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26章 闻局奢华——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中午吃过饭,晏子平自己驾着一辆奥迪去了岭西,秘书长李云特意调配一辆接待用的警牌奥迪。。

晏子平俨然是侯卫东的钦差大臣,这次探望老领导老同事名单,和对应礼品了然于胸。

晏子平一直在茂云、岭西春风得意,身为茂云市政府办公市副主任兼综合科长,在沙州、东阳还没有露过脸,如锦衣夜行,终于等来人前闪亮登场的机会。

岭西市紫云苑,晏子平把几件茅台、五粮液和两大黑袋子包裹的中华香烟装在后备箱、车后座,等在一边的张小佳,又指了指身边的两个精致的服装手提袋,笑道:“子平,这是给你爸妈准备的羽绒服,替卫东和我,给晏老哥晏老嫂子问个好。”

晏子平有些不好意思,侯卫东、佳佳比晏子平大不了几岁,却和自己父亲多年称兄道弟。

有老晏在场,晏子平敢不给侯卫东夫妻叫叔呼姨,老晏一定吹胡子瞪眼,大骂:兔崽子,不知礼数的东西。

张小佳提到老两口,又是特意表示给父母礼物,就含糊道:“张姨,谢谢您,我爸妈穿了,又要四处炫耀了。”

张小佳笑道:“叫你爸妈爱惜身体,是亲不登门也不亲了,老哥老嫂子现在走的动,叫他们有时间来岭西住几天啊。”

晏子平矜持的笑着应着,在张小佳叮嘱中,意气风发驶往沙州。

一路高速,风驰电掣,下午四点多,就到了沙州市紫阳县青林镇前坝村老家,晏子平拿出手机给侯卫东汇报道:“侯市长,我到青林镇了,您有什么指示吗?”

侯卫东手中把玩的签字笔,道:“子平,低调些,尽量晚上,上门拜访提前联系好,转达我的新年问候和歉意,事务繁忙,实在抽不出身看老伙计啊。”

晏子平连声答是,心道:多少领导把共事一场的老领导老伙计,连拉过自己一把的,也抛在九霄云外了,还说什么“苟富贵勿相忘”,但侯卫东做到了,难怪侯卫东的威信在紫阳,特别是在青林镇特别之高,谁敢说侯卫东一个不字,那是要招惹众怒的。

晚上老晏喝着侯卫东的茅台,穿着新羽绒服,看着已是副县级的儿子,眯着精明的三角眼,脸上舒坦的皱纹展开,呵呵道:“老爹眼光不差吧,跟着侯卫东好好干,就是侯卫东将来有个闪失,你也不能卖主求荣。”

晏子平忙打止住的手势,笑道:“侯市长前途大着呢,您扯的什么呀。”

老晏幽幽道:“是老古语说的:月有阴晴圆缺啊,月盈则亏,水满则溢。人吗好比登山,总是上三步滑一步,但愿老爹是多虑。”

不成想日后官场争斗中,侯卫东的一次逆境坎坷,竟叫乡村小支书提前预见到了。

而此时,茂云宾馆灯火辉煌,侯卫东和段宜勇一起宴请教育厅华文渊厅长,酒战正酣之时。接到赵东的电话,赵东言辞精炼:“明天上午省委十五分钟,课题不变。”

侯卫东压制了一下酒意,功课没有白做。终于等来了,岭西厅级干部提拔任命的最终拍板者的召见。

而在侯卫东应对钱永年考试的同时,茂云闻天强别墅驻地,灯火通明,高大的欧式建筑,水晶宫一般,喧哗无比,不时有豪车出来进去,各路黑白道人马,带着各色拜年礼品络绎不绝,登门拜访闻局长。

闻天强初到司法局,培植嫡系尚欠时日,招呼宾客的还是茂云公☆安局的几个心腹,刑☆侦支队顾卫建、经☆侦支队刘晨、治安支队陈洪涛、交☆警支队赵强,都是便装打扮,按照惯例招呼茂云政法口的同仁和大小老板们。

除了邓铁军、马长有等几位局班子成员,市公☆安局重要支队,主要领导来个十之六七。

刘晨风韵徐娘半老,画了淡妆,有几分**风情丰盈之美,和一些女宾客谈笑着,迎面遇到体格风骚、年轻靓丽的户政处副处长商洋洋,脸色立马阴了下来,像下了层霜。商洋洋鼻子里哼一声,人躲到一边,心却道:都不是正宫,谁怕谁啊。

