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925章 上市课题——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这几天的茂云,白天明显感觉各个路口,警力增加不少,晚上警车警灯闪烁游动在都市的大街小巷,时而警笛鸣响。春节平安茂云专项活动低调展开了。

这是侯卫东的要求,粉饰太平和打击犯罪是两个政治课题,官场滚打这些年,侯卫东成熟起来,祝部长走后的第一个春节,大张旗鼓的严打,会隐晦出一些误解的信息。

侯卫东对邓铁军有信心,自己能放下心就能静下心,考虑一些人和事。

侯卫东应付市政府繁文缛节的公务之余,这几天恶补上市公司知识,也许不确定的某个时刻,省委钱书记就会召见自己。如何促进民营矿山企业做大做强,拉动经济、造福当地,对他是个陌生的课题。

侯卫东要求汇报的县区、市直部门的领导尽量简洁,不得超过5分钟。毕竟给分管市长放下去相应的权,基本上来找侯卫东的,只是来照照面、迈迈脚、表表态,没有多少实际内容,当然来的就是传递尊重,侯卫东要按规则予以配合。

在市长办公室,大的夸张办公桌后面,侯卫东静心翻阅经济学精英的学术论文,对比省委领导发展的思路,渐渐有了些见识。

以前他玩过股票,知道些一夜暴富的神话,长远来看,侯卫东并不看好中国股市发展,不经历一次翻天覆地的变革,总感觉股市就是提款机的作用,也是投机机构的天堂。可是作为一级政府长官,是要保持高度一致的,这些见识只能埋在心底。

其实有是就连一些上市企业也未必是胜利者,去年8月,苏伯尔成为在中小企业板新股上市跌破发行价的第一例,其后宜华木业、美欣达在该月接二连三地上演这令人心痛的一幕。侯卫东不是专业人士,看到这些深感困惑。

上市可以在短时间内造就超级富翁,也同样能在瞬间毁灭一个庞大的企业帝国。资本市场不是一个淘金的天堂,而是为有实力的、规范经营的企业提供资金支持,推动其发展的平台。

侯卫东带着思索,拨打了李晶的手机,打通多时,却没有人接,叹口气,舒服躺在真皮椅子上,单手按摩会儿太阳穴,心道:李晶呀,这个妩媚风情的女人,实力越来越强、气质越来越芳华,完全是孔雀到凤凰的变化,唯一没有变的,就是在床上如痴如醉的疯狂。

市长办外线电话响起,刚拿起话筒,妻子小佳有点小怒的意思道:“侯卫东,家你还回不回了啊,后天我带慧慧去北京,你爸妈去美国,你都不送送吗。”

佳佳手里不但有茂云市长办电话,包括茂云市委市政府,各局委县区,大小领导们的办公电话手机号码,一应齐全,佳佳手中黑色的机密电话薄,是晏子平给市长夫人的。

在紫云苑来访领导报出:张处长,我是茂云某某局的,佳佳就能道出:哦,是某某局长啊,来家坐坐就行了,你太客气了啊。这是官太太日久修炼出来记忆力,而且满面春风、平易近人,又有官太太独特的外张力。

侯卫东翻看了一下桌上的日历,呵呵道:“整天忙的要死,不是给你说了吗,做功课准备见钱书记,谈过话,我就轻松了。”

佳佳不解道:“不就是拜个早年吗,你至于整天守在茂云吗?莉姐、芳姐好几位,我们好久不打麻将,天天应付地市的人,就你不知道走动走动,秦省长那里我约好,过年上班两家,一起吃饭,替你应酬了啊。”

侯卫东暗道:小佳还真是交际高手,和那些省长太太、厅局夫人好的姐妹一样,秦省长将是分担周省长职权,最多的副省长,茂云发展离不开和秦路打交道。

上次东阳县老领导老同事秦飞跃,找到侯卫东家里,他的女儿秦曼曼医大毕业,想进岭西省人民医院,侯卫东还没有想怎么操作,秦曼曼口甜围着佳佳,几句佳佳姨,佳佳就直接给分管卫生系统秦副省长的夫人,打一个电话,问题立马解决了,还因为都姓秦,曼曼乖巧伶俐,又看在佳佳的面子,秦夫人还认曼曼做了干女儿。

侯卫东好言抚慰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误不了事,去北京的机票定好了吗,罗宁一定接你,我另外安排茂云驻京办接机,主要是叫他们备辆车给你,我最多比你晚一天到。“还有储藏室的两堆烟酒礼品,一堆是看望沙州老朋友的,下午子平就去取,另一堆有滋补品的,明天大哥接爸妈,你叫他带去静海老家。”佳佳心道:这老公还真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自己亲爸妈都顾不上,自己还能说什么,太能干的老公要不得。

理解了气就消了不少,夫妻娓娓聊了一些,就挂了电话。侯卫东长出一口气,进卫生间哗哗一通,裤子还没有提好,手机铃音响起,李晶的越洋电话声音柔柔道:“卫东,刚才在洗浴,有什么事情啊?”

侯卫东想到时差那边是晚上,眼前好像看到出浴佳人,头发湿漉漉,一身睡衣,玉体若隐若现、风姿绰约。

侯卫东本想直奔主题,问询矿业海外上市运作问题,还是考虑女人情感细腻,亲情优先,道:“爸妈过去,带给你和小晶东些什么,明天子平从东阳回来,老伙计们年年的手炒紫云茶,风干野鸡,腊野猪肉,山野香料、山菇——。”

李晶笑着打断侯卫东道:“别那么麻烦了,美国这边什么都不缺的,我找了个会做正宗岭西菜的保姆。小晶东可爱吃岭西菜了,看来基因决定饮食习惯啊,呵呵。”

侯卫东心头一热一热的。儿子延续的不仅是香火,还有自己一生积累和家族的荣耀。

“卫东,最好你也能来看我们,爸妈在美国行程我安排好了,一切尽可放心,OK?”

李晶现在已不回避自己尴尬的位置,接受了国外思想冲激,做了基督徒,看开许多所谓儒家传统世俗理念。

李晶聊了会家常,问道:“卫东,你心不在焉,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

侯卫东就不回避道:“省委钱书记对矿业公司上市,很感兴趣,在茂云最大的是你和张总,这个课题我接触的少啊,所以听听你的指点。”

李晶也不谦虚,为心上人思索一番道:“岭西省委省政府主要是对资本饥渴,而矿业企业通过上市几何膨胀资本,能取得一个质的变化。茂云矿业开发发展,引进资本大鳄是必须的,只有规模化、大型化的矿山公司,在恢复山貌、环保治污和持续发展上具有优势,所以钱书记应该是看重这方面。”

“你可以建议省委出台鼓励外商投资政策规定,在资源税上给予优惠,比如外商投资企业,自建成投产之月起,暂缓征收资源税几年之类。”

侯卫东一点就透,结合几天的琢磨,一个创新思路酝酿的比较成熟起来。

侯卫东呵呵道:“给你们外企优惠还少吗,用地、环保可都是开了绿灯的啊。”

李晶娇嗔道:“你这是和我讨价还价的啊,东冰集团现在澳大利亚注册了子公司,我要上演个资金运作大剧,丑话说在前面,我破产的话,你可要养活我和儿子啊。”

侯卫东的心早被揉搓的热乎乎的,情知是玩笑,还是很郑重说道:“没问题,我养你和孩子一辈子。”

大洋彼岸的李晶,被触动情肠,如饮红酒般,娇靥如花,那里还有大集团董事长的威赫,小女人一样,梦呓般情话缠绵。

« »