路也就断送了。

这在沙州官场无人不知,以宁月和洪阳,对侯卫东的私人感情,好事那里还能轮到曾照强。和张卫东交好的黎明骏,在侯卫东的疏通下,顺利做了沙州市委组织部长,实现多年夙愿。

侯卫东知道都是因己而起,建议道:“祝部长有意曾书记上个台阶的话,省发改委鲁夫副主任,不是到沙州做常务副市长了吗,空出来的位子,也是副厅级啊。”

祝炎沉吟道:“这样上个台阶,就没有什么后劲了,鲁夫是专家级的经济学大师,属于特例放到地市的,一般人哪有这样可能。曾照强年龄所限,看来也只有先这样了。”

至此,曾照强离开一方霸主的青津县,发展空间被断送在副厅级别上,直至在省人大任财经委副主任退休,当然这是后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