闻天强和刑☆侦副局长路长健在书房,两人吞云吐雾,路长健猛吸一口气,把烟头摁在烟灰缸,焦虑道:“他妈的,邓铁军还真有几把刷子,硬是在刑☆侦队拉起来个小队伍。”

“西路杜康命案,已认定下毒致命,本来以为检察院审杜康的刘刚死了,就一了百了,谁知道这个鸟刘刚,留了杜康口供笔录复印件,西路检察院老袁,事前也不知道,扩散面大了,也不好收了。”

“哎,现在市局风头也不对了啊,就连以前老实头的郭大可,也敢在刑☆侦支队,拍桌子骂娘了。”

闻天强躺在沙发上,仰看着烟雾散在空中,听着路长健的牢骚,冷静道:“我们也是摊子太大,不好收啊。下面兄弟靠我们罩着,我们呢,上面的陈省长不见踪影,公☆安部的人鞭长莫及,也要找个说上话的人才行啊。”

路长健疑惑道:“李建山主任应该在市委有影响力。”

闻天强满脸鄙夷的表情,晒道:“你懂不懂政治,也不看看,茂云市委现在谁是老大,侯卫东年轻不假,来头却不小,也有些道行,别说李建山,段宜勇书记不还是看侯卫东的眼色说话。”

闻天强让了根大中华给路长健,阴险的呵呵笑几声,悠然自得道“不过,再有一月,市人大会要选举了,我和李主任发动一下人大,还有李三强出粗车公司的人马,一起发力,给侯卫东这个代市长,来个下马威。”

路长健不关心这些,还纠结在案子上,道:“西路那边我们怎么办,放手不管了吗?”

闻天强厉声道:“西路两案,下手是李亮的人,是那个叫什么二愣子的,早他娘的跑到天涯海角了,管我们屁事。杜康口供笔录只是一面说辞,被牵扯进去,哪有那么容易。”

“还有,叮嘱手下那几个头头,都懂点事,约束各自的人,老实点别胡闹,侯卫东、邓铁军不是吃素的。”

两人正密议的有劲,商洋洋敲了下门,袅袅婷婷走了进来,靠在闻天强身上,夺过手中烟,娇媚道:“闻局长,你又不爱惜身体了,烟可不是好东西,我不喜欢。”

路长健见了俏佳人心里也痒痒的,嬉笑道:“洋洋,什么是好东西,能叫你喜欢啊。”

闻天强会意呵呵大笑,顺手拍了一把商洋洋的翘臀。商洋洋乘着两位领导开心道:“闻局长、路局长,我这副处长做2年了,也该动动了吧。”

路长健继续淫秽道:“是该动动了,闻局长,洋洋处长动动,你舒服她也舒服,何乐而不为呢,过年研究人事,我在局长办公会上提出来。”

商洋洋一开心就越发放浪起来。直到见到三强运输集团老总李三强,带着弟弟李亮进来,商洋洋才掩饰了一下,早已露出大半个雪白前胸的领口。

李亮是黑道人物,除了为闻天强的情人王琪,照看银座赌场和桑拿嫖娼生意的场子。自己还放高利贷,替人出头要帐、做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快意恩仇的买卖,也可以说没有不做的生意。

李亮将手中大红木盒子,放在闻天强面前,有些吃力,闻天强有些好奇,疑惑看着李三强。

李三强笑呵呵道:“兄弟费了些心,给闻哥备份春节贺礼,请您鉴赏。”

闻天强整了整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慢慢打开盒子,灯光聚在盒内,是一颗法相庄严的佛头,雕刻精美,古意盎然,应是大唐佛像,价值不菲,属于国宝级珍品。

路长健是主管刑☆侦,立马联想起半年前,云池法空寺摩崖石刻失盗案。失声道:“是云池法空寺,二级文物大唐彩绘石佛,失盗两个佛头,那一个呢。”

李三强得意的看着闻天强,阴笑道:“那个三十万已经出手了,知道闻哥喜欢古玩,下面兄弟特意给您预备的。”

路长健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好默不作声。李三强的话挠到闻天强的痒处,高兴的用手理了一下头发,道:“今天高兴,带弟兄们开开眼,一起看看老哥的收藏。”

五人乘兴结伴而下,到了闻天强的地下博物馆,几位也算闻天强的心腹,也有闻天强的卖弄,虽说几人见过些世面,其中李三强更是茂云赫赫有名的亿万富豪,当整个地下大厅灯光打开后,琳琅满目的金银、珠宝、玉器、象牙,名人字画,古剑古琴,青铜鼎,古版本,呈现眼前,都目瞪口呆,愣在当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